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建言二 賀陳弘:大學評鑑的必要與困難
文/賀陳弘
  國立清華大學校長

大學評鑑確有其必要,如果不是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多年來的持續投入,國內也不會長期、系統性地進行大學改革。受到少子化效應的衝擊,國內許多大學正試圖轉型、合併、退場,在此時刻,具有公信力的大學評鑑就顯得更形重要,它不但可以幫助大學進步,也能作為學生選擇適合自己的校系參考。

評鑑最大難處:對人又對症下藥

但大學評鑑也是件困難的事,就如同一個人有許多面向,用有限的指標來呈現大學的全貌,難免片面化,如同用2D的照片來呈現3D的風景,只能看到某些特定的角度。

比如說,以目前的大學排名方式,一所學校是否設有醫學院,對排名結果的影響重大。比起其他領域的研究,醫學院的研究較容易發表、獲引用,因此在排名時形成差異。這樣的單一指標,造成一些不同屬性的優良大學在排名時處於劣勢。如美國一些重視博雅教育(Liberal arts,或稱通才教育)表現突出的大學,幾乎在大學排行榜上都看不到。

好的評鑑應該像個人的專屬良藥,為需要進步的學校找到適合自己的處方。每一所學校的傳承不同、強項各異,同一套診斷、處方,不見得適合每校的基因,評鑑的最大難處就難在「對人又對症下藥」。

因此,如果要促進大學進步,個別化評鑑、自我評鑑,恐怕會比單一指標的評鑑方式來得有效。此外,每位學生的需求、考慮不同,關注的評鑑指標也應有所差異,如畢業後想直接就業的,應該看該大學畢業生的就業率;具學術傾向的學生則應關注大學的學術表現。

創新評鑑結果傳播方式  發揮更大效益

除了正式的評鑑,社會上還有一套深入人心的「隱性評鑑」。從使用者的角度來看,大學評鑑有些也是為符合社會大眾想為學校排序這樣的需求下所供應的產品,因此容易成為具有商業性質的訴求,甚至本身成為商業運作的一部分。這在美國社會是完全認可的機制,但在其他國家社會,還存在一些認知上的適應,接納與否的分寸還沒有掌握好。

所以除了評鑑本身的改革精進,還要把評鑑的結果以更適當的方式,傳播給使用者參考,過猶不及,有益而不過當。技術上可以改進它的分類搜尋方式、同類科系的特色比較等,讓使用者在上百本厚厚的評鑑報告中,找到有用的資訊,令評鑑發揮更大的效益。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