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面對評鑑正面接招 學校脫胎換骨
文/林子嵐
 /陳祥麟

評鑑,讓學校大不同。一聽到評鑑,有些學校抱怨連連,但也有更多學校是正面看待,在評鑑制度的壓力下,跌跌撞撞成長,揮灑出一片天空,連帶讓學校的招生狀況和形象也都翻轉。台灣首府大學就是一例,外界原本很不看好,但全校積極努力找出路的結果,師生聯手經營蓮潭會館,締造出住房率超高的佳績,還受教育部之邀,分享高教創新轉型的經驗。

首府大學打造蓮潭  相互受益

台首大副校長戴文雄回憶,學校剛成立時,步伐都還沒站穩,很多制度也沒有建立,評鑑就要來,令學校顯得不知所措;後來他拜訪觀摩許多學校,學習各校經驗,並與同仁討論,最後找出學校的定位、教育目標與核心能力等,凝聚全校共識。

有了共識以後,評鑑也鼓勵學校發展自己的特色。戴文雄說,既然學校的專業研究拼不過其他學校,經評估後認為服務品質提升是可以耕耘的領域;而想要達到此一目的,一定要有自己的飯店,否則學生去實習只是當廉價勞工而已,因此決定建立自己的蓮潭會館。

台首大玩真的,會館裡面都是學生與老師。戴文雄說,與其讓學生在被弄亂的房務教室中學習,不如讓學生實際到飯店去實習,未來就業也能無縫接軌,不讓學生畢業才體驗工作。學生也實際受惠,一名擔任「總經理實習特助」的學生,很努力學習,畢業後進入會館擔任幹部助理,現在已是核心幹部,爬升非常快。

評鑑也協助學校做很多改變。舉例來說,許多老師覺得自己教得很不錯,他教什麼,學生就該學什麼,殊不知時代已經改變,老師必須要知道學生想學什麼、企業需要什麼,以此規劃課程,避免學用落差。

戴文雄為了改善教學品質與提升教師績效,達到評鑑的要求,便籌措一筆經費,讓老師在暑假時與業主溝通,一開始引起許多老師反感,但做完以後,都覺得很受用。

在評鑑的推力下,台首大不得不往前邁進,戴文雄形容這是「先苦後甘」的感受。

龍頭臺大  把評鑑當健康檢查

再看另一端的現場,國立臺灣大學難道也怕評鑑?教務長莊榮輝笑著說,他總是不斷給同仁心理建設,要把評鑑當正面事情來做,才會真的把事情做好,達到教學、研究、服務整體提升的效果。

至於臺大有沒有達到目的?莊榮輝謙虛地說「我不知道」,但他總是想辦法,例如開說明會、與系所主任懇談、給系所各式各樣的誘因,如補助等,希望鼓勵系所正向面對,假如系所把評鑑當苦差事,應付了事,評鑑就失去意義。

他還拿論語經典語句「吾日三省吾身」來形容,但一天評鑑三次太多,「五年一次就好」,想想過去所做與未來想做的事情,讓評鑑發揮最大效用。

由於沒有實際研究,不曉得是否受到評鑑所影響,臺大各方面都在進步中。以教師的教學評鑑為例,全校總平均從2006年開始一直往上升,現在已達4.4分,差不多飽和,但小數點第二位還在一直上升,莊榮輝直言「升到我們都有點害怕」。

在莊榮輝眼中,評鑑宛如學校的健康檢查,雖然很辛苦,清晨要吃瀉藥,而且也不曉得會檢查出什麼東西來,令很多人視為畏途,但不檢查也不行;若不想害怕檢查,平時就要做好保養,則健檢時就不會害怕,如同資料、文件等平常就要準備,建立完整制度,評鑑時就不用太擔心。

校務評鑑道理也是如此,但規模比較大,比較偏行政,複雜很多。評鑑完後,莊榮輝提醒,一定要有行動,做短、中、長期計畫,不是把建議書置之一旁就好,就像體檢完後如果發現問題要趕快處理一樣,而且要找對醫生診斷,不能心臟有問題去掛腎臟科門診。

學校問題也是如此,十年後想要蓋大樓,除了現在就要開始行動外,還得找對人(校長)談,「這件事情找教務處就沒用」。他強調,「評鑑後沒動作就完蛋了!」評鑑是好的,但陳義過高就不好。

平常有在練  佛光成長迅速

擔任過教育部長的現任佛光大學校長楊朝祥認為,面對評鑑,心態要正向,他也要求同仁要有這樣的想法。此外,佛光在接受外部評鑑前,就已經先諮詢專家學者意見,也在系、院和校辦過評鑑,因此可以用平常心面對與歡迎評鑑。

如何將這麼積極正面的想法加以落實?系所評鑑方面,楊朝祥把學校原本22個系調整成14個系,每一個學生進到佛光來,先有校必修課程「全人教育」與「書院精神」,教學生如何做人;然後除了系必修課程之外,還有兩到四個專業學程。

楊朝祥告訴同仁,不管教育部要不要做評鑑,各系所都要定期或不定期的自己做評鑑,規劃出完整的學生學習歷程,並且隨時檢視課程、師資、就業和設備等施行與運作情形,所以佛光不會怕評鑑,也不會提醒學生要告訴評鑑委員什麼,一切「平常心」以對。

至於校務評鑑,是對整體學校發展的評鑑,楊朝祥也是抱持同樣想法,對於學校的定位、願景、辦學目標、策略等,是否能夠跟上社會脈動、是否符合社區需求等,佛光都會隨時一一檢視。

這樣的努力,最直接反映在招生結果上,面對少子化的衝擊,佛光大學學生數五年來逆向增加三分之一,從原本的2,904位,爬升到今(2015)年的4,300多位,外加160至170名的陸生與外籍生。因應學生人數增多,每年更新聘許多教師,今年就新增18名教師。

楊朝祥也打造出溫馨校園,學生只要有需要,就可以上網和老師預約;同時也設計學術家族導師,把老師專長與學生學習興趣結合,成為學生終身教師,老師與學生間的互動非常好。感受最深的是大陸學生,每次來都不願意走,要走還抱著老師哭。

此外,楊朝祥積極落實學校的策略與願景,與礁溪溫泉季配合,與宜蘭社區合作,培養學生社會企業的概念等,讓在地人都感受到佛光大學的活力,這些都可算是評鑑的正面影響。

臺藝大靠評鑑凝聚學校向心力

臺灣藝術界的老字號學府國立臺灣藝術大學,第一波評鑑時有5個系所沒過,但第二次評鑑幾乎都過了,為何落差如此之大?研發長林伯賢分析兩大主因,一為學校確實改善,二為評鑑委員更能了解學校的特色發展,而不是拿他校的成果來要求臺藝大。

第一波系所評鑑時,林伯賢擔任系主任,當時學校真的搞不清楚狀況,不知道評鑑實際上如何進行,結果也令人不滿意。由於臺藝大很多教師是藝術家,成果就是展演,不像藝術研究可以發表論文,但部分評鑑委員卻要求看研究論文,對學校衝擊很大。

經過一段陣痛期,林伯賢直言,學校在評鑑委員的要求與實際上終於取得平衡點,並且做出許多改變:

改變一:學校有很多活在自己世界裡的藝術家老師,對於學校的要求都愛理不理,但評鑑卻讓老師感受到「玩真的」。這些平常不管校務的老師,變得很關心學校,不再上完課就離開。

改變二:接到國科會計畫的教師帶著還沒有國科會計畫的教師一起申請,例如工藝設計系就配合當時國家要發展文化創意產業的政策方向提案申請,順利獲得通過。第二波評鑑委員來時,學校國科會計畫數量成長就相當驚人。

改變三:學校課程委員會開真的。以往課程委員會比較像是系上事務布達會議,評鑑實施後,學校開始去找校外委員與學生參加,一起改革課程。

改變四:由於學校以往沒有行政人員評鑑,平常很難要求行政人員;但評鑑委員要求後,學校在外界壓力下,只好請行政人員配合。

當然,林伯賢強調,評鑑委員也在改變,不再完全用國科會計畫去審視臺藝大,開始接受「展演」也是學校的特色、也算教師的產出,老師反彈就不會那麼大。總而言之,林伯賢認為,整體來說評鑑對學校是好的,但是有些細節如何執行與拿捏,考驗學校的智慧。

逢甲:評鑑影響學校和系所本質改變

逢甲大學可說是大學評鑑的「模範生」,民國98年的系所評鑑一舉拿下全部過關的好成績,是國內唯一全數系所通過評鑑的綜合大學;102年起再獲教育部認可,自辦外部評鑑;另外,校務評鑑也有好成績。逢甲大學副校長蕭堯仁表示:「評鑑,最重要的是影響了學校和系所本質的改變。」

會有這樣的優異表現,逢甲大學另一位副校長邱創乾認為,這可歸功於學校早在十年前就開始深化國際教育認證機制,並落實全校教學品質保證制度,一點一滴慢慢累積而來。

從民國93年起,逢甲就推動工程相關學系進行中華工程教育學會(IEET)國際認證,目前已有23個工程學系通過認證;另外,商學院及金融學院也申請取得國際商管學院促進協會(The Association to Advance Collegiate School of Business, AACSB)認證,這一路走來,逢甲透過動態且循環修正的品保機制,「先從種子單位做起,再慢慢宣導溝通,取得共識,進而擴大到全校都把評鑑當成自我檢視機制。」

不像有些學校「為評鑑而評鑑」,逢甲是把評鑑和學校發展計畫合一。蕭堯仁說,「學校把評鑑和三年中程計畫都放在同一時間軸裡」,亦即透過品質管理PDCA(Plan, Do, Check, Action)的「計畫、執行、檢核、行動」循環圈,只要評鑑檢視發現問題,就納入學校校務發展計畫中,編列年度預算改善。

「我們把全校都納入以學生學習成效為核心的檢核機制,並從PDCA全面進入到第二週期的CAPD(Check, Action, Plan, Do)模式,也就是經由第一週期評鑑的檢視、行動,再到計畫及執行。」邱創乾更進一步說明,他強調,只要學校建立可持續改善的機制,並和國際接軌,就能透過優質教學,培養具備多元能力及未來性的學生。

拚評鑑  中國醫藥大學徹夜未眠

近年來進步神速的中國醫藥大學,評鑑成績嚇嚇叫,副校長陳偉德談到評鑑時透露,猶記系所評鑑當晚,他凌晨兩、三點跟著當時的校長黃榮村去巡視校園,發現到處都是燈火通明,所有人員都徹夜留守,要解決評鑑委員的待釐清問題。

外界盛傳「中醫大很會做評鑑」,或許這個場景可以解釋該校「把評鑑當一回事」。陳偉德澄清,「學校是很踏實做評鑑」,他要求,回覆評鑑委員的答案不能應付了事,必須想清楚要如何做後,再回答,且答案要經過系主任看過,送到學校評鑑執行委員會確認後才能結束。

陳偉德歷經系所評鑑、校務評鑑以及醫學院評鑑、醫院評鑑等各項評鑑,他建議,要做好評鑑,最重要的是受評單位應把評鑑項目當成日常的目標,每年自我檢討,如此一來,評鑑時就不會手忙腳亂。「如果做到這樣,大家也都不會再罵評鑑了。」陳偉德說。

文大:評鑑貢獻顯著

長期耕耘私校領域的中國文化大學校長李天任談到評鑑,首先肯定評鑑對系所與學校事務的運行有了軌道與規範,肯定「評鑑在制度導引與系統規範上,有極為顯著的效應」。同時,評鑑助長了學術風氣,但對深層的學術基底與教育熱忱來說,也產生某些負面的影響,不過這是事情的一體兩面,評鑑不可能十全十美。

向來有話直說的李天任,經歷也參與評鑑制度,他認為,最佳實務的評鑑制度,類似考試領導教學,評鑑其實領導了辦學,在此之前,大學是比較自由發揮的地方,久了以後便缺乏規範,評鑑讓大學有基本的定位與價值判斷基準,這是評鑑對大學教育最大的貢獻。

文大於第一週期系所評鑑時,被安排在96年度下半年該梯次裡面第一個受評學校,李天任到現在都覺得很委屈。他喊冤說,因為當時評鑑要如何實施並無前例可循,全校在經驗不足下有50幾個單位同時受評,結果慘遭打臉,部分系所被評為不通過或待觀察,繼而也發生許多憾事;例如有個系被評成有條件通過,系主任一怒辭職到其他學校任教,不再做行政;也有同一個系大學部、碩士班與博士班有三種不同結局,是評鑑史上罕見。

綜合上述各受評大學的觀點,其實,不管你喜不喜歡,評鑑都要來,何不化壓力為助力,讓學校成長,才不會被競爭激烈的高等教育所淘汰?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