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境外評鑑專題: 韓國 參加韓國某醫學院外部評核紀實
文/賴其萬
  醫學院評鑑委員會前主任委員
  和信治癌中心醫院醫學教育講座教授

臺灣對醫學教育之評鑑始於1998年美國教育部對亞洲地區各國醫學教育進行書面評比時,臺灣因為沒有專司醫學教育評鑑的組織定期對國內各醫學院的教學品質執行評鑑,而被美國教育部「國外醫學教育暨評鑑認可審議委員會」(National Committee on Foreign Medical Education and Accreditation, NCFMEA)評定臺灣與美國的醫學教育「不相比擬」(non-comparable)。因為這樣的打擊,在國立成功大學醫學院黃崑巖教授的建議下,教育部與醫學校院長召開數次會議,一致決定臺灣需要建構專司醫學教育評鑑的獨立組織,以符合將來醫學教育全球國際評比的趨勢。

臺灣醫評會應於2023前通過世界醫學教育聯盟認可

這幾年來,雖然臺灣已在2000年正式成立「醫學院評鑑委員會」(Taiwan Medical Accreditation Council, TMAC),於2001年開始對各醫學校院進行評鑑,也在2002及2009年分別獲得NCMFEA評定「可相比擬」(comparable)的認可, 但臺灣是否能在2023年之前通過「世界醫學教育聯盟」(World Federation for Medical Education, WFME)的認可(recognition),仍是我們殷切以待的目標。

WFME在全球共有六大區域分會,臺灣隸屬於「西太平洋地區醫學教育協會」(Association for Medical Education in the Western Pacific Region, AMEWPR),TMAC自2012年成為正式會員。此分會的會員國以澳洲最有醫學教育評鑑的經驗,早在1985年即沿襲英國系統,成立澳洲醫學委員會(Australian Medical Council, AMC),開始進行制度嚴謹的全國醫學教育評鑑制度,而後紐西蘭也加入AMC的定期評鑑。

之後在亞洲方面,菲律賓、韓國、臺灣也陸續成立醫學教育評鑑組織,最近幾年,中國與日本亦因應WFME提出的國際標準,開始成立國家評鑑組織,並邀請外國醫學教育專家指導,其他如蒙古、越南、薩摩亞也邀請AMEWPR派員參觀其醫學院與醫學教育,希望其醫學教育可以早日達到國際標準。然而到目前為止,AMEWPR的會員國還沒有任何國家正式通過WFME的評鑑。

韓國一醫學院同時接受全球性準則與國內評鑑準則的評核

韓國的醫學教育評鑑組織為「韓國醫學教育與評估中心」(Korean Institute of Medical Education and Evaluation, KIMEE),成立年代與臺灣TMAC相近,在AMEWPR會員國中算是成立評鑑機構較早的國家。韓國此次的外部評核是由某一所醫學院出面邀請AMEWPR對其醫學教育以WFME評鑑準則進行外部評核,同時,KIMEE原訂於2016年對該校的追蹤評鑑也一併提前,以KIMEE的評鑑準則與AMEWPR的評核團隊同時進行實地訪察,一來可讓學校了解就國際水準而言,學校有哪些需要修正的地方,二來也希望利用此機會,比較韓國目前所使用的KIMEE評鑑準則及實際評鑑作業程序,與WFME之異同。

臺灣的醫學教育評鑑肇始於國外對臺灣的評比,而今世界醫學教育的國際化與醫學教育評鑑的全球化勢在必行,臺灣雖然在亞洲地區算是評鑑的前段班,但我們仍須在2023年之前通過WFME的認可。然而,亞洲地區大部分國家的文化背景與歐美迥異,是否適用於WFME這種以歐洲為主體而發展出來的全球性準則,已成為醫學界關注的焦點。

因此,此次有幸參加此一別開生面的評鑑活動, 由AMEWPR以WFME準則與KIMEE以韓國評鑑準則同時評核韓國一所醫學院,帶給我很好的學習機會。本文主要報告此次AMEWPR團隊的訪察過程以及韓國對將來WFME國際認可之準備,至於評核結果與學校呈現的問題,因牽涉到學校隱私,不便細列。

實地訪察行前準備

2015年8月,我接到AMEWPR主席、澳洲雪梨大學醫學院(Sydney Medical School, University of Sydney)Michael Field教授來信,告知韓國某醫學院主動與他聯絡,希望AMEWPR能以國外獨立評鑑機構的立場,以WFME評鑑準則對該校醫學教育進行外部評核(external evaluation),同時希望以評核結果「檢測」(benchmark)韓國國內醫學教育評鑑機構對該校上次的評鑑以及之後學校所做之改善。

此次受到邀請的專家,還有紐西蘭奧克蘭大學(University of Auckland)的John Kolbe教授,以及菲律賓東拉蒙.麥格賽賽紀念醫學中心大學醫學院(College of Medicine, University of the East Ramon Magsaysay Memorial Medical Center)Alfaretta Reyes教授,並由任職於AMC認可政策部門、評鑑經驗豐富的Sarah Vaughan女士協助文書工作。

在10月初接到學校根據WFME全球基本醫學教育品質改善標準(WFME Global Standards for Quality Improvement in Basic Medical Education [2012])之評鑑準則(9 areas with 36 sub-areas)所填寫的英文自評報告與有限的英譯佐證資料之後,我們四人分別寫出學校尚需加強補充的資料,每位評核委員並就WFME準則的九章內容,提出個人希望專注的評核領域。

而後,主席綜合各委員的回覆,要求學校再補送資料,並列出每一章至少兩位委員主責的任務分派。學校於我們出發前一星期寄回我們所要求的補充資料,但有些資料並沒有英譯,而且網路上也大多是韓文,學校則特別來函說明,實地訪察時,會有醫學教育負責人員隨時陪同英譯。

值得一提的是,韓國醫學院的學制最近曾經歷一段與臺灣類似的「不成功的轉型」,也就是曾試圖推動由「高中畢業進入醫學系」改為與「學士後醫學系」兩制並行,但一段時間之後,包括此次接受外部評核的學校在內,許多都於幾年前決定停辦學士後醫學系,而這所學校是醫預科兩年在大學上課,醫學系一至四年則在醫學院與醫院上課。

實地訪察之執行

AMEWPR團隊一行五人於2015年12月6日晚間分別抵達首爾,7日至11日按WFME不同章節的內容進行實地訪察。

● 第一天(12/7):

五位AMEWPR訪問團員有機會彼此交換意見,並就各自所分派的區塊釐清一些細節,接著與KIMEE四位代表聚談,針對整個學校自評資料的看法交換心得。

KIMEE準則共分六大章:學院運作系統(College Operation System)、基礎醫學課程(Basic Medicine Curriculum)、醫學生(Students)、教師(Faculty)、設備與資源(Facility and Equipment)、畢業後醫學教育(Post-Graduate Education),而WFME分九大章(詳見以下每日活動內容)。雖然準則項目不盡相同,但KIMEE同意全程配合AMEWPR白天之訪察時間表,共同進行為期五天之訪察活動。

此次評鑑適逢該醫學院人事異動,原醫學院院長日前擢升為大學副校長兼醫學中心(含醫學院與醫院)總裁,目前醫學院院長則為代理院長。AMEWPR與KIMEE代表於中午時分和醫學院代院長、副院長一起用餐之後,下午即抵達校區,正式展開訪察工作。由校方依據WFME九大章的準則內容先做簡報,再進行諮詢討論,並配合實地訪察。

因為訪察單位有AMEWPR與KIMEE兩個團隊,所有簡報與討論均以韓語配合「立即英譯」。除了介紹醫學院最高領導階層與參觀校園外,第一天主要針對第一章「願景與成果」(Mission and Outcomes [1.1-1.4])以及第八章「治理與行政」(Governance and Administration [8.1-8.5])進行評核。

● 第二天(12/8):

上午評核有關第二章「教育學程」(Educational Program [2.1—2.8]),下午時分,一行人參觀客觀結構式臨床能力測驗(Objective Structured Clinical Examination, OSCE)、臨床能力考試(Clinical Performance Exam, CPX)活動以及藥理學上課,並且評核第三章「醫學生評量」(Student Assessment [3.1-3.2])、第七章「教育學程評估」(Program Evaluation [7.1-7.4])、第九章「持續改善」(Continuous Renewal [9.1])之內容。

● 第三天(12/9):

上午參觀醫學系一、二年級以及醫預科二年級學生上課,評核第四章「醫學生」(Students [4.1-4.4]),中午與醫學生共用午餐並談話,下午評核第五章「教師」(Academic Staff [5.1-5.2]),與老師晤談(基礎醫學、行為社會醫學、公共衛生、醫學倫理),包括臨床老師以及負責技術訓練單位。

● 第四天(12/10):

上午分成三組,分別參觀三所相距一小時以上車程的醫學院所屬教學醫院,聽取負責教學的副院長簡報、參觀教學設備、與參加教學的主治醫師及醫學生對談,並與該醫院負責教學的主管以及熱心教學的臨床教師共進午餐,繼續討論參訪所見。下午回到醫學院,參觀教學與研究設施以及評核第六章「教育資源」(Educational Resources)所列出之教學有關設備。

最後,AMEWPR與KIMEE兩團隊共同針對參訪心得與醫學院代院長、副院長做回饋。大學副校長兼醫學中心(含醫學院與醫院)總裁也親自拜訪評核團體,提供有關行政資源及法規方面的訊息。當晚Dr. Field提出隔天在離開學校前擬對學校發表的「初步觀察報告」(Preliminary Statement of Findings)初稿,徵求大家意見。每位評核委員都發表對某些措詞的看法,而Dr. Field也從善如流。值得一提的是,同屬英文母語的澳洲與紐西蘭代表對於用字遣詞斟酌推敲的嚴謹態度,令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 第五天(12/11):

全體人員於上午花費兩個半小時,仔細對照彼此在各準則的觀察心得,而後於接近中午時分在醫學院大禮堂向醫學院代院長、三位副院長以及各不同教育委員會的主席與成員,由主席Dr. Field代表AMEWPR宣讀大家都有共識的「初步觀察報告」。最後接受學校招待豐盛的午餐而結束。

這幾天在白天訪視行程結束、用過晚餐以後,大家都有機會互相討論觀察的心得,於討論過程中可以感受到,大家雖然不忘寬容體諒,但在不能妥協之處,彼此都能堅持,尤其讓我感動的是澳洲、紐西蘭這兩位AMC資深的評核委員,訪察過程觀察入微,令我深切體驗到「魔鬼就在細節裡」(The devil is in the details.)。同時協助訪察文書工作的Sarah Vaughan也隨時在電腦上記錄當晚的談話內容,撰寫報告時才深深感受到她的難能可貴。

評核報告之撰寫

報告是根據WFME的九章準則,逐條對應實地訪察所看到的事實而做出結論。除了各自所分配到的負責領域之外,每位撰寫者如對其他人所寫的內容有意見,也都可以盡情表達。主席希望每位委員詳細列出所觀察到的事實,並對該項評鑑標準是否「達到」(met),或是「部分達到」(partly met),或者是「不符合」(not met)做一明確的決定。

在評核結束後兩週,四位評核委員根據個人的觀察獨立寫出報告,再由Dr. Field匯集整理成一份完整報告,並特別標出委員之間有不同看法的少數準則,經每位委員再做修改後,回傳Dr. Field統籌修正。於最後的版本出爐前,Dr. Field要求大家再次注意報告中每個準則的「判定」與所寫的「團隊評論」(Team commentary)是否有矛盾。當收到Dr. Field的最後版本時,我特別注意到前面版本幾句較苛刻的批評已經刻意被修飾或刪除,令人不得不佩服其用心與善解。

我們特將此報告與KIMEE成員分享,但遺憾的是,KIMEE仍在等待學校的「學生自評報告」,而無法如期完成其正式的評鑑報告,其將來的正式報告也只會以韓文寫出,我們可能只會分享到英文摘要。對於此點,我雖然感到遺憾,但也深知這就是我們非英語系國家在接受國際認可時,都必須面臨的「痛」。

結論:整體品質表現重於數據細節

此次國際評核經驗讓我深深感受到韓國對於此次AMEWPR評核的用心策劃,並且佩服他們為將來WFME實地評鑑所做的努力。在AMEWPR與KIMEE同時實地訪察的過程中,我發現KIMEE在某些方面較為僵化,注重量化的數據細節,相較之下,AMEWPR則對整體品質的表現較為重視。

同時,我也看到韓國亦有與臺灣文化相同的「行政倫理」問題,從而造成對進步的阻力,而這些問題都被紐澳學者認為足以影響醫學教育的品質。總之,此次評核讓我警覺到,將來臺灣欲接受WFME的國際認可,仍需要做更多的準備,同時也期待WFME對臺灣的認可可以帶給國內醫學教育革新的契機。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