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2014「高等教育內外部品質保證」國際研討會紀實
文/池俊吉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副研究員

近年來,高等教育流動與全球化議題方興未艾,國際間高等教育的競爭愈來愈明顯,亞洲國家皆感受到此一浪潮,因此積極確保其高等教育品質,提升競爭力。有鑑於亞洲各國發展評鑑的時程、作法及著重點皆有不同,高等教育評鑑中心每年皆辦理國際研討會,期待藉由亞洲國家的相互交流學習,截長補短,據以提升亞太地區高等教育的國際競爭力。

聚焦亞洲高教品保發展  關心全球大學趨勢困境

「2014年高等教育評鑑國際研討會」由高等教育評鑑中心與中華民國比較教育學會共同主辦,於10月3日在臺北舉行,主題為「高等教育內外部品質保證:亞洲發展與趨勢」(Internal and External Quality Assurance in Higher Education: Developments and Trends in Asia),其下又區分為六個子題,分別為內外部品質保證之平衡(Balance between Internal and External QA)、內部品質保證制度化(Institutionalization of Internal QA)、外部品質保證機制(Mechanisms of External QA)、內外部品質保證之國家政策(National Policies in Internal and External QA)、內外部品質保證之最佳實踐(Best Practices in Internal and External QA)及內外部品質保證機構之策略(Institutional Strategies towards Internal and External QA)。

此外,在國際研討會前一天,評鑑中心亦主辦「大學校院品質保證優良實例」(Good Practices for Quality Assurance in Higher EducationInstitutions)工作坊,邀請國內外學者針對大學校院品質保證優良作法深度交流,為隔日國際研討會的討論做暖場。

此次研討會共邀請了3位主講者及12位專題發表人,3位主講者分別為韓國國立光州教育大學(Gwangju National University of Education)前校長朴南基教授(Namgi Park)、香港教育學院(The Hong Kong Institute of Education)莫家豪教授(Joshua Mok)及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校區(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Carlos Torres教授。3人分別就韓國的高等教育品質保證體系、新加坡的教育革新與品質保證,及高等教育趨勢與困境等主題發表演說。12位專題發表人則分別針對臺灣、香港、日本、英國、澳洲及越南的高等教育品質保證作法及相關主題作論述,希冀引起品質保證從事者及產官學界重視。

高等教育學齡人口減少  亞洲各國研提高等教育品質對策

近年來,亞洲國家少子女化的趨勢已經獨占世界鰲頭,香港、澳門、新加坡、臺灣、韓國、日本的總和生育率皆低於人口替代率許多,也使得高等教育機構在可見的未來,必須謀求相對應的策略,以在競爭激烈的高等教育場域中存活。韓國朴南基教授就認為,提升高等教育品質及國際競爭力是十分重要的,此外,如何提高知名度吸引國外學子前來就讀,亦是可行的作法之一。他並以韓國為例說明內外部品質保證的作法。

2014年韓國的高等教育入學配額為559,036人,高級中等學校(High school)畢業生人數則比入學配額還多,有631,835人;但到了2019年,高級中等學校畢業生僅剩下533,192人,而且依據經驗,並非所有高級中等學校學生都會選擇念大學,因此韓國政府以外部的力量介入,訂定了入學配額縮減計畫,分成三個階段來縮減:2015-2017年要縮減40,000名,2018-2020年要縮減50,000名,2021-2023年要縮減70,000名,縮減作法係透過一個五等級的評鑑系統來評估學校品質,包括免評(exemplary)、認證(recognized)、可接受(acceptable)、不接受(unacceptable)及退場(kick-out),評等結果會影響入學配額、政府資金挹注、學費及獎學金。換言之,評鑑表現不好的學校,生存與發展的條件就會受到限制,以此促使學校整併或退場。

在大學校院內部品質保證部分,2009年韓國政府在大學校院施行新自我評鑑制度、落實教職員的評鑑制度與辦學資訊公開透明化等三大提升品質策略。

借鏡韓國  反思臺灣

對比韓國情形,臺灣的高等教育也如出一轍,甚至比韓國更為嚴峻。根據教育部的統計顯示,2016年臺灣就會面臨大學校院生源較2015年減少5萬多人的窘境,而且,此還未將平均只有75%左右的高中職畢業生會進入大學校院的考量計算進去。生源減少,會引發大學學費收入減少、入學學生素質不一、師生關係變化、學校縮減規模或退場等問題,值得我國政府正視。

韓國的作法可以提供我國政府一些指引,但朴南基教授也指出,為了達成這樣的品質改造目標,會造成學校評鑑支出增多、行政負擔增加與缺乏效率、大學校院的反抗、降低大學在追求知識與真理的核心價值及單一化大學的危機,如何找到一個學校、政府及社會大眾皆可接受的品質保證制度,是一大挑戰。

新加坡推動高等教育品質革新  展現參與全球高教變革的決心

莫家豪教授在「新加坡教育革新與品質保證」專題演講中指出,因應全球化及經濟危機,新加坡政府自1997年就啟動教育革新政策「思考的學校,學習的國家」(Thinking Schools, Learning Nations, TSLN),希望營造一個包含學生、老師、家長、工作者、企業、社會組織及政府的學習環境願景來強化國際競爭力。

依此規劃,新加坡政府在高等教育進行了三階段的革新作為:第一階段是設立一個國際學術諮詢小組(International Academic Advisory Panel, IAAP),協助大學校院發展成為世界級的教學與研究機構,這個小組建議新加坡採用比較彈性的入學政策,重視學生之非學術表現,並能認可學生在共同課程活動(co-curricular activities)與專案活動的成就,及重視跨學科學習、增強大學研究能力與運用創新教學和評估方法;第二階段則在2000年透過與美國賓州華頓商學院(The Wharton School of 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合作,建立新加坡第三所大學——新加坡管理大學(Singapore Management University, SMU)的模式,希望藉由不同校務治理與資金來源模式,讓大學更有活力與彈性,有如對新加坡大學校院打了一劑內部競爭的強心針;第三階段為2000年新加坡教育部對大學校院所進行的校務治理與資金訪視作為,確保辦學目標與未來發展能夠與能力管理、組織程序,及資源分配系統與架構相連結。

莫家豪教授認為,新加坡教育品質革新要能成功,有四個關鍵因素:(1)政府必須在教育改變上展現其決心與策略作為。(2)內外部品質保證皆須兼顧。(3)定位新加坡是全球教育發展的主要參與者。(4)新加坡的願景計畫與軟實力能拓展。

21世紀大學面貌與肩負的責任

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校區Carlos Torres教授在其「高等教育趨勢與困境」的專題演講中提到,因應全球化大學的趨勢,人們必須重新思考大學的意象。他主張,必須批判只以人力資本理論(human capital theory)作為高等教育架構的參考依據,在全球化教育的浪潮下,大學應該思考與深化其他的可能性,建議可從以下論點重新思考與定位21世紀的大學,包括:(1)終身學習。(2)新社會契約的政府——社會大學(New Social Pact State - Society University)。(3)新的財政機制。(4)知識認識論的不足與差異問題。(5)世界差異與不均逐漸擴大的問題(6)大學是勞動市場(labor market)。(7)大學的社會服務觀。(8)大學的世界與國家公民責任。(9)學術成就的多元化。

落實品質保證制度  提升我國高等教育競爭力

亞洲國家的高等教育品質保證制度起步皆較歐美國家為晚,而且多以政府主導的外部品質保證制度先行於大學校院的內部品質保證制度,當大學內部的品質保證制度完善之後再將品質保證的責任下放。我國的高等教育品質保證制度也朝著大學自主的模式邁進,如能善用與其他亞洲國家的合作交流,吸取他國經驗截長補短,並透過政府、大學校院與產業界的通力合作,我國高等教育的未來仍可期待。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