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CHEA國際品質原則系列 美國高等教育認可機構國際品質第七原則──品質與時代變遷
文/侯永琪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執行長
  輔仁大學教育領導與發展研究所教授
  亞太品質網絡副理事長
  王力冉
 /輔仁大學教育領導與發展研究所研究助理

隨著時代變遷,優質的高等教育必須具有彈性、創造性及創新性,並保有大學多樣性的面貌,且能不斷發展及進步,以符合學生需求,獲得社會信賴。美國高等教育認可審議會(Council for Higher Education Accreditation, CHEA)國際品質小組(International Quality Group, CIQG)2016年所公布七大品質保證原則之最後一項原則,即是「品質與變遷」。此一原則強調,高等教育品質提升及改變,須有賴於外部驅動力及高等教育所有參與者的努力。前者包含經濟、失業率、科技及媒體等四項外部驅動力;後者則指教師及學生。

四大外部驅動因素  影響高等教育改變的方向

現今許多國家的高等教育正處於動盪不確定的時期,如低迷不振的經濟、畢業生失業率升高、網路科技快速發展與大眾信心不足等問題,皆影響著高等教育改變的方向及方式。

●經濟

首先,經濟的不確定性會影響政府對公共花費更為謹慎,特別是在高教領域方面上。若經濟成長停滯,必會使政府對教育的公共投資減少,就算大學提高學費,也不易達成收支平衡。

●失業率

《經濟學人》雜誌(The Economist)指出,「高失業世代」的來臨,對許多年輕人是一場災難。現有將近300萬的年輕人,大約是全球青年人口的四分之一,處於失業、未受教育或職訓的狀態之中,但同時企業雇主卻抱怨找不到有適合技術與能力的畢業生來工作。另外,不少國家存在著畢業生低度就業的嚴重問題,也就是教育產出與就業市場需求有明顯落差,許多畢業生從事的工作根本不需要大學學歷,例如調酒師或店員等。

●科技

另一個教育改變的趨動力──科技,會促使整體社會的效能及效率增加,但相對的,高等教育卻沒有因為科技的運用,而可以較低成本來增進品質。就算許多國家已積極發展網路大學,但仍然無法取代傳統、高成本的大學。

●媒體

媒體與高等教育品質兩者其實有很大的關聯性。藉由媒體,社會大眾得以了解高教的品質,並持續對其產生信任。反之,媒體也會對高等教育進行激烈的批評。如2012年全球媒體對美國頂尖大學開始發展之「大規模開放式線上課程」(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 MOOCs)熱潮大肆報導,並預測未來高等教育將讓所有人都可免費在網路學習。但事實上,大多數校園內教學方法仍與以前一樣沒有太大的改變。

Arum和Roksa(2011)在《學術漂移:大學校園內的有限學習》(Academically Adrift: Limited Learning on College Campuses)一書中提到,學生學得並不夠多,引發美國媒體廣泛的評論。書中指出,「36%的學生在大學四年的學習過程中,沒有呈現出任何顯著的進步」、「罪魁禍首是缺乏嚴謹的學習歷程及內容,如32%的學生在每學期並沒有修到要求每週超過40頁閱讀作業的課程,且有一半學生沒有修到任何一門課要求他們在一學期的課程中,必須寫超過20頁的報告」、「學生平均每週花在學習的時間僅大約12至14小時,而且還是團體討論,而非個人學習」。由於畢業生失業的問題日益嚴重,媒體經常提醒社會關注畢業生的學習成果,以能面對當下和未來將帶給他們的挑戰。

以上四大高等教育環境改變的外部驅動因素,促使大家須思考下列幾個問題:是不是大部分學生能以現代網路的方式學習;是不是有些學生並沒有努力的學習;是不是學生並沒有學習到應學的知識及技能等。而要解決這些問題,必須先了解學生和老師的態度為何。

▲高失業世代來臨,大學畢業生求職大不易,也影響高等教育的品質及改變的方式。圖為校園徵才博覽會。(陳秉宏/攝)

學生及新的學習模式

2015年《經濟學人》在「驅動技能的旅程:為學生的未來作準備」(Driving the skills agenda: Preparing students for the future)的報告中指出,僅有23%18到25歲的大學生認為,他們國家的教育系統可以有效的運用現有科技在大學學習之中。但並非每個國家的學生學習態度及看法皆相同,有的學生偏好「面對面」學習模式,有些喜歡混合式學習,更有些學生青睞完全線上課程。

Wong(2015)對香港學生進行調查發現,傳統式的面對面學習,在當地仍然是首選的學習模式,儘管香港學生使用個人電腦與網路的普及率高。線上學習在香港最主要的障礙,來自於學習者本身缺乏自我約束能力和強烈學習動機。這樣的結果是因為以「教師為中心」和「功利主義」的傳統學習文化及背誦模式,與「線上學習」要求「自我導向」和「學生中心導向」的模式正好完全相反。香港教育機構對線上學習的規劃也不多,因為學生希望透過最少努力,以達到目標的功利主義心態,也反映在教師身上,他們也希望不要花太多時間在指導學生學習上。

數位學習在歐美的發展則大不相同。研究發現,高成就學生對混合課程最為滿意,也認為混合模式不僅方便,與傳統面對面學習模式相比,更能學到課程的關鍵概念。此外,教師的角色對學生線上學習品質亦是重要的關鍵因素。學生「希望他們的老師是學習過程中的夥伴亦是教授,既能提供他們專業的知識內容、學習的經驗,也能幫助他們溝通,提供及時回饋」(Barcelona,2009)。

大多數學生發現線上課程比傳統課程更具挑戰性,可提供更好的學習機會,且學生更願意完成指定閱讀作業。年長的學生和女性比年輕的學生和男性更喜歡「線上學習」方式。由此可見,傳統背誦學習方式與透過考試模式來檢視學生知識學習的方式,皆無法改善現今教育環境的品質,混合式和線上課程兩者則可激發學生更加努力學習,充分參與課程,進而提高學習品質。

教師角色與教育的改變

大學教師因有其多元及獨立的價值判斷,因此期待教師們對教育改變的方向表達相同的意見是不可能的。然而,若沒有教師的支持,高等教育的改變就無法進行。Bates(2015)認為,「如果大學的改變是為了面對變化不斷的外部壓力,那麼這樣的改變必須來自於組織內部本身,特別是教職員,他們必須親眼看到改變的需要,且從改變自身作起」。

Bates認為,大學可以存在超過800多年之久,主要是因為可以抵抗外部壓力,不論是國王、教宗、政府或企業等外力介入,皆無法徹底改變大學機構的本質。因為任何的改變,只要威脅到大學的核心價值──「獨立性」及「學術自由」,都會遭到教師強烈的反抗。如Bates所言,大學的教育提供了社會邁向未來的各種方法,鼓勵創新的研究和開發,不重短期的利益及成果。正因如此,大學可自由選擇他們想要傳達的知識。

因此,「大學教師必須看到改變的需要,並願意從自身改變做起。如果政府或社會試著從外部來強行改變,特別是挑戰大學核心價值觀念,將會摧毀大學在社會中獨特性和學術的角色,進而使得大學在整個社會中無存在的價值」。

學生在技能與學術知識的習得

事實上,大部分學生對於該學習什麼「正確事物」並不完全清楚。康考迪亞大學(Concordia University)(2015)對學生所進行的調查顯示:「學生希望以目標為導向的實務學習,發展跨領域的思維和合作能力。認為數位化教學會有助他們的學習,不只是為了使用科技本身,而是希望可運用更便利的學習方式,以幫助他們實踐、連接和實現他們的學術目的」。然而,學生卻對學校所提供的教育品質不具有信心。2015年《經濟學人》的全球調查研究(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 2015)指出:「只有44%18到25歲的學生認為,大學可提供他們進入自己國家勞動市場所需的技能」。根據《經濟學人》對雇主意見的調查報告顯示,雇主希望在員工身上找到的最重要技能前五名為:解決問題能力、團隊工作能力、思辨能力、創造力及領導力。基本技能如閱讀及算術能力則在其次,因為雇主認為這些本來就是畢業生應具備的基本能力。雇主們認為,畢業生仍須進一步的訓練才能執行專業領域的工作。因此,大學須立即思考如何運用合適的教學模式,在課程中強化學生專業技能及知識。

Bates(2015)在《數位時代的教學》(Teaching in a Digital Age)一書中,討論及反思人們在當今和未來世界中,生活和工作所需具備的技能和知識。他認為,某些特定的技能在知識社會中比其他技能更為重要,其中包含溝通技巧(包括使用社群媒體)、獨立學習的能力、道德和責任、團隊合作和靈活性、思維能力、數字能力及知識管理。其中最後一項,他認為是所有技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因為學生須在特定脈絡之下,學習如何取得、評估、分析和傳播相關訊息及知識。

另外,學術知識一直以來是高等教育品質的基礎,在課堂中,學術知識的習得與以自身經驗得來的知識或信念,基本上是有差異的。學術知識是以推論與證明為基礎,尋找抽象及普遍概念的一種知識,比起體驗式學習,更具有未來的可驗證性。學術知識的概念同樣可運用於基礎與應用的知識之上,而且兩者皆涵蓋透明性、可編碼性、可複製性及可溝通性的學術特性。

現今學術知識已走進了一般大學及社區大學,融入職業教育之中,有些更被發展為線上課程。為了使學生能運用混用學習的方式來構建學術知識,教師的角色應幫助學生能在辯證環境(dialectical environment)中,培養以學科知識來驗證、討論及對話的能力。

當社會在討論21世紀畢業生所須具備的能力和知識時,高等教育也因需要改變,努力提升教學品質,以符合社會期待。教師更須注意如何使學生了解社會脈絡,發展適切的能力,同時確保學生能運用其專業領域的學術知識於生活及職場中。

品質確保及改變面臨的挑戰

由以上的討論可歸納出,現今高等教育的改變主要在三方面:學生線上學習的增加、發展跨領域知識及技能的重要性,以及增進其對專業領域學術知識的掌握及了解。大學如何回應這三大學習方向改變,並同時將專業及分工引入教學現場之中,是一大挑戰

目前傳統大學教學仍然像是家庭代工業一般,由教師一人負責學生不同階段的學習。未來教學的分工和專業化是一個必然趨勢,如線上學習教材可以由有專門的網頁設計人員、軟體工程師和專業媒體人協助教師設計與開發課程。因此,未來教學將會朝團隊合作的模式進行,除了教師須提供的課程內容知識,大學也須提供更多數位科技資源之支持及相關培訓課程,來協助學生及教師掌握課程進行及進度,並將大班教學縮減為小班上課,增加教師及學生線上互動等。

高等教育的變遷,間接推動學生學習模式的多元化發展,而品保機構也須針對這些改變,發展出更適切與創新的外部評估方式。傳統的品質檢核標準,如圖書館館藏量、教師資歷等,似乎已無法回應現今學習與教學的改變。現在網路就等於是圖書館;教師與其助理們的團隊合作效率,比他們每個人單獨的能力與經驗更為重要。這對高教機構發展來說是一大契機,因為可以運用科技的方式重新設計課程內容,確保畢業生具有在21世紀必備的技能與知識。相對地,品質保證機構也須深入的了解這種改變,以能真正對大學品質做出正確的評估。

◎參考文獻

Arum, R., & Roksa, J. (2011). Academically adrift: Limited learning on college campuses. Chicago, IL: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Barcelona, R. J. (2009). Pressing the online learning advantage: Commitment, content, and community. Journal of Continuing Higher Education, 57(3), 193-197.

Bates, A. W. (2015). Teaching in a digital age: Guidelines for designing teaching and learning for a digital age. Victoria, Canada: BCcampus. Retrieved from http://opentextbc.ca/teachinginadigitalage/

Concordia University. (2015). Strategic directions revised draft. Retrieved from https://www.concordia.ca/content/dam/concordia/docs/strategic-directions/Strategic-Directions-Revised-Draft-May-20-2015.pdf

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 (2015). Driving the skills agenda: Preparing students for the future. Retrieved from https://static.googleusercontent.com/media/edu.google.com/zh-TW//pdfs/skills-of-the-future-report.pdf

Wong, A. L. S. (2015). What are the experts’ views of the barriers to e-learning diffusion in Hong Kong?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ontinuing Education and Lifelong Learning, 7(2), 25-51.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