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自辦外部評鑑的大學觀點
文/張明華

為讓各大學可依據自身發展特色與差異量身打造適合的評鑑模式,教育部去(101)年7月公布「教育部試辦認定大學校院自我評鑑結果審查作業原則」,選定獲得「邁向頂尖大學計畫」及「獎勵大學教學卓越計畫」補助的34所大學優先試辦大學自我評鑑。也就是說,以往所有大學須經由第三方外部評鑑方式來進行的系所評鑑,現在部分大學可改由本身來自辦外部評鑑,以賦予大學評鑑機制更大彈性與更多可能性,藉此促進大學自主,從評鑑結果了解自身辦學上的優劣勢,以進行改善與提升。

自辦外部評鑑規劃案 10餘所大學通過審查

依教育部目前規劃,首批先開放國立臺灣大學、成功大學、清華大學等11所頂尖大學,以及逢甲、東吳等23所教學卓越大學,分三梯次試辦大學自辦外部評鑑,參與試辦的各大學可在五年內提出一套自評方案書面企劃,待教育部審查通過後,校方即可自行辦理外部評鑑。目前已經有10餘所大學向教育部提出申請,規劃案並已審查通過。

而自從教育部宣布開放大學自辦外部評鑑以來,也引起社會各界關注,在今(102)年5月底於國立中山大學舉行的「全國公私立大學校院教務主管聯席會議」上更成討論焦點,主要議程全都聚焦在自辦外部評鑑議題上,教育部亦期盼藉此讓各大學對評鑑機制有更進一步了解,以作為日後推動的參考。

切勿孤芳自賞 有批評才有進步

「大學自辦外部評鑑並不是要關起門來『孤芳自賞』,而是要確實找出辦學上的問題、加以改善,如此大學自辦評鑑才有意義!」國立成功大學校長黃煌煇一語道出評鑑目的。

他表示,「自己」永遠是最了解自己的人、了解自身優劣勢在哪裡,對大學來說亦然,大學自辦外部評鑑就是一種「自我評鑑」,藉此找出自己的問題在哪裡,並進一步制訂出改善計畫、擬出適合自己的努力目標,避免好高騖遠,但也不能原地踏步。「既然要自辦評鑑,就要『玩真的』,不要害怕批評指教,愈有人指教愈要懂得受教」!

對此,不少大學教務主管亦心有戚戚焉。逢甲大學教務長邱創乾表示,從教務體系立場來看,他對大學自辦外部評鑑抱持肯定態度,這是學校建立「自我檢核」的良好模式,若各校能做得好,將有助提升大學辦學品質。

而國內龍頭大學臺大更早從1997年就開始進行自我評鑑,是全國最早推動自我評鑑的大學。教務長莊榮輝表示,對一所大學來說,這是本來就該做的工作,他相信透過自評機制,可促成大學的自我反思、自我檢討與進步機會。

長期關注大學評鑑發展機制的台灣評鑑協會理事長、也是中華大學校長劉維琪指出,評鑑機制的精神,就是希望大學能藉「自我改善」達到「自我提升」,推動臺灣高等教育更上一層樓。當初,教育部為因應外界對現行大學評鑑的質疑,因而決定推動大學自辦外部評鑑,在他看來,這樣的變革有助於學校了解評鑑機制的精神與作業模式,亦可讓各大學去思考如何量身打造適合自己的評鑑機制,將評鑑的精神與成效彰顯出來。

提綱挈領擬定架構 建立檢討追蹤審查模式

不過,要大學自己辦理「外部評鑑」說起來容易,但若真要執行卻又千頭萬緒,具體作法、評鑑指標與程序該如何擬訂,也成了各試辦大學要思考的首要之務。

對此,莊榮輝坦言,校方剛開始推動自我評鑑時,部分教授與職員的確覺得有些繁瑣麻煩,但隨著評鑑機制循序漸進推動,經年累月下來已步上軌道。他表示,可以將大學評鑑視為一種「提綱挈領」的教育工程,先把主要架構擬定出來,就能循序漸進推動、化繁為簡

他以臺大自我評鑑為例,先由教務處研擬「臺灣大學教學研究單位評鑑辦法」,並成立「校評鑑指導委員會」,受評的院系則成立「受評單位評鑑委員會」,並擬定自我評鑑報告書,經書面審查與認可後,開始依據利益迴避原則來遴選國內外大學教授擔任委員,再邀請委員來實地訪評。

莊榮輝強調,自我評鑑並不是要追逐各校之間的相互評比與競爭,而是要達到自我檢視與改善。在整個評鑑機制中,每個院系所都要建立一套檢討與追蹤審查模式,了解問題究竟有沒有確實改善,這也是評鑑最重要的環節之一,因為自辦評鑑不能「光評不改」。他表示,臺大自我評鑑是採取「認可制」,除重視學生學習與教學成效外,亦強調各系所辦學差異,避免將所有系所都放在同一個秤上來衡量。校方希望能透過自評機制,幫助臺大變得更好、與世界接軌,與國際並駕齊驅。

全校總動員 增進評鑑知能

對此,邱創乾亦有同感。他表示,逢甲推動評鑑,第一階段是先成立校級指導委員會,並要求各院、系級單位組成工作小組,規劃與執行評鑑流程、邀請外部委員實地訪視、檢視問題,並將評鑑結果撰寫成報告,統一彙整後交給校級委員會。第二階段則是執行與追蹤評鑑委員的改善建議,由院級工作小組督導這些改善方案是否具體落實,校級委員則負責追蹤與審核改善方案有沒有做到位,並將改善目標納入校務發展計畫中。

「自辦評鑑絕不是教學單位在唱『獨角戲』,而是全校都要動起來」。邱創乾強調,校方要求每位參與評鑑作業的人員都要參加研習會,增進自辦外部評鑑的知能與了解評鑑目的,並成立專責單位推動自辦評鑑,定時通知各系所按部就班執行。他建議評鑑計畫書一定要講清楚、說明白,當計畫書愈詳實,各單位亦愈容易落實

建立品質管理機制 引進校友與產業意見

靜宜大學校長唐傳義認為,大學自辦評鑑是「品質自我管理」機制的一環,為此靜宜也特別建立一套品質管理機制(Providence University Quality Management, PUQM)來進行自我檢視與提升辦學品質。每年並會針對畢業校友與企業雇主進行調查,將調查結果回歸到靜宜自身的品保系統;例如有雇主反映希望更強化員工解決問題的能力,靜宜就會針對雇主的回應來擬定改善計畫,提升學生思考與做事的能力。

此外,各院會帶著各系所組成「諮議委員會」,聘請校友、家長、產業界等代表擔任成員以進行內部評鑑。這樣的內部評鑑已行之有年,由諮議委員會檢視辦學現況、建議未來目標。以資訊學院為學生量身打造的雲端課程為例,委員會就建議可增加「輔導學生考取專業雲端管理證照」一項,而校方也會將這樣的建議納入辦學目標與品管機制中。

唐傳義表示,透過PUQM可讓校方看到校院與各系所一路走來的辦學歷程,未來靜宜在自辦外部評鑑時,也會根據這套品質管理機制作為基礎,進一步建構出完整自評機制。他強調,對靜宜來說,自辦外部評鑑不是只要求通過評鑑,而是找出盲點、藉此成長與蛻變,建議各校未來在推動自辦外部評鑑時,也可建立像PUQM這樣的品管機制,將有助於自評之路走得更穩健踏實。

評鑑委員與評鑑指標為成敗關鍵

黃煌煇則認為,評鑑要發揮成效,找尋適合的「評鑑委員」與量身打造「評鑑指標」是兩大關鍵。他建議各校可找具有評鑑經驗又對校務了解的人來當評鑑委員,當中亦包含業界人士、校友在內。以成大來說,就曾邀請本身是成大校友的統一集團總裁林蒼生及台達電董事長鄭崇華來擔任委員,提供產業觀點與視野。

評鑑指標亦是如此,每所大學的發展特色都不盡相同,有些以理工見長,有些則專攻醫學或人文領域,他建議各校依據自身辦學特色與目標方向來研擬適合指標,才能讓指標設計發揮「因校制宜」功能。像成大重視產學合作,就會在評鑑指標中強調這一塊,以因應發展特色。

經費來源是隱憂

不過,儘管大學自辦外部評鑑立意良好,但過去由評鑑機構執行外部評鑑時,受評學校從不需操煩的評鑑經費問題,現在卻成了部分經費有限大學的隱憂,開始擔心學校辦理自評的「錢」該從何來?外界則更擔心大學自辦外部評鑑會不會衍生「球員兼裁判」的爭議?又該由誰來檢視與監督大學自辦評鑑的結果?

黃煌煇不諱言表示,對於獲得頂尖大學或教學卓越補助的學校來說,經費的確較不成問題,但對財政原本就沒有很好的部分私立大學而言,建議教育部未來給予適當補助,才不會讓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推動自評第一步就先卡在「沒錢」這一關。臺大則是每個系所均由學校補助30萬元自辦外部評鑑。

球員兼裁判成考驗

針對外界所質疑的公正性,唐傳義認為,關鍵在於遴聘適合的外部評鑑委員,學校應聘請能一針見血點出學校辦學盲點的外部委員,而不是只為學校說好話,用華而不實的數字來粉飾太平。

劉維琪強調,要讓自評結果可以公正客觀,各大學一定要了解自辦外部評鑑是為了提升整體辦學品質而做的評鑑,不是為了應付教育部,才不會流於虛應故事、浪費人力物力。各大學應對自評機制有正確認知,就像大家會定期做「健康檢查」一樣,大學也要透過評鑑定期找出辦學上的潛藏問題與病兆來「對症下藥」,不但不能隱匿問題,更要把問題拿出來好好與評鑑委員、教職員討論,定期找出辦學上的潛藏問題與病兆來「對症下藥」,如此評鑑機制才能發揮功效

莊榮輝建議,評鑑結果的公開很重要,大學自評過程必須能禁得起檢視,像臺大就將評鑑結果做成SWOT的優劣勢分析,公布在臺大網站上,供學生、校友、民眾等參考與公評,教育部亦可扮演審核角色,來檢視各大學自評機制是否有腳踏實地。

邱創乾也認為,自辦外部評鑑是一種工具與手段,要讓評鑑結果具備公信力,可以透過社會大眾的檢視來達成,將外部委員來校進行實地訪視時的建議與指教及各系所評鑑結果放到網路上,真實呈現出學校辦學特色及待改進之處,讓評鑑結果直接攤在眾人眼前,自然而然能達到第三方檢核成效。

第三方稽核仍有必要

劉維琪則主張,可由教育部或是原本就已負責大學評鑑工作的高等教育評鑑中心來幫忙擔任大學自評的第三方稽核角色,讓自辦外部評鑑結果更能被大家所信任。

莊榮輝對此亦抱持同樣想法。他指出,從以前到現在都是由教育部委託高教評鑑中心來辦理大學評鑑,如今教育部開始推動大學自辦外部評鑑,對過去從未辦理過自我評鑑的大學來說,可能一開始會抓不到方向,或是自評過程仍有需要改善與加強之處。這些初次辦理自評或經驗不足的學校,在評鑑程序的擬定與自評架構的規劃等方面,高教評鑑中心就可給予一些建議,讓評鑑機制的設計可以更臻完整。

莊榮輝認為,學校在完成自辦外部評鑑後,可將自評結果撰寫成書面報告書,交由教育部或高教評鑑中心進行審查與檢視,以了解校方是否有依照當初規劃的程序來運作、評鑑結果是否符實,藉此發揮第三方的審核力量。

對此,教育部高教司長黃雯玲表示,為推動各校試辦外部評鑑,目前教育部也成立外部評鑑認可小組,除了負責審核大學自辦外部評鑑的書面計畫書外,各校的自評結果也要回報給教育部,由認可小組成員審查是否與當初書面規劃的自評機制及精神一致。

她強調,為提升各大學辦學的自主與彈性,未來除將循序漸進擴大各校自辦評鑑外,也考慮輔導高教評鑑中心轉型為負責檢視與監督各校自評機制的第三方審核角色,協助外部評鑑機制發揮應有成效,使評鑑結果更具公信力。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