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IEET認證是維護畢業生權益 展現學生學習成果之必備條件
文/劉曼君
  中華工程教育學會辦公室主任
  兼認證委員會副執行長

中華工程教育學會(IEET)是教育部認可的專業評鑑機構,所推動的工程及科技教育認證是國際認可的制度,由系所自動自發參與,具備維護畢業生、校友權益及明確展現學生學習成果的優點。

IEET剛於今(2017)年3月中旬公告105學年度認證結果,許多最早參與IEET認證的學校,如中原大學、逢甲大學、國立臺灣大學等已有超過12年執行認證經驗,認證結果相當良好,相信大家對這些學校近年來在教學上的成果展現也都有目共睹。

世界一流大學自動自發持續參與認證

IEET自2004年起推動工程及科技教育認證,都是由學校的系所自動自發參與。目前涵蓋工程教育(EAC)、技術教育(TAC)、資訊教育(CAC)、建築教育(AAC)和設計教育(DAC)等五項專業類別教育認證,其中前三類別認證系統已經受國際認可,包括EAC已與華盛頓協定(Washington Accord)、CAC與首爾協定(Seoul Accord)、TAC與雪梨協定(Sydney Accord)接軌;而AAC目前則為坎培拉協定(Canberra Accord)準會員。

另外,世界一流大學的系所,例如美國的加州理工學院(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麻省理工學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英國的牛津大學(University of Oxford)、劍橋大學(University of Cambridge)、倫敦帝國學院(Imperial College),加拿大的多倫多大學(University of Toronto)、英屬哥倫比亞大學(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麥吉爾大學(McGill University),澳洲的墨爾本大學(The University of Melbourne)、韓國的首爾大學(Seoul National University)與香港的香港大學等名校,以及其他國家的一流大學,為維護其畢業生及校友權益,並向世界展現他們的教學品質,都持續自動自發的參與該國家的系所工程教育認證。

▲加州理工學院(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等世界名校皆自動自發持續參與IEET認證。(圖片來源:Canon.vs.nikon,取自維基共享資源)

畢業生學歷與國際接軌  宜回歸系所是否受國際認可

上述所談的國際接軌,都是以系所/學程為認可單位,而非以學校為單位。工程、科技、建築教育如此,醫學教育及商管教育也一樣,主要原因為這些國際接軌都與畢業生的未來專業執照相關。舉工程為例,儘管馬來西亞和臺灣的雙邊教育部訂有相互認可學歷備忘錄,但馬來西亞學生來臺就讀工程方面系所,未來回馬來西亞工作時,若要登記為專業工程師,當地主管機關不是問學生畢業的學校為何,而是問「畢業的系所有無通過IEET認證」、「有沒有受到華盛頓協定認可」。

換言之,只有學校層級的評鑑是不夠的,當涉及專業,還是要回歸到教學單位,也就是系所,甚至是學程或學制,亦即學士班、碩士班或博士班。這樣以學程為學歷資格認可的方式,是所有華盛頓協定之下的國家通行的方式。

也因此,攸關學生未來專業是否受到認可的資格,還是要回歸到系所層級,若系所未接受認證,系所畢業生仍舊無法與國際接軌,無法達到學歷受國際認可的目標

IEET認證是提高國際能見度的關鍵

IEET認證和國際協定接軌,代表通過IEET認證的系所畢業生可以受到上述協定中其他會員的認可。例如IEET工程教育認證所對應的華盛頓協定目前有18個會員,包括臺灣的IEET,一旦臺灣某所大學的某個系通過IEET認證,其他17個會員(美國、英國、澳洲、紐西蘭、愛爾蘭、加拿大、日本、韓國、馬來西亞、新加坡、香港、印度、中國大陸、俄羅斯、南非、斯里蘭卡及土耳其)都會因為IEET認證而認可這個臺灣的系所以及其畢業生的學歷資格。IEET的工程技術教育認證對應雪梨協定十個會員,資訊教育認證對應首爾協定八個會員,建築教育認證對應的坎培拉協定(IEET目前是準會員)也有七個會員。

美國、加拿大或紐、澳等國在接受專業工程師申請時,第一步問的都是申請者是否畢業自該國通過認證的系所,若非該國畢業生,則會問學歷是否受華盛頓、雪梨協定或首爾協定認可,針對在臺灣取得學位的畢業生,問的自然是「系所是否通過IEET認證」。過去許多香港的學校都是在IEET成立後,因為香港和臺灣皆為華盛頓協定的一員,而認可臺灣學歷。新加坡政府也在多年前特別修改《國家專業技師法》,認可包括臺灣IEET等華盛頓協定成員的認證制度。若有工程顧問公司到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國標工程,臺灣派去參與計畫的工程師到了當地,都要受當地政府要求,提出學歷是受華盛頓協定認可的佐證。亞太工程師(APEC Engineer)認可專業工程師學歷資格的機制,更是以IEET的學程認證為依歸。

中國工程師學會近年已開始在國內推動美國專業工程師基礎考試(Fundamental Exam,簡稱FE),該項考試對考生資格的認定也是以IEET通過認證系所為依歸。因此,國內學生可憑就讀系所獲IEET認證通過的資格,參與中工會舉辦的FE,直接在國內取得再往下一階層考試的資格。

另外,我國許多學校及其系所在與他國大學建立雙聯學位或交換生制度時,常常因國外大學對我國大學不了解而面臨困難,但一旦對方知道我國學校的系所已通過IEET認證、受到華盛頓協定、首爾協定或雪梨協定認可時,這些疑慮全都一掃而空,順利完成相關制度的建立。這些都是因為IEET認證制度受到國際認可,國外學生來臺灣就讀時,無論受教品質或學歷資格都會受到保障。

簡而言之,對學校而言,無論是保障國內學生權益或是吸引國外學生來臺就讀,具備IEET通過認證的條件,都是學校可以具體展現給學生看的面向。

▲IEET與專業機構合作辦理工程創意競賽,深受學生歡迎。(IEET提供)

促進學生學習成果為導向的教學和評量機制

在過去執行工程及科技教育認證的13年過程中,IEET制度不僅清楚帶領學程走向學生學習成果為導向的教學和評量機制,且透過要求整合性的總整課程(Capstone Course),讓學系在培育學生實作能力和呈現學習成果上,更加自信、明確,對學系的教學成長有相當正面的影響。

在國際協定的要求下,IEET認證要求學程展現學生在畢業時必須具備一定的核心能力,如此才能順利進入職場,發揮業界所要求的專業技能。這些核心能力包括專業性的,例如運用專業知識的能力、使用工具的能力、執行實驗和分析數據的能力、解決問題的能力等,也涵蓋較通用性的,包括團隊合作、溝通、專業倫理、多元觀點、社會責任等。從國際協定角度看,具備這些能力是大學生應該有的專業門檻,也因此,IEET認證的著眼點都是學程在這些能力上的培育成果,以及課程如何設計及持續改進,達到這些核心能力的培育。

IEET 2014年起推動Capstone課程,除了增加學生的實務能力外,也讓學程透過此一課程,展現學生在上述不同核心能力上的學習狀況,例如學生在這個課程上表現出哪些能力比較好、哪些能力比較不好。有了這方面的明確資訊後,學程可以掌握具體方向改善教學,也提供教師改進教學的動機,甚至是整個系在課程調整上的建議。Capstone課程在國外行之已久,我們起步已晚,更應積極推動。

配合Capstone課程,IEET近二年也和其他專業機構合作推動工程創意競賽,成果相當好,並了解到獲獎學生的系所在此類課程上都有相當時間和程度的發展,相關的整合實作課程在系所裡也普遍受學生歡迎。

基本上,IEET認證透過規範的要求,已逐年在國內工程教育內涵上造成顯著的影響,進一步協助工程教育在培育學生上能更加與國際現行趨勢契合,尤其是針對實務訓練,無論是工程設計或實務技術面,都積極以認證制度輔導學系強化這些方面的要求。例如,華盛頓協定近年強力推動大學畢業生必須具備解決「複雜」工程問題的能力,這也成為IEET推動Capstone課程的初衷。

IEET認證是學校國際化的關鍵

在當今市場、時代和世界趨勢下,我國高等教育必須走出去,也因此IEET認證是學校推動國際化,以及展現系所教學品質的重要基石和國際公信力的關鍵,相信更是臺灣的大學系所畢業生職涯得以發展的必備條件。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