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遊戲與行銷式教學 把美國大學變活潑了
文/陳曼玲

美國教育與臺灣教育存在許多不同之處,雖然外國的月亮未必比較圓,但從「第三者」的角度看臺灣,仍有助於觸發新觀點與新思維。尤其美國大學教師在課堂上經常展現活潑創新的一面,因而激發出學生無限的想像力與創造力,再對照臺灣學生課堂上較為安靜的表現,更凸顯出臺美兩地高等教育差異所造成的影響。此點令接受美國教育、目前在臺灣教書的Johney Dou印象特別深刻。

16歲創業  Johney Dou走不一樣的路

身為臺灣移民第二代,Johney從小在洛杉磯出生、長大,是個十足的ABC,雖然有個很中式的名字「杜豐旭」,在家也會與爸媽說上幾句中文,但他的人生發展卻與臺灣本地的孩子大不相同。當國內高中生正在為考上好大學奮戰苦讀時,16歲的Johney便已經開起社群網路公司,邊讀書邊當老闆,以專業服務同年齡層的青少年,累積創業實戰經驗與穩定財富;直到三年後、也就是高中畢業後一年才決定繼續升學,進入加州理工州立大學波莫納校區(California State Polytechnic University, Pomona,簡稱Cal Poly Pomona)就讀,並以200萬美元的高價賣掉炙手可熱的公司,專心當個電機系大學生。

畢業前夕,Johney獲聘至一間辦理職業教育的網路學校擔任設計與行銷部主任,統理全公司最核心的業務。四年後當事業發展到高峰,不想過著一成不變生活的他又毅然辭職重返校園,轉進聖塔芭芭拉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Barbara)研究所攻讀碩士。

行銷式教學法  將知識「賣」給學生

Johney回憶,與加州大學洛杉磯校區(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簡稱UCLA)等研究型大學相較,Cal Poly Pomona大學部著重學生畢業後能立即進入職場就業的能力,因此非常重視「動手做」(hands-on)的學習,尤其是被他稱為「行銷式教學法」(teaching by marketing approach)的教育風格,更讓他獲益匪淺。

何謂「行銷式教學」?研究所主修經濟的Johney說,它不是教你如何做行銷,而是教授把知識當成「商品」,以設法將商品賣出去的態度和方式,把知識「推銷」給學生。「就好像老闆必須說服顧客,讓顧客感受到這商品是有用的,顧客才會購買一樣,老師教學時也應該讓學生明白他們對這項知識或理論會有所需求,學生才會牢記不忘!」

換言之,大學教師不能只一味灌輸學生知識的內容,要求學生記住一大堆資訊,更應讓學生知道「為何」需要學習這些知識、這些資訊對自己有什麼「用處」、如何運用這些理論以解決真實世界裡的問題,才是有效的教學方式。

真實案例上講堂  腦力激盪利弊得失

因此,不僅是應用類課程,即使是最枯燥無趣的工程數學、物理、化學等基礎理論課,CalPoly Pomona的教授也經常大量使用「行銷式教學法」,巧妙地拋出真實公司發生的案例,先詢問同學如何解決,待同學紛紛發想出解決方案後,老師再一一告訴大家可以套用哪些知識和理論去處理這些問題,同學們便可從實際案例中學到新知,也自然而然熟記這些理論。

以社會學課程為例,教授曾讓班上同學分組競賽,題目是「如果你是公司老闆,想要推出新產品創造營收,你該直接用自己的工廠生產?還是交由本地簽約商生產?或者乾脆找海外工資低廉的代工廠合作量產?」各組同學必須腦力激盪,當場討論三種方案的利弊得失,然後決定出一種作法,輪番上臺報告並分析原因,最後再由老師講評。Johney表示,這堂課所要講授的是社會責任,教授以企業決策為案例,教導學生如何在利益與商譽之間做出最適抉擇,而「誰能創造出最好的平衡,誰就能贏得這場遊戲的勝利!」

遊戲較勁分勝負  學習知識歷久不忘

遊戲,的確是許多美國教授愛用的教學方式,因為它可以激勵學生在好勝心與榮譽感的驅使下認真學習。但同班同學之間甚至同校之間的較量已不稀奇,透過網路跨校競賽才讓人澎湃!早在十多年前即時通訊軟體大行其道時,Cal Poly Pomona世界史的老師就自創名為「神秘Skype」(Mystery Skype)的遊戲,聯合外校在同樣時間開設同樣歷史課程的教授,透用Skype視訊投影技術連線出題,讓不同學校的兩班學生遠端同場競技,哪一班先答對最多題目就是「勝利組」,下次考試時,全班成績都可以加分!

Johney笑著說,為了「面子」問題以及「超有感」的加分誘因,大家賽前都拼死拼活地準備練習,就是不想到時被他校KO!而除了緊張刺激的機智搶答型態外,「神秘Skype」也會採用辯論形式,要求兩校學生針對同一題目進行正反兩方大辯論,透過Skype投影到大螢幕觀看對手表現再回擊,最後由兩地教授講評定輸贏。每次的辯論過程均高潮迭起、精彩萬分,學生從遊戲中學到的知識自然也歷久不忘。

App加線上遊戲  將抽象理論視覺化

而隨著資訊科技的日新月異,近年美國大學「遊戲教學」的「境界」不斷翻轉,追隨趨勢、擅用年輕人最夯的科技產品、線上遊戲或手機App軟體進行數位科技教學,更為一大特色。五年前來臺教英語的Johney為了準備補習班教材,經常上網蒐集全美各大學的教學資料,結果發現許多結合高科技的創新教學法,包括在美國老少咸宜、在國內也相當風行的線上遊戲「我的世界」(Minecraft),就被普遍應用在各領域的教學上。

例如聖地牙哥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ago)的程式設計初階課程,即以Minecraft示範程式語言如何讓物件移動(例如讓鳥飛行),透過遊戲的玩法,將程式設計所需的大量理論「視覺化」,讓學生親眼見識到理論的實用性,把學習變有趣。鮑林格林州立大學(Bowling Green State University)則用Minecraft上藝術課,所有學生上課時必須以電腦連到他人在Minecraft所建構的虛擬城市,進城參觀每一棟建築物與公園,然後針對所看到的藝術品,包括類型、色彩、與建物或整個城市的設計搭配等,一一分析討論,從中得到啟發。

Minecraft在教學應用上到底有多夯?Johney快速google秀出卡內基美隆大學(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為此遊戲所出版的免費電子書《教師如何在課堂上使用Minecraft》(Teachercraft: How Teachers Learn to Use Minecraft in Their Classrooms ),就可想見其熱門的程度了。另外,手機圖片分享軟體Instagram也常被大學作為藝術或設計領域的教學平臺,老師要求每位學生將圖片作業上傳到Instagram上,然後請大家在課堂上滑手機,逐一瀏覽、評論,比起傳統一板一眼的教學,真是方便、有效又趣味太多了!

社群媒體大行其道  手機筆電不可少

由此可知,美國大學教師擅用隨手可得的科技工具當教學媒介或教材,不僅活化了教學創意,也激發了學生的創造力。另外,像是社群媒體推特(Twitter)的功效也被發揮到極致,達拉斯大學(University of Dallas)的教授就鼓勵不喜歡舉手發問但又對授課內容有疑義的學生,當場在教室內用自己的手機或筆電在該門課的Twitter網頁上即時發文,再由教學助理(TA)篩選整理後,透過投影機投射到螢幕上,由老師自主決定何時停止講課以回答同學問題,不僅可以讓害羞的同學有發言機會,師生雙向互動的頻率增加,學生參與度大為提高,教師對教學過程的安排也更容易掌控自如。

當然,使用Twitter群組出作業或進行課後討論與輔導,在美國大學校園更是司空見慣,不過Johney提醒,美國大學生人人都有智慧型手機與筆電,因此教師隨時可以要求學生將「自備」的3C產品拿出來當作教與學的工具;臺灣的高等教育如要走到這一步,則仍待整體環境的配合。但他認為,數位學習是全球教育的必然發展趨勢,無論哪個領域的教授,都應趕緊擁抱高科技教學,再配合「翻轉教學」的方法,活化校園裡的每一堂課。

翻轉學習與同儕教學成效高

提到時下正夯的「翻轉教學」法,美國大學內也出現許多類似的變體。Johney指出,有時候教授會將教室分成兩個區域,講完一個單元立即進行電腦施測,答對的同學被編入同一個群組,在「得分區」繼續挑戰更高階的題目;答錯的群組則被集中在教室的另一區,由老師將原來的觀念重新解說一遍,直到學生學會為止。

還有一種「同儕教學法」(peer teaching)也被廣泛運用,教授先進行小考,然後將答對的考卷發下去,讓沒有拿到考卷的答錯同學自行「媒合」答對的同學組成討論小組,由答對者當小老師,從「初學者」的觀點重新把觀念講解一遍,並且接受答錯者的提問,教授則穿梭各組之間聆聽大家討論,適時介入參與。「這樣做或許很浪費時間,但對老師來說,與其教了很多單元,學生卻一知半解,還不如『教少學精』,學生的學習成效才更高!」Johney有感而發地表示。

入學改革加教學創新  創意創業無限

補習班教書之餘,也在國內多家公司擔任營運行銷顧問,協助有意進軍美國市場的中小企業改善體質的Johney,一語道破國內教育不斷趕進度的通病,就連大學教師也經常陷入「教不完」的惡夢中。他衷心建議,唯有大學進行教學創新,少教記憶性與背誦性知識,多教批判思考的能力,並且改革以筆試為主的大學入學考試制度及「打壓創業」的舊文化,臺灣學生的創造力才能有大放異彩的一天!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