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評量也是學習
文/史美瑤
  美國麻州大學安姆斯特校區教師發展中心副主任

我們都知道,評量學生學習成效的目的是為了給學生學習上的回饋,但在提到學習回饋的方法時,一般教師想到的就是考試,用考試來測試學生在某個階段學到多少老師教過的東西。然而,這樣的評量真的對學生的學習有幫助嗎?過去在談到「以學生學習為中心的教學設計」主題時,我們也曾提醒大學必須協助教師進行教學調整,除了教師角色的改變、學生學習方式的改變,同等重要的就是學生學習成效評量方式上的改變,也就是所謂「評量即學習」的作法。

兩種評量的設計

Grant Wiggins(1998)曾提出兩種不同的評量觀念,一種是「審核性」的評量(auditive),一種是「教育性」(educative)的評量。如果教師給學生學習成效的回饋只包含兩次期中考和一次期末考,這種類型的評量就是很典型的「審核性」評量。因為它唯一的目的就是審核學生的學習成績,然後教師以此為基礎給學生打一個等級交上去。這種評量的作法也是Fink(2003)所稱的「回視性」(backward looking)評量。因為這種評量是回頭審視過去數周教師所教過的東西,而考試的目的就是看學生是否學到了。

相對而言,「教育性」的評量則是「前瞻性」(forward looking)的評量。它透過多層的評量方式,提供學生在學習過程中不同的回饋與再學習的機會,主要目的是幫助學生知道如何學(learning how to learn)、如何可以學得更好,而且可以靈活運用所學到的知識和技能。只是我們的教育系統通常要求學校給學生一個成績,而一般教師也多半不知道除了給學生打分數以外,還有甚麼其他的回饋方式,可以幫助學生學得更好。以下即針對設計「教育性」評量的四個主要方向做重點介紹。

設計教育性評量的四個要點

●使用「前瞻性」的評量

如何把一般審核式的評量改成前瞻性的評量?Wiggins建議教師在為學生出作業或考試題目時,盡可能地考量以下幾個方向:(1)作業或考試的題目能接近(模仿)實境生活的情況;(2)作業或考試的題目需要學生做判斷或創新思考──學生需要從所學的知識中尋找線索解決問題,但也不是僅套入公式即可得到解答;(3)需要學生綜合運用所學過的知識,以解決更複雜或發掘新的問題;(4)作業或考試的題目必須讓學生涉獵其他的學科(如歷史、科學、地理、自然等),而不僅是綜合整理本科所學過的知識再呈現而已。

簡而言之,「回視性」評量即是教師對學生說:「我已經教了A、B和C,你們學到了嗎?」而「前瞻性」的評量,則是老師希望學生在學了A、B和C後,去發掘或解決一個未知的情況,或將來他們可能會遇到的問題。所以對於考題或作業,教師可能就會這樣問:「如果你現在要去創立一個網路中文教學平台(一個新情境),而我們教過了A、B和C,你會怎麼運用你學過的A、B和C去達成這個目標?你會如何開始?還有甚麼其他的資訊是你需要知道、蒐集並了解的嗎?」

●設定清楚的評量標準和評分準則

不論是「前瞻性」的評量或「回視性」的評量,教師都需要給學生一個清楚的評量標準和評分方法,也是Barbara Walvoord(1998)所說的:「勾列出作業的主要特質(primary traits analysis)。」教師除了告訴學生這個作業拿了C以外,更應該幫助學生了解為什麼拿到的是C。例如:如果教師讓學生做實驗報告,教師就必須告訴學生一個優秀的報告包含哪些特質,而在每一項特質標準之下又包括了哪幾種不同的表現等級(從二到五個不等),以及它們的評分點為何;教師也必須清楚告訴學生,這些表現等級之間的差異在哪裡。這也就是設計「評估表格」的步驟與重點。若要讓評量對學生學習的成效有所助益,一定要很清楚地告訴學生評量的標準和評分準則,使他們有所依據,也藉此自我修正和加強,讓他們從評量的過程中繼續學習與精進(註1)。

●幫助學生自我評量

設計「教育性」評量除了在作業和考試上做前瞻性的評量與釐清評量標準之外,還有很重要的一環,就是讓學生有機會評量自己學習的成效。但教師如何幫助學生自我評量呢?學生剛開始也許沒有足夠的知識或相關背景,可以了解如何評量自己的作業。但教師可藉由全班一起討論,腦力激盪出一組大家都同意的評量標準,然後讓學生用這套標準來評量其他同學的作業,然後再拿來評量自己的功課。

比方說,老師可以要求學生閱讀其他同學報告的草稿,然後給同學回饋,這時學生就必須先知道甚麼才算是好文章、好文章的特色在哪裡、評量的標準在哪。如果透過全班一起討論,列舉出一組大家都同意的評量標準後,再拿這些標準評量閱讀報告,則學生不但對作業本身的要求有更深一層的體會,對評量別人的文章也比較有方向,知道自己該如何著力、如何改善自己報告的寫作。幫助學生做自我評量的另外一個重要因素,是當學生親身參與釐定評量標準的過程之後,對於自己的表現將會更專注、更投入,對學習結果的好壞也較願意負起責任。

●評量中的即時回饋

回饋也是評量的一環。回饋的另一個功用在於提供教師與學生之間的對話。如果只有評量,那只是教師對學生表現結果的一個「審核性」的告知。評量應該是常態性的,是即時性的。例如,教師可以在任何一個課堂裡,讓學生回答三個問題:(1)在這堂課裡你學到些甚麼?請列舉三項。(2)有哪一個我們討論過的觀點或課程內容,是你仍然不清楚的?(3)是否還有哪個部分是你希望可以再多花點時間來討論的?這樣的評量不但幫助教師即時了解學生學習的現況,同時也能給予學生機會反省自己學習的成效。這類的回饋除能讓教師檢視自己的教學成效,也可提醒學生隨時注意學習內容與自己的吸收程度,進一步自省從學習中得到哪些收穫;例如:「在這過程中我學到了甚麼?甚麼是我的瓶頸?有甚麼地方我做的不錯?還有哪些部分我可以做得更好?」。

評量是學習中的進行曲而不是學習樂章的終止

評量是以幫助學生學習成長為出發點,而每一次的評量都是一次再學習的機會。如果學生不斷從評量中學習,繼續加強他們的知識與學習能力(learning how to learn),則將來在別的課程或工作上,他們所學過的都是未來可以用得到的。就好比運動員總是不斷修正自己的動作以求表現更好,他們的動力來自於獲得更好的成績與不斷的掌聲。學校裡的學生也是一樣,不論他們是在學習闡釋一本小說、學著培養批判思考能力,或是去平衡一個季節性報表,都得有一個很清楚的學習標的,知道如何適時修正;這些就端賴不斷地評量與回饋,以提供方向和修正的方法。這些回饋可以來自教師,可以來自同儕,也可以是自評而得。適時的評量提供他們足夠的資訊與動機去繼續學習,繼續改進。評量是學習過程中的一環,是學習中的進行曲,而不是學習樂章的終止。


◎附註

1.如何製作明顯易懂的評估表格並幫助學生學習,可參見《評鑑雙月刊》40期〈提升學生學習成效:評估表格(Rubrics)的設計與運用〉一文。

◎參考書目

Fink, L. D. (2003). Creating significant learning experiences: An integrated approach to design college courses. San Francisco, CA: Jossey-Bass Publishers.

Wiggins, G. (1998). Educative assessment: Designing assessments to inform and improve student performance. San Francisco, CA: Jossey-Bass Publishers.

Walvoord, B. E., & Anderson, V. J. (1998). Effective grading: A tool for learning and assessment. San Francisco, CA: Jossey-Bass Publishers.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