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醫學院卓越社會責任教育的國際認證
文/劉克明
  高雄醫學大學名譽教授

歐洲醫學教育學會教育卓越醫學院國際認證計畫(AMEE Medical Schools 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Recognition of Excellence in Education,簡稱ASPIRE)旨在承認教學與研究同樣為醫學院的重要使命,並藉認證以促進醫學教學和學習方面的卓越表現。2012年,國際醫學教育專家們撰寫卓越表現的認證準則(Accreditation Standards),特別擬定出未來做為展示一所醫學院的教育卓越領域所必需的證據。

ASPIRE計畫目的在表彰全球醫學院醫學教育的卓越,而所定義的認證準則是用來鑑別各醫學院差距和缺陷。目前教育卓越認證準則的領域包括:醫學生的評估、醫學生對於教育計畫的參與、醫學院的社會責任、教師發展、模擬教學,與課程發展。

全球各醫學校院可以自認在某些教育領域的表現卓越,提交它們的教育成果與證據,向歐洲醫學教育學會(AMEE)申請ASPIRE。

醫學院的社會責任:教育卓越獲ASPIRE國際認證

1995年世界衛生組織(WHO)定義醫療專業學校的社會責任(Social accountability of health profession schools)為:醫學院校有責任規劃並執行它的醫學教育、研究和服務活動,以優先解決它們有義務要服務的社區、地區或國家的醫療問題。政府、醫療保健機構、醫療專業人員和群眾,要聯合共同確認需要優先處理的醫療問題。

2011年,世界醫學教育聯盟(World Federation of Medical Education,簡稱WFME)前主席Dr. Lindgren與Dr. Karle也提出,醫學院的社會責任包括滿足社會、患者、醫療與醫療相關部門等的需求的意願和能力,並藉培養醫學生的臨床醫療照護、醫學教育和醫學研究的能力,為國家和國際醫療的發展做出貢獻。ASPIRE社會責任審查小組主席(AMEE ASPIRE Panel on Social Accountability)Dr. Rourke,曾於2013年提出醫學院重要的社會責任活動包括:

1.挑選醫學生時,能夠根據學生們的潛在能力,不但能反映醫學院所在地區╱國家的人口和地理多樣性,並且能為經濟困難的學生,提供學雜費的公費補助和獎學金。

2.提供反應醫學院所在地區╱國家的優先醫療需求的課程,並加強與該地區醫療服務機構合作發展的臨床學習。

3.培養畢業生具備適當的臨床知識、技能和興趣,以能夠勝任他們在醫學院所在地區╱國家的執業的模式和社區醫療服務的需求。

4.進行受到醫學院所在地區╱國家和世界衛生重點的醫療需求啟發並響應的倫理研究活動。

ASPIRE認證卓越社會責任教育醫學院的4項標準(4 Criteria for Excellence in Social Accountability of a School):1.組織與功能;2.醫師、牙醫師與獸醫師的教育;3.研究活動;4.為社區╱地區╱國家的醫療服務做出貢獻。

申請認證的醫學院需提出的佐證資料包括:

1.計畫(Plans):包括其組織和功能中明顯的概念和目標。

2.行動(Actions):在其教育和研究計畫活動中,顯而易見的行動。

3.影響(Impacts):對其教育和研究、畢業生和夥伴關係者、其社區╱地區╱國家的醫療照護╱和醫療產生顯著的影響。

歐洲醫學教育學會(AMEE)自2013年開創ASPIRE的邁向卓越計畫(ASPIRE-to-Excellence Programee)以來,至2017年12月,全球共有29所醫學院提出申請社會責任教育的卓越認證。這些醫學院都已經建立了它們的社會責任相關的課程和教學模式,以適應它們自己的社會—文化—地理環境。雖然所有醫學院的教學都表現出對於社會責任的承諾,然而不少醫學院沒有或尚未展現出其明顯的影響(例如畢業生尚未執行臨床醫療的新學校)。因此,僅有10所醫學院獲得ASPIRE社會責任教育的卓越認證(名單請參見表一)。

表一  獲得ASPIRE社會責任教育卓越國際認證的機構

重視志工或社區服務經驗  培養具社會責任的學生

Dr. Rourke並以南伊利諾大學醫學院(Southern Illinois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簡稱SIUSOM)為例,敘述其獲得ASPIRE社會責任教育的卓越認證的理由。

SIUSOM的使命是透過教育、病人照護、研究和社區服務,為伊利諾伊州中部和南部的民眾提供醫療照護服務。SIUSOM與社區、專業組織、醫療管理人員和政策制定者,建立了廣泛的合作夥伴關係,以幫助這個使命的實現。例如,農村健康倡議(Rural Health Initiative)是SIUSOM的擴大醫療服務計畫的主要構成部分,藉著增加醫療照護的服務,及改善當地醫療照護的基礎架構,幫助伊利諾伊州中部和南部地區的農村和醫療資源不足地區,並且提供醫學生以農村為重點的教育機會。

SIUSOM的招生委員會使用全人過程(Holistic process)來挑選未來的醫學生,使用的挑選標準之一是具備廣泛的志工和╱或社區服務的證據。此外,SIUSOM還制定了招生管道計畫(Pipeline programs),透過鼓勵有興趣成為醫生的當地高中學生,以及培養代表性不足的少數族群、教育╱經濟上處於不利地位的學生們選擇醫療專業,投入並貢獻社區醫療服務。SIUSOM的入學醫學生人口比率,代表了該地區多元性的人口組合。在2008年對全美國醫學院畢業生執業情形的一個調查研究結果,發現SIUSOM在社會責任方面得分排名全國第15名,其中45%的醫學院畢業生在基層醫療領域執業,46.5%在臨床專科醫師缺乏的領域執業。此外,全部SIUSOM的畢業生,50%在完成住院醫師訓練課程後,繼續留在伊利諾州執業。

SIUSOM繼續醫學教育辦公室提供教育活動,以改善整個伊利諾伊州的醫生執業。例如,學校開發了一個視訊會議網站,容許位於伊利諾伊州偏遠地區的50家重要醫院的醫師參與校園為主的正式醫學教育訓練活動。

SIUSOM進行的研究,絕大多數都是基於社區的醫療需求。學校在預備社區團體的醫療相關研究補助款時,不但擔任顧問的角色,而且提供技術援助。同時,更積極地參與社區團體的合作研究補助。

Dr. Rourke認為這些獲ASPIRE社會責任教育卓越認證的醫學教育機構主要的共同特色包括:

1.在學校辦學目標和任務中,有很明顯的社會責任,並將其融入學校校務的規劃和日常的管理業務中。

2.學校招生的重點有反映出學校社區、地區和國家的人口組合。

3.課程與學校的社區、地區和國家的獨特的地理、社會和文化背景,以及優先的醫療需求相關。

4.課程包含臨床醫療學習和服務學習經驗,反映了學校社區、地區和國家的地理、社會、文化融合的多元性。

5.課程包括廣泛地接觸社區為基礎的學習經驗,以了解弱勢和醫療服務不足的病患、社區和群眾的醫療問題的社會決定因素,並採取行動。

6.研究受到學校社區、地區和國家的優先醫療需求的啟發與響應,並積極參與社區研究,包括制定研究議程、合作和參與研究,而且參與知識的轉譯╱轉移。

7.學校的畢業生及其醫療服務合作夥伴機構,對其社區、地區和國家的健康和醫療保健產生積極影響,特別是弱勢族群和醫療服務不足的群眾。

臺灣醫學院申請ASPIRE社會責任教育卓越國際認證的經驗

一、預備申請ASPIRE社會責任教育卓越認證的過程

臺灣某醫學院於2017年曾申請社會責任教育卓越的ASPIRE國際認證,其預備過程如下:

1.相關資訊蒐集:上網搜尋ASPIRE認證領域的資訊,包括各個認證領域的評估準則條文,以及必備的佐證與證明文件等的說明。

2.醫學院召開共識會議,依據其醫學系的歷史、特色與現況,各領域優點與缺點,充分討論後,決定以該系最獲醫界及社會大眾肯定與獲獎的特色,申請醫學院社會責任領域(Social accountability of the medical school)的教育卓越的認證。

3.分組依據認證準則項目進行佐證資料的準備,蒐集並整理認證準則要求的相關資料,經翻譯成英文後,向AMEE ASPIRE委員會提出申請認證。

二、ASPIRE委員會的審查過程

ASPIRE的邁向卓越計畫聘請來自世界各地的審查小組成員,作為同行評審委員(peer reviewers),他們憑藉自己的經驗和對醫學院社會責任的理解而出類拔萃。每一所醫學院申請認證案,都先被送給獨自的審查小組委員,他們審查學校的申請資料,並分別記錄他們的觀察結果,然後共同努力達成初審團隊的共識。隨後,他們的審查意見和初審團隊的共識,經過ASPIRE醫學院社會責任審查小組進行複審後,該複審小組擬定了一份送給ASPIRE委員會是否推薦的建議。接著ASPIRE委員會對複審小組的建議進行廣泛的討論,然後才對每個醫學院申請案做出最終決定。

三、ASPIRE的審查意見重點摘要

ASPIRE對臺灣某所醫學院的審查意見為,該申請認證醫學院提交的證據內容缺乏重要的細節;例如:如何將社區的需求塑造於醫學院課程;社區是否以及如何參與決定醫學院的教育研究和服務活動內容的優先順序;畢業生在哪裡執業,與他們是否服務於醫療資源欠缺的社區或在急需醫師的專科;以及對社區產生那些重要或顯著影響的證據。

審查小組委員們一致同意初審團隊的評估報告,即該申請認證醫學院在其所在地區已經發揮重要的角色,然而其社會責任計畫、活動和影響等,並未在提交之證據中,充分而且具體地證明已達到ASPIRE國際認證與獎勵的水準。

四、ASPIRE的審查結果

2017年6月12日,ASPIRE委員會與醫學院社會責任教育審查小組主席Dr. Rourke正式來函,說明ASPIRE的審查結果:該所醫學院提供的證據,雖然表現出對社會責任的長期承諾,但沒有展現出要獲得ASPIRE醫學院社會責任卓越獎的國際認證所需要的社區參與、合作和影響。

結論

能夠獲得ASPIRE國際認證的這些學校,皆是將社會責任納入學校的使命,計畫和日常的管理業務,而且優先地將學校的社區、地區和國家的醫療需求和多樣性,反應在醫學院的招生、課程、學習經驗、研究活動、醫療照護合作夥伴關係和畢業生表現中。Dr. Rourke並建議這些被認證的醫學院,能夠進一步將社會責任納入畢業後醫學教育課程(Graduate Medical Education,簡稱GME),例如住院醫師訓練或專科醫師訓練課程。醫學院如能將畢業前與畢業後的社會責任教育訓練課程銜接在一起,必能更改善且更能滿足其所服務的群眾的醫療需求,特別是那些邊緣化、弱勢和醫療照護不足的群眾。Dr. Rourke的建議應可供臺灣醫學院規劃教育課程的參考。

醫學院投入於提升其所照護的社區、地區與國家群眾的健康狀況與醫療服務的品質,應可被視為醫學院教育、研究和病患醫療照護服務的重要成果指標,並應列入臺灣醫學院評鑑委員會(TMAC)認證準則的重要認證項目之一。謹建議臺灣所有的醫學院都應該努力申請並獲得社會責任教育的卓越認證。

◎參考文獻

劉克明(2018)。卓越醫學教育的國際認證評鑑雙月刊,74,45-48。

Boelen, C., Heck, J., &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1995). Defining and measuring the social accountability of medical schools. Geneva: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Retrieved from http://apps.who.int/iris/handle/10665/59441

Lindgren, S., & Karle, H. (2011). Social accountability of medical education: aspects on global accreditation. Med Teach, 33 (8), 667-72. doi: 10.3109/0142159X.2011.590246. Retrieved from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21774655

Rourke, J. (2013). AM last page: Social accountability of medical schools. Acad Med, 88 (3), 430. doi: 10.1097/ ACM.0b013e3182864f8c. Retrieved from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23442436

Rourke, J. (2018). A framework for medical schools to improve the health of the population they serve. Acad Med, 93 (8): 1120-1124. doi: 10.1097/ACM.0000000000002239. Retrieved from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29642103

Cianciolo, A. T., Klamen, D. L. Beason, A. M., Neumeister, E. L. (2017). ASPIRE-ing to Excellence at SIUSOM. AMEE MedEdPublish. doi.org/10.15694/mep.2017.000082. Retrieved from https://www.mededpublish.org/manuscripts/983/v1

Team of Officials Presented, IFMSA. (2018). IFMSA policy proposal social accountability in medical schools. IFMSA General Assembly March Meeting 2018 in Sahl Hasheesh, Hurghada, Egypt. Retrieved from https://ifmsa.org/wp-content/uploads/2018/03/Social-Accountability-In-Medical-Schools.pdf

 列印 |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