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集思廣益面對大學評鑑
文/陳曼玲

大學評鑑的實施對國內高等教育的發展帶來深遠影響,也改變了校園的生態,然而,評鑑本身是工具不是目的,若為了評鑑而評鑑,無論對評鑑者或受評者來說,都會產生問題。近來大學校園出現一些反評鑑的聲音,有人高喊系所評鑑退出校園,但也有人主張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都有大學評鑑機構與制度,臺灣沒有理由棄守外部評鑑,成為不被世界承認的「高教孤島」。究竟大學評鑑問題該如何解決?

以下針對幾個關鍵議題,彙整多方重要論述,供各界參考,其中多數意見取材自國立政治大學去(101)年12月26日所舉辦的「高等教育評鑑論壇」發言內容。

教學品質無法衡量,所以不需要(或不能)評鑑?

台灣評鑑協會理事長劉維琪說明,大家對「評鑑」的觀念似乎沒有統一,事實上,目前所推動的系所評鑑與校務評鑑,評的是學校「有沒有教學品質保證機制」;學校自己對外宣稱的品質「是不是真的」;有沒有達成自己設定的目標;而不是評學校的「品質好不好」。就像食品認證一樣,認證的重點不在於食品的成分好不好或有什麼功效,而在標示出來的成分是不是與實際相符。

他強調,品質保證機制的評鑑重視流程,包括課程委員會是否確實運作、老師有沒有按照大綱教學等,評鑑目的在提供利害關係人「教學品質保證」;例如:學校宣稱想要教出什麼樣的學生,最後能否教得出來?如果不能,有沒有改善的機制?教學品質改善機制是國際評鑑的主流,歐洲各國普遍採用,美國的評鑑也已朝此方向修改。

至於學生學習成效評量的方式,目前並沒有統一的標準,老師可以自主決定如何評量,也可以大家相互討論,「但不能因為某些領域很難衡量或無法衡量,就不去訂定學生學習成效評量的方法與標準,這是不對的!」劉維琪如此說。

前國立雲林科技大學校長楊永斌則分享國外的評鑑經驗,在美國與新加坡,大學評鑑的主體都是教學成效,尤其是新加坡,評鑑委員不僅要看每門課的課程大綱,連期中考、期末考的考卷也要翻一翻,包括老師出的題目與批改成績的方式都要查看。如此有助於課程持續改善,連帶使整個系的教學品質向上提升,評鑑即成為學校與系所持續改善的重要力量。相較之下,臺灣的評鑑顯然較為形式化。

另外他也提醒,各系所一定要訂定自己的發展目標,並且透過與系所老師、學生,甚至校友、產業界的深度溝通,凝聚共識,根據發展目標規劃畢業生核心能力,再進一步搭配課程來教學,「絕不是老師有了博士學位,就可以想教什麼就教什麼,這樣會讓整個系所的課程變得零零碎碎!」而且最後還要配合評量,測出學生有沒有達到核心能力。

楊永斌直言,如果大學教授的考試題目都在問:「請問你對這門課的感想如何?」這根本是在做表面功夫,測不出學生的核心能力,「難怪中華民國的教育變成零零碎碎的教育,品質在下滑!」他感慨萬千地說。

如何強化大學評鑑的專業性?

教育部常務次長陳德華表示,未來教育部將強化大學評鑑的專業參與,建立不同領域專家參與評鑑工作的平台,並且透過專業對話形成多元評鑑指標,訂定適合各學門的評鑑項目及相關規範。此外,大學評鑑也希望導入輔導的功能,協助發展有困難的學校發現問題並進行改善,以真正落實評鑑目的。

至於外界所關切的評鑑委員專業問題,陳德華指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將針對實務上所遭遇的評鑑委員遴選與研習問題,以及受評學校反映的評鑑委員問題,提出具體的改善方案。教育部也會請評鑑中心邀集評鑑學者專家,發展評鑑委員研習課程項目與內涵,提升評鑑結果的公正性,同時擴大評鑑委員遴選範圍及建立相關淘汰機制。有關評鑑委員的推薦等事項,世新大學校長賴鼎銘建議評鑑中心可考慮與專業學會合作。

東吳大學法律系教授成永裕主張,評鑑委員應強調專業與學術,對專業知識不在行或自我定見濃厚者都不適宜參與評鑑工作。評鑑委員應盡量尊重學校,避免用本身的定見扭曲學校的定位和發展。

中國醫藥大學副校長陳偉德說,評鑑專業最重要的是「無私」和「合理」,除了事前迴避條款之外,評鑑委員千萬不要以自己的標準評量其他學校,且應回饋給學校「能改變的、做得到的」意見;例如,若要求學校合併或調整董監事,則學校根本無法達成,此意見助益就不大。

誰來辦理評鑑才適當?

國立臺灣大學食品科技研究所教授蔣丙煌認為,未來系所評鑑可以借重相關領域的專業學會或機構來辦理,但評鑑中心仍須扮演對該學會輔導、訓練、監督與認證的角色。另外,當學會組成某個團隊去評鑑系所時,如果評鑑者與受評者之間產生爭議,評鑑中心也應出面扮演仲裁的角色。至於校務評鑑,因為涉及的層面較廣,包括行政、教學、研究等面向,他建議仍應交由評鑑中心主導、推動。

陳德華則說明,早在民國80年代,教育部即開始鼓勵專業學術團體辦理系所評鑑,但很遺憾辦了三個學門就辦不下去。他不諱言評鑑中心成立後,承擔起所有學門的評鑑重任,儘管有現實條件的限制,但由專業學會辦理評鑑需要階段性的推動,臺灣學術團體還需要更多時間努力。

賴鼎銘也表示,臺灣有些學系很少、學門太小,或者有學派不同的問題,若將系所評鑑的重任交給學會,可能會有教師擔心該學會與自己的學派之間有爭議。他提醒,臺灣這個問題相當嚴重,如何克服需要大家思索。政大校長吳思華亦指出,若開放學校選擇評鑑單位,對大學評鑑的多元發展將更有助益,然而,一旦評鑑回歸專業團體辦理,「學門專業」和「評鑑專業」之間如何取得平衡點,值得加以正視。

至於大學評鑑應為強制辦理還是自願性質?劉維琪建議,若有人主張不必強制大學接受外部評鑑,也可將強制性評鑑改為大學自願參加,但對於不參加評鑑的系所,政府可比照美國的作法,取消對於該系所學生就學貸款利息補助的資格。而參加評鑑的系所,則可自由選擇國內外的評鑑機構付費接受評鑑,讓國內評鑑機構在市場競爭下,提供更優質的服務。

系所評鑑是評「教學」?還是評「研究」?

蔣丙煌指出,系所評鑑是教學評鑑,但應將學士班與碩博士班分開看待。對學士班而言,教學評鑑如果連一點研究都不觸碰則有商榷餘地,因為老師必須做研究才能提升自己的知識,教出好的內容。至於研究所的教師,若連一點研究的能量都沒有,如何引導博士班學生完成論文?如何帶領學生從過程中學習研究的方法和精神?學生又如何能有學習成效?

因此,蔣丙煌認為學士班與研究所的評鑑必須分開處理,當評鑑研究所時,必須檢視該所在研究上的相關表現,當作其中一個參考指標。「既然學校要成立研究所、招收研究生、指導研究生做研究論文,當然就必須具備相關能力!」他語氣堅定地表示。

國立成功大學校長黃煌煇也說,教學應占系所評鑑的重要比例,但其他項目亦不可忽略,包括系所對學生的輔導、行政方面如何與學習配合等,評鑑時都必須一併檢視。

學校應如何準備評鑑?

黃煌煇認為,受評單位所擬的評鑑報告內涵一定要配合學校的中長程計畫,按照目標分年撰寫,不能憑空想像,且應客觀蒐集學校現有資料,真實地拿出來檢討並呈現。他並直接請問大家:「系所評鑑與校務評鑑報告是誰寫的?」在成大,教務長一定要統整各單位的資料親自執筆,最後副校長也必須參與撰寫,因為執筆者不一樣、高度不一樣、觀點不一樣,規劃出來的內容就不一樣。且提供資料與檢閱資料的人最後都應簽名,改過的內容必須標記,如此學校才是確確實實地在做評鑑。黃煌煇也非常肯定大學評鑑採取認可制,可以讓大學根據自身的發展方向擬定目標與計畫,做多樣性的特色發展,而不是用同一套標準限制每個學校發展特色。

陳偉德則發現學校往往並未徹底了解相關的評鑑辦法,就將各單位資料直接彙整成冊交給評鑑委員,他建議學校應有一組人整體了解學校作業的過程,負責檢視報告與數據。此外,「平常心」與「例行事」很重要,平常就應將各種會議的開會紀錄建置歸檔,如此即不需在評鑑前倉促趕工,做許多紙本作業,「太多的paper work是因為平常沒做好」!

陳偉德最後強調,大學評鑑有必要推動,受評學校切勿把自己當成白老鼠,因為可以從評鑑委員的意見中發現學校的盲點,這是評鑑的最大貢獻;且評鑑過程促使系所上下一心、同心協力完成任務,是大學校園裡非常難得且正向的經驗。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