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實踐大學校長陳振貴:境外招生若失利 大學倒一半
文/陳曼玲
圖/陳秉宏

少子化、低註冊率、國際競爭力低落等問題層出不窮,臺灣高教是否即將崩盤?如何自救?實踐大學校長陳振貴接受《評鑑雙月刊》專訪時疾呼,高教「公共化」不等於「公立化」,教育部應立即行動,公立大學最遲應於108學年度起,每年與私立大學等比例減招,否則117年私立大學可能完全消失!政府並應立即規劃公立大學退場機制,淘汰國立大學末段班,進行公私立大學校數與學生人數重分配。

陳振貴也呼籲教育部除放寬境外生招生名額上限,高教深耕計畫打國際盃的頂尖大學校數更應少於四所,其他大學則發展具自我特色的國際化,否則一旦境外招生失利,國內大學恐將倒一半。教育部並應實施差別化學費政策,放寬私校學費管制,開辦公費產學專班培養基層勞動力,促進公私立大學公平競爭。

▲實踐大學校長陳振貴疾呼,高教「公共化」不等於「公立化」,政府並應立即規劃公立大學退場機制,淘汰國立大學末段班,進行公私立大學校數與學生人數重分配。

公共化≠公立化  公立大學減招非做不可

問:您怎麼看臺灣面臨的高教危機?

答:臺灣高教正面臨四大難題:一是人盡皆知的少子化衝擊;二是大學教育究竟應朝公共化還是市場化發展,必須儘速定調;三是在擴大大學自主、鬆綁大學管制的同時,教育部與社會又擔心私校──尤其是末段班私校會辦學不利甚至「作弊」,只好對所有大學一視同仁,要求照同一個標準辦學,呈現兩難的拉鋸戰;最後則是國際競爭力下滑,大學國際排名落後;學用有落差,學歷貶值;以及國際人才競爭失利。

問:少子化對私立大學衝擊最劇,您贊成公立大學同步減招以化解私大生存危機嗎?

答:公立大學合理減招勢在必行,而且非做不可! 109年起臺灣生源每年急速減少,至117年剩下不到16萬,若公立大學仍維持現有名額不減招,推估屆時私立大學根本分不到名額,全臺將只剩下公立大學,私立大學可能完全消失,或頂多僅存五、六所私校,每校4,000人,辦學好的私校將面臨轉型退場的懸崖,臺灣會成為一個只有極少數或根本沒有私立大學的國家!

我與幾位校長曾向民進黨智庫確認,「高教公共化」政策是否等於「高教公立化」?他們直接告訴我「不是」,公共化不等於公立化。既然如此,政府應儘速拿出作為,讓公立大學與私大同步合理減招。

目前私大學生數占了三分之二,是留在國內市場的主要基本勞力,若政府對公私立大學的管理方式不變,又勉強維持公立大學招生人數,且無財力投入更多高教資源,將導致教育品質下滑,學生素質降低,國際競爭力再跌。為維持臺灣的國力及高教健全發展,公立大學必須即刻循序調整,一面減招學生,同時進行人事瘦身。

淘汰公立末段班  建立轉型退場機制

問:您認為公立大學合理的減招幅度是多少?

答:目前公私立大學招生名額比為32:68,教育部應於今(2018)年馬上採取行動,公私立大學招生名額每年以1:1原則同步減招,最慢108學年起要實施,以固定維持公校學生占32%、私校生68%的現行比例,並讓缺乏特色、辦學不佳的末段私校退場。

總之,公立大學招生名額應與私校減招一起連動,學校才能相對獲得更多資源,辦得更好。目前公立大學也有辦學績效差、缺乏競爭力的末段班,因此我認為,轉型退場的對象不能只限私校,政府也應即刻規劃公立大學轉型退場機制,淘汰末段班的國立大學,而不是只有整併而已,因為學校整併後,學生人數與教職員額並不會變少。

國立大學的老師是公務員,經常缺乏改革動力,尤其在一些後段大學,只要校長推出新政策,老師就想盡辦法不讓他連任。但公立大學的老師不是更該求進步嗎?懇切呼籲政府藉此少子化的轉型機會,提出國家高教發展戰略,立即規劃臺灣大學的適當規模方案,進行公私立大學校數與學生人數重分配,盼望未來存活下來的公私立大學都能立足於國際。

境外招生失利  半數大學可能消失

問:現在能打國際盃的大學不多,如何解決?

答:要緩解少子化的衝擊,臺灣的大學只有一條生路,就是國際化!除了公私立大學同時等比例減招,以及辦學不佳學校退場之外,各校還要大量引進境外生。首先要製造一個國際化的校園,例如全英語教學、華語文中心,並提供境外生宿舍,讓他們有完整的學習環境,但大部分大學並沒有做到。

預估到117年,少子化將會波及所有學校,前段班大學應可大致保持完整,中後段班學校則有的退場、有的大瘦身,而未來不夠國際化的學校,就只能招本地生,或少數會講華語的東南亞學生。但若境外生招生失利,屆時可能全國一半大學都得退場或轉型!建議教育部將每一類境外生,包括陸生、僑生、外籍生的外加名額上限都再往上提高,大學才會放手衝這一塊,好好的打國際盃。

高教深耕不利頂大打國際盃

問:大學國際排名落後,要怎麼打國際盃?

答:國內大學國際競爭力近年開始下滑,這次高教深耕計畫有一個隱憂,就是政府為了兼顧平等原則,決定打破過去以M型化競爭型經費引領高教發展的模式,將資源平均化與普遍化,讓各大學經費雨露均霑;此舉有助於高教體質的整體調整,對一般大學有利,但卻不利於頂大打國際盃,甚至會危害到頂大的世界拔尖,最終導致國際競逐失利,國際排名節節敗退。

雖然我不是臺大校友,但我贊成臺灣只要有一、兩所、甚至三、四所頂尖大學就好,政府應把之前五年五百億計畫分給12所頂大的經費全部集中給這幾所大學,其他大學就不要再不平了!

至於中端或中上端大學打國際盃的方式,不是去競逐世界排名,而是要用自己的特色發展「具有自我特色的國際化」。例如實踐大學在國際設計比賽上無役不與,學校都會編列足夠經費,讓系所在國際舞台上充分發揮。

公費培養基層勞動力  學校學生皆受益

問:提到經費,您怎麼看高教公共化與市場化的拉鋸?

答:阿里巴巴集團創辦人馬雲的執行長曾說過一句話:「政府要如植物,企業要如動物」,我則認為「教育部要如植物,大學要如動物」;亦即教育部應像植物般提供養分、資源、方向、引導,為大學製造成長環境,大學則像動物般在此環境中吸收養分,然後自行發展、茁壯、健身,邁向國際。

大學一方面希望教育部提供資源,一方面也希望教育部在引導發展方向的同時,不要處處綁手綁腳。但事實上,許多教育政策受制於民間高教團體和立委的聲音,用政治綁架教育部,教育部則綁住大學,學雜費就是明顯一例;臺灣與OECD國家相比明明就是低學費,學雜費不調漲只會使辦學益發捉襟見肘,更加慘澹經營。

公共化與市場化是兩個極端,都會使教育陷入不均衡的危機。建議採取公共化與自由化的公私混合政策,用政策性補貼方式培養社會所需或不足的人才,用類似公費培養偏鄉醫師或教師的作法,以公費或產官學合作補貼、培養基層勞工,讓他們不必先就業即可順利就學,有助於解決基層人力失衡與缺工的問題。

問:實際怎麼做?補貼學校還是學生?

答:蔡英文總統提出高中畢業生「先就業再升學」政策,想改變家長的價值觀,但家長卻普遍認為耽誤孩子學習;若能改成以公費直接補助學生學雜費,鼓勵他們念技專校院或一般大學進修部所開設的產學專班,既能拿學位,也能補基層勞動力之不足。雖然學校沒有拿到開班補助款,但只要政府願意補助學生學雜費,大專校院不愁沒有學生來源,就會配合開班。

實施差別化學費  放寬私校學雜費管制

另外,高等教育亦應採用自由化市場機制的精神,公立大學學雜費標準可由教育部制訂,私立大學日間部學制則在教育部規定的原則範圍內,實施「差別化學費政策」,由學生市場做選擇,放寬私校學費管制,讓私校更有資源朝多元特色發展,並且刺激公立大學的效率,促進公私立大學之間公平競爭。

現在醫科與理工科的學雜費收費標準較高,文、社、商科的收費標準較低,我認為級距應該再拉大。對於本來就需較多資源才能符合教學成本的科系,教育部應有一個辦法讓私校可以調整學費標準。而且目前學雜費管控只有針對大學日間部,其他如研究所碩博士班、學位學程和進修部學分費已經可以由學校自行調整,早就差別化了,未來應該讓差別化更普遍化,否則學雜費問題永遠無解!臺灣高教在低學費的情況下既要求高品質,又要打國際盃,無異緣木求魚。

課程教學鬆綁  一般大學可辦實驗教育

問:立法院擬修法讓實驗教育向上延伸至大學,您有何建議?

答:基於實驗三法的精神與高教市場的實際需要,建議立法院納入一般公私立大學也可辦理實驗教育的規定,也就是容許綜合大學在一般學院系所之外成立實驗教育學院,而不要只開放單一實驗大學的型態。初期因學生人數可能較少,亦可先從實驗學程甚至隨班附讀做起,且政府不僅補助學生,也應補助學校開辦費。

招生、課程教學與收費三者,我認為是大學實驗教育的重點,其中又以課程教學最重要,困難度也最高,應由學生自主提出學習計畫,以學分銀行的概念跨域學習或線上學習,必修極小化、選修極大化、課程客製化,師資也必須再接受實驗教育學分。建議大學應有相關機制培訓實驗教育的教學法,未來在大學任教的實驗教育教師,最好都應先取得實驗教育證照。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