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黃榮村籲修法 末端管控一流大學 免受校務評鑑
文/陳曼玲

教育部今(2017)年起不再對各大學進行系所評鑑,高等教育評鑑中心董事長黃榮村表示,具有國際接軌需求的系所仍可自辦系所評鑑後再送高教評鑑中心認定,其效力與委託專業機構辦理評鑑相同;至於校務評鑑部分,黃榮村主張透過修法讓頂尖大學可免受校務評鑑,改由教育部「末端管控」即可。

另外,針對近來熱議的高教人才流失問題,曾任教育部長的黃榮村直言,政府應設法改變大學不願意用高於資深教授數倍的待遇延攬具國際競爭力「新人」的「閉關文化」,才能真正解決問題。而日前教育部提出「玉山計畫」,以增加年薪500萬元重金禮聘優秀學者,且不限資深教授皆可申請,他認為是很大的突破,對大學將有引導作用。

不同類大學應有不同評鑑方式

社團法人台灣評鑑協會今年6月舉辦品質保證論壇「大學怎麼『辦』」,邀請黃榮村發表精彩演說。他指出,莫用同一把尺評量所有類型的大學,是今後國內評鑑機構應思考改善的方向。

他不諱言,教育部身為公權力機關,一開始對高教評鑑的要求比較嚴苛,全國統一標準、穿同一套制服,不可能依學校分類分級,評鑑委員的執行態度也較為強硬;但教育部宣布不再主辦系所評鑑後,各評鑑機構的態度瞬間柔軟許多,委員的態度也隨之調整。這樣的轉變是好事,評鑑機構應該珍惜。

不過他也提醒,臺灣社會不能因噎廢食,若所有的評鑑都不做了,既違反時代潮流,也不符合國際現況,且《大學法》亦規定大學仍須接受校務評鑑。接下來應該思考的是,如何讓不同類的大學有不同的評鑑與認可方式。

末端管控一流大學  修法免受校務評鑑

黃榮村進一步指出,臺灣有三類大學,一類是十來所仿各國之例,在國際上發光發熱的大學;另一類是亟待轉型或退場,需要協助與輔導的大學;最大宗的則是介於兩者之間,必須力爭上游的大學。這三類大學的高教輔助措施顯然不同,如何能以同樣的標準進行評鑑?又怎能安排相同的評鑑委員前往訪評?美國經驗顯示,芝加哥大學的評鑑委員不會參與社區學院評鑑,社區學院的評鑑委員也不會去評鑑芝加哥大學,否則「一定會發生悲劇!」臺灣學術界也應有這樣的認知。

他建議,考量國際需求,臺灣的一流大學應該在法令上有免除評鑑的空間,不僅系所不需要評鑑,連校務評鑑都可以免評!以臺大為例,學校在意的是建立學術領導、如何打世界盃及顧好自己的名聲,但真正煩惱的是如何張羅武器找資源,以便做好國際競爭,心裡其實著急得很,結果一群評鑑委員依法前往學校進行校務評鑑,提供的意見卻對這方面幫不了什麼大忙,請問這些頂大會心服嗎?

黃榮村強調,校務評鑑對頂大來說既不能拒絕又難以心服口服,更恰當的作法應是教育部不要再從源頭介入頂大辦學,改由末端管控,先提供國際競爭性指標與經費給學校,但不介入如何做,放手讓一流大學自訂辦學方針;待兩三年或一定時間後再根據指標逐一檢視學校的執行成果,若未達預期即直接調整經費或支助方式,學校也必須評估是否轉往其他更適合的方向發展。

大學文化閉關自守  搶不到新人成最大隱憂

提到頂尖大學的發展,會中有臺大教授舉手發言,對於臺灣的高教經費無法與對岸競爭表示憂心;黃榮村前部長則回應,到中國大陸大學參訪時最怕聽到一句話:「錢和人都不是問題!」正因為學校敢承諾「錢不是問題」,所以很容易就選到一流人才,無需降格以求。

他批評,臺灣高教最令人憂心的還不是現有教授被對岸挖角,而是因待遇偏低而搶不到具國際競爭力的新人。「沒錢」通常是學校的理由,但狀況較佳的私立大學有幾億元校務基金可用,是學校不願意將錢花在這裡;國立頂大其實也不是沒有錢,而是大多不敢以20萬以上的高薪禮聘一名大家都在爭搶的優秀年輕學者,因為怕對不起努力一輩子但月薪才十來萬的資深教授,以及惹來外界說東說西的批評,「說不定還有內部檢舉引來立法院與監察院的『關心』,這樣怎麼搶得到人才?」

黃榮村直言,臺灣的大學文化阻礙學校以高於資深教授太多的待遇聘請新人,就是臺灣搶不到人才的癥結所在!「如此閉關自守,新人都被搶光了!」他認為政府應帶頭改變大學文化,大膽提出誘因與方案,明訂獎勵年輕優秀學者的彈性薪資可達20萬元以上等具體條件,才能為大學搶不到人才的問題解套。

最近教育部提出年薪上看650萬元的「玉山學者」攬才計畫,黃榮村聞訊後即表示肯定,認為有助於引導大學大幅突破年輕優秀教授的彈性薪資額度。

評鑑對技職體系與私立大學貢獻良多

相對於一流大學較不需仰賴現行的制式化評鑑,一般大學的作法又有不同。黃榮村指出,一般大學校務評鑑的重點應放在大學治理、教育基礎設施、辦學課程與發展特色,因此,強調品質保證(Quality Assurance, QA)與校務研究(Institutional Research, IR)的評鑑,確實能為一般大學與技職體系校院,尤其是私立大學做出很大貢獻!

至於藝術、教育、宗教類等特色大學,他認為現行常規評鑑的貢獻其實有限,應該再研議更好的評鑑方式。「例如天主教輔仁大學號稱臺灣唯一的宗座大學(Pontifical University),梵蒂岡教廷也具有管轄權,那麼校務評鑑委員是否可以聘請教廷人員擔任?評鑑指標或許也可按照宗座大學的國際性指標設計。」

而評鑑對於招生困難的校院,黃榮村坦言幫助也不大,因為「評鑑講太多這些學校的缺點,可能引來學校抱怨評鑑成為加速學校關門的兇手;但若講太多好話,學校又無法產生改革向上的自覺」,造成評鑑左右為難!教育部若能給予政策明示,學校也願意接受輔導與改進,評鑑對招生困難的大學校院才有助益。

綜合以上分析,黃榮村主張,應在分類分級的現實上,對臺灣三大類大學採取不同的評鑑與認可指標,並儘速發展出不同的評鑑方式,供當事學校自主選擇。高教評鑑中心也正在研擬系所評鑑與校務評鑑的改善方法,結合QA與IR來設計評鑑項目,協助不同類的大學發展。

他並舉例,QA與IR在美國早已遍地開花,有人誤以為美國教育部不管大學,其實是一種「偏見」,「他們只是不像臺灣管得這麼直接,而是間接在管」;最明顯的例子就是美國教育部會根據大學提交的QA、IR資料與績效責任報告,核定各校學生貸款額度,以此要求大學做好該做的事。至於英國與歐陸國家的高等教育也做QA與「類IR」,比起美國具有更為濃厚的國家控制色彩。

大學為何而戰?

對於近來許多大學校長與高教人士紛紛提出臺灣高教困境之說,黃榮村前部長有感而發表示,近年高教虛無主義開始流行,例如批評大學很差、學用落差大、國際表現退步、私校轉型可能掏空校產、評鑑讓各大學雞飛狗跳、促進一流大學競爭型計畫成效不彰等,加上社會民粹抬頭,公權力經常媚俗,都是最近幾年大學所遭遇的問題。

面對這樣的環境,大學應為何而戰?又該怎麼辦?黃榮村認為,大學的重點本就應放在人才培育,「學術卓越」、「教育品質」、「公平正義」三者本來就不應脫鉤,不能獨沽一味,「不違背公平正義」是大學不能違背的消極條件,教育品質與學術卓越更是大學必須全力以赴的積極條件。尤其現在大學面對國際高教高度競爭的外在壓力、少子女化的結構壓力,以及應將學生當作大學主體的內部治理壓力,大學更應回歸教育本質,做好大學本位治理與校務研究工作,否則將無法有效因應國內外的重重考驗。

拼國際接軌  務實考量系所評鑑的必要性

因應系所評鑑不再由政府強制辦理,今後系所可選擇不辦、自辦或委辦評鑑,黃榮村董事長說,基於教育部授權高教評鑑中心負責自辦評鑑學校的自評程序與自評結果認定作業,高教評鑑中心鼓勵具有國際接軌與系所評鑑需求的系所,優先考量自辦評鑑後再送高教評鑑中心認可;若覺得外辦比較適當,也可委託各評鑑機構辦理

「系所評鑑對於某些國家或專業領域仍屬必要!」黃榮村說明,2023年起,世界各國的醫學系若未被世界醫學教育聯盟(World Federation for Medical Education, WFME)與美國「外國醫學院畢業生教育委員會」(Educational Commission for Foreign Medical Graduates, ECFMG)認可的組織評鑑通過,該系畢業生將無法前往美國訓練或行醫,因此,即使現在教育部不強制做系所評鑑,各醫學系也不得不做,以免影響學生權益。日本與中國大陸以前也無類似臺灣的醫學系評鑑機制,現在也都設立運作了。

另外,馬來西亞不承認臺灣未通過系所評鑑的大學學歷,因此招收馬來西亞僑外生的系所,今後也仍有辦理系所評鑑的需要,「這些都是非常務實的考量」。商管與工程類系所接受國際認證,對於具有國際接軌需求的大學校院來說更是國際化的常規作法,也與學生回原居地或赴國外考工程類證照有關。黃榮村董事長預估,自願辦理系所評鑑仍將會是未來大學在面對少子化與辦學壓力下的參考選項。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