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建立課程品保與教師多元升等機制──專訪教育部高教司長黃雯玲
文/陳曼玲
圖/陳秉宏

今年適逢教改20年,臺灣高等教育的發展卻面臨嚴峻挑戰,民間也不斷出現要求檢討的聲浪,希望政府針對大學畢業生競爭力不足、學用落差、高教少子化與泡沫化等危機,提出有效解決之道。

本刊特地專訪教育部高教司長黃雯玲,她主張提升大學品質的關鍵在落實以「學生學習成效」為主的課程改革,以及扭轉「重研究輕教學」的教師升等制度。她並肯定大學系所評鑑促使大學更為重視教學。對於大學評鑑制度與品保機構的未來發展,黃雯玲也提出具體看法。

以下是訪談紀要:

扭轉職場「晚進早出」  重點在課程改革與課程評鑑

問:近年不少企業家開始關注人才培育問題,請問高教司有哪些提升大學畢業生素質的具體方案?

答:學用落差確實是亟待解決的問題,經過政策面的檢討,可以歸納出幾個原因:(1)目前淨在學率已高達七成,入學機會增加使得不適合念大學的人也進入大學,但他們沒有強烈的學習動機,導致過度教育問題,形成人力資源的浪費;(2)許多大學的課程與教學仍停留在傳統式的教法與本科教學階段,忽略跨領域教學,無法符合職場跨領域的需求,學生對未來的職涯也缺乏想像;(3)畢業生回饋機制目前仍十分欠缺,僅有少數大學將畢業生流向與就業情形的調查結果真正回饋在課程及教學的改進上。這些都是人才培育的問題所在。

教育部研議之後,決定提出幾項改進策略,除了大學招生管道將有更多元的選才機制,也計畫再放寬同等學力報考大學的規定,將工作年資納入採計,使學生在學校與職場間可以更自由的流動,改變職場「晚進早出」的不正常現象。不過最重要的仍是課程改革,因為學生的學習效果都反映在課程上,因此,教育部將鼓勵大學建立課程內外部評核機制,引進外部專家針對每門課程進行評鑑,甚至老師的講義、授課大綱與評量學生的試卷,最好都可經過同儕專家的評核,給予改進建議,以了解老師的教學教法是否有助於提高學生學習成效。

目前國立政治大學已經實施課程外審制度,國立臺灣大學則以CIPP(Context, Input, Process,Product)模式進行課程設計與評鑑,甚至用總整課程(Capstone Course)評量學生整體的學習成效,即是大學自發性建立課程品保機制的改革範例,值得肯定。

改變教師升等制度  是改變大學教學品質的關鍵

另外則是推動課程分流,教育部希望即使同一個學系的課程,也能分為實務性課程與學術性課程雙軌制,教師升等制度更要打破目前九成以上教師都以學術論文升等的現象,增加教學升等及技術報告升等的比例。唯有推動多元升等制度,才能徹底改變教師的教學教法,讓大學教授願意專注於教學工作上,改善教學品質。目前國內已有28所大學試辦,今(103)年將擴大實施到更多學校。

在課程活化方面,傳統式的課程偏向單向教學,對現在的學生已經失去吸引力;教育部希望大學善用線上課程為工具,加強授課教師與學生之間的互動,以增強學生的學習動機,同時創新授課內容,並促使學習評量更為多元。

系所評鑑與校務評鑑  促使大學不再重研究輕教學

問:學生學習成效與評量正是第二週期系所評鑑的重點,就您觀察,系所評鑑與校務評鑑的實施對大學教學造成哪些影響?

答:平心而論,系所評鑑與校務評鑑所帶來的正面效應必須被肯定。過去大學的發展朝研究傾斜,現在則因為系所評鑑特別注重學生的學習成效而有所扭轉,促使大學更為重視教學,改以學生為主體。評鑑結果也成為校長推動改革的助力,可以更沒有阻力的進行系所調整,重新檢討學校的自我定位與發展。

而目前全臺有34所高教體系大學開始試辦「自辦外部評鑑」計畫,除了讓學校省思如何發展自我特色,學習如何從無到有設計一套完整的評鑑制度,更使大學深切體會評鑑的內涵與意義,從過去可能只是形式上應付評鑑,轉而變成真正建立一套有效的自我評鑑機制,這也是評鑑帶來的具體影響。

高教評鑑中心擬轉型為一級品保單位

問:國內三大高教評鑑與品保機構今年開始透過《評鑑雙月刊》,在資訊分享平臺上攜手合作,未來各品保機構的定位與功能應如何發展?

答:品保機構相互合作是件好事,因為集體的力量一定大過分散的力量,《評鑑雙月刊》更可因此建立專業地位,擴大影響力,未來如能隨著評鑑國際化而朝國際發展,將會更有前景,我對三方品保機構的合作樂觀其成。

至於高等教育評鑑中心的定位,教育部已大致定案,未來將儘量減少主動辦理評鑑的機會,轉而扶植更多專業學會執行評鑑工作。換言之,高教評鑑中心日後將轉型為一級品保單位,成為輔導與認定大學自辦外部評鑑的後設評鑑機構,同時輔導其他組織,例如不同學門的學會成立評鑑單位,自行辦理該學門的系所評鑑,再由高教評鑑中心來認定。

特別是人文領域部分,有鑑於人文領域的評鑑指標較難發展出共識,教育部期待高教評鑑中心能與人文領域的專家學者或學會有更多對話,發展出符合人文領域的評鑑指標,輔導他們辦理評鑑。但因不同學門之間的學會組織發展差異性頗大,此事恐無法一蹴可幾,需要時間來完成。

評鑑機構應建立學校輔導與對話機制

此外,期許高教評鑑中心能深化評鑑業務的規劃與研究,儘快建立評鑑專業制度,精進評鑑委員的選用培訓機制,有效提升委員專業,讓大學與評鑑委員之間有更多互信,加強評鑑機構與大學之間的對話關係及輔導機制,讓大學知道,評鑑機構不是來挑毛病的,而是輔導大學往前進步的夥伴。

在國際化方面,評鑑應該與國際接軌。過去高教評鑑中心已經發揮良好的功能,與馬來西亞學術資格鑑定局簽署「學歷資格互認聲明」,促成臺灣與馬國的大學學歷互相採認,未來希望高教評鑑中心能再主動出擊,有系統的規劃更多國際交流的對象,透過評鑑機構的相互認可,促使世界更多國家採認臺灣的學歷。

避免退場潮  推動教育創新與法規鬆綁

問:隨著技職體系開始有大學校院停辦,一般大學是否接力引爆退場潮也引發社會關注。高教司如何因應可能的變局?

答:高教體系的大學目前尚無太大的財務與負債問題,但長期來看,少子化趨勢將在未來幾年愈趨明顯,高教司也因此研擬若干因應措施。從積極面分析,為使大學能與國際競爭,教育部將陸續鬆綁相關法令,解除大學更多的辦學限制。目前已請五大協進會進行法規盤點,將分近、中、長程執行46項鬆綁措施。

針對擴大生源的作法,目前國際上的流動學生已達五百萬人,臺灣也應極力爭取外籍生前來就讀。值得一提的是,政府將設立自由經濟示範區,推動教育創新,開放國內大學以試點實驗的方式,與國外大學合作設立分校(分部)、獨立學院、學位專班(學程)或專業課程,在突破現有法規架構下,引進國外教育模式,擴大招收境外學生,給予國內外大學教育合作最大的彈性,以提升大學的國際競爭力。預計今年5月可先開放68所績優大學申請與國外大學合作設立學位專班及專業課程。

教育部並呼籲各大學透過各類競爭性計畫發展特色,更重要的是資訊公開,不僅是財務資訊,辦學資訊也必須公開透明。但若因地處偏遠或私校學費較高等因素,最後仍然無法招到學生,學校即應進一步思考是否轉型為職訓機構、藝文場所、養老機構,或與他校合併,甚至要有退場的最壞打算。

考生選填志願宜參考評鑑結果

問:大學、教師與學生應如何面對大學退場的衝擊?

答:學校必須重視特色發展,建立自己的獨特性,不要一窩蜂追隨其他學校。站在第一線的教師則應揚棄學科本位主義,走向跨領域教學,以就業為導向,加強實務經驗與專業,設法與本地產業合作,帶領學生應用所學,提高就業力,與產業互蒙其利。考生選填志願時則應審慎參考學校的評鑑結果與辦學特色,若學校連通過評鑑的基本門檻都達不到,就代表辦學品質仍有亟待改進的地方。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