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評鑑的美麗與哀愁
文/魏炎順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評鑑業務處處長

我國正式辦理高等教育評鑑,起於1975年,由教育部辦理學門評鑑,首先為數學、物理、化學、醫學及牙醫等5個學門的系所,然後陸續擴大以學院為單位,辦理理、工、醫、農、法、商、文及師範校院等各學院的評鑑,到了2004年更擴大辦理大規模的校務評鑑。

2005年12月26日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成立,國內高等教育邁入新的里程碑。評鑑中心係由教育部和各大學校院共同捐資設立的專業評鑑機構,其主要任務在研發大學評鑑指標及機制、辦理大學校院評鑑工作、執行大學校院評鑑人員培訓與培訓課程開發、建立大學評鑑人才資料庫、蒐集世界主要先進國家高等教育評鑑研究與執行經驗、推動高等教育評鑑國際交流;以達成評鑑的研究、規劃、執行及考核之一貫作業為目標,據此建構國內完善的高等教育評鑑制度。

系所與校務評鑑以認可制為精神 協助大學建立品質改善機制

我國高等教育的評鑑工作已經持續很久,主要目的是讓各大學校院、系所了解自己的品質現況,進而協助各校建立品質改善機制,強化、發展辦學特色,只是過去並無專責的機構負責整個規劃及執行工作。因此評鑑中心成立至今,其所扮演的角色就是規劃、執行與研究高等教育的評鑑事務。評鑑中心目前雖然擔任「執行者」的角色,負責實地評鑑業務,然其原本設置的初衷乃為發揮「監督者」的功能,亦即未來大學評鑑未必全由評鑑中心擔綱,評鑑中心可轉而發揮「評鑑」評鑑者的功能,負責評估其他機構是否有足夠的條件來評鑑大學。

目前世界主要國家如英、美、澳與歐盟,為維持各高等校院的辦學品質,達到品質管控與保證功能,評鑑結果均實施認可制(accreditation)。因此,評鑑中心辦理的校務評鑑和系所評鑑,亦參照世界主要國家評鑑制度,以「品質保證」的認可制為精神,重視校務與系所性質差異,不採固定量化指標,強調校務與系所應根據自己設立的宗旨與目標,依據評鑑參考效標,自主舉證說明宗旨或目標達成情形,以及校務與系所是否建立並落實自我改善機制。所以評鑑重點在根據評鑑參考效標「自我比較」,而非進行校際或系所間的相互比較;評鑑結果並不予排名,而是由評鑑委員根據各系所的實際表現,綜合系所自我評鑑報告與訪視結果,認證各系所是否達到應有的品質標準,達到即給予「通過」,未達到則分為「有條件通過」與「未通過」,這就是「認可制」的精神。

評鑑文化待型塑 評鑑誤解待釐清

然以目前我國社會現況,評鑑文化尚未型塑,對高教評鑑工作有許多不解、誤解和曲解。評鑑中心感謝各方的良善建議,但對於不解、誤解和曲解,特作說明如下:

1.高等教育評鑑的設置依據與目的為何?

教育部定期辦理大學評鑑係依據大學法第5條之規定,「大學應定期對教學、研究、服務、輔導、校務行政及學生參與等事項,進行自我評鑑;其評鑑規定,由各大學定之。教育部為促進各大學之發展,應組成評鑑委員會或委託學術團體或專業評鑑機構,定期辦理大學評鑑,並公告其結果,作為政府教育經費補助及學校調整發展規模之參考;其評鑑辦法,由教育部定之。」此為立法院所通過,確為必須實施的重要工作,其目的在協助學校系所進行自我品質保證、保障學生的學習環境、建立改善機制,讓辦學不斷精進,邁向卓越。更重要的是提供正確透明的評鑑報告,以利學生、家長與民眾了解大學辦學績效,確保利害關係人的權益。

2.高等教育評鑑可分為哪幾類?

從功能與性質而言,國內「大學評鑑」應可分為三種:一是屬於「教學評鑑」的「系所評鑑」,二是偏重於「行政評鑑」的「校務評鑑」,三是近似於「專案評鑑」的五年五百億邁向頂尖大學計畫審查等。

外界批評大學評鑑時,經常將「大學評鑑」化約為「專案評鑑」,例如邁向頂尖大學計畫、獎勵大學教學卓越計畫等,這些專案乃教育部為提升研究能量或教學品質所進行的「績效評鑑」,因為只能重點補助,必須明訂比較明細的標準、效標與量化指標,才能公正地比出高下。由於涉及獎補助經費等問題,極受大學校院重視,但也使大學認可制之通過門檻的評鑑,常被刻意誤歸為同一種競爭性的績效評鑑。但認可制的評鑑與績效評鑑的精神及功能皆不同。

3.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壟斷國內的評鑑工作嗎?

事實上,高教評鑑中心只辦理高教體系大學校務和系所評鑑。技職體系的科技大學和技術學院則是由台灣評鑑協會辦理,其方式與內容亦不同於高教評鑑中心所辦理的評鑑。除此之外,舉凡通過教育部認可之其他國內、外專業評鑑機構評鑑之高教體系學校或系所,亦得免納入高教評鑑中心所辦理之系所評鑑。因此,過去許多工程科系所和管理科學學系所的評鑑,均是透過中華工程教育學會(IEET)等組織認證完成的。

教育部更於2012年訂定「教育部試辦認定大學校院自我評鑑結果審查作業原則」,以引導各大學建立完善大學自我評鑑機制,並選定與邁向頂尖大學及獎勵大學教學卓越計畫目標相呼應之34所大學校院,做為優先試辦「自辦評鑑」的對象,以利提升學校辦學品質及發展特色。根據以上所列之各種評鑑機制,高等教育之評鑑事務確實並非評鑑中心獨家壟斷。

此外, 評鑑中心的評鑑對象是以「校務」或「系所」為單位,從未評鑑「教師個人」,與各大學自行辦理的校內教師評鑑、教師升等或學校為爭取獎助計畫所制訂的學術研究評鑑無關,那是各大學為提升教師本職學能的精進與研究能量的效益所制定的校內單行法規,不受評鑑中心約束。

4.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對評鑑結果具懲罰、減招和解聘的權利嗎?

針對評鑑結果的運用,評鑑中心僅將評鑑結果提供給教育部和受評學校參考,有關評鑑不通過的懲處規則,自始即非評鑑中心可以擬訂,此方面亦非評鑑中心的權責,而是由教育部來決定。評鑑中心所辦理的各類評鑑,其制度、過程與執行方式和結果,均經董事會議通過後才實施。評鑑中心依法受董事會監督,現有19名董事中,高達七成四(14人)來自大學(包含全國三大大學校院團體所推派的校長代表6人,與各領域專家學者代表8人),另有產業界代表3名、教育部代表2名。因此,評鑑中心只從事評鑑事務的工作,其過程受民主程序監督,其結果不具任何懲罰權責。

系所評鑑促使大學重新定位 學校師生家長社會均受益

上述是評鑑中心常被混淆及污名化的幾個重要觀點的說明。此外,評鑑中心曾發現部分大學及系所在高教評鑑之前,連自我定位、基本資料、學生學習成效等均不甚了解,不但對學校的定位與目標不夠關心,亦未用心經營其系所發展。然在評鑑的壓力與要求之下,校方與系所重新將資料整理得清楚確實,再經由外部認定,得以重新思考大學教育的本質與目標,關注自己的定位與經營方針。如此的結果,對學校、學生、家長、社會而言,確實是正向且各方受益的。

未來國內評鑑將在強調績效責任觀點之世界潮流信念中,持續以認可制的觀點關注及強化學生學習優質環境與學習成就。且評鑑雖有其正面意義,但仍有改善空間,包括如何透過大學校務及系所評鑑,持續引導學校找到自我定位,協助發展辦學特色,確保與增進大學校院對於學生成就的期望與成果,以及彰顯出學生成就表現的具體作為,並藉此提高品質標準,讓社會大眾得以了解;以及如何從「類型」思考,訂出不同彈性指標進行評鑑,例如核心指標與自訂指標等。這些都是未來國內推動大學評鑑持續面臨的挑戰。

建立真善美樂的評鑑文化

面對這樣的評鑑挑戰,若能秉持以評鑑文化「真、善、美、樂」四大殊勝來應對,如在求「真」:評鑑歷程的透明化與資訊公開化,將使社會大眾得以輕鬆取得,並了解評鑑對於受評機構之任何決定的完整訊息及結果;求「善」:不只單純針對品質制訂嚴格的標準,而是確保所制訂的標準可以被善加執行及有效應用;求「美」:確保高等教育機構提供容易理解的學生成就訊息,並透過學生畢業或求職表現,了解學生是否達到學校教育目標之事實資料(如以畢業生學能致用證明學校及系所經營成功),是為完美的教育工程展現;求「樂」:尋求建立和樂的評鑑文化,因為了解評鑑的重要與意義,故樂於接受評鑑,這樣的文化將持續產生對學校、教師、社會利害關係人正向的訊息與回饋機制。如此則可摒棄評鑑的哀愁,開創美麗遠景。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