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歐亞高等教育跨國資歷認可與挑戰──聯合學位學程品質與認可
文/侯永琪
  輔仁大學教育領導與發展研究所教授兼國際長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兼任研究員
  亞太品質網絡副理事長
 /蔡小婷
  輔仁大學管理學院組員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教育研究所碩士

20世紀末,全球化的浪潮使得高等教育各方面都掀起前所未有的變化,其中,教師、學生,甚至大學機構與學位學程,都出現了過去沒有的高度流動性。

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統計,截至2012年,全球約有超過450萬名國際學生,其中主要分布在美國、英國、德國、法國與澳洲等五國,也有越來越多學生選擇到韓國、紐西蘭或俄羅斯修讀學位(OECD, 2014)。為了促進經濟發展、提升競爭力,亞洲各國也紛紛鼓勵學生跨國流動,出國深造。而亞洲國家的學生傾向於赴鄰近國家進修,例如中國大陸、日本與韓國彼此之間便有大量的學生跨國就讀,其中包含修習跨國聯合學位學程。

聯合學位學程在歐亞兩洲的發展

在歐盟執行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的支持下,歐洲聯合學位學程過去幾十年來在國際間發展迅速,現今歐盟國家中已有一半以上的大學機構成立聯合學位學程(joint degree program)。所謂的聯合學位學程是由兩所(或以上)位於不同國家的教育機構,共同發展一個聯合的學程學習計畫,並正式頒發一份學位文憑,且學分受到認可(Knight, 2011; Obst, Kuder, & Banks, 2011)。根據統計,聯合學位學程的總數也已突破3,000個(European Consortium for Accreditation in higher education〔ECA〕, 2013),其中包含伊拉斯莫斯世界計畫(Erasmus Mundus)之下共124個碩士、22個博士的聯合學位學程。

隨著21世紀高等教育大眾化與國際化的趨勢,亞洲的聯合學位學程雖發展較晚,但也如雨後春筍般蓬勃發展。目前無法確知亞洲的聯合學位學程具體數量,但亞洲許多國家都將推廣聯合學位學程作為高等教育國際化的重要策略(Huang, 2007)。為了強化競爭力同時提升學術聲譽,亞洲大學偏好與美國、英國、澳洲的名校合作(Huang, 2007)。例如新加坡國立大學便與澳洲國立大學、美國北卡羅萊納大學教堂山校區與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合作,提供聯合學位學程。整體而言,亞洲多數的聯合學位學程多落在熱門的專業領域,例如商業管理、工程、資訊科學等。

不論是歐洲還是亞洲,聯合學位學程的發展都是促進學生流動與高等教育國際化的重要方式。在學生有更多機會赴國外修讀學位或聯合學位學程的同時,學術資歷(qualification)如何被國內與國外/區域外的當局認可,成為近幾年全球關注的議題。

歐亞高等教育跨國資歷認可發展史

當學生的跨國流動越來越頻繁,跨國高等教育的「品質」與學術資歷認可便成為國家當局逐漸注重的議題。然而每個國家都有其各自定義的「品質」意涵與認可機制,因此,各國須思考國外的學術資歷如何在跨國的背景下被認可。自1950年代起,歐洲委員會(the Council of Europe)便已啟動促進學生跨國流動以及學術資歷認可(qualification recognition)的合作網絡,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也參與了相關計畫。

1997年,此兩大組織推動〈歐洲地區高等教育學術資歷認可公約〉(Convention on the Recognition of Qualifications Concerning Higher Education in the European Region),即我們所熟知的〈里斯本公約〉(Lisbon Recognition Convention)。〈里斯本公約〉的宗旨在於「建立一個共通、可行的方案解決歐洲各國/各區域的學術資歷認可問題」(Council of Europe, 1997),此外,頒發學術資歷的國家必須負責提供有助於學術資歷認可的相關文件與事證。學者Van Damme、Hijden與Campbell(2004)便指出,此公約最大的特色就是國與國之間的相互信任與資訊分享。至2013年為止,歐洲一共有53個國家簽署〈里斯本公約〉(Council of Europe, 2013)。

至於亞洲地區,則是到1980年代才開始注重跨國資歷認可相關議題。在UNESCO泰國曼谷辦事處的推動下,〈亞太地區高等教育學業、文憑與學位認可區域公約〉(Regional Convention on the Recognition of Studies, Diplomas and Degrees in Higher Education in Asia and the Pacific)即所謂的〈東京公約〉(Tokyo Convention)於1983年建立。

20世紀末,亞洲面臨高等教育發展的新變化,邁入高等教育的大眾化與國際學生的急速成長階段。2011年,UNESCO決定修訂〈東京公約〉,更新成為〈亞太地區高等教育學術資歷認可公約〉(Asia-Pacific Regional Convention on the Recognition of Qualifications in Higher Education),簡稱為〈2011新版公約〉(2011 Revised Convention)。〈2011新版公約〉除了沿襲舊版的宗旨內涵外,更將亞洲各國不同的文化、社會、政治、宗教、經濟納入考量(UNESCO, 2011)。此次修訂進一步提升了亞太地區學術資歷認可的廣度,也促進國與國之間的資訊交流並強化透明性。然而,學生常常是跨國或跨區域流動以取得學位或文憑。因此,亞歐會議(Asia-Europe Meeting)中也提到「亞洲與歐洲之間應建立更緊密的合作,建立跨區資訊交流網絡,以相互交換學術資歷認可的相關資訊」(Asia-Europe Meeting〔ASEM〕, 2012, p.27)。

高等教育跨國資歷認可模式

目前歐洲各國所採取的跨國學術資歷認可模式,大致上可分為四類:由獨立認可機構、政府機構、品質保證機構及大學機構來進行認可。其中,獨立認可機構是最被廣泛採用的方式。所謂的獨立認可機構,是指以「歐洲地區資訊中心網絡暨歐盟國家學術資歷認可資訊中心」(簡稱為ENIC-NARIC,ENIC全名為European Network of Information Centres in the European Region,NARIC則為National Academic Recognition Information Centres in the European Union)為平臺,扮演歐洲各國高等教育相關資訊分享與流動之角色,藉由透明的資訊分享,建立各國對彼此品質與學術資歷的信任。部分國家則由政府單位負責對外國學術資歷機構進行認可,例如瑞典高等教育委員會(Swedish Council for Higher Education)為政府機構,即根據ENIC-NARIC的資訊,決定是否認可外國學術資歷。少部分國家是由品質保證機構負責,例如挪威教育品質保證局(Norwegian Agency for Quality Assurance in Education)負責審批外國學術資歷。義大利則與美國、加拿大相同,由大學機構自行擔負外國學術資歷認可的角色。

多數亞洲國家仍由官方單位(教育部)作為認可的主要權責機構。例如中國大陸的教育部留學服務中心,除辦理學生國際流動的推廣與服務,也負責外國學術資歷的認可;而日本文部科學省訂定的〈境外學位與學分認可管理辦法〉(Treatment of Degrees and Credits Acquired Overseas)則強調若某學位或學分要被認可,其修讀課程與修讀時間必須與日本教育體系相等同。韓國與義大利相同,外國學術資歷認可的工作由大學自行負責。馬來西亞則是由學術資格鑑定局(Malaysian Qualification Agency,簡稱MQA)負責外國學術資歷認可。目前亞洲各國在UNESCO所推動的〈東京公約〉之下,開始發展出如歐洲ENIC-NARIC的平臺,強化亞洲各國高等教育資訊分享的機制。

聯合學位學程的認可機制與挑戰

與外國學位或資歷認可相較,聯合學位學程的資歷認可面臨更大的挑戰。目前歐洲已建立相關規範,以用於聯合學位學程資歷認可作業。根據〈歐洲區認可作業手冊〉(European Area of Recognition (EAR) Manual),跨國聯合學位學程的認可有七大步驟:(1)確認相關資訊與學位授予對象;(2)審核相關文件的完整性;(3)審核合作學校與學程;(4)審核相關文件;(5)評估學術資歷;(6)決定認可結果;(7)公布評鑑結果。

〈歐洲區認可作業手冊〉也提出審核過程必須檢視學術資歷級別、教育計畫內容、學程或教育機構的教育品質,以及學校基本檔案、學生於該學程的學習成果相關資料。至今,亞洲尚未發展出類似的作業手冊,但部分國家已經開始建立他們的聯合學位學程資歷評估機制。例如中國大陸建立了3個評估階段:(1)檢視授予學位之教育機構的合法地位;(2)審核相關文件的可靠性;(3)審核其學位文憑與其教育計畫是否名符其實。

然而,聯合學位學程的資歷認可歷程中蘊含了許多潛在的挑戰。學者Rauhvargers(2002)等人便指出,聯合學位學程的資歷認可歷程中有四類情況發生:(1)聯合學位學程的學術資歷被其中一所合作學校所屬的國家認可;(2)聯合學位學程的學術資歷被其中一所聯盟(Consortia)合作學校所屬的國家認可,但該學校在實質上並沒有參與該學程的教育計畫;(3)在第三個國家進行學歷資格的認可,但此國家並沒有大學參與此聯合學位學程;(4)此聯合學位學程有一部分或整個學程都沒有被參與大學所屬國家的品保機構認可過。其中項目(1)與項目(2)在資歷認可上較為容易,而項目(3)與項目(4)的困難度則大大提高。

事實上,跨國聯合學位學程的資歷認可順利與否,資訊的透明度與連貫性是最關鍵的因素(ECA, 2010)。對負責認可的機構來說,要一次認可由兩個以上且位於不同國家的教育機構所頒發的學術資歷並非易事,而不同國家又有不同的規範。舉例而言,A大學屬於X國並被X國認可,但不被Y國認可。如果A大學與位於Y國的B大學合作跨國聯合學位學程,此學位便有可能被X國認可但不被Y國認可。理想上,合作聯合學位學程的學校所屬國家的認可機構應該共同負責認可事宜,但實際上會如此落實的國家非常稀少。

品保機構與學歷認可機構的合作

當聯合學位學程成為現今歐亞各國發展高等教育國際化的重要策略之一,如何確保品質以使所獲得的資歷符合國際及國內標準,已成為各國政府關注的議題。根據「歐洲高等教育認可聯盟」(European Consortium for Accreditation in Higher Education,簡稱ECA)的調查指出,聯合學位學程品質確實會影響到授予資歷的認可結果。若該學位學程未受到聯盟學校國家的相關評鑑機構認可,其資歷被承認的困難度會增高。因此,品保機構與資歷認可機構的相互合作必須立即進行,但這也是目前較缺乏的部分。

現今歐洲藉由一些計畫方案,已開始促成品保機構與資歷認可機構間的相互合作。例如ENIC-NARIC就與「歐洲高等教育品質保證協會」(The European Association for Quality Assurance in Higher Education,簡稱ENQA)合作,共同訂立一些資歷認可原則。ECA也與ENIC-NARIC合作發展聯合學位的品質手冊。

在亞洲,兩者的合作關係仍相當薄弱,但2014年亞太品質網絡(Asia-Pacific Quality Network,簡稱APQN)已受邀於UNESCO泰國曼谷辦事處,參與討論〈東京公約〉資歷認可的研討會,從品保機構的觀點提供建議。

發展跨國聯合學位認可機制  有賴政府支持與國際網絡合作

跨國聯合學位學程資歷認可涉及各國品質保證機構的評鑑,以及資歷認可的法律規範,因此各國的品質保證機構與學術資歷認可相關單位必須參與聯合學位學程資歷認可的歷程,但同時又背負著自身國家法規的包袱而有所限制,跨國的合作、國與國之間的信任,以及資訊的交流與透明,便扮演了極為重要的角色。品質保證與學術資歷認可的結合,仰賴國際間的合作網絡與國內政府的支持。歐洲即為一個典型的例子——由各國政府支持歐盟的策略,歐洲的品質保證機構與資歷認可單位才能發展出聯合學位學程資歷相互認可的共識。亞洲則還需要時間來發展相似的機制。

長遠來看,高等教育的利害關係人大多期許國際合作網絡的建立,以促成跨國學術資歷認可。就如同前UNESCO泰國曼谷辦事處主任MollyLee教授所言,「學術資歷認可的國際網絡若發展良好,對於學生的流動,甚至人才的流動都將有莫大助益」。

◎參考文獻

Asia-Europe Meeting (ASEM). (2012). Declaration on the cooperation in recognition of qualifications concerning higher education in Asian and European regions. Bangkok, Thailand: ASEM.

Council of Europe. (1997). Treaty office. Retrieved from http://conventions.coe.int/Treaty/en/Treaties/Html/165.htm

Council of Eurpoe. (2013). Treaty office. Retrieved from http://conventions.coe.int/Treaty/Commun/ChercheSig.asp?NT=165&CM=8&DF=15/12/2013&CL=ENG

European Consortium for Accreditation in higher education (ECA). (2010). Joint programmes: Too many cooks in the kitchen? The Hague, Netherlands: ECA.

European Consortium for Accreditation in higher education (ECA). (2013). Joint programmes: Quality assurance and recognition of degrees awarded. The Hague, Netherlands: ECA.

Huang, F. (2007). Internationalization of higher education in the developing and emerging countries: A focus on transnational higher education in Asia. Journal of Studies in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11 (3-4), 421-432. doi:10.1177/1028315307303919

Knight, J. (2011). Doubts and dilemmas with double degree programs [Monograph]. Revista de Universidad y Sociedad del Conocimiento (RUSC), 8(2), 297-312. Retrieved from http://rusc.uoc.edu/index.php/rusc/article/view/v8n2-knight/v8n2-knight-eng

Obst, D., Kuder, M., & Banks, C. (2011). Joint and double degree programs in the global context: Report on an international survey. New York, NY: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OECD). (2014). Education at a glance 2014: OECD indicators. Paris, France: OECD.

Rauhvargers, A., Bergan, S., & Divis, J. (2002). How to improve the recognition of joint degrees? Retrieved from http://www.aic.lv/bolona/Recognition/exp_text/jd_artic.pdf

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 (UNESCO). (2011). Asia-Pacific regional convention on the recognition of qualifications in higher education 2011. Paris, France: UNESCO.

Van Damme, D., Hijden, P. Van der, & Campbell, C. (2004). International quality assurance and recognition of qualifications in higher education: Europe. In OECD (Eds.), Quality and recognition in higher education: The cross-border challenge (pp.76-105). Paris, France: OECD.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