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參加2013年美國國外醫學教育暨評鑑認可審議委員會會議報告
文/林其和
  醫學院評鑑委員會執行長
 /賴其萬
  醫學院評鑑委員會主任委員

這是一場遲來的會議,原本預定2012年春天在美國教育部召開,卻因該委員會人事變動而延至當年的10月30、31日舉行;不巧的是開會前兩天,華盛頓特區又遭逢百年超大颶風Sandy的襲擊,因而不得不再度將會議延到今(2013)年4月15日舉行。

NCFMEA評定外國醫學院評鑑標準

美國的國外醫學教育暨評鑑認可審議委員會(National Committee on Foreign Medical Education and Accreditation, NCFMEA)成立於1992年,是美國教育部高等教育(postsecondary)部門下的一個委員會,根據「美國聯邦家庭教育貸款計畫」(Federal Family Education Loan Program / William D. Ford Direct Loan Program)所需的條件而成立。委員會委員由美國教育部長任命,目前成員有11名,其中包括一位第一年的小兒科住院醫師,其餘都是資深的醫師與退休的醫學院院長。主席Dr. Martin Crane為美國聯邦國家醫療委員會(Federation of State Medical Boards)前理事會主席。

NCFMEA的主要功能為評定外國醫學院評鑑的標準與作法,和美國的醫學院評鑑系統是否「相當」(comparable)。NCFMEA所用的準則主要依據美國醫學教育評鑑委員會(Liaison Committee on Medical Education, LCME)的標準。各國醫學院評鑑業務被NCFMEA認定「相當」與否,會影響到就讀該國醫學院之美國公民或永久居民申請美國教育部學生貸款的資格。每次評鑑效期六年,目前被NCFMEA認定comparable的國家有23國,亞澳地區除臺灣之外,尚有印度、巴基斯坦、菲律賓與澳洲。

臺灣醫評會獲NCFMEA認可

事實上,臺灣於1998年接受NCFMEA評議時,所提供的資料被NCFMEA判定為與美國醫學院的評鑑標準不相當,當時與會的黃崑巖教授受此「重擊」,認為是對臺灣醫學教育的一大警訊,臺灣非改革醫學教育與評鑑制度不可。一年之後,在教育部全力支持以及全國醫學院校院長的共識之下,成立了一個可以獨立進行評鑑作業的醫學院評鑑委員會(Taiwan Medical Accreditation Council, TMAC)。TMAC參考LCME、澳洲醫學委員會(Australia Medical Council)以及世界醫學教育聯盟(World Federation for Medical Education, WFME)的條文,訂定了TMAC對臺灣醫學院醫學教育的評鑑準則,而於2001年開始展開臺灣各醫學院校的評鑑,最後,TMAC終於在2002年3月被NCFMEA判定與美國醫學院的評鑑標準「相當」。

當NCFMEA對外國醫學教育評鑑制度判定為與美國的標準「相當」時,其有效期間為六年,而後必須再做全盤審核的「重新判定」(redetermination),並且在兩次總評之間,NCFMEA大多會要求各國視上次評鑑的內容進行不定期的「追蹤報告」(update report)。在此同時,有些國家因為臨時發生一些可能影響醫學教育與評鑑的問題,而被要求前去進行「特別報告」(special report)。臺灣繼2002年被評為與美國醫學教育評鑑「相當」之後,前後做過三次「追蹤報告」,而在2009年3月又接受「重新判定」,繼續得到與美國醫學院評鑑標準「相當」的評定;此次TMAC於今年4月15日所參加的會議,則是臺灣在2009年後的第一次NCFMEA「追蹤報告」。

臺灣接受追蹤報告的評鑑過程

NCFMEA的作法是,先由受評國家於開會前半年透過網路送出評鑑資料,再由美國教育部職員負責於會中進行該國評鑑資料簡報。此次TMAC由張曉平秘書整理相當完整的資料,並由張燕娣醫師精心翻譯,再經過NCFMEA與TMAC來回五次的資料查證及補充,致使開會當天所呈現的資料非常完整有序。TMAC繳交給NCFMEA的內容主要有:(1)目前臺灣醫學院的數目以及評鑑狀況;(2)自2009年3月以後TMAC的活動總覽;(3)評鑑相關法規及規模;(4)任何評鑑標準的改變;(5)評鑑手續及過程的改變;(6)即將進行的評鑑時間表。

會議首先由主席Dr. Martin Crane表達歡迎之意,並介紹NCFMEA成員。今年總計有10個國家代表參加(臺灣、墨西哥、多明尼加、以色列、薩巴、斯洛伐克、巴基斯坦、愛爾蘭、澳洲/紐西蘭、英國),其中7國為「追蹤報告」,2國為「重新判定」,1國為「特殊報告」,每個國家分配到的時間為30分鐘,先由負責該國評鑑資料的美國教育部職員做一總結,接著由該國代表接受NCFMEA委員提問及一一回答。此段可以開放旁聽,之後為一段「行政會議」(Executive Meeting),為只留下委員與當事國代表的閉門會議,以達成該國醫學教育評鑑是否通過或何時需要再做追蹤報告的決定。

臺灣這次被排在議程的第一順位,是屬「追蹤報告」,今年負責整理及報告資料的是Dr. Jennifer Hong-Silwany,與2009年同一人,審查者則是NCFMEA委員Dr. Deborah Powell與Dr. Krishnan Subrahmanian。Dr. Powell是前堪薩斯醫學院及前明尼蘇達醫學院院長,Dr. Subrahmanian是德州貝勒醫學院兒童醫院第一年小兒科住院醫師。

兼顧國際化與本土自主性 臺灣經驗備受肯定

TMAC在會中被問及以下問題,包括:如果有機會重新開始,哪些項目是TMAC可以改進的事務?新評鑑準則何時實施?去年試評新評鑑準則有無碰到困難?去年五家醫學院全面評鑑的結果如何?臺灣一年有多少醫學院的學生?總數有無管制?有多少人報考「美國醫師執照考試」(United States Medical Licensing Examination, USMLE)?成果如何?多少醫學院畢業生到美國?政府對新醫學院成立的審核標準為何?馬偕醫學院的校名看起來很西方,是如何成立的?之後還有人問:與其他國家欲招收美國學生的目的不同,TMAC為何要爭取NCFMEA的「可相比擬」資格(comparability)?未來有無打算招收美國學生就讀?

我們也主動提及在接受NCFMEA評鑑過程中,TMAC深受「他山之石可以攻錯」之惠,但也注意到「橘逾淮為枳」的古訓,使我們注意到學習國外的醫學教育與評鑑,一定要留意國家本身特有的文化背景。大會主席Dr. Martin Crane讚揚TMAC的作法,認為TMAC的作法既符合LCME、NCFMEA以及WFME的原則,又能保有臺灣的自主性及依據文化社會背景特性。前外國醫學系畢業生教育委員會(Educational Commission for Foreign Medical Graduates, ECFMG)主席Dr. James Hallock也非常欣賞TMAC利用NCFMEA的準則(guidelines),將臺灣的醫學教育做了一項大創新,會後並極力鼓勵TMAC將此過程及成果寫成文章發表,以提供其他國家醫學教育評鑑者參考。這實是對10年來臺灣教育部、醫學界與TMAC所作努力的一大肯定!

臺灣順利通過NCFMEA追蹤報告 效期至2015年

此次會議代表對於TMAC所進行的醫學教育評鑑品質改進計畫、新評鑑準則的修訂以及國際化的努力與成果印象深刻。會議結論是通過臺灣醫學院評鑑事務之追蹤報告,且在2015年春天接受NCFMEA之「重新判定」前,不需再做「追蹤報告」。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會議結束前,主席Dr. Martin Crane特別提及此次會議中,臺灣、巴基斯坦與愛爾蘭三國代表都是從頭到尾全程參與,希望NCFMEA委員會可以邀請這三位代表對NCFMEA的作法發表意見,協助他們改進。TMAC也趁此機會表達當初黃崑巖教授利用NCFMEA對臺灣醫學教育缺乏獨立評鑑機構的指陳,說明臺灣雖然並不需要吸引美國學生來臺就讀醫學院,但教育部與醫學院院長都同意國家應有獨立的醫學教育評鑑機構,此一契機促成了TMAC的成立,因而改善了臺灣的醫學教育。

TMAC同時指出,最近WFME與ECFMG推動世界各國在2023年之前都要有自己國家的醫學教育評鑑機構得到其認證,這種要求將對世界各地區的醫學教育造成重大影響,而臺灣因為當年NCFMEA的影響,早就發展了醫學教育評鑑的國際觀,才不致於措手不及,在此一併對NCFMEA努力提升各國醫學教育的水準表達謝意。巴基斯坦、愛爾蘭兩國代表以及其他與會人士,對於TMAC的觀點也深表認同。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