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大學評鑑的誤解與理解
文/蔡小婷
  輔仁大學管理學院組員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教育研究所碩士

自2005年高等教育評鑑中心成立以來,已於2006至2010年完成第一週期系所評鑑,接著於2011年啟動第二週期系所評鑑。同年,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完成了79所大學的校務評鑑。

自大學評鑑開始實施,便不斷遭遇來自學術界的抨擊與質疑。部分學者雖同意,大學確實有被評鑑的必要,但卻認為教育部與高等教育評鑑中心是以「量化指標」進行系所評鑑與校務評鑑—— 例如在第一週期評鑑時,少數校長誤認為評鑑委員是根據論文發表量、生師比、專任教師人數等「量化指標」,對受評系所評鑑結果進行決斷。而評鑑項目中的第五項「畢業生就業表現」,也被誤解為以量化指標獨尊—— 比如系所畢業生就業率不佳,或就業領域若與系所專業不符,就會被視為畢業生表現低劣,被評為「不通過」。部分學者更論斷,大學評鑑採用「量化指標」,其會造成大學發展齊一化的嚴重後果。甚至日前也有媒體報導指出,大學評鑑過去太注重研究與論文數量,受到詬病,因此教育部將推動大學評鑑「去指標化」以及大學自我評鑑,讓大學發展特色。

大學評鑑以量化指標檢視系所? 相同的指標使大學發展齊一化?

事實上,這些質疑以及被誤解的觀點,從未發生於系所評鑑與校務評鑑之中。此兩大評鑑工作的實施,其目的之根本即為讓系所與大學「自我定位、發展特色」。因此,評鑑項目與其下的參考效標之設計,並非以訛傳訛的「量化指標」。所謂的評鑑項目,是將系所辦學、大學校務治理分割出五大面向,在系所與大學進行自我評鑑、撰寫自評報告時,有可以依循的參考架構;而參考效標更是開放性的問答題,受評系所與大學可根據自身的特色,挑選合適的效標以凸顯自身的優勢。評鑑項目如表一所示。

表一 第一週期系所評鑑與校務評鑑之評鑑項目

綜觀國內外的學門評鑑、系所評鑑與校務評鑑,評鑑項目均扮演極為重要的角色。我國的系所與大學,在進行自我評鑑(self-study or self-evaluation)的過程中,需以評鑑項目為架構,呈現自我評鑑的歷程、蒐集之事證與資料(evidence),以及最後的分析結果。而自我評鑑之發展,應以項目一「目標、特色與自我改善」(系所評鑑)、「學校自我定位」(校務評鑑)為基石往下進行。系所與大學在餘下的四個面向,應確實根據自身的目標與定位來推動系務、校務的策略計畫,並系統性地檢視成果,持續改善。評鑑委員也會以項目一為視角進行實地訪評。

正由於目標、特色與定位是由受評單位自訂,因此各系所與大學的自我評鑑報告呈現出多元特色,此可從第一週期系所評鑑1,867個系所的評鑑報告(高等教育評鑑中心,2011)中展露無遺。以下筆者針對第一週期系所評鑑中,受到較多疑慮的評鑑項目,節錄通過系所評鑑之四大系所評鑑報告詳加比較如表二、表三。

表二 實踐大學企業管理學系與國立成功大學企業管理學系評鑑報告比較表(評鑑項目一、四、五)

表三 中原大學建築系與國立成功大學建築系評鑑報告比較表(評鑑項目四)

在評鑑項目一「目標、特色與自我改善」部分,就本文摘錄的兩校企業管理學系評鑑報告來看,兩者自我定位的「目標、特色」,看似相似(如均強調國際化),但其內涵與為達教育目標之策略計畫,則由各系所根據自身條件與學校特色自訂。實踐企管系以「學行並重」特色設計課程,且評鑑委員建議可聯合該校的設計學院發展獨有特色。而成大企管系則被建議可配合南部地區社會發展之需求,培養對南部企業更有助益之企管人才。若系所評鑑的目的是讓大學齊一化,則各系所大學在評鑑項目一「目標、特色與自我改善」上的呈現便不會有所差異,評鑑委員也不會依其特色提出建議。

而在評鑑項目四「研究與專業表現」中,評鑑委員著眼的是整體的研究專業表現。從表二兩份企管系評鑑報告中可看出,評鑑委員在了解系所教師主持研究計畫、產學合作,以及論文發表等成果後,會指出其優良實務(good practice);而屬景觀與建築學門的建築學系,由於其學科特性,評鑑委員也注重教師在專業技術上的表現(請見表三)。事實上,評鑑委員重視的是:(1)教師資源對學生來說是否充裕;(2)教師的學術研究是否有助於學生學習;(3)教師研究相關表現是否足以展現其專業性與應有的學術能量,並能落實系所的目標與特色。

由此四份報告內容可看出,評鑑委員並未以量化指標檢視系所,也未僅認同I系列期刊的發表,對於研究計畫的執行,亦抱持肯定與鼓勵的態度。甚或以「被引用次數」衡量碩士論文品質之方式,亦被評鑑委員建議可再商榷。系所評鑑從未設定以單一性的量化指標檢視其「應達到」論文刊登於TSSCI、SSCI、SCI系列期刊的「篇數」,更無因為未達「規定篇數」而裁定評鑑不通過之情事。

在評鑑項目五「畢業生表現」中,系所評鑑重視的是,系所是否建立畢業生能力與教育目標符合程度之檢核機制、畢業生就業輔導與追蹤機制、校友關係聯繫機制,以及蒐集畢業生與雇主意見之機制。這些機制的最終功能,在於蒐集相關資料,做為系所改進教學與課程之參考。而畢業校友與在校生若互動良好,也可對學生未來的職涯有莫大助益。上述兩大企業管理學系,雖在項目五有部分績效,但均有不足之處,而評鑑委員並未因此評其為不通過。同樣地,系所評鑑從未設定量化指標規範系所於此項目之表現,例如畢業生就業率若未達多少百分比便會被裁定不通過。

而在改善建議部分,評鑑委員亦從未要求系所期刊發表篇數應達幾篇,或畢業生就業率應達多少百分比,而是就系所可更臻完善之部分提出建議,或是從評鑑項目一「目標、特色與自我改善」的內容出發,提出系所可更落實目標特色之方式。

綜合上述,系所評鑑與校務評鑑已不需去指標化,因評鑑項目與參考效標本身並非量化指標,也沒有訂定一套全國統一固定的「達標」標準。而系所須自訂的「目標、特色與自我改善」,各受評大學須提出的「自我定位」,即已給予各系所、大學陳述其特色與發展之自由。事實上,為使受評大學能有更大的自由凸顯其特色與優勢,評鑑中心亦鼓勵大學根據自身需求增刪參考效標,可惜的是,幾乎沒有任何一所大學敢勇於自行增刪效標(王保進,2012)。

大學評鑑與邁頂計畫截然不同 前為認可評鑑 後為績效評比

教育部自2006年開始推動「發展國際一流大學及頂尖研究中心計畫」,於2011年將其更名為「邁向頂尖大學計畫」(即人們所熟知的「五年五百億計畫」,以下簡稱邁頂計畫)。邁頂計畫與大學評鑑是政府同時推動的政策,極常被混為一談。事實上,此二者的目的與核心精神截然不同,但卻被誤認為是相似的機制。

邁頂計畫的子計畫之一——「發展國際一流大學計畫」,明確指出「國際一流大學除應符合本部審議規劃的相關指標外,並依國際評比標準訂定參照指標:十年內至少1所大學躋身國際一流大學之列為目標(如居全世界大學排名前100名)」(教育部,2011,頁7)。為達此目的,邁頂計畫設定了「預期績效指標及評估基準」為五年後的計畫成果之檢核基準,包括:

(1)至少10個研究中心或領域成為世界一流;所謂世界一流指在該領域權威期刊或國際研討會發表之論文數為世界前10名,或是由學校自訂而由審議委員會核可之指標。(2)由國外延攬之專任教師、研究人員,成長25%(每年平均成長約5%)。(3)就讀學位或交換之國際學生數,成長100%(每年平均成長約20%)。(4)專任教師中屬國內外院士、重要學會會士者,增加200人(每年平均增加40人)。(5)近十年論文受高度引用率(HiCi)之篇數成長50%(平均每年成長約10%)。(6)赴國外大學或研究機構短期研究、交換、修習雙聯學位之師生成長100%(平均每年成長約20%)。(7)開設之全英語授課之學位學程數成長100%(每年平均成長約20%)。(8)非政府部門提供之產學合作經費成長50%(平均每年成長約10%)。(9)研發之專利數與新品種數五年合計2,000件(平均每年400件)。(10)智慧財產權衍生收入成長100%(平均每年成長20%)。

因此,邁頂計畫用以審查各校申請書的「審議指標」,具有強烈的量化指標色彩,請見表四。

 表四 邁向頂尖大學計畫申請計畫書審議指標

為追求具體可見的績效,邁頂計畫即採行「有明確達到之標準」的「量化指標」檢視成果。各校的申請計畫書中,須自訂三至五年內欲達到的「績效指標」。例如國立臺灣大學自訂之「教學國際化」的績效指標即為「全英語授課之學位學程數五年內共20個班制、有足夠英語授課支應外籍生畢業之學位學程數五年內共60個班制、英語授課數量(門)每年增70班」(國立臺灣大學,2011,頁10)。只有申請邁頂計畫通過的學校,會被這些量化指標檢視。是故,邁頂計畫與大學評鑑的內涵相差甚遠,其差異如表五所示。

表五 邁向頂尖大學計畫與大學評鑑內涵差異比較

由前述可知,邁頂計畫與大學評鑑截然不同。從部分人士對大學評鑑有著「採用量化指標做為評鑑結果的決定標準」之誤解,到學術界部分學者對大學評鑑、邁頂計畫之抨擊與不滿,在在顯示著臺灣高等教育界對於基本門檻的「品質保證」與拔尖達標的「追求一流」二者間之差異,仍有混淆不清的現象。

結語:亟待建立的評鑑文化

評鑑的簡單與複雜

「評鑑」一詞絕不艱深困難,但深入探討便會發現評鑑的理論與實務十分複雜。國內外的大學評鑑(如學門評鑑、系所評鑑、校務評鑑、教學評鑑、學術評鑑等),多以「品質保證、持續進步」為核心精神,但其評鑑目的、受評對象、評鑑類型、評鑑項目(或指標、標準)、實施方式與流程、評鑑結果的判定,均不相同,且十分多樣化。但正由於評鑑一詞十分簡單常見,而易令人忽略背後豐富的理論與實務,使得許多人對評鑑的理解,僅來自過去的印象或偏見,甚至認為自己對於大學評鑑的錯誤評論是正確的,殊不知其並未深入了解大學評鑑之內涵,而批評的內容亦非事實。

「品質保證、持續進步」的評鑑精神

然而,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實施的大學評鑑,也非完美無瑕。就評鑑計畫公告到實施的時程設計,對於第一次參與系所評鑑、大學校務評鑑的受評單位來說,有過於匆促之嫌。而整個評鑑過程中,最為人議論的,即評鑑委員的素質。例如第一週期系所評鑑歷程中,曾有系所反映,少部分評鑑委員主觀強烈,對於受評單位不甚尊重,以不適當的過高標準檢視系所。這些問題並不意味著大學評鑑該被廢止,而是代表大學評鑑的實務執行,需要更細緻地規劃,評鑑委員的專業,也應更有計畫地建立與塑造,以免在執行評鑑時,與原本設計的理念之間出現非預期的落差。為達到此一目的,評鑑中心已陸續推動「評鑑委員專業化」策略,強化評鑑委員遴聘作業,推動評鑑委員培訓研習,提升評鑑委員專業程度與倫理素養(王保進,2011)。

虛心了解,共同改進

六年的時間過去了,雖然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完成了第一週期系所評鑑與第一次大學校務評鑑,但國內的評鑑文化與素養,卻仍舊普遍不足,充斥著來自偏見的錯誤評論。欲建立完善的評鑑文化,建議高等教育利害關係人(stakeholders),均應從「虛心了解評鑑」重新開始。政府單位應確實了解大學評鑑的精神與使命,堅定立場,並提供足夠的資源與支持;評鑑機構則致力於促進評鑑的品質;評鑑委員需了解自身的任務,放下個人主觀,以評鑑倫理與專業進行實地訪評;受評校系確立了自身的目標、特色或定位,並建置了完善的自評與資料蒐集機制後,未來可給予自身參與評鑑時更彈性的自由度,勇於增刪參考效標。

評鑑,從來就不是件輕鬆的事。然不論是外部評鑑(評鑑中心實施之系所評鑑、校務評鑑),或是大學系所的內部自我評鑑,其不僅是讓社會大眾了解大學校系辦學品質的重要管道,也是對於辦學的基本品質自我負責且持續進步的重要方式。

◎參考書目

王保進(2011)。校務評鑑確保評鑑委員專業化之作法。評鑑雙月刊,30,15-19。

王保進(2012)。100年校務評鑑之回顧與前瞻。評鑑雙月刊,38,10-17。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2008a)。中原大學建築學系評鑑報告。取自http://www.heeact.edu.tw/public/Data/932413334971.pdf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2008b)。國立成功大學企業管理學系評鑑報告。取自http://www.heeact.edu.tw/public/Data/961713463471.pdf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2008c)。國立成功大學建築學系評鑑報告。取自http://www.heeact.edu.tw/public/Data/961713533771.pdf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2008d)。實踐大學企業管理學系評鑑報告。取自http://www.heeact.edu.tw/public/Data/932615191271.pdf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2009)。99年度大學校院系所評鑑實施計畫。取自http://www.heeact.edu.tw/public/Attachment/983117572153.doc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2010)。100年度校務評鑑實施計畫。取自http://www.heeact.edu.tw/public/Attachment/05191543273.doc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2011)。2010年報。取自http://www.heeact.edu.tw/public/Data/14613531771.pdf

國立臺灣大學(2011)。邁向頂尖大學計畫——國立臺灣大學。取自http://top100.ntu.edu.tw/intro/%E7%AC%AC%E4%BA%8C%E6%9C%9F%E9%82%81%E9%A0%82%E8%A8%88%E7%95%AB%E6%9B%B8.pdf

教育部(2011)。邁向頂尖大學計畫。取自http://140.113.40.88/edutop/modules/catalog_1/edutop_about/upload/20111130192552.pdf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