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關鍵時刻的校務研究與評鑑新貌
文/黃淑玲
  高雄醫學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助理教授
 /Ralph Wolff
  美國西部校院認可協會大學校院審議委員會(WASC Senior)執行長

近年來臺灣高等教育議題多聚焦在少子化、學費與財源、評鑑與自治、畢業生就業力(employability)等。反觀美國,高等教育同樣接受嚴格考驗。大學教育終究是裨益個人,還是促進社會公益(public good)?這樣的論辯從未止息。但大學畢業率落差大(26.5%~75.7%之間)、畢業生品質堪憂、學生學習成效未達期望、政府財政緊縮裁減教育投資,而個人的教育投資報酬率低,徒增助學貸款負債,也浪費社會資源。的確,大學在掌握收支平衡的前提下,需要確保學生學習品質、輔助職涯接軌,並在評鑑認可的架構下達到教育品質保證,才能發揮對個人的加值作用與向上提升;社會也因為高等教育而達到正義與福祉。因此,高等教育的挑戰也讓各方利害關係人體認到個人利益與社會福祉息息相關,無法一分為二。

平衡大學的價值與價格:高等教育的考驗

對大學經營具體的挑戰,來自如何平衡價值與價格。即使大學自主是既定的認知,但是政府力量對大學治理具關鍵性的影響。美國布希政府時代的大學搜尋網(the College Navigator),將教育資料庫做成方便學生和家長查詢與跨校比較的系統,系統中包含入學錄取成績、學雜費、運動校隊資訊等;歐巴馬政府今(2013)年宣布「大學計分卡」(the College Scorecard),資料庫中收錄各大學的學雜費、畢業率、助學貸款利率、平均學費負債、就業情形等資訊。以數據資料為基礎,大學的價值與品質不再只是社會觀感。政府以資訊公開的方式促使大學兼顧教育支出(cost)、價值(value)與品質(quality)。資訊公開成為各大學在校務經營上必須面對的考驗,選擇貨真價實的大學教育已成為各界討論評比的公共議題。

學習生態變革:品保與評鑑的新思考

網路科技與多元傳媒帶領高等教育進入新紀元,為知識傳播拓展了新的通路,也開創了新的溝通模式。學習型態從大學為首要的傳播知識者,進入多重學習管道、多元知識提供者、多型態適性學習科技,作為個人獲取知識、累積學習經驗的來源。TED.com、可汗學院(Khan Academy)、研究型大學的磨課師(MOOCs)課程等,皆廣受自學者的歡迎;我國教育部推出「磨課師」(MOOCs)計畫,提供學習者依照自己的學習速度上網學習,高中生也可作大學先修,大學生則可「不用進頂尖大學,也能上頂尖的課」;同時,各校也多透過教育部獎勵大學教學卓越計畫,鼓勵教師建立數位教材,作為學生課外學習的平臺。值得注意的是,美國的教育科技是來自民間公益或大學自主,臺灣則以官方資助大力推展;前者可結合商業廣告平臺、推銷大學品牌作為營運策略,後者則因政府補助,無需也不可有營利目的。

可預見的未來,大學生將有更多的學習管道,知識的流通更趨多元、自主、開放。傳統的教、學模式已進入新紀元,傳統的大學行事曆、上課鐘點數的計算都面臨改變,新的學習方式與學習成效皆值得密切觀察,教育品質也面臨新考驗。例如,非實體的學習如何換算成傳統的學分數(credit hours)?較缺乏實體空間的群、我互動如何培育出積極參與的社會公民?自學模式若成為重要的知識來源,那麼評鑑認可是否也能認可自學的個人,而不僅是大學組織?如何承認自學管道的學分數?

自學管道暢通使得學分數面臨挑戰。學分數代表大學教育的嚴謹度、估算教育成本的單位、學生畢業門檻的量化指標;目前美國政府已提供15億美元的學生助學貸款,亦是以學分數為依據。就此,美國國會對評鑑組織在認可學校之品質保證是否完善,於2010年間曾進行調查。之後,經過多輪的意見徵詢與討論,最後聯邦法案明定學分數之計算公式,並於2011年7月生效(US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2011)。一個學分包含:(1)教師每週1小時課堂上課+學生每週2小時的課外學習。若是學期制須維持15週,若是學季制則10~12週。(2)上述的課外學習,依照大學校院本身所設置的各類活動型態,例如實驗、實習、實作、工作室等方式進行,以及其他能累積獲得該學分的學習相關之活動總集。

當然,美國教育部容許各校依照其屬性、特性和必要性,調整學分數之計算方式。但是,需要展現與課程相關且有意義的學習成效是各校調整的重要關鍵。

總體而言,新學習生態(new ecology of learning)重新定義教育品質,也考驗著如何轉化既有的評鑑架構。過往,學生註冊人數調查、學習相關之問卷設計與施測、資料詮釋、提供政策建議等都是大學校務研究(institutional research)的工作。新學習生態的學習成效,以及大學如何證明在達到學習成效上的組織效度等議題,更將大學校務研究的重要性推向新的境界。

校務研究核心:在高等教育的現勢中解決組織問題

大學校務研究緣起於20世紀初。基於當時高等教育體系擴張、實證精神運用在教育研究領域、社會調查大興等因素,校務研究以問卷調查(surveys)為主流。明尼蘇達大學(University of Minnesota)於1924年成立「校教育研究委員會」(University Committee on Educational Research),1948年轉型為「校務研究辦公室」(Bureau of Institutional Research),是校務研究機構化之先驅。組織任務首在了解並解決該校所面臨的教育、行政管理上的問題;工作之優先順序是校級議題、所在州(明尼蘇達)之教育議題,最後是所在國(美國)本身的教育議題。由此可看出,校務研究雖然須解決大學本身最迫切的議題,但更意味著校內所關心的事務是在當地政府、所在國的議題脈絡中,而與之關係密切。

校務研究的範圍、內涵、方向、人員組成、規模等,歷經多年的演變與討論。最典型的組織架構是校務研究室主任,而工作職掌之總集包含:

1.呈報:對外向當地政府、聯邦政府、美國教育部所屬統計處呈報校務數據;對內提供評鑑、績效責任之數據等事證資料。
2.規劃與專案計畫:決策所需之研究、標竿、註冊率預測、財政收入預測。
3.資料庫管理與資訊:學生、教職員、財務等資料庫;提供軟硬體支援。
4.研究與發展:成效評估、各項問卷調查、校園文化研究、機構效度研究、校友調查。

如前所述,美國的校務研究與當地政府和所在國的議題架構相通,所以議題的變遷也型塑校務研究方向。隨著時代變遷,各類議題的重要性也隨之消長,而校務研究範圍自然有所更迭。

反觀臺灣,校務研究工作多分屬各校秘書室、教務、研發、學務與總務處等一級行政單位;依發展特色而生的處室或任務編組也時有所聞,例如評鑑研究組。有時,校際合作也會透過教育部補助區域教學資源中心,以策略聯盟進行近似校務研究的工作。政府資助隸屬大學的研究中心,或以研究計畫方式進行類似校務議題研究,則是另一種型態。

總體而言,缺乏常設性的校務研究室與專業人員,行政文書人員面對高等教育環境變遷、競爭型計畫、評鑑業務等,容易出現捉襟見肘之勢,例如2011年大學為準備校務評鑑所做的自評報告有「作文比賽」之譏。與校務研究相關的行政人員應屬具有研究能力的專業人員,能提出事證資料、詮釋資料意涵,將行政研究融入工作中。如此一來,能有效輔助校級首長進行事證為本的決策(evidence-based decision-making),更可幫助大學體現績效責任,深植自評文化、自我改善,設定標竿並達到自我超越的校務經營。

大學評鑑與校務研究:以《2013年WASC評鑑手冊》為例

美國西部校院認可協會大學校院審議委員會(Western Association of Schools and Colleges - Senior College and University Commission,簡稱WASC Senior)在高等教育財政壓力的大環境,以及要求大學校院對學生的學業成就達成績效責任、大學評鑑結果公開化,與彰顯社會公益等背景下,歷經兩年密集的專家委員會諮詢和討論,完成新版(2013年)評鑑手冊。第三頁揭示「評鑑關心教育品質,以昭公信、以盡公益」(WASC Senior, p.3)。

手冊中包含四大評鑑標準(Standards for accreditation),承諾評鑑的執行首在信守學生學習與成就(achievement)、品質與改善,以及大學達成廉能、永續和績效(WASC Senior, p.8)等承諾。四大項評鑑標準從建立校級教育宗旨並達公信與公開、教育功能與資源配置能達成教育目標、發展與運用資源以確保品質與永續,到標準四(Standard 4)「創造一個承諾品質保證、組織學習與後續改善的大學組織」,皆以學生學習與品質保證為核心。

標準四的精神在於大學對於學生學習的承諾,項目一至七皆是歷次編修的討論重點,值得作為各大學自訂評鑑指標之參考。而具體的作法是,大學透過質、量化資料了解學生學習成果,並自我探討其促進學習的作為是否有效(effective), 建立實證研究的文化(a culture of evidence and a culture of inquiry),使大學成為一個學習型組織(learning organizations)。針對學生學習結果,各系提出改善措施,以及教學輔助系統的因應之道,確保每位學生都能得到應有的學習品質。如果一個汽車生產公司,僅有20%的車輛品質優良,70%品質差強人意,另10%簡直是不可思議得糟,那是何等景象?同理可證,一所大學的產出,需要確保每位學生的品質,因此學校需要負起建置系統、蒐集資料、分析與報告、改善建議、落實與後續追蹤的工作,成為一個品質保證系統(quality assurance system)。

由於大學評鑑需要提供校務資料,向來是美國各大學校務研究室的核心業務;評鑑轉向以學生學習成效為大學認可的架構後,校務研究室也順理成章地成為校內建置學習成效機制與校級評估的單位,並且負起培訓校內教師評估課程學習成效的重任,是校方與教師之間的橋梁。

西部校院認可協會2013年評鑑實施手冊,標準四的項目三指出(WASC Senior, 2013, p.21):教、職、行政等各層級應依據探究(inquiry)、證據(evidence)與評估(evaluation)結果,展現改善學習之領導風範。支持學術與課外活動之學習宗旨的教學評量、學習成效評估,以及校園環境評估,都是為了後續改善而執行,並融入校級規劃過程中。

美國大學校務研究組織的變革

評鑑要求給予校務研究明確而重要的定位,校務研究室的名稱與組織也跟著工作職掌的增長而有所變革,例如「校組織規劃與分析室」(Institutional Planning and Analysis)、「分析與資訊管理室」(Office of Analysis and Information Management)等。由於此單位向行政副校長負責,如果得到該首長的積極支持,從機制的建立到各系的配合,即使教師對成效評估的抗拒仍不可避免,還是可以有效完成任務。值得注意的是,資源分配(resource allocation)向來是高等教育重要的財政議題,因此,校務規劃時需要有充分的數據資料為基礎,方能了解大學自身現況,而需要後續改善時,又應如何有效分配預算,達到事證為本的決策(evidence-based decision-making);同時,在學習成效之績效責任與自我改善的評鑑氛圍下,為了達成組織效度(institutional effectiveness, IE),大學的校務資料蒐集與分析工作也進入大量借助資訊科技的時代。

專業人員的知能與專業成長牽動大學校務經營的品質,因此深受各校重視,至今已進入第53年的美國大學校院校務研究協會(Association of Institutional Research, AIR),每年舉行年度研討論壇(AIR Annual Forum),今(2013)年與會人數高達1,500人,再創新高。此年度論壇分成六大主題領域接受線上投稿,並且要求投稿者陳述其在校務研究相關的經歷或背景,以利審查者了解作者在該領域之貢獻。六大徵稿領域包含:校務研究支持大學決策;資料分析與研究方法;評估、績效責任、機構效度與大學評鑑;校務研究資訊科技;校務呈報與透明度;教務研究功能等。由此可見肩負校內、校外呈報校務資料之責的校務研究者,對於吸收專業新知、提升專業能力具有迫切需求。

校務研究建議與展望

校務研究不能、也不可能獨立於高等教育發展與大學評鑑趨勢之外,為使其工作富有新意,具影響力與價值,其所設定的工作議題、蒐集資料、整理分析、書面報告與呈報,都需要迎面接受高等教育的新挑戰。而臺灣對於校務研究的型態與編制尚處發展中,各校從事校務相關的人員多屬文書工作,且分散各處;對於質、量化資料蒐集與分析更不在職能範圍中。因此建立專業職員(professional staff)實為當務之急。

總體而言,大學校務研究工作未來發展的核心包含:

1.反映高教新局勢,並能即時提出因應之道的中堅。
2.與大學教師、相關工作人員團隊合作,善盡溝通橋梁之責與善用此優勢。
3.建立學習成效評估的對話平臺,與實務評估教師或人員建立互信的合作關係。
4.支援評鑑相關工作,了解績效責任與後續改進的核心。
5.很重要,但亦具挑戰性的是,能將所有議題、資料蒐集與分析結果撰寫成有意義、有邏輯性、有故事線的報告,並能校內跨處室溝通;對外則能與校際、社會、政府單位對話溝通。

最後,WASC執行長Dr. Ralph Wolff更倡議臺灣應該成立「臺灣校務研究協會」(Taiwanese Association of Institutional Research, TAIR),創造知識共構、共學的平臺,共同面對挑戰,迎向新契機、自我超越,建立永續經營的高等教育體系與國家福祉。

◎後記

Dr. Ralph Wolff自1981年起任職WASC至今,其中包含1996年開始擔任執行長。在職期間順利推動2001年、2008年WASC評鑑手冊改版,訂立大學評鑑核心根植於提升學生學習成效、創造學生成就、建立大學績效責任與永續經營的認可架構。《2013年WASC評鑑手冊》是評鑑制度另一波的重大變革,此工作順利完成後,Dr. Wolff亦將於今年9月1日從執行長一職退休,正式告別32年的WASC工作生涯。

◎參考書目

王如哲(2008)。評鑑大學績效的新指標──就業力評鑑雙月刊,15,20-23。

胡清暉(民102年2月8日)。搶攻線上教學:教部推磨課師。中時電子報。取自http://life.chinatimes.com/LifeContent/1401/20130208000264.html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Office of Postsecondary Education. (2011). Guidance to institutions and accrediting agencies regarding a credit hour as defined in the final regulations published on October 29, 2010. Washington, D.C.: US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Western Association of Schools and Colleges, Senior College and University Commission. (WASC Senior)(2013). 2013 handbook of accreditation. Alameda, CA: WASC Senior College and University Commission.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