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大學淪為買方市場 林聰明憂少子化恐重挫學生品質
文/陳曼玲
圖/陳秉宏

今年大學與四技二專考試入學分發缺額雙創近年新高,少子化衝擊迎面而來,大學處在時代的轉折點上,命運令人憂心忡忡。

曾經擔任教育部政務次長與國立雲林科技大學校長的南華大學校長林聰明接受本刊專訪,特別提醒少子化將引爆一連串的教育、產業、經濟與社會問題,大學更將淪為由學生主控的買方市場,政府應拿出有效對策管控品質,勿放任大學為了留住學生而「放水」,否則未來我們的下一代必將品質低落,最後賠上的是整個臺灣社會。

以下是訪談紀要:

少子化衝擊教育與經濟  高齡化將造成師資斷層

問:國內大學正處在時代的轉捩點上,您如何看待臺灣高等教育的處境與局勢變化?

答:少子化對臺灣高等教育的衝擊真的很嚴重,明(105)年入學新生就要減少2萬6千人,106年再降2萬5千人,單單這兩年就少了5萬1千人;假設一年有25萬名新生入學,等於一瞬間就有五分之一的學生消失,以中等規模的大學一年招收1千人計算,就會有51所學校招不到學生,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教師生計、校舍閒置等問題也會連帶爆發。

少子化衝擊大學之後,接下來就是產業人力短缺,國家經濟遭到重創,因此這不單是教育問題,還會引發產業問題、經濟問題、社會問題,最後演變成政治問題,連鎖效應全部都會出現,對國家將造成很大的傷害,政府應趕緊提出因應對策。

少子化的另一面就是高齡化,學術高齡化將導致高等教育出現師資與學術水準的斷層。現在年輕人因為怕吃苦或回來後找不到工作而不願意出國留學,世界名校也鮮少見到來自臺灣的教授參與學術合作研究開發,可能讓臺灣在學術研究上逐漸被邊緣化。

此外,加上國際化的影響,許多外國大學紛紛來臺招生,國際人才流動加速,臺灣若再不加入東南亞國協(ASEAN)等國際組織,真的會被國際社會排擠,而一旦貿易發生問題,國家人才就會迅速流失。

近年大陸又不斷以高薪挖角臺灣人才,而且不只挖一個人,是整批一次挖走,更是國際化對高等教育的重大衝擊。倘若人才不能回留,國內學術菁英因高齡化而後繼無人的問題恐將雪上加霜,臺灣的高等教育真的會爆發嚴重危機。

勞動經濟部門加入政策配套  廣納東南亞與陸生來臺

問:您曾任教育部次長,能否建議一些有效的策略來解決問題?

答:現在私立學校因為生源短兵相接,各自使出不同手段搶學生,但與其大家互相拉扯,不如由政府帶動向國際拓展生源,尤其應提出各種政策誘因,廣納東南亞與中國大陸學生進來。新加坡政府為了吸引優秀人才到新加坡當地念書,特別允許外籍生畢業後可留在當地工作,臺灣政府也應起而效尤,一方面解決大學的生存問題,一方面也可紓解將來產業人力資源不足的困境,才不會影響到臺灣未來的產業結構與人力結構。

在招收陸生方面,由於牽涉兩岸關係,目前只開放二一一與九八五工程的大學,未來應逐步擴大到省級學校,並且擴大招生名額。大陸學歷採認政策開放之初,我們擔心臺灣的學生會被大陸拉走,所以不敢大幅開放陸生來臺,但一旦日後大陸的師資、設備、教學品質全部提升上來,臺灣再想招收陸生,陸生就不見得願意來了!所以臺灣現在應該把握機會,逐步擴大招收陸生,否則未來很多大學絕對會出問題。

問:所以您認為解決大學退場問題,最重要的還是從生源著手嗎?

答:對。教育部最近提出高教創新轉型方案,提供大學更多辦學彈性,這樣很好,但要做成功不是這麼容易,擴大生源才是短期內解決大學危機的最好方法,而且一定要透過政府帶動,光靠學校單打獨鬥,力量太小。現在都是各校自己在外面衝鋒陷陣,各自拉扯,如果政府能夠走出去,不只教育部門,連勞動部門、經濟部門整個配套措施都做出來,其他地區或國家的菁英才能看見臺灣,願意來臺念書。

為了擴大生源,國內大學一定要向外做國際化的拓展,不僅師資要國際化,還要廣開英語化與國際化課程,否則將來恐怕只有關閉一途。

企業攜手大學宜避免失控

問:您曾在產業界任職,高教創新轉型方案鼓勵大學與企業合作,您的看法為何?

答:與企業合作是學校解決短期財務問題的可行方式,一為企業進駐校園,與學校教師合作辦理公司的研究發展計畫,企業既可省下購置土地的資金,又有學校的人力資源與設備做後盾;二是學校進駐企業,承包企業某些部門的業務,例如負責企業的人力資源培訓。透過企業與學校的雙邊合作,讓彼此都有利基產生。

建議政府給予企業更多制度面的誘因,例如與學校產學合作即可獲得租稅減免,以鼓勵企業積極與大學合作。但企業進入校園的程度也必須適可而止,若介入太深,變成校長必須依賴整個企業,則學校的教學研究就容易被企業主導而失控,大陸便有一些例子殷鑑不遠。

大學應辦校際聯合會考管控學生品質

問:除了擴大生源之外,當前臺灣高等教育最迫切該解決的問題是什麼?

答:少子化導致大學生品質低落才是我最擔心的效應,因為在生源不足下,大學變成買方市場,學生有好幾個學校可以做多重選擇,如果這所學校的老師給分嚴格,他就轉到別所學校去。學雜費是私立學校的龐大財源,拉到一名學生一年可進帳10萬,100人就有1千萬,乘以四年就是4千萬的收入。若校方擔心生源受到影響,要求老師放水,學生不來上課也不准當學生,一定會導致畢業生品質不佳。另外,學生如果在填寫教學評量問卷時,將教學嚴格的老師給予低分,對於認真負責的老師來說也是個衝擊,這些都會使大學教授不敢對學生的品質有所要求。

當教學淪為買方市場,學生就可以主控許多事,老師也不敢依照自己的行事風格與嚴謹程度評分,只好讓學生予取予求,如此將影響學校整體辦學,使大學生素質下降。為防止類似問題發生,大學必須做好品質管控,建議可以舉辦跨校或跨區專業會考,由鄰近學校共同出題,未通過者不得畢業或必須補考、重修,而且大學間互相督導,嚴禁放水,以有效遏止學校討好學生。因為我們的未來要靠這些學生,他們的品質不好,後果就得由我們承擔。此舉所產生的漣漪效應與品質管控問題,真的比少子化更令我憂心。

另外,道德淪喪也是現在很嚴重的問題,例如反課綱高中生對國家教育政策領導人的某些態度,在過去是不會發生的。大家有意見應該好好溝通,從「心」尊重他人、尊重團體,然後再一起看看事情能不能從現在的出發點慢慢改進。

實施大數據分析為本的校務管理

問:您認為大學應如何建立品質管控機制?

答:大學管理一定要以數據為依據。教育部現正推動校務研究,就是根據大數據來分析,由學校本身先訂出核心能力指標,再透過數據分析檢視是否達成目標、問題點出在哪,然後加以反應與回饋,最後進行改進。如果沒有正確的數據資料,就無法分析問題,遑論啟動後面的改進機制。另外就是先前提到的訂定各科知識能力門檻,聯合各區域學校一起舉辦考試,也是管控學生品質的有效作法。建議可由教育部來建立品保管控機制,再鼓勵與引導大學訂定相關措施。

行銷應以品質為中心  突顯特色化與差異化

問:您一直強調擴大生源的重要性優於創新轉型,請問您對大學退場的看法?

答:大學退場恐怕仍是在所難免,我認為少數品質欠佳的大學終究一定會退場,但希望可以透過引進生源、擴大來臺念書與就業的優惠措施,減緩其他大學退場的速度,再配合品質的提升,以及辦學的特色化與差異化,讓人感受到學校的脫胎換骨,而不要所有學校都「一條鞭」式的套用同一種標準,這樣當然不會有特色。

問:臺灣有100多所大學,有辦法每所學校都做到特色化、差異化嗎?

答:沒有問題。我觀察到一個有趣的現象,國外的一流大學如哈佛、劍橋、牛津等校都位於鄉村,不在交通繁忙、資訊便捷的大都市,但他們照樣可以把劣勢化為優勢,成為世界一流大學,吸引全球的菁英學子前來;反觀臺灣的頂尖大學都集中在都市,因而造成城鄉差距現象。所以鄉村的大學應設法結合當地特色,例如觀光、休閒、旅遊等,將在地大學的特色化與差異化突顯出來,扭轉教育的城鄉落差。

我到南華大學服務後,將生活機能的改善列為優先要務,先解決師生的交通、食宿、醫療等問題,再將系所辦學以生命教育、環境教育、健康、關懷為主軸,把差異化建構出來,然後加上其他誘因,即可突顯出學校特色。例如,南華的環境很適合禪修,我就鼓勵企管系將此特色融入管理學,推動「禪的管理」,如此一來不見得會輸給臺大與政大。另外還有結合宗教特色的生死系與宗教所,成功吸引各領域人士前來就讀。

在少子化的今天,大學若不特色化與差異化,一定會出問題。適度的行銷也很重要,但行銷的先決條件是品質,一個沒有品質的行銷,只會愈行銷愈慘。先提升學校的辦學品質,再將辦學內容特色化與差異化,是未來大學得以勝出的重要關鍵。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