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IR與大學在東亞地區是否有可能進行區域合作?
文/周華琪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助理研究員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與臺灣校務研究專業協會合辦的2016年「高等教育校務研究」(Higher Education Institutional Research)國際研討會,邀請日本東北大學(Tohoku University)校務研究辦公室(Office of Institutional Research)主任米澤彰純(Yonezawa Akiyoshi)教授以「IR與大學在東亞地區是否可能有區域性的合作?」(IR and East Asian Universities in East Asia possible regional collaboration?)為題,進行專題報告。

米澤教授曾在東京大學、大學評價.學位授與機構等單位服務,並曾與高等教育評鑑中心侯永琪執行長、國立中正大學教育學研究所詹盛如教授及香港嶺南大學莫家豪副校長共同出版「亞洲高等教育:品質、卓越與治理」(Higher Education in Asia: Quality, Excellence and Governance )系列叢書。其報告可分為三大部分:首先就校務研究(Institutional Research, IR)在東亞的引進與發展進行介紹;其次分析近來日本「IR熱」的理由和現況;最後則就IR與大學運作模式中,建立東亞身分認同之可能性與未來挑戰進行討論。以下敘述米澤教授的報告內容。

高度多元化的東亞高等教育體系

東亞地區的高等教育體系發展十分多元,如中國大陸的211與985分層、分類的重點大學制度,臺灣、日本與韓國高度發展的私立高等教育機構等,無論是在機構內或機構間的治理結構與運作系統,皆高度多元化;也因此高等教育領域的專家、學者及研究人員,其職涯發展道路與結構亦非常多樣化。而近年來在全球化的影響下,活化了東亞地區高等教育機構與人員間的相互交流,並開始共同的東亞區域身分認同討論,以期加速東亞地區的合作與整合。

東亞IR的引進與發展

正因為東亞地區高等教育體系發展十分多元化,再加上各高等教育機構內即使不以IR之名也會執行與IR相關之分析研究,因此很難確切追溯亞洲IR研究的確切起源。目前東亞各國高等教育相關的IR研究機構或單位之成立時間如下:

● 於大學校內成立

(1)泰國朱拉隆功大學IR單位(IR unit at Chullongkron University):1971年。(2)日本東京大學IR辦公室(IR office at the University of Tokyo):1993年。(3)中國大陸華中科技大學IR單位(IR unit):2000年。(4)韓國成均館大學機構效能中心(Center for Institutional Effectiveness at Sungkyunkwan University):2010年。

● 以協會方式成立

(1)泰國校務研究與高等教育發展協會(Association of Institutional Research and Higher Education Development):2000年。(2)東南亞校務研究協會(South East Asian Association for Institutional Research, SEAAIR):2001年。(3)中國校務研究協會:2003年。(4)臺灣校務研究專業協會:2016年。

從上述東亞IR相關機構或單位之成立來看,很明顯的是由各高等教育機構中開始發起,再逐漸往外拓展成立國家或地區級的協會。以下再以日本為例,介紹IR在日本的發展與影響。

日本IR的發展

日本對於高等教育品質十分重視,大學除須先通過大學設置基準的考核外,也要定期接受強制性的機構認可,以及各種專業領域自願性、國際性之認可與認證;而國立與地方公立大學還須定期提供政府該校基於中期目標與計畫之年度營運績效評估報告。為了提供更多大學公開資訊給社會大眾,日本政府自2015年起建置「日本大學校院群像」(Japanese College and University Portraits)資訊網站,要求各國公私立大學(含短期大學)提供各校系科的教學與學習相關資訊,如入學方式、課程內容說明與特色、教職員與學生人數、學生學費與獎助學金等項目,讓各大學的資訊更加透明化。

由於日本大學入學考試競爭激烈,除了各校依其需求所進行的內部分析外,社會上也有公司進行大學相關資訊之蒐集與分析工作,以提供社會各界尤其是參與大學入學考試之學生參考;此外,由於自2000年起,對於認可、績效評估、市場分析(含學生、高中、業界等對象)、國內與國際排名等報告需求增加,因此,日本高等教育機構正式開始有系統的蒐集學習、教學、研究與其他相關之資料,而大學內的研究管理人員則在連結研究、大學與產業界中,扮演重要角色。

基於上述的理由,自2010年中期起,由於政府大力推廣形成「IR熱」,IR在日本高等教育界正式被列為強化學校決策能力的工具,並被視為大學治理改革能否成功的重要關鍵因素。

日本大學治理下的IR

從IR開始在日本高等教育界受到重視後,與其他東亞國家的情況相似,日本的IR研究者也多是與美國進行交流,並與同樣來自東亞地區的機構與個人建立聯繫與交流管道,共同分享IR資訊與經驗。

至於在日本高等教育機構內部推行IR方面,由於校內擔任行政管理職之主管,多不具有教育管理之學經歷背景,或未受過相關專業訓練,因此雖然已有多所學校於校內設立IR專責單位,但學校對於IR如何運作及協助學校制定決策等層面仍不熟悉。雖然如此,日本政府仍希望藉由引進IR,形成「教職協働」(Kyoshoku Kyodo)──即教職人員共同合作之文化,打破傳統上教員與職員因為不同體系出身,互相對於行政與學術不熟悉而無法合作做出更有利於學校之決策。

IR未來的挑戰

目前IR已在東亞地區蔚為潮流,然而目前仍存有許多挑戰,包括如何進行非系統化的資訊管理與分析、如何強化IR在決策過程中的參與、如何協助或提供IR工作者的專業職涯發展路徑,以及如何廣納國內外更多元化人才進行合作等,都將是牽引東亞地區IR未來發展走向的重要關鍵;而強化東亞區域內IR專業的對話與溝通,亦將能為東亞地區開啟更多合作機會。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