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觀點二 黃榮村:高教評鑑不是大巨蛋
文/黃榮村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董事長

有人問我,高教評鑑有一陣子吵吵嚷嚷爭議不休,究竟高教評鑑是另一顆大巨蛋,還是茶壺裡的風暴?我說兩種說法都不對,而且引喻失義,不足為訓。大巨蛋是不可承受的重,再怎麼也輪不到高教評鑑;又,高教評鑑是一件重要的大學公共事務,怎麼可能只是茶壺裡的風暴!趁此機會在大家還關心的時候,看看高教評鑑的變與不變,以及它的未來。

校務與系所評鑑之必要性

2005年12月,《大學法》修訂了第5條第2項,明定教育部有評鑑大學與公布之責 (依立法精神,這裡指的應是校務評鑑);當時還規定可做行政處分與分配經費之參考,現在已修法取消這一部分。啟動總體高教評鑑的本意,應該要放在這十來年的國際高教競爭、國際高教普遍之認可與評鑑作法、監督國內大學教學與教育品質,以及提升大學治理效能這些考量上。

若專就系所評鑑而論,則在2002至2004年間,就已經有技職校院等第制的評鑑在前,對技職校院的發展甚有幫助,現在的一般大學系所評鑑雖已逐步讓大學自辦,但最後仍須經過認可程序。國際上也很重視這類的系所學程評鑑,因為除了涉及辦學品質之外,還涉及國際承認的需要。臺灣前不久才與馬來西亞經過兩方部會協議,讓兩地之高教評鑑機構在認可後,互相承認雙方的畢業資格,這對僑生教育是極為重要的權益保障;現在包括美國在內的國家,已開始規定各國醫學院畢業生要來實習或執業,醫學院必須經過當地具公信力之認可機構認證通過。

由此看來,系所學程之認可雖非法令之嚴格規定,但在國際流動之需求上卻是必要措施,今後若積極推動新南向的教育政策,則面對這類需要多方互相承認的情況與問題,將更為普遍,必須先未雨綢繆。

大學分類與特色評鑑

很多人認為高教評鑑不應手中只有一把無法伸縮的尺,如藝術大學、教育類大學、技職類大學、宗教性質大學或學院、綜合性大學(可再區分出研究型與一般),各有不同規模與特色,宜儘速發展出不同的評鑑方式,並由當事學校自行自主選擇。

一把尺不應用來量遍所有類型的學校,已是共識,但如何儘速提出可行的實施方案,才是要點。除了上述的分類外,還可再考量下述之例:臺灣有三大類學校宜採不同評鑑與認可指標,一類是十來所應該仿各國之例,在國際上發光發熱的大學;一類是需要轉型或退場,需要協助與輔導的大學;另一類則是介於中間,更多需要力爭上游的大學。對這三類的高教輔助措施顯然不同,應在分類分級的現實上,研擬不同之適用指標,以便對這三類大學提供可參考之評鑑與協助資料

評鑑之哲學是輔導或評定優劣

有人說,現在大學面對少子女化壓力之際,最需要的不是在一邊說三道四品評優劣,而是要心存善意想辦法幫助大學,以有效輔導大學救亡圖存,活出一片天,若要轉軌,也應輔導轉型才是。

一間學校的體質與辦學效能,是認可與評鑑能在此基礎上大展身手之處,它們無法讓學校無中生有,但聰明的辦學者卻可以好好利用該一機制,增益其所不能,在安全中看出危機,在危機中看出機會。評鑑與認可的機制,除了中立客觀的對學校做QA(品質保證)評估外,也可想想看如何兼顧輔導的角色功能。這兩者的角色有點衝突,不過若大家覺得應該兼顧,可以再多研議。

程序與評鑑項目簡化  慎選評鑑委員

臺灣醫學中心的評鑑,項目比現在已經大量簡化的高教評鑑更為驚人,有時高達600多項,對已經很血汗的醫院來講是雪上加霜,也偶被批評為太過形式化、做資料、勞師動眾,但一般而言,醫學中心評鑑是為了病人的醫療福祉與提升醫學中心治理效能,在發動原因還沒消失前,恐怕也沒有說廢就廢的可能。

高教評鑑也是一樣的,臺灣的大學同樣也很血汗,但由於大學傳統已建立良久,比醫院更強調自主與自由,所以對高教評鑑這種盯前跟後還有可能來自主管官署的規範與管制,更是如芒刺在背,雖然很多系所學程與通識教育的評鑑,已讓學校自辦,但對批評反對的人而言,根本問題還是在的。我還是那句老話,在發動原因還沒消失前,恐怕也沒有說廢就廢的可能,只是把原因改成是為了學生與教育的福祉,以及提升大學的治理效能。

我認為,正反雙方都有責任說明,高教評鑑究竟在過去與未來已產生以及會產生什麼正面向上的力量,或者只是讓大學往下沈淪?在這個改革過程中,要讓程序得以簡化、讓大學得以依想要發揮之特色調整評鑑項目、慎選有教養專業與評鑑經驗的評鑑委員,這是教育部與大學最念茲在茲的。但不管怎麼調整怎麼改,仍須作出具有一致性與穩定性之訓練,讓評鑑程序、認可項目、委員的選擇,有標準與可信之作法,讓評鑑簡化、大學特色得以發揮,以及評鑑認可委員具穩定性與專業性

評鑑改革宜速達成共識

若還是有人執意要說高教評鑑是一顆大巨蛋,則想像原意,應該是大家都很關心究竟是繼續興建營運?或是乾脆拆掉讓大學自己獨力發展不受約束,讓大學與教育主管單位無關(所以可能變成經費自行籌措)?至於哪一個作法比較恰當,要看原來的階段性角色是否已完成,亦即提升大學的競爭性、國際連接、法令規定,與臺灣現實等這些因素的考量。若有改進方案,則宜儘速在大約的共識下完成改革,但最怕的是不上不下蹉跎光陰,面對當前國際高教競爭如此激烈,國內高教生存環境如此嚴峻,我們哪有那麼多談玄論道的時間!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