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評鑑中心未來一年規劃發展方向──專訪執行長王如哲
文/陳曼玲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成立已近八年,這個由教育部與各大學共同捐資成立的機構,多年來始終站在第一線,肩負著實際執行大學評鑑的重任;如今隨著國內評鑑生態與政策的改變,評鑑中心的角色與定位也面臨轉型。

今(102)年8月出任評鑑中心執行長的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教育系教授王如哲,對於帶領評鑑中心突破現狀充滿信心,他期待一年之內,評鑑中心能建立三項重要的評鑑準則,同時減少受評大學準備評鑑的負擔;未來並能發揮評鑑資料整合分析功能,成為健檢高等教育發展的政策智庫。

以下是訪談紀要:

發展評鑑機構認可準則   確保評鑑機構評鑑品質

問:評鑑中心目前的主要功能是執行評鑑,這樣的發展符合國內高等教育需要嗎?

答:評鑑是大眾化高等教育體系下的產物。大學在菁英教育的時代並沒有評鑑制度,直到大學數量增多,開始走向大眾化發展,高等教育異質性的程度愈來愈高,才需要一個third party──也就是第三方,透過外部評鑑制度來檢視與協助大學,確保所提供的課程與學習方案符合一定的品質。因此,評鑑中心作為一個第三方的外部評鑑機構,非常符合世界各國的發展趨勢,從草創到現在執行了許多評鑑工作,建立起良好的實務,也發揮重要的功能,跟得上先進國家的腳步。

然而,目前國內也有其他的機構在執行評鑑或認證大學系所的工作,卻缺乏一個可以認可各個評鑑機構的單位。評鑑中心未來除了繼續執行原來的評鑑工作之外,應該可以更多元發展,同步扮演認可評鑑機構的角色,成為評鑑機構的認可機構,並且發展出一套認可評鑑機構的準則,讓所有評鑑機構一體遵循,確保各評鑑機構在執行評鑑時具有一定的品質,間接也能確保大學在接受評鑑之後,品質得以提升。這對國內高等教育的健全發展將是非常重要的工作,也是評鑑中心未來一年的重點發展方向。

建立政府、大學、評鑑中心夥伴關係

問:評鑑中心若要轉型為評鑑機構的認可機構,是否應有政府的支持才能達成?

答:觀諸世界各國,政府與高等機構之間的關係一直在轉變,從早期的控制走向現在的監督,甚至逐漸帶有市場機制色彩,允許大學有更大的自主。因此,透過公正第三方來評鑑大學或認可評鑑機構,是一個必要的措施,政府、評鑑機構與大學之間應該彼此合作,建立夥伴關係,才能建立一個更好的品質保證體系。評鑑中心作為一個專業機構,應先努力發展出一套專業上可以執行的程序,譬如對評鑑機構進行認可的準則,然後再跟政府協商,如何在執行大學評鑑與認可評鑑機構這兩項業務之間進行比重分配;而不是靜待政府做成決定後,才開始被動研發準則。

當評鑑機構的認可準則制訂完成,未來有更多機構可投入評鑑大學的工作時,這套準則就能發揮外部檢核的力量,以確保評鑑工作推動的品質。由於評鑑中心成立時獲政府資助,與政府的關係較其他評鑑機構更為密切,對於制訂評鑑機構的認可準則一事更是責無旁貸。至於成為評鑑機構的上位機構之後,評鑑中心還可執行多少比例的評鑑工作,應視到時國內有多少機構可以負責大學評鑑業務而定。

大學自辦外部評鑑   仍需第三方檢核品保程序

問:教育部已經放手34所大學自辦外部評鑑,您認為這對評鑑中心是衝擊嗎?

答:放眼全世界高教評鑑制度的發展,大學自辦外部評鑑的案例很少,也難被認定為一個完善的品質保證體系,因為「第三方」的參與是評鑑制度很重要的一環。但第三方不一定要直接去評鑑,也可透過其他方式參與品保體系。換言之,評鑑中心可以扮演第三方的力量,檢核大學如何辦理自辦外部評鑑、透過或遵循怎樣的程序進行外評;例如有沒有透明的程序或非常專業的人員參與、有沒有客觀正確地提供相關資料、是否發揮持續自我改進的功能等。

我來自大學,深知大學是一個相當自主的體系,也知道大學才是改進自己的主體,但它仍需要第三方的協助。確保大學品質有許多不同的方式,如能透過第三方,從後端檢核大學的品質保證程序,協助大學確保品質,則大學雖然沒有被第三方直接評鑑,但從某個角度而言,也算符合國際上的品保作業準則,將來這些大學在國際上也較能得到認可,與國際接軌不會出現問題。

大學自辦外部評鑑檢核作業   未必需要實地訪評

問:第三方檢核的方式是什麼?書面審查就好?還是需要實地訪評?

答:自辦外部評鑑的檢核包含一套作業準則,評鑑中心將於半年內發展出來,包括應該檢核哪些程序等,都會明訂其中。至於是否一定要派人前往學校實地檢核,還是只要書面審查就好,應視每個學校提供的書面資料是否完備而定,各校可有不同的作法。關鍵在於第三方的力量一定要進入整個品保機制,不宜讓大學完成自辦外評之後就得到認可,後面仍需要一個非常完整的運作準則監督,才能確保大學品質,並且讓沒有參與自辦外評的大學與國際間都能認同這套新制度。

減少大學準備評鑑的負擔   賦予評鑑項目與指標自主性

問:大學對於目前執行的評鑑有一些挑戰,您覺得評鑑者和受評者之間的落差在哪裡?如何化解?

答:評鑑機構會招致來自受評大學的不同意見,這是健康且自然的現象,全世界都是如此,不是臺灣特有的問題。所以我們不應把外界的批評看成不健康的事,而應抱持開放的態度蒐集大學意見,有些評鑑的形式確實可以再精進。

例如,大學抱怨評鑑工作會增加他們的負擔,我也認同大學應將主要的資源與人力用在教學、研究與服務,不應花太多資源準備評鑑。雖然評鑑是必要的,受評大學也必須做一些準備,但過猶不及,最好的狀態就是讓學校在自然的日常運作情況下完成評鑑的準備工作,評鑑委員亦應盡可能透過現場的觀察,與真實情況互動來獲致了解,而不是要求學校進行一大堆的paperwork。

目前評鑑中心對學校自我評鑑報告的頁數已有限制,就是不希望教職員的負擔太重。接下來要精進的是現場實地訪評時,不要讓學校再做過多人力與物力的投入及準備太多資料,以減少大學準備評鑑的負擔。這部分評鑑中心會與學校特別溝通,也會對評鑑委員說明,希望盡量做到大學真實情況的評鑑。

另外一個方向是,評鑑要看什麼?高等教育機構有很多面向,品質保證則特別關心教育面,包括學校的課程與如何培育學生,而非針對研究層面。除了一些基本、共通的指標是每個學校與系所必須具備的條件外,評鑑機構應能允許各受評單位在評鑑項目與指標上更有自主性,並且發展出各自的教與學模式,只要學校可以展現證據,證明該模式有效就好。甚至對於訪評資料的提供與訪評作業的進行,也應考慮給予受評單位部分自主性。如此大學才能發展特色。

制訂三大評鑑準則   展現評鑑中心專業性

問:外界對評鑑中心的另一個關切是它的專業性,以及誰來評鑑評鑑中心?

答:評鑑機構本來就應有來自外部的力量,協助檢視該機構如何執行評鑑工作。因此,評鑑中心樂於接受外部評鑑,但評鑑者必須是一個專業的組成。比較重要的是,評鑑中心應儘快發展出「評鑑機構自評準則」,讓外部評鑑人員可據以檢視評鑑中心評鑑工作的辦理情形。

一旦發展出「評鑑機構自評準則」、「評鑑機構認可準則」與「大學自辦外部評鑑作業準則」,且準則具系統性與可行性,過程也很透明、嚴謹,即可彰顯評鑑中心的專業性,有助於化解外界質疑。

發揮評鑑資料整合功能   提供政府決策分析

問:展望未來,評鑑中心如何協助高等教育健全發展,發揮更大功能?

答:評鑑中心扮演支持與協助大學的促進者角色,與大學建立夥伴合作。因此,評鑑中心同仁應該接受更多的專業訓練,一方面與大學之間有更多良性的互動與溝通;另一方面,中心也將透過工作坊或任務分工等方式提升同仁的專業知能,於一年內研發出上述三種評鑑準則,協助國內高等教育評鑑制度發展得更好,促使高等教育向上提升。

還有一件重要的工作。一旦評鑑中心成為評鑑機構的上位機構之後,將可發揮整合功能,從後端協助彙整評鑑資料並加以分析,提供政府作為相關決策參考,而不再是一個只有做評鑑的機構。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