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通識觀念大改造──評鑑委員與教師看大學通識教育
文/張明華

所謂「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各行各業都需要專業人才發揮所長,大學教育亦是如此,希望透過師者的「傳道、授業、解惑」培育具專長的大學畢業生;但隨著世代演進與教育文化改變,如今的大學不單只重視學生專業能力的培養,更希望透過教學培養年輕學子的跨領域學習能力,讓專業教育也能走向多元發展。正因如此,各大學這幾年來通識教育課程「遍地開花」,多樣化的種類與課程亦為臺灣高等教育激盪出多采多姿的教育風景。

教育部亦鼓勵各大專校院發展通識教育,除持續推動「通識教育補助計畫」外,更希望透過良好的通識課程教學,提升學生人文素養,體現全人教育精神。不過,儘管教育當局樂見各大學推動通識課程,但推行成果卻不見得符合預期成效,以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從101年辦理通識教育評鑑迄今為例,就發現大學通識教育評鑑的平均通過率似乎低於其他專業領域評鑑結果,大約只有三成六的大學通識教育能通過評鑑。

重專業輕通識  導致評鑑通過率偏低

為何通識教育通過率普遍偏低、原因出在哪裡?擔任通識教育評鑑委員的弘光科技大學食品科技系教授陳昭雄談到,過去無論是公立抑或私立大學,對於通識教育都不像科系專業領域那般重視,導致教學成效與通識課程核心能力的培養目標無法相呼應,以至於部分大學通過率偏低。

不過,隨著近來推動課程改革,已看見愈來愈多大學願意投入資源與心力來進行通識課程變革,對通識教育而言可說是好的開始。他建議通識老師可善用校園資源營造良好學習情境,像是許多大學都設有藝術中心,藝術類的通識課程就可帶領學生走出教室觀賞藝術展覽,讓教學不再紙上談兵,而是眼見為憑,將藝術之美內化於學生心中。

課程目標須明確與連貫

對此,現任德明科技大學講座教授及臺北市立大學博士生指導教授的陳光憲,亦分享自身在進行通識評鑑的經驗,並一一點出目前通識教育所遇到的問題環節。他表示,通識教育的課程應該經過系統性規劃,首要之務是先擬定具體的課程理念目標與教學特色,一方面也藉此融入大學本身的辦學願景;但他實際參與評鑑時,卻發現有些學校的通識老師連這門通識教育的課程理念與特色為何都不甚清楚,參與課程的學生更是一問三不知,令評鑑委員忍不住搖頭嘆氣。

也有些學校把通識教育目標與特色理念訂得太過複雜,項目甚至可達到九項之多,但彼此之間既無法相互連貫,也無法呼應通識中心想傳達的課程主旨,讓評鑑委員看得一頭霧水,自然通識評鑑成績也不會受到高度肯定。

課程內容影響學生學習成效

除此之外,評鑑通過率偏低的另一個問題,則是有些學校開課名稱與實際授課內容名實不相符,像是有些大學以「大師講座」作為通識教育的課程名稱,但校方請來的卻是地方政府人員在課堂上對學生進行政令宣導,使得內容名不符實、空有其名。也有些課程學術內涵不足,無法發揮該有的預期成效,像是有一門課,名稱訂為「飛魚、蕃刀、小米酒」,但實際授課內容缺乏學術的承載度,可能導致學生學習成效因此打折扣。

另外,評鑑過程也發現部分學校缺乏對學生學習成效的具體評估,有些學生上課心得甚至連十個字都不到,讓評鑑委員根本看不出學生學習的成效到底如何,更看不出學生究竟從這門通識課中學到了什麼!但也有學校用心投入通識教育,像是元智大學的「經典五十」就做得很不錯,要求學生從入學至畢業期間閱讀國內外經典書籍,並由教師進行認證,四年內累積一定數量即可得到該學分,此方法不僅融入東方與西方的經典思想於課堂之中,更啟迪學生主動閱讀與思考的能力。

投注足夠資源  勿淪為自說自話

「部分學校的通識教育特色與理念都是為了評鑑而自說自話,對通識課程的投入心力與資源不夠,理想性不足。」東海大學共同學科暨通識教育中心教授王崇名認為,有些學校是在應付評鑑,沒有好好辦通識教育,甚至是為了評鑑而評鑑,加上許多評鑑委員都十分重視通識教育的學習成效,總結下來就易導致通過率不如預期。

但他也談到,大學通識教育評鑑通過率僅約三分之一的問題,並不代表臺灣通識教育辦得不好,而是通識教育本來就是一條荊棘之路、艱辛難走,教學成效需耐心等待、無法馬上立竿見影,且必須一直投入心力、持續去做,才能逐漸水到渠成。慶幸的是,有些學校已慢慢展現教學成效,以他所參與評鑑的學校來看,通識教育的制度面大致都沒有問題,相信只要繼續努力,總有開花結果的一天。

避免匠氣  發揮創新

「理想的通識教育應具有潛移默化的成效。」陳光憲表示,通識教育是打造全人教育的環節,理想願景是希望激發學生向上與向善的情操、具備終身學習的能力,並擁有人文關懷的心靈。這樣的願景看似宏大,卻是大學教育不應背離的目標。他強調,通識教育要思考如何培養學生的人文美感與文明素養、啟發獨立思考能力,才不會讓授課內容變得「匠氣十足」。

此外,陳光憲亦談到通識教育可以用多元有變化的方式來發揮創新之效,像是把古代經典應用於當代,例如可將唐代的《貞觀政要》擷取精華,融會貫通,蛻變成「現代管理學」;若以美感經驗培養為例,授課老師則可透過一幅畫、一首歌來呈現,不是只依著課本照本宣科。

扣連課程地圖  創新教學不能只是譁眾取寵

但他強調,所謂的創新也不代表就能譁眾取寵、欠缺課程實質內容,如此將導致通識教育淪為大學生的營養學分,陷入「老師混鐘點費、學生混成績」的窘況;他建議學校可以設計通識教育的「課程地圖」,引領學生適性學習。

對此,陳昭雄也有同感,他表示,要避免名稱花俏的通識課程淪為譁眾取寵、討好學生,必須在開課時思考課程設立宗旨與目的。學生的心態往往取決於老師的上課態度,當老師重視課程實質內容且具備良好授課態度時,自然有助於學習成效。

而面對各大學近年吹起的創新教學風潮,也有學者擔心一味追求創新可能會帶來反效果。王崇名即直言,大學最好不要再談創新,因為創新已成為「愴心」了,大學如果要談創新,要先找回大學的理想主義精神,而不是一味跟著企業利益跑,忘記了大學應有的價值,如此一來很可能讓創新變成災難。

他指出,大學入學的多元化與高錄取率,讓過去原本不可能讀大學的學生都進了大學就讀,但在他看來不見得是壞事,因為這能讓大學教授意識到自己是老師而非研究工作者,不能因學生素質不若以往,就輕易「放生」學生。大學教育應摒棄過去的菁英主義或教育偏見,承認學生的多元化與差異性,進而發展多元的教學方法與評量方法,通識教育亦是如此。

課名花俏非重點  內容營養更勝分數營養

「通識教育不是要讓分數營養,而是讓內容變得有營養!」站在教學第一線、現任華梵大學人文中心主任蔡傳暉表示,通識教育名稱之所以會花俏,是因為課程目標不明確,過去許多通識教育目標都訂得太好高鶩遠、過於抽象不具體,以致於變成什麼課程都可以拿來作為通識教育,課程名稱也愈來愈花俏、偏離大學教育基本精神,相當可惜,因為這樣的課程根本不需要來大學上課,民間機構就能自己開班授課。

以許多大學通識課程都有開設的「電影賞析」為例,他建議老師除了引領學生透過電影作品來賞析其內容外,還可以進一步請學生分組架設小眾電影推廣網站,幫助學生在「做中學」的過程中,思考何謂小眾電影的定義,甚至有興趣去深入探索目前的電影產業與行銷市場,進而啟發學生自主學習能力。

連結專業教育  引導學生跨領域學習

蔡傳暉認為,理想的通識教育要能引導學生進行「跨領域學習」,而且與學生的專業教育相互連結與應用,融為一體。他有感而發表示,現在通識教育的最大問題是通識教育和專業教育無法相互連結,導致學習被切割,學生不覺得兩者間有何關聯性,使得通識課程在學生心中變得可有可無。

大學如何提升通識教育品質?蔡傳暉認為,首要之務是具備跨領域能力與教學熱情的老師,授課老師最好在自己專業之餘,也能對其他領域有所了解。他解釋,所謂的跨領域能力就是幫助學生理解別的領域在說什麼,例如工學院學生應具有人文美感素養,他不見得要是繪畫高手,但要具備懂得欣賞一幅美麗畫作的感知能力。對文學院學生而言亦然,除自身語文專業外,也必須能了解不同產業的脈動與文化內涵,藉此相輔相成。

此外,通識教育培養的學生還應具備與不同領域對話的能力。蔡傳暉以汽車製造為例,過程涵蓋設計與製造部門,兩個部門必須攜手合作,讓設計人才與製造人才可以相互對話,才不會設計出外觀很具美感卻機能不足,或是功能強大卻外型不討喜的汽車。在他看來,這正是通識教育要賦予學生的能力之一,讓學習觸角不是只侷限於自身專業,而是能延伸至專業以外的世界,進行跨領域探索與對話。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