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透過ACCSB認證提升教育品質──一個管理教育認證工作者的觀察
文/周逸衡
  ACCSB認證中心執行長

中華民國管理科學學會自2005年起即籌組「華文商管學院認證」(Accreditation of Chinese Collegiate School of Business, ACCSB),延攬美國、香港、新加坡及中國大陸等地具有國際知名度之華裔教授,結合臺灣本地資深且有代表性之學者專家共同組成ACCSB認證指導委員會,由許士軍教授擔任主任委員,設定規範並監督認證作業;另由國內各大學資深管理學者組成ACCSB認證工作委員會實際執行認證工作。從2012年開始正式獲得教育部的授權,開展ACCSB認證,凡通過認證的學院系所皆可免除參加教育部所舉辦之系所評鑑。

表一  華文商管學院認證(ACCSB)榮譽榜

ACCSB認證的要求重點及獨特性所在

一、針對臺灣管理教育實況而設計

ACCSB認證是擷取了美國與歐洲管理學門主要認證機構認證的精神,參考了教育部過去對系所評鑑的要求,並依據臺灣管理教育的實況,訂定出認證的指標;針對臺灣規模不夠大的學術環境,設計出能公允執行評鑑認證工作的組織架構與運作規範;延攬各大學具有豐富學術行政經驗、熱心教育且願意付出心力的商管教授作為認證委員;推動開展這個認證是管科會踐履社會責任、服務管理教育界的重要舉措。

二、認證重點落實在授予學位的系所層,釐清專業教育與學術教育

ACCSB認證基本上是依國際管理教育認證的常態—即以學院為認證的單位,但考慮到臺灣實際上管理教育的執行及學位的頒授單位是在系所階層,所以認證時主要觀察的重點是放在系所的規劃與運作,兼及學院的整合;這是與目前國際上主要管理領域認證如AACSB、EQUIS等(均著重於學院運作)最大的不同所在。不僅如此,由於臺灣的研究所教育過去是以學術教育為主,(也就是Master of Science或者Master of Arts的教育設計),因此MBA教育在現行的「學位授予法」轄制規範之下,乃產生了專業教育(MBA)與學術教育(MS、MA)之間奇特的混淆,以致於招生的時候以專業教育的「不限大學部教育背景」方式招入,學生進入研究所以後卻以「訓練學術研究人才」的方式教育;也就是「對一些不具備完整基礎管理知識的學生、訓練他撰寫一篇與管理有關的論文」,即頒授給他MBA的學位。如此不僅導致了臺灣MBA學位的氾濫,也帶來了業界普遍認為臺灣MBA教育品質不夠理想的印象。

三、能力之培育才應該是商管教育的焦點

此外,由於近30年來臺灣高等教育的快速擴張,而管理教育又似乎是短期間投資最低而效用最大的教育領域,因此商管系所呈現爆炸式的成長;在商管師資培育來不及跟上大學商管系所增長需求的情形下,各大學商管系所師資的素質與專長乃未必皆能盡符理想,這也使得臺灣管理教育的品質呈現出良莠不齊的現象。ACCSB基於這些臺灣管理教育的特殊亂象,在認證中特別著重觀察「系所是否依其人才培育目標、以符合專業原則的標準來設計課程、調整師資,規劃教育內容以及教育方法」,並且特別強調學院系所與產業界的各項符應與對接。

由於20多年來管理教育在臺灣近乎畸形的快速發展,許多學校的商管系所缺乏明確而可行的人才培育目標,又把原應為專業教育的MBA和BBA當成一般的學術教育來處理;所以ACCSB認證有四大區塊的要求:一、要求每一個尋求認證的系所釐清人才培育目標、根據目標職場所需要的職能界定學生畢業前應具備的核心能力、依培育這些核心能力之需要來設計適當的正式與非正式課程、設定學生畢業前應符合的條件;二、要求老師需確認具備教授所分派課程的專業能力、學識或經驗。三、要求系所的專任老師中,至少要有一定比率的人應該從事實務性的研究而不能都「不食人間煙火」;四、商管人才培育的目標與手段中絕對不能缺少「品格與人際能力」的項目。

也因為如此,每一個前來申請認證的系所,在剛開始接受輔導期間都感覺十分「痛苦」,因為除了系所裡大家需要對人才培育目標建立共識外(到底為哪些產業、培育具備什麼條件的哪一種人才),還必須要討論是否調整必選修課的結構設計、斟酌規劃相應的課程模組、設計非正式課程組合;另外,老師則需要調整研究方向、接觸更多實務界的知識,並且還得設法安排學生有多種接觸實務的機會。

ACCSB認證的內憂與外患

這些要求雖然在專業上正確而合理,但卻與過去二、三十年來大部分學校商管教育的習慣性作法大相逕庭,在教育部原來規定所有系所每五年需接受教育部評鑑一次,而申請ACCSB認證可免教育部評鑑的誘因下,尚有些學校和老師們願意勉為其難地接受ACCSB的輔導與認證,認真回歸到真正管理教育的本質,讓他們的畢業生能夠具備跟企業實務結合的能力(雖然老師們難免有怨言、批評ACCSB的認證管太多等等)。然而當2017年2月教育部突然宣布不再作系所評鑑、改由各校自行建立系所的品保制度之後,原來為了避免結局難料的教育部評鑑而接受ACCSB專業認證的各商管系所,乃紛紛改採「觀望」與「遲疑」的態度:既然系所可以找自己熟識的學者專家來「訪視」與「品保」,何必自找麻煩冒著得罪老師的風險去改變課程結構、要求改變教學內容與教學方法,甚至於還需要敦促老師培養第二專長或者增加他的實務歷練?因此當教育部新政令頒布之後,有些原來已經通過ACCSB認證的學校甚至覺得自己彷彿上了當(老師們覺得自己白白辛苦了、院系主管們則因「師出無名」而徒惹人厭),許多原先預備申請認證的學校更因此而卻步。

2018年新推出了ACCPB認證與QACPB認定證書

為了適應教育政策環境的改變,ACCSB一方面繼續鼓勵有識的商管教育工作者繼續堅持回歸管理教育應有的本質、留在ACCSB認證陣營中,另一方面也做一些相應的調整。我們的調整分成兩個部分,一是許可「以個別系所通過認證」,另一則是只針對系所品保系統而作認定。

一、ACCPB認證

由於同一個學院中的每一個系所發展的成熟度未盡相同,過去為了以全院的方式認證(同進同出),不得不遷就若干發展較不成熟的系所而縮短給予認證的年限。從2018年起我們增加了以實際頒授學位的個別系所╱學位學程作為我們認證主體的授證,也就是我們設計了個別系所通過認證的ACCPB(Accreditation of Chinese Collegiate Program of Business);未來各校申請ACCSB認證時,較成熟、發展較優的系所不會再受到「後段班」系所的拖累;如果全院不能符合ACCSB認證的要求,個別系所也可以獲得ACCPB的認證。

二、QACPB認定

另外因為教育部只要求各系所要建立品質保證機制,我們也特別因應此種需求,針對各個系所建立品保機制一事,設計QACPB(Quality Assurance of Collegiate Program of Business)的認定辦法。其重點在各系所必須要建立目標,根據目標規劃課程、師資與教育資源,並依目標蒐集各種成效資料且持續檢討改進;但各項改進工作的速度與改善的幅度則由各校視本身主觀與客觀的條件來做決定,認定單位並不強制要求必須在一定時限內達到一定的水準。換言之,對於申請QACPB的系所,我們雖然同樣會給予專業的建議,可是並不要求一定在若干時間內必須完成改善;學校院系所在建立起一套有效的品保機制後可以自己決定下一步的作法,我們會追蹤各系所品保機制的運作情形,但實際改善的內容則尊重各校院系所自理。

從行銷理論看因應少子化衝擊之道

一、教育品質是關鍵,專業認證是解藥

面臨當前的少子化的浪潮,每一個學校(尤其是私立大學)的商管學院都有很大的壓力;想在這樣的浪潮中存活,唯有強化教育品質一途。管理教育本身是一種專業的教育,專業教育就是針對特定職場所需要的技能給予培育的教育;如果能讓學生將來在職場中因為我們的教育而增強他與其他人競爭時的能力,應該就不怕沒有學生願意來註冊。所以要應付少子化的浪潮,學校院系所不斷地調整自我、提升教育品質,應該是唯一的選擇。只不過問題在於這樣的調整、提升能不能立竿見影?能不能在招生市場當中反映出來?

能不能在一定期間內就看見成效,決定於是否能找到適合自己的利基(niche)並投入足夠的資源以營造出特色。能不能夠反應在招生上,則視能否讓學生和家長相信從這個系所畢業可以為他的人生加值。專業認證在此其實是一個非常有力的武器。透過專業單位的認證、特別是透過嚴格而有公信力的專業認證,聘得足夠專業而認真的輔導教授及認證委員,可以幫助學校選擇適當的目標、擬出適當的發展策略。而一個具有公信力、嚴謹專業之認證單位的認證背書,正可以增強社會大眾對各該系所教育品質的信心,在招生時當然可以增加號召力。

二、學生選擇大學校系的行為分析

很多大學校院長告訴我:參與ACCSB認證要花很多時間和精力去做調整改善,可是這些改善似乎並不能反應在招生成績上,因為學生和家長好像仍是依他們過去對大學校系的刻板印象來選擇學校和系所。持平而論,到目前為止這個評論的確還是事實。

教育投資的效用是長期的,它的成本包含時間、貨幣和機會的成本,對個人而言是相當昂貴的。從消費行為理論來看,面對這種高成本、長效益「高度涉入」的「購買決策」,如果購買者認為各「備選方案」是有差異的,就會採取所謂的「學習反應模式」來做選擇。也就是先了解如何分辨此種「商品」的好壞,然後蒐集各「備選方案」的資料,比較分析利弊之後,再選擇認為對自己最有利的方案。不過如果購買者認為各「備選方案」差異不大、或者他分辨不出差異之所在,他就可能省略前段資訊的蒐集而逕以「便利」或「從眾」的方式做選擇。

臺灣學生選校行為之所以會讓大學首長們覺得教育品質似乎與招生無關,其原因可能是學生和家長們認為他們無法判斷各校系教育品質的好壞;或者他們認為在教育部的監督下、各校的教育品質應該都差不多;更或者在他們的刻板印象中,公立大學就是優於私立大學、一般大學就是優於科技大學。

透過ACCSB認證宣示教育品質

上述這些觀點當然是錯誤的,甚至於與事實完全相違。但要糾正這些錯誤的觀念、提供判斷教育品質的資訊,恐怕也只能依賴專業公正的第三方出面澄清、說明、甚至舉證才能奏效。因此尋求專業第三方嚴謹的認證(可能越嚴格越好),讓學生和家長們相信學校院系所教育品質的卓越不群,應該是學校突破困境的最佳策略。對大學系所而言,今後認證或評鑑不應該再視之為一個形式,而應該當成藉以推動改進、鞭策自我進步的重要助力。ACCSB既然是最了解臺灣管理教育的機構與專家、針對臺灣管理教育沈痾所設立的認證,也號稱是最難通過的專業認證;願意與有心的大學商管院系所教育工作者一齊來面對環境的挑戰。

 列印 |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