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評鑑中心對各界批評大學評鑑之回應
文/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

近來各界關注大學評鑑所引起的大學教育質變與量變,並且提出多項質疑與建言;有些論點確實值得深思與參考,但有些論點卻似是而非,部分評論更未能掌握評鑑的最新現況,以致其立論與現實脫節。高等教育評鑑中心負責辦理一般大學校院的校務評鑑及系所評鑑業務,有責任提出說明。

大學評鑑種類多元 專案評鑑迥異於系所、校務評鑑

大學評鑑辦法第3條規定,大學評鑑分成4類,包含:(1)校務評鑑;(2)院、系、所及學位學程評鑑;(3)學門評鑑;和(4)專案評鑑。然外界批評大學評鑑時,經常將「大學評鑑」化約為「專案評鑑」,例如邁向頂尖大學計畫、獎勵大學教學卓越計畫等,這些專案乃教育部為提升研究能量或教學品質所進行的「績效評鑑」,因為只能重點補助,必須明訂比較明細的標準、效標與量化指標,才能公正地比出高下。由於涉及獎補助經費等問題,極受大學校院重視,但也使大學評鑑常被誤歸為同一種競爭性的績效評鑑。

另各大學亦各自辦理教師績效評鑑,且多以量化方式計算教師論文發表數,做為教師升等的依據,此部分的規範係各校自主訂定,與評鑑中心無涉;然部分評論者將各大學的教師績效評鑑、教育部所辦理的專案型績效評鑑(邁頂計畫與教卓計畫),與評鑑中心的校務、系所評鑑混為一談,以為校務、系所評鑑也在拚量化、比排名,甚至誤指評鑑中心所推動的評鑑加深學界追求量化的風氣。這些批評都未正確了解系所評鑑與校務評鑑的「認可制」性質,其實與上述各類績效評鑑迥異。

一般大學採認可制評鑑 不排名不列等

大學評鑑在評鑑中心成立以前,皆採「等第制」的評鑑方式,用以診斷大學校院教學品質及評核各校辦學成效,並做為輔導、獎勵及核准學校申請各種案件之參考。等第制評鑑施行十餘年來,其以相同評鑑項目列等比較的評比方式,引發我國大學被譏為「教育部大學」的批評,但也實質達成引導良性辦學競爭及提升學校整體辦學品質等功能。

評鑑中心94年底成立後,95年起接受教育部委託,陸續承辦一般大學(不含科技大學、技術學院與專科學校)系所評鑑與校務評鑑,為強化學校自主性與展現各校特色,首度引進美國的「認可制」評鑑制度,不再將評鑑結果評分列等,評鑑重點置於辦學品質改善與強化,採用PDCA(Plan, Do, Check, Act)品質保證迴圈的品保程序,只要學校的作為與自訂的目標相符,並能持續不斷地改進,即給予認可通過,不再將通過者區分高下或評分列等,也不與他校、他系比較,以鼓勵國內大學依據自訂的宗旨目標,提出自我定位與發展規劃,外部評鑑委員僅針對學校所提出的各項資料與實地訪視結果進行評斷,做為學校自我品質提升與改善的依據。

此外,在系所評鑑與校務評鑑的認可標準設計中,只明訂評鑑項目、內涵、最佳實務、參考效標及建議準備的佐證資料,並無明訂學校一定要達成的量化指標,也不以SCI、SSCI論文數量做為認可通過與否的主要依據,評鑑通過與否乃視學校自訂作為與目標之相符情形而定,通過者不再加以排名。無論評鑑結果通過與否,學校都必須提出自我改善計畫及執行成果,未被認可通過者更須接受追蹤評鑑或再評鑑。評鑑中心於評鑑結束後也立即委託第三公正機構進行後設評鑑,以蒐集受評單位及評鑑委員意見,做為後續改進評鑑機制的參考。

評鑑標準單一化的爭議與解決之道

評鑑中心辦理的一般大學校務與系所評鑑已與國際先進國家同步,其中,評鑑標準採標竿方式設計,並無所謂的「評鑑指標」,而是提供「參考效標」供學校參考;參考效標都是問答題,並沒有必備之字眼,且明確說明為「一個共同參考架構,但非唯一架構」,學校可自行增刪效標。因此,校務評鑑與系所評鑑絕非採單一的評鑑標準,也無統一固定的「評鑑指標」,反而希望學校自訂效標以彰顯學校特色;但執行至今,因諸種因素致成效不彰。

為解決此問題,評鑑中心已研議多項解決方案,未來的評鑑可以在符合評鑑目的(如品質提升、績效責任)的精神下,評鑑中心僅訂定基本需求標準即可,其他可由學校根據自我定位,擬定符合評鑑目的之評鑑標準,送交評鑑中心審查通過,並自行落實實施後,再由評鑑中心進行實地訪視,以協助者的角色,輔助學校檢視其落實情形。此種作法既可讓教育部確保學校品質,大學亦能根據學校宗旨定位發展特色。

此外,教育部已宣布經教育部認可的國內外專業評鑑機構評鑑(認證)通過,或者自我評鑑結果優良受教育部認定之大專校院,皆可免受一次教育部主辦或委辦的同類型評鑑,此亦是兼具確保大學品質與鼓勵大學發展特色的另一可行解套方案。

評鑑中心正持續強化委員評鑑專業 精進評鑑流程

評鑑委員為一般大學認可制評鑑的靈魂人物,其判斷將影響評鑑結果,因此其專業性常被各界拿出來檢視。身為高等教育的專業評鑑機構,評鑑中心已針對評鑑委員設計一套嚴謹的評鑑委員遴聘及研習制度,除要求其學科專業能力能相符外,評鑑專業能力的提升亦被列為研習的重點工作。經分析國內外評鑑推動實務經驗,評鑑中心選定「評鑑報告撰寫」、「評鑑實務與倫理」與「建構學生學習成效評估機制」等3門評鑑核心課程,做為參與實地訪評評鑑委員必修課程,至今已有2千多名評鑑委員完成評鑑中心的研習,名單亦已上網提供各校參考。除此之外,實地訪評評鑑委員必須參與行前說明會,除了解評鑑目的、相關規定及程序外,也藉此凝聚評鑑共識。

另為確保評鑑委員對受評單位意見的一致性與客觀性,評鑑中心精進了兩項評鑑流程,一是要求評鑑委員詳讀學校自評報告書,並在評鑑前一週提出「自評報告書書面審閱意見」,供學校參酌;另一是在校務評鑑前一晚召集評鑑小組成員舉辦行前預備會議,由評鑑中心事先推選並受過召集人研習的小組召集人主持,針對自評報告書審閱意見進行意見交流,建立評鑑共識,並確認需進一步釐清的問題,以強化實地訪評品質。

為提升評鑑委員素質與獲得社會大眾信賴,評鑑中心早已規定,對於沒有完成研習及參與行前說明會的評鑑委員,無論其在學術或行政領域上的地位有多資深,都無法參與實地訪評任務。因此,評鑑中心所遴聘的評鑑委員,絕大多數都是兢兢業業付出、認真提供學校良善建議的專業人士,絕非部分不了解實情的評論者所指,是一群沒有經過培訓、不具專業評鑑能力的烏合之眾!

有鑑於評鑑是一個品質保證的工作,評鑑委員也必須不斷成長,才能跟得上時代,未來評鑑中心會持續自我成長,並提供評鑑委員國際最新的評鑑新知與作法,做為評鑑委員專業提升的選修課程,以強化評鑑委員專業,精進評鑑程序,確保評鑑品質。

建立大學評鑑文化為首要之務

另外,針對近來輿論迭有抱怨教育部主辦或委辦的評鑑,花費大專校院不少經費、時間與人力來「應付」,以致耽誤教學研究的時間與耽擱日常校務推動一事,以下可分兩部分探討,一為評鑑項目是否有縮減空間?二為評鑑是否是一項負擔?

其中,對於評鑑項目過多的批評,教育部已在98年及100年通盤檢討訪視評鑑項目,將評鑑項目由42項降低為21項,未來並希望可以減少為10項。

至於減少學校評鑑負擔的建議,若各大學仍將大學評鑑視為一項額外負擔,是迎合教育部的規定與獲取獎補助而做的應付性作為,以及校內少數主管的工作,而不是大學辦學品質保證必備的一環,則恐使大學品質之提升淪為空談;尤其在社會環境快速變遷的現代,少子化、辦學經費短缺及學生選擇增多,皆是學校必須面對的課題,唯有將評鑑融入大學的平日運作之中,建置系統化的文書作業管理機制,使其成為例行性的事務,而非為了應付評鑑而臨時產製書面資料;且行政人員、教師及學生都能認知評鑑真正的意涵並積極參與其中,成為品質競爭力的推手與維持者,營造自我管制、自我成長的氛圍與成果,大學教育關係人(包括政府、社會大眾、雇主、學校教職員生及家長等)才能信任「大學自主」,學校也才能在競爭激烈的大學教育中搶得先機。

當然不可諱言,有評鑑就有壓力,就有負擔,故評鑑向來不是一項討好討喜之事,不僅臺灣如此,恐是舉世皆然。但大學評鑑確實需要存在,因為它是促成大學進步的手段,評鑑中心今後也會持續自我改進,精進評鑑品質,和大家一起為提升臺灣高教品質克盡心力。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