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展望未來:專家期許評鑑中心成為認證專業品牌
文/林子嵐

轉眼間,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已經十歲了,儘管評鑑工作吃力不討好,但多數人仍然肯定評鑑的貢獻。展望未來,評鑑中心要如何更精進?多位專家建議,應找回原本的初衷,擔任後設評鑑的工作,負責監督各評鑑機構是否專業。

回到後設評鑑機構的初衷

回溯歷史,評鑑中心還未成立前,時任教育部長的佛光大學校長楊朝祥到立法院進行大學評鑑專案報告,當時他就向立委強調,評鑑最重要的是improve(督促學校改善),not to prove(不是要去證明學校的好壞)。當時臺灣評鑑制度還未建立完成,因此由教育部引導。但他認為,評鑑最終還是要回歸各校的自發性評鑑。

十年過去,楊朝祥認為,應該像當年的教師評鑑一樣,回歸到學校自己審查。評鑑對大學來說是必要的,大學可利用這個機會改善自己,之後教育部再放手,將系所評鑑逐步交回學校主導即可。

臺灣除了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外,還有台灣評鑑協會、中華工程教育學會(IEET)等也都是教育部認可的評鑑機構。楊朝祥說,有專業評鑑的機構,該專業就可以交由評鑑機構來做,評鑑中心則是協助這些機構來做評鑑,也就是做「後設評鑑」的工作。

楊朝祥解釋,畢竟只有學校最清楚自己未來要往哪裡走,否則教育部齊一指標,恐造成全臺灣只有一所「教育部大學」,這樣不好,未來評鑑中心也可以檢視學校自我評鑑與實際成效之間的關聯。

制訂國家評鑑方針  引導大學自我評鑑

身為中華工程教育學會理事長和南華大學校長的林聰明也贊成「後設評鑑」。他解釋,評鑑中心是財團法人,是教育部與全國大學共同捐資成立的單位,不應與其他評鑑機構平行,而應改為評鑑這些評鑑機構,看它們到底是否夠格,不是自己下去參與評鑑。

林聰明建議,評鑑中心應要更強調績效,引導學校去自我評鑑,讓有經驗的學校輔導沒經驗的學校,全面提升各大學機構的專業品質。他也提醒,要鼓勵各大學發展特色,不要讓所有大學變成同一個模子出來。

在激烈競爭的高等教育市場中,前國立臺灣大學校長陳維昭認為,各大學最重要的是衡量自己的條件與能力,搞清楚定位,而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原先定位是制定評鑑制度與政策,監督評鑑,但因為臺灣評鑑制度才剛開始,所以評鑑中心就自己跳下來做評鑑,最終還是該回歸到原來的定位,做一個上游機構,看各個執行評鑑單位是否符合標準。

他強調,每個大學應有自己的特色與不同目標,而國家也要有國家整體發展目標,大學評鑑應該根據這個來做。而國內評鑑機構還是太少,高教評鑑中心應該是高層次的中心,制定國家評鑑方針才對。

陳維昭也表示,系所評鑑開放大學自辦外部評鑑的方向是對的,以確認每個大學有自我改善、提升的機制。他認為,學校自己的評鑑機制往往比外面做得更有效,因為系所對於問題會「老實講」,然後由學校協助解決問題,人少給人、錢少給錢;若是外部評鑑,學校的反應則較被動。

化被動為主動  評鑑應走向積極認證與獎勵

身為國家生技醫療產業策進會長,陳維昭直言,衛生福利部所執行的醫院評鑑,評鑑結果與健保給付的關聯很大,導致被動受評的醫院可能造假;他則推動品質標章的評鑑方法,由各醫院主動提出申請,通過的就給標章,對醫院反而是很大的鼓勵。

陳維昭強調,大學評鑑也應如此,現行辦法因為跟經費、招生綁在一起,各校不能不通過,要求的只是最基本的品質,但事實上,評鑑除了消極認可外,未來也可以做積極獎項與認證。

儘管評鑑是許多學校害怕的事情,但林聰明表示,大學沒有評鑑就沒有壓力,也不好。他以美國為例,在臺灣,教育部硬性規定各校要參加評鑑,美國則是倒回來,沒有要求學校一定被評不可,但是沒經過認證的學校,就沒有資格申請補助,各校只好自動去參與評鑑與認證,「美國制度讓教育部沒有壓力,臺灣則是教育部扛起全部責任」。

就像考駕照  認可制評鑑當基本門檻

中國文化大學校長李天任則認為,認可制的評鑑制度就像考駕照一樣,拿到駕照之後可以開車,但不表示就開得好;評鑑只是過程與手段,評鑑通過不等於辦學好,評鑑實在不應該扮演那麼重要的角色。

中國醫藥大學副校長陳偉德也說,應把評鑑當成基本的認證標準,既不是用過高的標準來衡量,也不是評學校特色,評鑑應以學校必須具備能培養出畢業生核心能力的項目當標準,其中包括不能犯的致命性錯誤,以及可供改善的項目。

評鑑前  應把學校定位清楚

外界常談大學轉型,過去最大的問題在於許多大學想追求研究型,各大學都要變成臺灣大學,但做過臺大校長的陳維昭認為,國家需要不同型態的大學,雖然現在教育部針對不同類型大學有不同鼓勵措施,但有些學校的定位仍舊不夠清楚。

擔任臺大教務長時負責督導全校評鑑事務的衛生福利部長蔣丙煌也指出,評鑑大學前應先將大學分類,然後再設定評鑑的目標,但要小心分得不好反而引起發展上的困擾。評鑑最重要的是根據各大學的定位去執行,每所大學屬於哪一型要先分好,而不是每個大學都要變成臺灣大學,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蔣丙煌並建議,大學評鑑不只是教務長一人的工作,所以盡量不要讓大家為了評鑑做文章,或是準備一大堆資料,刻意準備的資料應越少越好,評鑑委員可以從現成資料找問題,不清楚再提問。

評鑑委員應具有評鑑專業

陳偉德深深感受到,任何一項評鑑都應該定義清楚,而且評鑑委員一定要經過訓練。他直言,評鑑委員雖然都是本業的專家,但不一定是評鑑的專家,因此也需要學習與成長,才能維持評鑑的品質。

舉例來說,有評鑑委員認為中國醫大空間不夠,陳偉德指出,不是每間學校都像臺灣大學有那麼大的校地,學校也希望滿足所有教授的需求,一人一間大辦公室,但中國醫大地處市區,空間不夠是沒辦法的事情,如果委員的要求合理,學校一定會去做。

他進一步表示,每個指標也都要有根據及實證,而不是評鑑委員想當然爾或是想像得知,否則學校一旦被評為不通過,不但不服氣,也無從改善起,最令人憂心的是把某校的特色當成評鑑標準去要求其他學校,這樣所有學校又長得一樣了。

評鑑指標增彈性  鼓勵學校發展特色

臺灣首府大學副校長戴文雄更有感,對於新成立的小規模學校,希望評鑑能給學校更多彈性與自主空間,協助新學校發展特色與立足,畢竟同一把尺無法量出天下所有人才。

戴文雄說,由於評鑑給的是大指標,但學校害怕改變後的風險無法承擔,因此往往不敢做大更動,建議評鑑中心可以再規範出細一點的指標,讓學校可以遵循,但又留空間給各校,或是給學校成功案例做參考。

李天任則建議評鑑標準不要一致化,否則會使學校辦學趨向一致,創造力與自由度都受到限制。

評鑑當產業  協助他國品保認證

展望未來,期待評鑑中心能帶領臺灣高等教育更上層樓,套用林聰明的期許,一定要塑造出專業品牌,積極參與國際組織,強化國際化程度,成為華人高教認證的專業品牌,進一步把評鑑當成產業,協助其他國家發展。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