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校務研究連結校務發展與績效責任──以科技大學為例
文/何希慧
  臺北市立大學教育行政與評鑑研究所副教授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兼任研究員

臺灣總生育率從2000年的1.68人降至2013年的1.065人,面對少子化現況,高等教育的發展將更重視績效產出與精緻特色。如何提供適當的課程規劃與教學模式,或透過啟發學生學習動機與學習方法,以強化其專業知能及社會適應力,進而提升其學習成效,以面對未來國際競爭壓力和全球移動挑戰,已成為我國高教政策及大學校務治理亟待改善的問題。從教育部提出之高教發展藍圖中發現,大學校院已面臨教育經費投入無法趕上教育支出的窘境,再加上招生人數減少影響學費收入、入學學生素質不一、學生休退學情形嚴重,及畢業生失業等問題,教育部已開始思考大學聯盟、合併或退場的必要性。

透過校務研究進行大學改革

為因應上述高教內外部環境變遷,許多大學亦已著手進行相關革新作為,例如:(1)院系所對接學校定位發展,希冀透過單位轉型、精緻與特色化,強化校內資源整合,及對外競爭優勢與招生亮點;(2)透過人力素質提升(教職員生)、校外資源引進(各類競爭型計畫、推廣募款、產學合作)和內控管理機制(績效檢視、資源與預算分配),作為提升校務治理與品質保證的關鍵策略;(3)整合校內外系統資源,建置以個人資料為串接單位的校務資料庫及學習成效分析系統,以跟進先進國家高等教育機構校務專業管理趨勢;(4)改採數據/事證為本的校務決策與績效管理模式,強調校務發展規劃架構及其策略方案皆須源於學校定位與師生需求;和(5)開始思考規劃從前端管控(含招生入學、課程分流、適性教學、經費資源分配)到尾端管控(含各類評鑑結果、學生就業/就學表現)一條龍式策略發展,以落實校內跨單位間協作機制與績效責任共擔制度。再加上教育部近年推動多元自主的大學評鑑與教師升等制度,校務研究(Institutional Research,簡稱IR)鏈結校務發展、內控管理和自我課責的運作模式,已成為引導學校依自身條件提出最適校務發展計畫,甚至向外爭取競爭型計畫事前評估的重要依據。

第二週期校務評鑑促發校務研究機制

當社會與業界相關互動關係人(stakeholder)不斷強調大學教育對學生學習表現和畢業生就業/就學競爭力養成的重要性,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在第一週期校務評鑑實施後進行檢討,即於第二週期評鑑(106-107年度)規劃原則中做調整(池俊吉,2016),除強調學校自我定位與教育目標外,為確保各校辦學品質(如學生學習成效)及其特色展現,評鑑中心將簡化過往一體適用的參考效標,改以「核心指標」作為共同必評內容,其目的在尊重各校資源條件的差異,鼓勵學校於各評鑑項目下,自訂校本特色指標,以展現辦學績效與亮點內涵。另為減輕學校評鑑負擔,相關量化數據亦將引自學校自填之大學校院校務資料庫資料。

準此,為配合第二週期校務評鑑目的,「學生學習成效」已成為各校辦學目標之一,並在教育部(2015)發布「補助大學提升校務專業管理能力計畫」的政策導引,及PDCA(Plan, Do, Check, Act)品質管理循環圈的評鑑概念下,許多學校已將分散於校內外非結構化資料進行盤點、清理與整合,以建置校務研究資料庫,並規劃校務治理決策支持程序;亦即透過確認策略目標(研究議題)→數據蒐集→資料分析→視覺化呈現→策略規劃與執行→回饋評估及改善,來進行校務發展與校務治理中品質保證的決策組織與運作模式,藉以找出自我辦學弱勢之處進行追蹤改善,並發掘出亮點特色來提升學校知名度與招生宣傳。

尤其在檢視新一週期校務評鑑項目一「校務治理與經營」、項目二「校務資源與支持系統」、項目三「辦學成效」,和項目四「自我改善與永續發展」的核心指標後發現(池俊吉,2016),只要學校能蒐集到有意義的資料,並將資料轉換成有用的訊息,校務研究確實能提供真實證據作為決策基礎。學校據以提出在自我定位下之校務發展計畫與特色規劃,使教師在教學研究專業成長,學生在就業/升學能力養成,和職員工在服務品質提升上,都能獲得充裕的資源投入與支持措施。此外,透過校務研究議題的研議,學校應能有創新作為與永續發展對策,並定期向內外部互動關係人進行資訊公開,以說明學校辦學在各項績效表現的具體成果(彭森明,2010)。

這一波校務評鑑原則的微調,確實提醒學校應建立績效責任與資訊透明的組織文化(Shavelson, 2010);過往大學認為校譽(reputation)辦學的傳統思維,亦應轉換為成效(performance)展現的校務治理模式,此與校務研究作為校務決策取決於數據事證和確保學生學習品質並定期回饋的運作理念不謀而合。有鑑於此,當各校積極盤點校內資料並進行資訊確認與清理,希冀整合為校務研究數據庫以發掘學生學習研究議題之際,作者提出相關看法,並以二所科技大學作法為例,提供國內學校推動校務研究之參考。

多元學習成效是校務評鑑的核心焦點

首先,為滿足教育部「補助大學提升校務專業管理能力計畫」中提及之「學生學習成效分析系統」,多數學校以原有校內建置之學生學習歷程檔案(student portfolio)為基礎進行調整,然學習成效分析系統必有超過原先學習歷程檔案裡擁有的元素與功能,且學習成效不應僅是學生學科專業知能的表現,更須提出其在態度、價值觀、社會力發展等成果展現的證據(可以全校或院系學生團體做分析)。換言之,學生學習非僅關注學校資源的投入(input)與活動辦理的過程(process),這些雖亦是績效責任的一環,但多元學習成效的產出才是社會與業界雇主關心的議題,更是學校在辦學展現與校務評鑑的核心焦點。

舉例而言,學校雖有登錄學生參加社團等各式活動方案的參與紀錄,然參與次數不等於學習成效;如何檢視學生於參加活動後,因認同其學習意義,進而內化轉換成自己在生活知識、技能或情意態度的一部分,即為學習成效,惟此並非靠參與次數或活動滿意度調查就能評估得到。因此,學習成效分析系統除須完整登錄學生個人在各項正式與非正式課程的學習紀錄及其成績、獎項與心得作品外,更須了解學生在參與學習後,是否真能促進其達成原先課程/活動設計時教育目標所期待的各種成效展現。落實學習成效評量,含評估工具(如學習前/後測驗、大學生四年追蹤問卷、學生學習經驗調查﹝Undergraduate Experience Survey﹞、校園氣氛調查﹝Campus Climate Survey﹞、多元學習評量方式等)及評量結果的應用與回饋,才是該系統運作成功的關鍵。此外,學習成效的分析結果,若能與學校教學輔導措施緊密結合,甚至依照學習成效分析數據,提供學生個別化學習經驗、資源支持及主動輔導機制,將更有效提升學生學習動機與參與意願。

案例分享一:臺北科大學生學習成效與學生成功整合模式

為使學生學習成效分析系統成為校務研究議題與相關因素資料來源,國立臺北科技大學(2015)根據常桐善(2014)提出之校務研究決策支持程序,並參考國外大學實務運作經驗,具體提出「學生學習成效與學生成功整合模式」。該模式包括三大構成要素:(1)直接評量項目,含各類課程考試/測驗/會考成績、英文能力檢定、證照考試、學生學習歷程檔案、專題報告審查、多元評量結果、學習成果評量、學習經驗調查、學生自我評量(態度、價值觀);(2)相關互動關係人意見調查,含雇主滿意度、校友流向追蹤(就業率、薪資、職務、職業區域化與工作型態變化、學用配合率等);和(3)從學生角度建構之「成就整合模型」,以了解其學習歷程與學習成效間之落實相符程度,如分析學生特質(characteristics)、分群或歸類學生學業表現紀錄、追蹤學生學習狀態變化(student status tracking)、了解學生成功學習率(successful learning rate)等。之後再透過實徵資料分析,釐清學校「教學設計與輔導機制」及「學生學習成效與學生成功整合模式」之關聯性,以取得影響學習成效之關鍵因素,進而回饋調整校內各類目標或能力指標、課程規劃、學習資源、評量機制與輔導策略等作法。

總之,透過校務研究,該校已開始檢視辦學品質及其學生表現是否符合預期水準。跨單位間協同合作亦將有助於校內凝聚共識,以達組織學習目標,而分析結論除提供學校自我改善與找出辦學亮點特色之依據外,更可成為大學評鑑績效責任報告的佐證內容。

案例分享二:弘光科大從不同面向加值學生學習成效研究

弘光科技大學(2015)則訂定「專業證照或國考考照率」、「休退學率」、「就業率」和「註冊率」為校級學生學習成效指標,並將各院(系)執行成果納入校務資源分配依據。其目的在藉由整合學校資源,從各面向提升學生競爭力,並實踐單位績效責任制度,是為運用校務研究連結校務發展計畫與內控管理之案例。該校校務專業管理特色,在於擁有多年且多元組成要素的學生學習歷程與成效分析系統及教師個人資料庫。

以入學管理(enrollment management)模式為基礎(何希慧,2014),該校規劃多項以「建立學生學習成效評估及提升機制」為主軸的校務研究議題,共構學校在課程教學、適性輔導、師資素質、產學連結、資源投入與評量反饋上,提出支持學生學習成效的具體作法與亮點特色。其中「適性輔導」係藉由學生分流、課程分流(正規模組化課程外,搭配升學、就業與創業課程)和教師分流(擔任升學型、就業型或創業型學生的導師)等策略,以利學生選擇適性的學習路徑與輔導方式,協助其達成生涯目標。

在「創新教學」部分,透過數位學習、遠距教學和「學習數據分析平臺」,引導學生自主學習,並以科學方式,分析評估及預測學生學習成效,以隨時回饋課程與教學改進。另為了解學生課業學習情形,學校亦會比較分析「創新教學法與傳統教學法」對學生學習表現之差異。

再者,學校建立院系所績效責任制度,除「校級學生學習成效指標」外,系所亦須自訂具體量化之「系級學生學習成效指標」,以確保學生學習品質,建立各教學單位辦學特色及預防休(退)生輔導機制(含休退生預警、轉介輔導和補救教學),藉以降低學生休(退)學率,且其執行情形亦納入校務資源分配之依據。

另為銜接學生就業,如何擴展其他縣市企業加入實習機構行列,增加學生實習場域選擇機會,並強化合作企業之穩定性,以提升實習學生畢業後之留用率,都是該校在「產學合作」探究的議題。

由此發現,從不同面向加值學生學習成效的研究議題,不僅協助學校在校務規劃時找到辦學方向與策略目標,更在校務評鑑時提出績效數據與特色指標,讓學校在面對學生來源不足的危機下,仍能達到永續經營的目標。

校務研究提升學校競爭力

總之,透過上述兩所科技大學的實務運作經驗發現,校務研究確實能引進社會監督與自我課責氛圍,並催化學校內部反思與發展動能,形成證據導向決策共識與組織文化,強調決策與計畫執行效益評估機制,以降低校務決策偏誤風險,進而提升學校競爭力。

◎參考文獻

弘光科技大學(2015)。104-106年弘光科技大學提升校務專業管理能力計畫。臺中市:弘光科技大學。

池俊吉(2016)。第二週期大學校院校務評鑑實施計畫草案說明會。臺北市: 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取自http://www.heeact.edu.tw/public/Attachment/61209475985.pdf

何希慧(2014)。校務研究的新思維:大學校院建立學生入學管理模式評鑑雙月刊,52,14-18。取自http://epaper.heeact.edu.tw/archive/2014/11/01/6247.aspx

教育部(2015)。教育部補助大學提升校務專業管理能力計畫審查作業要點。取自http://ir.ord.ncku.edu.tw/ezfiles/387/1387/img/2316/857695165.pdf

國立臺北科技大學(2015)。104-106年國立臺北科技大學提升校務專業管理能力計畫。臺北市:臺北科技大學。

常桐善(2014)。美國校務研究的核心內容。高教技職簡訊,95,21-24。

彭森明(2010)。大學生學習成果評量:理論、實務與應用。臺北市: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Shavelson, R. J. (2010). Measuring college learning responsibly: Accountability in a new era. Stanford, CA: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列印 |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