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日本大學教育制度改革 可供臺灣借鏡
文/Jan Fell
  社團法人台灣評鑑協會兼任助理研究員

由於少子化問題與國際化的挑戰,臺灣高等教育的利害關係人等皆竭力從亞洲國家甚至全世界尋找可供參考的改革典範與案例。若從簡單的量化數據調查來看,日本社會事實上存在著與臺灣地區社會的高度相似性,其高等教育制度改革或許能成為臺灣的借鏡。

少子化與人口老化衝擊臺日社會

首先,臺灣與日本人口結構趨勢的相似性值得徹底研究。兩者皆為老齡化社會,且人口數量均在逐漸減少當中,影響最劇的年齡層為14歲以下人口,代表在不久的將來進入中學以及高等教育系統的人口將會減少。

社會人口結構的改變除了對教育系統造成直接影響,亦對經濟造成衝擊。勞工數量下降意味著每位勞工人口需要承擔的生產力更大,以期維持並提升國內生產總值水平。除此之外,更會面臨老人年金負擔加重以及老齡人口照護需求增加等問題。

以上這些皆和教育目的直接相關。換句話說,接受高等教育的畢業生,進入社會的出路會是什麼?學生在學校裡應該習得什麼技巧才足以應付這個日新月異、以學歷掛帥而忽略體力勞動工作的經濟社會變遷?當臺灣在下一個十年即將邁入人口萎縮及老化的階段,日本早已出現這個情況,並且面臨此趨勢所帶來的挑戰。

日本高等教育改革

日本高等教育面對這場挑戰的應對方法是什麼呢?回溯到戰後時代,日本高等教育的著力點,隨著二次大戰之後經濟蓬勃發展與工業需求而改變。直至西元70與80年代,嬰兒潮與教育普及化使高等教育大幅擴張,高等教育系統變得熱門,入學測驗成為必要篩選程序。

在此同時,社會對高等教育制度產生些許批評,政府的回應則是在1991年起要求大學必須接受評鑑,藉以敦促學校進行改革。透過專家建議,西元2000年初,日本政府終於著手進行高等教育制度的全面性改革。這些改革主要針對符合社會以及經濟需求、全球化趨勢與國家人口結構改變等問題。

根據西元2000年的報告,日本中央教育審議會已對大學提出培養具競爭力的人力資源要求。擁有人力資源不僅對現今全球化社會至關重要,也是提高競爭力的一環。審議會的主要實際訴求為提升學生的國際交流能力。所謂交流指的是日本學生能到國外吸取新知之外,外籍學生亦能選擇到日本接受教育。

為達到此目的,需要提高與國外大學的跨校合作,並在海外廣設日本大學的代表辦事處。最終,日本前往海外的留學生以及前往日本就學的外籍生人數雙雙大幅度增長。然而,日本學校的淨學生人數呈現正成長,代表前往日本就學的外籍生比日本學生到國外留學的數量還要多。

日本在職專班招生仍有成長空間

生育率逐年降低致使大學招生人數減少而產生危機,此一問題應設法解決。例如,日本在職專班的學生數量一直以來都相對較少,因為成年人被視為額外的學生來源,從西元1989年至2016年間僅有21所大學開設了在職專班。相較於其他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國家,學士平均招生比例25%,碩士平均招生比例30%,博士平均招生比例30%,日本在職專班的招生數量排名為中後段,在整體人口平均年齡增加且社會不斷強調終身學習之際,進步的潛力空間還很大。

大學宜扮演創新中心角色

隨著人口結構改變,社交性議題已然轉變為社會性議題。換句話說,所有和環境保護、健康醫療、年齡老化、疾病及老齡照護的問題,皆以更深的層面影響社會,但從中也可探得一些商機。大學在這方面可扮演創新中心的角色,將既有的理論研究和研發能力串連到與社會科學相關的領域並試圖商業化。提倡社會延續性亦是除了高齡化社會之外需要關切的議題之一。

他山之石  可以攻玉

上述針對日本高等教育的改革已初見成效。現今日本高等教育與30年前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語。日本大學在世界排名多屬一流,外籍生招生率高,產學研合作良好。能與業界產生高度的連結,主要是因為日本社會迫切的需求。從高等教育的角度來看,多數日本教育改革皆以增進高等教育的實質效益以利企業與社會整體為主要考量,也就是說,日本高等教育在面臨人口結構與全球化挑戰的背景下所做的改革,主要是基於增進高等教育制度之產值,且與高等教育制度的利害關係人,從政治人物到學校校長、教授,甚至雇主和評鑑機構皆有關聯。

日本社會的人口發展結構領先臺灣約15至20年,代表臺灣應密切關注日本的改革發展,並審慎考量是否能在臺灣本土實行。同時,臺灣亦可學習日本的前車之鑑,避免再犯同樣的錯誤,但應謹記向日本學習不該是完全的照本宣科,而應去蕪存菁,並且根據日本的現況推測臺灣將來可能面對的類似發展。

 列印 |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