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由AACSB學習成效檢討「全球觀」教學目標之達成
文/高立學
  亞洲大學休閒與遊憩管理學系教授
  管理學院AACSB認證AoL種子老師

國際商管學院促進協會(The Association to Advance Collegiate Schools of Business, AACSB)的主要使命是透過認證(accreditation),增進高品質的國際商管教育,促進產業、學校、師生間的參與(foster engagement)、加快創新(accelerate innovation)和擴大影響力(amplify impact)。

AACSB目前有來自90多個國家和地區超過1,500個會員,其中760多個已經獲得認證。目前臺灣通過認證的學校共有18個,2016年8月剛通過認證的有中華大學管理學院和長庚大學管理學院(AACSB, 2016b)。輔仁大學管理學院和國立中山大學管理學院則是臺灣最早通過AACSB認證的大學(蔡小婷,2014)。

▲ 全球觀已成為臺灣許多大學系所或學院的重要教學目標。(陳秉宏/攝)

認證過程

認證過程包括嚴格的外部審查,確認學院有能力提供高品質的課程。審查是全面性的,包括學院使命、教師資格、課綱,審查過程也包括自我評量(self-evaluations)、同儕審查(peer-reviews)、委員會審查(committee reviews)和發展深入的策略規劃(in-depth strategic plans)。認證將確保學生學習到和其領域最有相關的內容,同時讓他們在畢業時成為有效的領導者(AACSB, 2016e)。通過認證意味商管學院的辦學符合國際評鑑標準,品質獲得肯定,展現國際競爭力。

AACSB的認證大抵分成四個階段,第一階段是申請入會,想要參與AACSB認證者,需先成為AACSB的會員學校。成為會員之後,方能提出「資格審核申請」(Eligibility Application),經過初次認證委員會(Initial Accreditation Committee,簡稱IAC)審核通過後,AACSB將會指派一位指導顧問(mentor)協助申請學校完成「初始自我評鑑報告」(Initial Self Evaluation Report,簡稱iSER)。若iSER被接受,申請學校將持續接受指導顧問的協助,可於三年內落實iSER的計畫內容並定期提出進度報告,或可開始著手進行撰寫最後的自我評鑑報告(Final Self-Evaluation Report,簡稱SER)。若落實階段成果符合AACSB要求和標準,將被IAC邀請進入初始認證訪視階段,進入最後兩年的認證過程(AACSB, 2016c)。從iSER被接受起,申請者須在五年內完成初次認證(蔡小婷,2014)。

進入第三階段,實地訪評小組召集人(Peer Review Team Chair)將被指派,指導申請學校完成最後的SER,並確定訪評時程。IAC指派其他訪評委員審查SER,實地訪視,然後提出訪視報告(visit report),報告內容將建議「推薦認證」、「延期」(deferral)或「不認證」。通過初次認證之後,受評學校每年須撰寫年度報告,第五年時提出「持續進步評鑑報告」(Continuous Improvement Review Report),並接受實地訪評小組到校訪視,也就是每五年進行一次「持續進步評鑑」(Continuous Improvement Review,簡稱CIR)(AACSB, 2016d)。

認證標準

AACSB成立於1916年,是目前國際上提供商管學門教育評鑑具公信力的機構,也是世界三大商管認證機構之首(周行一、張逸民、畢文玲,2008)。AACSB在2013年4月頒布最新認證標準,強調商管學院在「參與、創新與影響力」(Engagement, Innovation, and Impact)方面的表現,希望商管學院的辦學,能和雇主、社區有相互參與,在教育、學術、專業各方面有所創新,對於社會有所貢獻與影響(蔡小婷,2014;AACSB, 2016a)。

最新認證標準主要包括四大部分15項標準。第一部分是「策略計畫管理與創新」(Strategic Management and Innovation),包括三個標準,主要有關學院的使命、影響力和創新,以及學院的智識貢獻和財務策略。第二部分是「學生、教師與專業行政人員」(Students, Faculty, and Professional Staff),包括四個標準:一是從學院的招生到學位修業完成,以及職涯發展方面,有明確、有效的政策與程序,符合學院的使命、預期成果和策略規劃;二是學院能維持和配置充裕的、符合資格的教師;三是對於老師有良好的管理和支持老師升遷及職涯發展的流程;四是維持並配置充分的專業行政人員資源與/或服務工作。

第三部分是「學習與教學」(Learning and Teaching),包括五個標準:一是課程管理和學生學習成效的確認;二是課程的內容適切,符合學位的預期和學習目標;三是課程能促進學生與教師、學生與學生之間適切的互動;四是學位學程的結構和設計,以及修習學位的時程,能符合學位的層級和確保高品質學習成效的達成;五是學院制定相關政策和流程,提升教學成效。

第四部分是「學術參與及專業參與」(Academic and Professional Engagement),包括三個標準:一是課程能促進學生的學術和專業上的參與,符合學位要求和學習目標;二是有關高階管理者教育(executive education);三是學院可以維持和策略性的配置「參與型教師」(participating faculty)與「支援型教師」(supporting faculty),集體和個別的展現學術上和專業上的參與,支持其智識資本(intellectual capital),確保高品質產出,符合學院的使命和策略規劃。

學生學習成效

AACSB所訂定的認證標準中很重要的一條是標準八,有關課程管理(curricula management)和學生學習成效的確認(assurance of learning, AoL)。學習成效的確認是指學生學習的落實,整個課程設計是從反映外在環境的學生需要開始,訂定學習目標(learning goals),然後評估學習成效是否達到學習目標,進而修訂課程與教學(周行一、張逸民、畢文玲,2008)。AoL是展現學生在參與課程中有達到預期學習成效之過程,AACSB關心的學習目標是整個學位層次的目標(program-level focused learning goals for each degree program),而比較不是單一課程或主題所設定的具體細節目標(AACSB, 2013)。藉由衡量學習成效和確認學習成效的過程,學校可以向外界確認學習目標的達成,協助教師改善課程和教學,提供回饋和不斷改善的引導。

學習目標的制定應與學院的策略規劃相連結,說明學生所需一般性和專業上的知識與技能(許培基,2009),並應根據個別學程(program)制定學習目標。例如亞洲大學分成大學部、MBA碩士班、PhD博士班的學習目標,其中大學部的學習目標有五個:(1)專業能力(Professional skills),指基本的實務知識與技能;(2)溝通能力(Communication skills),指口頭溝通/演講、書面溝通/寫作;(3)分析與問題解決能力(Analysis & problem-solving skills),指基礎的分析思維與問題解決技能;(4)倫理觀(Ethics),指倫理知覺與社會責任;(5)全球觀(Global perspectives),指全球化意識(亞洲大學管理學院,2016)。

有了學習目標之後,再根據每一個學習目標發展出可以具體衡量的學習子目標或學習目的(learning objectives),例如:「全球觀」的學習目標可以繼續發展出兩個子目標,包括:(1)學生能覺知重要的全球化議題;(2)學生能察知全球化議題的潛在影響。然後再發展出(或者沒有子目標,直接發展)多個學習成果面向(dimensions)的評量標準之評量尺規(rubrics),例如包括:全球因素的辨識、全球因素的分析、國內和全球的組織商業環境之比較分析,應用到管理的情境中。每一個面向可分成三個等級的評量標準,例如:2=熟練、1=部分熟練、0=不熟練。每一個格子都提供說明某個面向在每個評量等級的熟練情況描述,例如:熟練全球因素的辨識,其描述為「清楚地辨識出所有相關的全球因素」(Duke University, Office of Assessment, 2016)。

「全球觀」的學生學習成效

臺灣目前已通過AACSB認證的18個學院,設定的使命、學習目標或核心能力幾乎都有提到國際視野、全球觀點、與國際接軌,或處於全球商業環境、全球化的經濟中,拓展國際交流、培育國際發展的人才,可見全球觀點幾乎是臺灣目前商管教育重要的教學目標之一。

「全球觀」的學生學習成效執行方式,可以採用課程內含的衡量(course-embedded measures),此係指單一門課的學習成效,可以用來說明學習目的的達成。相對於課程內含的衡量,獨立的績效檢測(stand-alone testing)是指校內或校外發展的標準化檢測工具,採用例如「會考」或「總整課程」(capstone course)的口試,用於評估學生專業知識與技能,或於畢業前評估學生的整體表現,將檢測結果作為畢業門檻(許培基,2009)。

舉例言之,學習成效在「全球觀」教學目標之達成的執行步驟如圖一所示:

1.就特定的學程(例如:大學部、碩士班),訂定學習目標和目的(或次目標),設計評量尺規(包括衡量面向)。以「會展產業管理」這門課為例,學習目標之一是「全球觀」。

圖一 AACSB學習成效執行步驟

2.若採用課程內含的衡量,可以依課程規劃選定預計執行不同學習目標評量之不同課程(例如:選定課程「會展產業管理」,評量學習目標「全球觀」)。接著,依課程選定對應的學習目標,設計適合的評量尺規,及選定欲檢測之評量面向,並在評量尺規中可選擇三個面向來衡量。接著決定「目標通過率」(target pass rate),例如:80%。

3.執行評量作業,由授課教師於學期一開始、期中或學期末,執行評量學生之程度或表現,使用的測量工具可以包括例如:報告、簡報、期中、期末考、小考、前後測或其他多元的測量工具或評量設計。但授課老師必須確認各測量工具或其中的某個特定部分是衡量評量尺規中的哪一個面向。例如:課程「會展產業管理」採用期中、期末考的紙筆測驗,授課老師必須確認考題中的哪些題目是測「全球觀」第一個面向,其他哪些題目各分別測第二和第三個面向。

4.進行資料分析,並依分析結果提供改進建議。授課老師依據每位學生在測量工具的表現,給予每位學生於評量尺規上依不同評量面向分數,例如:「2=熟練、1=部分熟練、0=不熟練」進行評分。接著,統計班上學生表現,計算出各面向的通過比率,及總合的通過比率,是否有高於當初設定的「目標通過率」。施測完畢後,依施測所得到的結果填寫「討論與建議」,例如:重要的發現、改善方法、評量尺規或「目標通過率」的檢討。

最後,針對各項資料加以分析,就各項統計數據說明並提供改善建議,完成學習成效報告。例如:課程「會展產業管理」的學習成效在「全球觀」各面向皆有通過「目標通過率」80%,顯示學生對會展活動與全球經貿發展的關係,有其基本的覺知,從而提出說明和建議,例如:「可以適度提高學生的通過率標準。同時將評量的問題深度、廣度增加,得到較高的鑑別度」(張峻嘉,2014)。

5.召開各級會議審查改善建議,學習成效報告將在各項會議,例如:課程委員會、相關授課師資社群,討論改善建議。會議通過後,評量結果必須有系統地收集、分析與傳閱給課程委員會、主管或相關授課師資等,進行持續改善,並依改善建議和時程執行。例如:課程「會展產業管理」在「全球觀」的學習目標之「目標通過率」,於下一次授課將提高到82.5%。或維持「目標通過率」80%,但增加評量的問題中有較高比例的題目是屬於較困難的題目。

6.於下次課程執行改善建議,並重新評量學生表現,檢視是否確實改善。針對本次施測結果,檢視學生尚未達成教學目標的地方,教學單位要努力不斷改善教、學的落差,提出改善措施之執行方法與時程,在下回執行學習成效評估後進行比較,才算完成一次循環迴圈(close the loop)。

在執行過程中,一系列的證據(a portfolio of evidence)包括試卷、報告或其他各種測量工具的評量;評量尺規、目標通過率及依據表格統計的資料和檢討報告;課程委員會、主管、相關授課師資委員會的討論會議紀錄;改善措施之執行方法與時程表;第二次施測結果及與第一次的比較報告等,從而確認教學目標「全球觀」的達成和持續的改善。

必須留意評量工具的前後一致性和效度,當前、後兩次的測量工具或評量設計具有一致性的效度時,前後的評量結果才有相同的比較基礎,比較結果才有意義。

AACSB認證和國內評鑑的比較

●認證單位

AACSB認證和國內評鑑同樣重視各自發展的定位和特色、重視利害關係人的意見、各項資源的投入、學生學習成效和自我改善的機制。但AACSB認證似乎較強調院本身的定位,然後發展院的使命和各學制的學習目標。定位上,可以選定參考的學校,就不同的特色、注重的面向(例如:教學型、研究型、社區型、實務型、產業面等)或發展的進程來定位,檢視目前狀況和找出需要改進的缺口,並訂定未來發展規劃和策略。國內評鑑則較重「系」輕「院」,可以針對系所提出特殊專業表現,但似乎較著重作法上的特色表現,同時似乎較重視對過去表現的評鑑。

AACSB和國內評鑑在執行上的比較,最大的差異是AACSB認證單位主要以「院」為主,然後分成不同學制,例如:大學部、碩士班、博士班。而國內評鑑單位則主要以「系」為主,學制的部分將日間學士班和進修學士班分開,碩士班和碩專班分開。以「院」為認證單位的優點是院內的資源可以共享,再分成各自的專業。以「院」為認證單位來準備佐證資料,可以降低以「系」為評鑑單位時重覆的部分。不過,以「院」為認證單位也有缺點,就是若某個系(discipline)較弱,可能被掩飾掉。

●認證精神

認證精神上,AACSB似乎強調的是未來的自我改善,所以除非院本身定位、師資、行政、課程、招生、財務各方面當前都已很符合AACSB的要求,否則通常AACSB認證的時程無法一蹴可幾。學院在完成「初始自我評鑑報告」被接受後,需要時間落實計畫內容並定期提出進度報告,最後才撰寫最終的自我評鑑報告。國內評鑑精神上,似乎較針對過去三年的表現進行評鑑(evaluation),也是希望過去這三年中「系所」能呈現自我改善的過程,不過,自我改善的依據或呈現通常則較模糊或只針對某些特定點,例如:師資數量、設備建置等,較無整體、宏觀或策略性地檢視,沒有強調「初始自我評鑑報告」的部分。

●師資分類

師資方面,AACSB將師資分成四大類,以有無取得博士學位、學術或產學實務活動的持續參與為二維空間區分出四個類型師資(圖二),並要求最低比例(AACSB, 2013)。國內評鑑雖然有「專業技術人員」的師資分類,但基本上並沒有進行如AACSB四種師資的分類。AACSB師資的分類可以提供師資結構調整的依據。

圖二 AACSB師資分類

●學生學習成效

學生學習成效方面,AACSB學習成效執行步驟(圖一)和國內評鑑學生學習成效評估機制比較,兩者類似的地方是不斷自我改善的循環。不同的地方是,AACSB的學習目標是院為單位的學程(如大學部)所訂定的教學目標,國內評鑑的教學目標則是各系訂定。

另外,AACSB以課程內含的衡量評估各學習目標是否達成時,會訂定「目標通過率」以檢視學習目標的達成情況。

◎參考文獻

周行一、張逸民、畢文玲(2008)。國際商管教育認證對臺灣商管教育的影響──從政大商學院申請AACSB認證經驗談起評鑑雙月刊,11,33-37。

亞洲大學管理學院(2016)。AACSB國際認證。取自 http://cm3.asia.edu.tw/files/11-1011-4678.php?Lang=zh-tw

許培基(2009)。學習品保與國際認證評鑑雙月刊,19,7-11。

張峻嘉(2014)。「會展產業管理」在學習目標「全球觀」之學習成效報告,亞洲大學休閒與遊憩管理學系AACSB佐證資料,未出版。

蔡小婷(2014)。AACSB 2013認證新標準與臺灣現況評鑑雙月刊,47,51-56。

蔡小婷(譯) (2009)。美國高等教育認可:學生學習成果的挑戰(原著者:John Hawkins)。評鑑雙月刊,19,26-31。

AACSB (2013). Eligibility procedures and accreditations standards for business accreditation. Retrieved from http://www.aacsb.edu/-/media/aacsb/docs/accreditation/standards/businessstds_2013_update-3oct_final.ashx?la=en

AACSB (2016a). 2013 business accreditation standards. Retrieved from http://www.aacsb.edu/accreditation/standards/2013-business

AACSB (2016b). AACSB accreditation. Retrieved from http://www.aacsb.edu/

AACSB (2016c). Actions and Time Frame Policy. Retrieved from http://www.aacsb.edu/accreditation/resources/policies

AACSB (2016d). Continuous improvement review. Retrieved from http://www.aacsb.edu/accreditation/business/continuous-improvement-review

AACSB (2016e). Understanding AACSB accreditation. Retrieved from http://www.aacsb.edu/accreditation/overview

Duke University, Office of Assessment. (2016). Global perspective rubric. Retrieved from https://assessment.trinity.duke.edu/documents/GlobalPerspectiveRubric_000.pdf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