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高教品保機構在跨國資歷認可的角色及未來推展
文/侯永琪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執行長
  輔仁大學教育領導與發展研究所教授
  亞太品質網絡副理事長
 /唐慧慈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專員
 /陳郁婷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專案助理

近年來,各國學生、人才及勞動人口之跨國流動情形越趨頻繁。為了確保跨國流動學生之學習成果及專業人才的能力可被不同國家所承認,「資歷認可」(Qualification recognition)的內涵及程序即為現今世界各國最需相互合作的項目。針對此一議題,品質保證機構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特別是如何在校務評鑑及課程評鑑的項目、過程及結果上,提供各國「資歷認可」機構所需之文件及相關教育活動等資訊(Hou, Morse, & Wang, 2017)。

目前已有許多國家藉由國家層級「資歷架構」(Qualification Framework)的建立,或加入區域性「資歷架構」的網絡,以達成跨國間資歷互相認可的目標,歐洲及東南亞即是最好的例子。

東南亞國家資歷架構及認可

國家資歷架構之建立,有助於提高學生學習成效在國際上之可比較性,更重要的是促進跨國資歷認可的便利性。「國家資歷架構」主要是指一個國家「共通學歷或資歷架構的指南」,是以「學習成果」為導向,包含正式及非正式的學習經歷。一個完善的高等教育品質保證制度,是各國資歷架構建制之最重要基礎(Fahmi, 2016)。

自2008年以來,世界各國已開始建立國家資歷架構(National Qualifications Frameworks, NQFs),至2015年已有超過150個國家完成NQFs(UNESCO, 2015, p. 59)。現今東南亞國家已紛紛發展出「國家資歷架構」及「東南亞區域資歷架構指引」,作為未來「跨國資歷認可」之準備。馬來西亞及印尼是目前發展最為完備且積極落實的國家,正逐步將學習者的能力(技能)、學歷、學分、學習歷程及路徑整合至架構之中(表一)。此外,東南亞國家也開始朝向「資歷認可」與「品質保證」兩者互相結合的目標前進,其中馬來西亞學術資格鑑定機構(Malaysian Qualifications Agency, MQA)即扮演雙重角色(Hou, 2017)。

表一 東南亞國家資歷架構之發展及級別數

品質保證機構及跨國資歷認可

基於對學生學習成果之關注,資歷架構已逐漸與品質保證(Quality Assurance)相結合,資歷架構不僅作為品質保證機構制定標準之基礎,品質保證機構的認證結果,也會作為其他國家資歷認可機構認可的門檻及參據。目前以品質保證作為資歷認可的模式主要分為一般及專業二種:

● 一般品質保證機構間推動相互認可模式

為增進高等教育流動及品質保證的國際化發展,一些國際及區域品質保證組織已在十年前開始推動品質保證機構的跨國相互認可(Mutual recognition of review decisions),其中包含歐洲高等教育認可聯盟(European Consortium for Accreditation in Higher Education)、亞太品質網絡(Asia-Pacific Quality Network, APQN),以及高等教育品質保證國際網絡(International Network for Quality Assurance Agencies in Higher Education, INQAAHE)等。

INQAAHE前主席David Woodhouse(2008)認為,跨國相互認可有助於「兩個或多個以上外部品質保證機構相互接受對方的全部或部分評鑑結果、決定與判定」。品保機構相互認可的基礎是建立在彼此具有相似之評鑑目標及步驟。換句話說,品保機構因在評鑑大學、系所之品質上,達成共同結論,進而相互認可雙方的學歷資格,但此一模式通常會排除專業學系(Hou, 2012)。

如2012年,高等教育評鑑中心與MQA共同簽訂「學歷資格互認聲明」,即屬於此一類型。臺灣與馬來西亞的畢業生若畢業於雙方所評鑑通過之大學學系(非專業系所),其大學學歷資格將間接由兩國政府所認可,此協議是亞洲第一個成功的案例(Hou & Fahmi, 2014)。

● 專業認證機構(professional accreditor)相互認可類型

因各類專業人才的跨國流動快速發展,專業領域之資歷認可是國際組織及各國更積極推動的目標。工程領域跨國認可是現今較為成熟的模式,此外,醫學教育也發展出單向模式。

1.多方會員協議

1989年,各國工程專業認證機構共同簽署「華盛頓協定」(Washington Accord, WA),宗旨為於「實質相當」(substantially equivalent)之前提下,所有會員相互承認彼此的認證標準與程序。通過WA簽署會員認證的大學院系畢業生,代表其已具備執行工程專業所需之基礎教育,且其學歷將為各會員國所承認。臺灣的中華工程教育學會(IEET)即是「華盛頓協定」的一員。

2.單方國家制定

為了確保美國在國內獲得助學貸款之學生前往外國醫學院就讀的品質,1992年,美國教育部成立「國外醫學教育及評鑑認可委員會」(National Committee on Foreign Medical Education and Accreditation, NCFMEA),負責評估美國學生前往世界各國就學之醫學院的品質,及該國所建立的醫學院評鑑機制。高教評鑑中心所屬之醫學院評鑑委員會(Taiwan Medical Accreditation Council, TMAC)已於2009年再度通過NCFMEA之認可,除了其認證品質與美國醫學評鑑制度是「可相比」(comparable)之外,最重要的是,TMAC所通過認可之醫學系,其醫學教育品質與美國教育部認定的水準一致。

品質保證機構對資歷認可的重要性──高等教育評鑑中心的角色

高教評鑑中心自2005年成立以來,即積極與國際評鑑組織交流,參與全球品保網絡的各項跨國計畫,以品質保證協助國內大學與國際接軌。今(2017)年5月,高教評鑑中心獲APQN頒發「品質保證國際合作獎」的殊榮,細數高教評鑑中心過去十年的國際參與及所獲得的肯定,最大成果在於國際生的招生及本地學生赴國外求學與就業的接軌。

● 促成臺馬互認大學學歷,馬國來臺留學生人數倍增

2012年,高教評鑑中心與MQA共同簽訂「學歷資格互認聲明」,促成更多馬來西亞學生至臺灣求學,依教育部統計處分析臺灣境外學生人數,2010至2011年馬來西亞學位生僅5,793人,2016至2017年增至12,689人,成長約2.2倍,且為境外學位生人數最多之國家,占整體25%。

● 提供認證文件,協助國內護理系畢業生至澳洲就業

另外,高教評鑑中心也協助國內護理學系學生至澳洲就業。澳洲衛生執業者管理機構(Australian Health Practitioner Regulation Agency, AHPRA)之護理與助產士委員會(Nursing and Midwifery Board of Australia)針對申請註冊護士與助產士的外國學生設有八項審核標準,其中二項關於學生在學期間原就讀學校與學系,皆須通過外部品質保證機構之定期認可。基於此一跨國資歷認可需求,AHPRA多次來函要求高教評鑑中心提供相關認證文件,證明AHPRA申請者在臺就讀的學系是否通過高教評鑑中心認可。

● 協助政府推動跨國資歷認可

在跨國學生流動日趨頻繁之情形下,為確保學生權益,資歷銜接成為各國爭取人才的重點。藉此,世界各國紛紛制定國家資歷架構,以利國際上之教育品質的可比較性及專業接軌。當臺灣品質保證機制逐漸成熟之際,高教評鑑中心的角色亦需更多元化發展,而在政府未來推動跨國資歷認可上,也應扮演協助的角色。

● 建立高等教育品保資訊分享機制

此外,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與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倡議各國應將高教資訊透明化,不僅歐洲各國紛紛成立「歐洲地區資訊中心網絡暨歐盟國家學術資歷認可資訊中心」(European Network of Information Centres in the European Region- National Academic Recognition Information Centres in the European Union,簡稱ENIC-NARIC),亞洲各國也在UNESCO所推動的《東京公約》之下,開始發展出如ENIC-NARIC般強化亞洲各國高等教育資訊分享的機制。

為回應此一國際趨勢,高教評鑑中心已建置英文版「高教品保結果資訊網」(Taiwan Quality Institution Directory, TQID),完整呈現臺灣高等教育品質保證體系,包括國內各品質保證機構之認可情形(網址請見http://tqid.heeact.edu.tw/)。

品保機構長遠目標:推動學術資歷認可

長遠來看,品質保證機構勢必負起推動學術資歷認可的角色,就如同前UNESCO泰國曼谷辦事處主任Molly Lee教授所言,「品質保證與學術資歷認可的國際網絡若發展良好,對於學生的流動,甚至人才的流動將有莫大的助益」(Lee, 2012, p. 2)。

◎參考文獻

Fahmi, Z. M. (2016). ASEAN- Development of regional qualifications and assurance framework. Retrieved from http://www.enqa.eu/wp-content/uploads/2016/10/ASEAN-%E2%80%93-Development-of-regional-qualifications-and-quality-assurance-framework_Zita-Mohd-Fahmi.pdf

Hou, A. Y. C., & Fahmi, Z. M. (2014). Mutual recognition of quality assurance agencies in Asia : A case study of HEEACT and MQA. Higher Education Evaluation and Development, 8(2), 69-84.

Hou, A. Y. C. (2012). Mutual recognition of quality assurance decisions on higher education institutions in three regions- A lesson for Asia. Higher Education, 64, 911-926.

Hou, A. Y. C., Morse, B., & Wang, W. (2017). Recognition of academic qualifications in transnational higher education and challenges for recognizing a joint degree in Europe and Asia. Studies in Higher Education, 42(7), 1211-1228.

Lee, M. (2012, September). Quality assurance and qualification recognition of higher education in APEC: Status and comparison. Paper presented at the 2012 Education 2020 Leadership Institute, East-West Center, Changchun, China.

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 (UNESCO). (2015). Global inventory of regional and national qualifications frameworks- Volume I : Thematic chapters. Retrieved from http://unesdoc.unesco.org/images/0023/002330/233043E.pdf

Woodhouse, D. (2008). 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s on the benefits of mutual recognition. In European consortium for accreditation in higher education (Eds.), The benefits of mutual recognition of accreditation and quality assurance decisions (pp. 28-36). Hague, Nederland : European Consortium for Accreditation in higher education.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