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大學自我評鑑的「程序正義」
文/黃碧端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董事

臺灣的大學評鑑,正式從教育部獨立出來,由一個法人體制的專責單位辦理,是從94年間開始。我個人在初期擔任過訪評及學門召集的工作,也曾在多所大學負責相當長期的教學與行政事務,加之民國80年代一度承乏教育部高教司長職務,對大學評鑑,從受評者、評鑑者和主管機關的角色,都略有經驗與觀察。在若干討論中,我嘗多次提出應落實讓大學「和自己評比」的看法,《評鑑》雙月刊約我書諸文字,因此在這兒整理一下自己粗略的意見,就教於方家。

「自我評比」是理想 落實在程序

「和自己評比」不是新觀念。事實上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初成立時,首任的劉維琪董事長揭櫫的理念,就是評鑑不是為了在大學之間較高下,而是要使大學各自發展特色,「自己和自己比」。這是非常有遠見的理想,而評鑑中心的作業,相信也是一直朝這個目標在設想。

但無可諱言,在評鑑機制啟動已經超過六年的今天,被評的學校和評鑑的單位或個人(委員)仍陷在成篇累牘的書面作業中。被評者覺得是不得不耗費全校人力「應付」評鑑,評鑑者則往往爬梳一本又一本的自評報告,只是努力看看怎樣可以從中找到理由來印證自己對學校已知或已有觀察的印象,打出評等。至於如何讓「和自己評比」的理想在評鑑作業中有效達成,卻似乎仍無解。

也許因此,「大學自我評鑑」最近成為不少人疾呼的話題。但我認為,除非「程序」上做到有效的設計,否則「大學自我評鑑」只會淪為口號,難期落實。好的「程序正義」,不但可以大幅簡化長篇累牘的敘述,更直接地呈現績效,也是使大學落實「自我評鑑」,讓自己「和自己評比」的必要作法。

有效設計考核步驟 分工嚴謹執行

什麼是我說的「程序正義」?那就是,如果我們在程序上設計出能明確考核的步驟,並嚴謹執行,得到的就會是一個清楚的結果,不是在比賽作文,不是打迷糊仗。這個程序,以校務績效的考核為例,應該包括:

1.先做好校務指標及達成值的範本設計(由教育部、評鑑中心先行規劃,再選定具類別代表性的大學——如研究、技職、專業、教學、社區型——各一所,共同研擬出每類型的考核範本)。

2.每校可自選一類別,或最多二類別而綜合之,以其範本為依據,但各自依本身特色可作微調(如25%差異上限),訂出該校之校務指標及達成值之考評版本(由評鑑中心組成諮議小組,與個別大學共同商訂)。

3.要設計用以監督各校執行情形的稽核制度(由評鑑中心建置)。

4.針對各校之自我考評,每年檢視其作業與成效(由評鑑中心執行)。這個作業程序,考評內容符合學校的特殊性,校方有自主空間,考核時也因校務指標及達成值皆明確訂定,一目了然,不需要長篇累牘、人仰馬翻。

明訂績效指標及年度達成值

通常我們想知道一個大學校務運作如何,會請學校針對自我定位、發展方向、施政重點、成果……提出說明。但多半發現每一個學校寫得都洋洋灑灑,理想高遠,努力比賽作文,自我表彰,堂皇的程度難分高下。然而事實上,理念儘管相同,有無明確的策略和熱忱、如何落實,才更是關鍵。受評單位如果都被要求在評鑑程序上,針對這些關乎校務運作的內容訂出明確的工作指標以及其達成值,且最後將一一檢覈,則學校必然要自行在校務工作上訂出策略,按部就班落實。評鑑中心只需稽核它的作業是否翔實,達成值是否到位,其餘繁瑣的外部評鑑可以減到最低。

舉例而言,如果一個大學說它要「國際化」,應至少訂出5個以上的相關指標,諸如過去五年(即前一次評鑑到本次評鑑之間)的:(1)國際合作計畫(計畫數、研發成果……);(2)學生通過英文檢定各級人數、比例;(3)外籍學生來校研讀人數消長;(4)參加國際性活動數(展演、競賽、師生交流……);(5)針對學生加強英語文能力而進行之課程改善方法……等等。

這些指標不僅訂出,更要列出歷年執行情況,據以訂出同一指標下年度之達成值。如果過去五年,每年中級以上英文檢定通過學生都是60%左右,即表示無進步;下年如訂的達成值也仍是60%,則表示亦無進步的雄心。至於它如果很有志氣,訂了下年要達到70%,則自然要設計出如何幫助學生加強英文能力的作法,學校應有校內檢覈追蹤作業,在這一年裡每季自我檢查,確保年度終了果然達陣。評鑑中心只要在前端確定這學校訂的指標合理,且符合它的自我定位,後端檢視成果即可。

同理,定位為技職養成的學校,要訂出學生考取證照、競賽得獎數、產學合作之進展、學生就業輔導之成果等。定位為研究型大學的學校,則在研究計畫、論文發表、圖書期刊經費、高標準英文檢定通過級數等,可有不一樣的指標及達成值數據的訂定。重要的是,這些都是自己跟自己比,我們沒有理由要入學學科平均120分和平均420分的學校,去填一樣的表格,假裝「人家會的我都會」。而評鑑者如果明知它做不到,卻無明確的指標能公正地說你沒做到,或沒進步的企圖,或沒進步的策略,便是無效的評鑑。

評鑑中心可依四項程序 推動大學自主績效評鑑

在作業上,對大學的監督有兩個部分,一個是教育部已訂有的大學辦學基本要件,如生師比、每生平均使用樓地板面積……等,這部分是由主管機關做常態的查核。另一部分便是落實大學「和自己評比」的自我評鑑工作。建議評鑑中心可就以下程序,來推動大學「和自己評比」的自主績效評鑑:

依大學類型擬定不同指標模式

評鑑中心與教育部就不同發展方向之學府設定三至五種評鑑模式,如研究型、技職型、教學型、專業型、社區型,各類型可以各擇一學校為模擬範本。每一類型,在評鑑中心組成專家和校方共同研議的基礎上,就重要校務項目(諸如現行五大項目)的每一項訂出8至15項指標及其達成值。

以研究為重的大學可針對重要期刊論文發表數、畢業生英檢中高級通過比例、國科會計畫數……等訂出15項(上限)指標,並明確針對每年達成值訂定目標。以教學為主的大學則可降低論文比重,而將教師輔導學生發展就業能力、得到競賽獎項、參加展演……等列為要項,訂出15項指標,並明確訂出目標值。而社區型大學自然可從社區服務、地方產業參與、技能訓練等方面訂定較具權重的指標及目標值。每個類型一個學校的總數指標應在50個左右,分散在各自選擇的重點項,每項下訂的指標,多則15,少則8個。

● 學校自訂重要指標進步幅度 自我檢查進度

評鑑中心的工作是在前端確定合理的指標模式。訂出這些模式之後,全國的受評學校都可擇一或二做為符合自我定位之參考模式;在所選的模式下可以調整其項目比重,但容許25%以內增減項目,以使學校一方面不致無所依循,另一方面也有建立自我特色的空間。對於學校認定為重要的指標,它應該自訂每年提升一定的百分比。當學校找出自我定位,而且在這個定位下訂出自己可以漸進達成的目標,而這個目標又可以具體考核,這才是有效的「和自己評比」。

這個作法的另一關鍵,是評鑑中心必須訂出學校如何在行政作業上定時(如每月、每季)自我檢查其目標值達成之進度,學校才會把達成目標做為校務執行的常態工作。

建立稽核制度 定期查核學校自我管理情形

學校自評制度建立後,評鑑中心的評鑑作業大大減輕。但它同時有一個重要工作,就是建立稽核制度,培訓稽核人員定期查核學校是否依前訂的程序自我管理,其程序是否嚴謹執行,呈現的執行數據是否正確翔實。對嚴重疏失應有管理處置辦法。

定期績效考核 了解學校執行問題並做因應

最後是評鑑中心定期績效考核,一方面檢視指標達成值所顯現的學校校務執行成效,另一方面也從校方了解其執行問題,確認指標有無調整之需,使學校可以就環境變易和本身條件,作合理因應。

系所評鑑亦適用自我評鑑模式

同樣的作業原則也應在系所評鑑套用,每一學門宜由評鑑中心組成專家先訂出各自模式,再由各校相關學門套用,並可依據自己的特色微調。這時,學校必須責成系所把目標達成之自我檢查當成常態(如每月、每季)工作,並建立校內的稽核作業。只要程序清楚、執行嚴謹,大學的「自我評鑑」可以在最簡易有效的模式下推行,「和自己評比」的成果也必然是清楚可鑑的。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