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高等教育品保制度與組織系列 日本大學發展「校務研究」作為教學改善之探討
文/楊武勳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國際文教與比較教育學系副教授

校務研究(Institutional Research,以下簡稱IR,中國大陸稱為「院校研究」)制度源自於美國,在1950年代逐漸專業化與制度化。IR的出現是為了收集大學內部相關實徵資訊(scientific evidence)並加以整理、共有化,進一步提供給各級決策者(校長等),作為改善與創新行政及教學等決策上的重要依據(彭森明,2013,p1)。在美國許多大學中設有校務研究辦公室,其名稱為「Office of Institutional Research」、「Office of Institutional Analysis」或「Office of Institutional Studies」,不一而足;在部分大學中可能與其他財務單位同屬一個組織,或由副校長負責此一功能(王麗雲,2012,p144)。而近幾年在少子化、不景氣與國際競爭造成大學經營環境日漸困難的情況下,IR除了因應上述的功能外,也進一步針對評鑑的需求並滿足社會對於大學相關資訊公開的期盼,而具備多樣的功能,在大學經營上逐漸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事實上,無論臺灣或日本,IR的發展和大學評鑑的發展脈絡息息相關(參照表一)。臺灣的大學評鑑始於1975年,期間斷斷續續,在2001年才以自我評鑑奠定了IR的基礎。在教育部與國科會的資助下,國立清華大學在2004年創立「臺灣高等教育資料庫」,2006年移轉至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後,更成為我國高等教育最重要的資料庫,也是推動IR的一大里程碑。另外,該校在100年度「獎勵大學教學卓越計畫」,特別在「資源面」置入「校務分析回饋教學」一項,正式將IR引入校務管理中(國立臺灣師範大學,2012)。日本在2000年後隨著大學評鑑的進行,IR的研究與實施也日益獲得支持。

表一 日本IR與評鑑相關政策背景的內容與實施時間

日本IR的發展簡史

日本的大學評鑑制度始於1947年民間的大學基準協會之創立。1956年文部省訂定「大學設置基準」後,評鑑的色彩與功能逐漸式微。在1960年代後期大學學生運動盛行時,1970年廣島大學奉文部省的命令,成立「大學問題調查室」(後改名為「高等教育研究開發中心」),旨在調查廣島大學的相關問題;後來隨著學生運動退潮,研究的中心由學生問題轉向「高等教育研究」,研究的內涵也隨之擴大,和個別大學(廣島大學)沒有直接的關係。1991年自我評鑑義務化後,隔年東京大學成立「東京大學調查室」(1996年改名為「大學總合教育研究中心」),專司東京大學內部的調查。而當時國、私立大學陸續成立「大學教育中心」等組織,但部分大學也以撰寫自我評鑑報告書為主要工作(金子元久,2011,p7-8)。

2004年國立大學法人化與第一週期認證評鑑同時實施後,IR的相關活動便陸續展開。例如,2007年建置「日本大學生調查資料庫」(Japanese Cooperative Institutional Research Program, JCIRP),開始調查學生的求學與生活的動向。2009年同志社大學、北海道大學、大阪府立大學與甲南大學等4所大學共同成立「4大學IR策略聯盟」,以倡導結合IR與教學來提高教學品質為目的(同志社大學 高等教育‧學生研究センター,2012)。2010年「大學評價‧學位授與機構」成立「IR研究會」,用以宣導IR的概念,讓相關大學與研究人員互相交換經驗。2011年隨著第二期認證評鑑展開,文部科學省也修正《學校教育法》與《學校教育法施行規則》,推動大學教學資訊公開的「義務化」。其中,認證評鑑機構之一的「日本高等教育評價機構」在面對第二週期認證評鑑時,更主動修正其評鑑基準,將IR的建構與相關活動列入其中一個項目(指標4-2)(高倉翔,2011,p55-56)。

日本政府認為大學評鑑是高等教育的重要政策之一,2004年起正式實施第一週期認證評鑑,在2011年開始進行第二週期評鑑。檢視第一週期評鑑結果,2004~2011年度「大學基準協會」、「日本高等教育評價機構」與「大學評價‧學位授與機構」合計的771所四年制大學評鑑中,「保留者」24所,「不通過者」只有5所。通過率相當高的結果,也讓部分日本學者質疑評鑑的功能。

與臺灣相同是,第二週期評鑑皆將重點置於「學生學習成果」。日本大力推動此一方向和該國在2008年參加OECD「高等教育學習成果評量」計畫(Assessment of Higher Education Learning Outcomes,簡稱AHELO)有關。同年,文部科學省中央教育審議會提出「邁向建構學士課程教育」的答申(政策報告書),明確強調「學生學習成果」與「學士力」的重要性(中央教育審議會,2008)。此後IR策略聯盟、IR研究會相繼成立,部分大學也將IR作為提升教育品質的重要策略之一。

以下針對日本發展IR來改進教學的相關最新動向——「日本大學生調查資料庫」、「大學IR策略聯盟」、「大學資料庫」建構,進行相關介紹。

日本大學生調查資料庫(JCIRP)

「日本大學生調查資料庫」是獲得文部科學省科學研究費的資助(研究主持人:同志社大學山田禮子教授),針對日本大學生所做的大規模調查,2004年起開發大學生調查(JCIRP College Student Survey, JCSS)與大學新生調查(JCIRP Freshman Survey, JFS)兩個資料庫。簡介如下:

● JCSS
JCSS調查是根據加州大學洛杉磯校區高等教育研究所(UCLA HERI)的許可,以其大學新生調查(CIRP Freshman Survey)和大學生調查(College Senior Survey, CSS)的項目,再依照日本需要的項目,加以開發完成,共計約400個問題。其目的在於結合JFS的結果,掌握大學生的學習成長,並作為改善大學教學與課程的基礎資料。具體而言,透過學生的特徵、學習模式與習慣、生活行動,了解學生的自我評價、價值觀與滿意度。也讓大學了解本校學生與其他大學的差異,作為標竿學習的參考。參加2007年調查(施測時間2007年12月至2008年1月)的國、公、私立四年制大學14校、短期大學2校,學生共6,228名。該資料庫另有短期大學學生的調查(Japanese Junior College Student Survey, JJCSS),2008年共有9所短期大學約2,000名學生參加(同志社大學 高等教育‧學生研究センター,2010)。

● JFS
JFS同樣是根據加州大學洛杉磯校區高等教育研究所的問卷內容加以修正而成,主要目的為掌握學生成長並了解大學生活的適應情形。調查結果除了可以和JCSS組合比較外,也可進行國際比較。參加2008年調查(施測時間2008年6月至2008年7月)的國、公、私立四年制大學164校(含短期大學、不同學院),學生共19,661名(同志社大學 高等教育‧學生研究センター,2010)。

大學IR策略聯盟

如前所述, 山田禮子的研究團隊以美國「協同校院研究方案」(Cooperative Institutional Research Program, CIRP)為範本,在2004年開發日本版的JCIRP,於2007年正式實施,累積了一定的調查材料。山田所在的同志社大學在2009年獲得文部科學省的補助金,與北海道大學、大阪府立大學與甲南大學等4所國、公、私立大學共同成立「4大學IR策略聯盟」。政府補助期間結束後,2012年起改採會員制的方式運作,目前有13所(大學IRコンソーシアム事務局,2013;山田禮子,2013)。此計畫調查目的主要以大學間IR的合作、資訊共享為基礎,以了解大學生在各年級的學習狀況,目前為止共發行2009年與2010年兩年度的報告(同志社大學、北海道大學、大阪府立大學、甲南大學,2010;2011;同志社大學 高等教育‧學生研究センター,2012)。

「4大學IR策略聯盟」以推動大學品質保證為目的,具體的作法如下:

● 第一階段
導入課程大綱、GPA(Grade Point Average)制度(成績平均積點)、CAP(Cumulative Average Point)制度(每學期選修學分上限),設定學位授予、課程設計與實施、招生等重要方針。

● 第二階段
在測定教學成果上,運用學生調查的間接評量,將散落在各大學內部的學生、教學資訊系統的收集與管理一元化,確保這些結果和學分計算、學生學習時間能產生有效的連結。此一階段即是開發IR功能的目的所在。

● 第三階段
將建構大學IR策略聯盟需要的各大學相關資訊(如入學考試、畢業高中、選修情形、GPA、學分獲得狀況、延畢、學位授予等)加以整合,建構IRNS系統(IR Network System)。

此一計畫對日本而言是一種突破,參與的大學涵蓋國、公、私立大學,對於IR的發展也是一種嘗試。除了可以讓個別大學以單純統計、交叉分析、跨年度等的方式來分析自己的教學成果外,更能以標竿學習的方式與國內或國外多數的大學進行比較與評鑑。此種教學相關IR系統可以運用在支援教學外,也可作為認證評鑑的工具,甚至建構就業能力指標或檢驗新生學習效果;同時利用各種直接或間接評量的組合,可進行標準性的檢驗外,也能了解個別大學的特色(大學IRコンソーシアム事務局,2013)。

此外,2012年北海道大學獲得文部科學省平成24年度「推動大學合作教學方案」(Program for Promoting Inter-University Collaborative Education)補助,推動「以教學評鑑系統(IR網絡)推動學生課程教育的品質保證」(原文:「教學評價体制(IRネットワーク)による學士課程教育の質保証」)計畫,並與御茶水女子大學、琉球大學、大阪府立大學、玉川大學、同志社大學、關西學院大學與甲南大學等共7所大學組成另外一個策略聯盟。此一聯盟的目的在於透過「學習支援」、「教學支援」、「教學評鑑」三個面向來推動教學的品質保證,以IR作為基礎,建構全國規模的大學評鑑社群,目前以「提升學生英語能力」與「畢業生調查」為開發主軸。下設「教學評鑑營運委員會」、「英語能力評鑑研究委員會」、「畢業生調查研究委員會」與「IR系統開發委員會」、「教學評鑑體制開發委員會」、「外部評鑑委員會」(北海道大學,2013)。

另外, 北海道經濟連合會、堺商工會議所、沖繩縣經營者協會、神戶商工會議所、京都商工會議所、一般社團法人日本能率協會、日本瑞可利職業研究所(Recruit Works Institute)、智慧HITO調查研究所(Intelligence HITO Research Institute)(註1)、三菱總合研究所等工商團體也加入此一聯盟,顯示企業界的寄予厚望。目前已經完成2011年度北海道大學一年級與高年級學生調查及「學生調查2012報告書」(北海道大學,2013)。

文部科學省倡導「大學資料庫」(University Portrait)的建構

大學相關資訊公開主要能對利害關係人(stakeholder)展現大學的責任(responsibility), 因此包含財務與非財務資訊的公開都有助於績效責任(accountability)的說明。以往,日本政府要求大學資訊公開所依據的法律主要為《學校教育法》、《學校教育法施行規則》、《大學設置基準》、《大學設置認可與申請、報備手續相關規則》,公開的內容多為大學的基本資訊。大學雖然保有較大公開的彈性,但在「學生、家長、企業」間產生「資訊不對稱」的問題,有礙績效責任的展現。

有鑑於此,2010年日本政府修正《學校教育法施行規則》,文部科學省中央教育審議會進一步要求大學「教學」資訊的公開,在2011年8月提出《大學教育資訊活動、公布相關期中報告》後,進而在2012年5月10日召開「大學資料庫(暫稱)的檢討狀況」相關會議,基本的構想是讓「各大學能自主與自律地努力將教育資訊活用並且公開」。按照該委員會的構想,2012年準備委員會與工作小組成立後即討論公開的資訊項目與公告方法,2012年12月至2013年5月討論大學教學資訊分析與營運方式,2013年5月至2014年1月開發,2013年10月至2014年3月同時測試後,隨即正式啟動並由「大學資料庫(暫稱)營運委員會」管理。另外值得注意的是,2013年3月起學校基本調查(2012年的資料)改由「大學評價‧學位授與機構」的網頁來公告,2012年7月起「全球30」名單上大學的資訊也以英文向世界公告(中央教育審議會,2012)。

根據中央教育審議會的構想,此一「大學資料庫」(University Portrait)的主旨與運作方式如下(中央教育審議會,2012):

● 主旨
1.大學可以把握、分析教學資訊與自身的活動,並加以活用。
2.大學可以將多樣化的教學活動狀況以清楚明瞭的方式傳達給大學利害關係人或關心大學的國內外人士。
3.建構基礎資訊共通的公告平臺,以減輕大學的負擔。

● 運作方式
根據大學與大學團體的參與計畫,由大學社群自主自律地營運。希望能適切反映高中職與企業相關人士的意見。

● 內容
建構在日本大學的歷史發展與多樣性上,注重資訊的內容與呈現方式:

1.除了義務公開的教學資訊、學校基本調查的基礎資訊外,亦包含小規模大學、地方大學各校的特色與優勢。
2.避免助長單一化的大學排名,著眼於專業領域間一定範圍內,可以比較的事物。
3.重視全球化相關大學教學活動,致力於可向海外宣傳。

日本官方認為建構此一資料庫時,大學團體的協助功能很重要,並且希望能因此建構「教學資訊活用與公開的基礎」,且能讓大學團體、高中與產業界反映相關意見,因此提倡建置「大學資料庫」。官方對此的另一個期待是大學能結合IR的新措施,藉以改善教學課程、學生支援與內部組織。

此資料庫收集的資訊包含:(1)「學校基本調查」的統計資料;(2)9項(註2)公開義務化的資料;(3)認證評鑑中要求的資訊;(4)國立大學法人評鑑中要求的資訊;與(5)官方單位、媒體重複要求的資訊。預計在2013年底前完成建構基本資訊(中央教育審議會,2012)。

日本政府積極推動此一資料庫,不僅有助於改善「大學」與「學生、家長、企業」間「資訊不對稱」的問題,促進日本大學資訊在國際上的流通,也代表大學資訊公開從以往「宣傳式」的內容逐漸轉變為以教學「品質保證」為中心的內涵,意義相當重大。

從外部評鑑到校務研究  日本大學改革新動向值得關注

「校務研究」(IR)並非新的概念,但隨著高等教育大眾化、資訊的發達與大學品質保證的推動,已成為大學經營與教學改善不可或缺的工具。回顧日本推動大學品質保證的歷史,2000年大學評鑑制度化後,改革重點一度轉向「外部評鑑」;但隨著第一週期認證評鑑的摸索與改進,日本大學發現這種「反求諸己」的校務研究不但能強化自我評鑑的內涵,在第二週期認證評鑑重視「學生學習成效」的方向上也應能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同時可運用在「標竿學習」與「資訊公開」上,可謂一舉數得。此外在實務運作上,除了上述學生調查、IR策略聯盟與「大學資料庫」的建立外,大學內部校務研究部門的設立與運作,乃至教職員相關專業能力的培養,也成為日本大學改革的新動向,亦值得我國關注與學習。

◎附註

1.「HITO」是「Humanity, Intelligence & Talent for Organization」的縮寫。

2.「9項公開義務化」的項目為「大學的創校理念與教學目的」、「基本組織相關資訊」、「教師相關資訊」、「招生與學生人數相關資訊」、「課程計畫與畢業要件相關資訊」、「學生修業成果相關資訊」、「學習環境相關資訊」、「學雜費相關資訊」、「學生支援、獎學金相關資訊」。

◎參考文獻

王麗雲(2012)。大專校院校務研究與資料庫應用。載於吳清山、王令宜、成永裕、池俊吉、曾淑惠、蔡明月、彭森明、王麗雲、侯永琪、姜麗娟,我國高等教育評鑑發展與實務(121-149頁)。臺北市: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2012)。資源面——校務分析回饋教學。取自http://211.72.214.242/ote/subplan.php?sn=21

彭森明(2013)。高等教育校務研究的理念與應用。臺北市:高等教育出版社。

大學IRコンソーシアム事務局(2013)。大學IRコンソーシアム。取自http://www.irnw.jp/pdf/2012/ir.pdf

山田禮子(2013)。教學マネジメントを支えるIRの意味と役割―大學ポートレート(仮稱)導入に向けて。リクルート カレッジマネジメント,181,43-46。

中央教育審議會(2008)。學士課程教育の構築に向けて(答申)。取自http://www.mext.go.jp/component/b_menu/shingi/toushin/__icsFiles/afieldfile/2008/12/26/1217067_001.pdf

中央教育審議會(2012)。「大學ポートレート(仮稱)」の檢討狀況について。取自http://www.mext.go.jp/b_menu/shingi/chukyo/chukyo4/015/gijiroku/__icsFiles/afieldfile/2012/05/15/1321061_3.pdf

北海道大學(2013)。文部科學省 平成24年度「大學間連携共同教育推進事業」教學評價体制(IRネットワーク)による學士課程教育の質保証。取自http://8gp.high.hokudai.ac.jp/1-shushi.html

同志社大學、北海道大學、大阪府立大學、甲南大學(2010)。「一年生調查2009年」調查報告書。京都市:同志社大學 高等教育‧學生研究センター。

同志社大學、北海道大學、大阪府立大學、甲南大學(2011)。「一年生調查2010年」調查報告書。京都市:同志社大學 高等教育‧學生研究センター。

同志社大學 高等教育‧學生研究センター(2010)。JCIRPのご案內。取自http://rc-jcirp.doshisha.ac.jp/kaken/pdf/2010_10_22.pdf

同志社大學 高等教育‧學生研究センター(2012)。大學IRコンソーシアム。取自http://www.irnw.jp/applicability.html

金子元久(2011)。IR—期待、幻想、可能性。IDE現代の高等教育,528,4-12。

高倉翔(2011)。第二期の認証評價。IDE現代の高等教育,528,52-56。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