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落實大學自我評鑑 多元指標取代去指標化
口述/陳維昭
   國立臺灣大學醫學院名譽教授
整理/陳曼玲

無論大學校務評鑑或系所評鑑,都是大學品質保證,與追求進步、發揮特色的絕對必要機制,我國高等教育近年開始建立制度化的評鑑之後,各大學的教學品質與學生學習環境,都有明顯地提升與改善。

校務、系所評鑑≠教師績效評估 教學評量更重於研究評量

至於近來社會對評鑑的一些批評,其實並非針對評鑑本身,而是對於評鑑的作法、指標、頻率等有意見;例如:作法是否太形式化、太擾民、增加學校負擔;指標是否過於單一、僵化、無法展現學校特色;以及評鑑頻率是否太頻繁等(事實上,被認為太頻繁是因為大學接受了多種不同的評鑑,造成教師負擔增加)。這些問題都值得進一步討論,但對評鑑本身的意義則是肯定的。

而且有些批評並沒有真正地了解,目前高等教育評鑑中心的作法,已經把評鑑重點放在引導學校自我定位,教學評量更重於研究評量,且非常重視學生學習成效評估機制的落實。部分評論甚至還把大學內部對教師的績效評估,與評鑑中心所做的評鑑混為一談。

政府先擬定國家教育發展目標 大學再自訂發展計畫接受評鑑

我認為大學評鑑的實施,作法上應由政府擬訂「國家中程高等教育發展目標」,每五、六年檢討一次,然後各大學再參考這個目標,訂定各自的發展計畫。大學有了共同的方向,較容易真正達成某些重要目標,但要避免把大學完全限制在框架內。

最近我受邀去日本觀察國立大學法人化的評鑑,作法就是如此,文部省先訂定未來六年的國家教育發展目標,例如:大學需要培育何種人才、應在國際學術上占有何種地位,然後由各國立大學根據這個目標,自行提出未來六年學校的發展目標與計畫,提交文部省審查,通過後再由「國立大學法人評鑑委員會」前往評鑑,定期追蹤評估學校擬定的目標是否達成。舉例來說,某大學若以五、六年後畢業生就業率達百分之百為其目標,另一所研究型大學以爭取外界研究經費達到某一百分比為目標,則經文部省認可後,即可交由國立大學法人評鑑委員會定期追蹤評估兩校自訂的目標是否如期達成。委員會也會根據學校所訂的指標進行考核,但不是做細部評鑑,而是只檢視學校有沒有達成既定目標。

這種作法就很類似大學的自我評鑑,外部評鑑單位僅負責檢視學校的自我評鑑機制是否健全、發展計畫是否完整、有無合理性及可行性,並且進行後續的追蹤檢核,但不必再訂定詳細的外部評鑑指標。

大學自評比官方外評有效 更能發掘問題並加以改善

我一向主張儘早實施大學自我評鑑制度,因為大學自我評鑑會比外部評鑑更有效。1992年我擔任國立臺灣大學醫學院院長,首先在醫學院試行教學研究單位自我評鑑,接任臺大校長之後再將制度擴及全臺大,每個系所都要做自我評鑑,而且聘請相當高比例的外部或外國評鑑委員,部分系所甚至在所聘請的7名委員中,有多達3至4名是外國委員。必須強調的是,當時外界並沒有任何聲音要求臺大必須實施自我評鑑,這是臺大自我提升的作法。

為何自我評鑑比外部評鑑有效?原因在於學校比較不會、也不容易粉飾表面,虛應故事,更能發掘辦學真正的問題,發現問題之後也較能落實改善策略與解決方案。在臺大的自我評鑑中,曾經有某個系的學生於委員前往該系評鑑時,偷偷遞出一張紙條,具體提出他們所遭遇的困境;委員看到後認為事態嚴重,便向學校報告,學校隨即組成專案小組調查,並且採取必要的改革措施,後來該系即漸入佳境,愈變愈好。但如果是外部評鑑,學生可能不敢將真正的問題揭露給評鑑委員知曉,深怕評鑑結果不好會影響學校校譽或應得的補助,也對自己畢業後的出路有影響。自我評鑑則正好相反,學校若發現系所的不足之處,可能會提撥更多經費與人力協助系所改善,以免系所未來發展受限。

自我評鑑應成為大學常態性的工作 且需外部評鑑檢視機制、追蹤成果

不過,自我評鑑並不是完全交給學校就好,也不能直接取代外部評鑑,我一再強調上面還應有一個外部評估制度,檢視學校的自評機制是否完整,每年並應聘請公信力佳、經驗豐富、真正能讓學校心服口服的委員,前往自評的大學訪視,聽取簡報、參與座談,了解學校是否運作良好?是否按自訂的進度與目標進行自評?成果如何?有無進行自我檢討與改善?但不是去做細部的指標評鑑,學校也不必做很多「paperwork」。等五、六年過後進行一次總檢討,自評成效不佳的學校即收回自評權力。

因此,目前由評鑑中心直接進行細部評鑑的作法應該成為過渡措施,未來評鑑中心可以站在更高的位置,負責:(1)大學評鑑政策和制度的研擬;(2)評估各大學自我評鑑計畫的前瞻性、合理性、可行性,並就其執行成果進行追蹤、監督;和(3)民間或法人評鑑機構的認證與監督。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大學各單位應把自我評鑑納為常態性的工作,而不是快要被評鑑了才開始「準備」,否則又變成一種應付與負擔。況且,評鑑應該看的是「常態」,看平時的表現如何,而不是讓受評者去準備,或者去看「準備」後的結果。因此,唯有具強烈動機想要自我追求進步的大學,才適合被授權自我評鑑,如臺大當初即是經校務會議通過、大家都同意了才開始做自我評鑑,不是校長一聲令下就可以了。如果學校沒有追求自我進步的強烈動機,自我評鑑的實施到頭來還是會流於造假與粉飾,不可不慎。我認為目前臺灣有許多的大學應繼續接受外部評鑑,不宜完全開放自我評鑑。

大學評鑑需要「多元指標」 而非「去指標化」

提到外部評鑑制度,最近「去指標化」成為流行的口號或名詞,其實大多是人云亦云,不切實際。評鑑不能打高空,一定要有參考的指標,重點是指標必須多元,且要有彈性,既然不同機構有不同的目標,當然也需要不同的指標。而且每個機構也要區分「核心指標」和「特色指標」,否則若基本條件(即核心指標所規範者)不足,又如何發揮自我特色?因此,不同類型的大學應有不同的核心指標。特色指標則應該彈性、多元,由學校依各自的條件或特色自行訂定。

當研究成果的發表成為常態 教師升等宜開始側重論文品質

評鑑指標也不等於數字,例如最近SCI、SSCI好像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其實在學界開始注重SCI、SSCI之前,許多教師領了研究經費,計畫到期時簡單寫個研究報告即交差了事,即使有些不錯的研究成果,有時也不了了之,十分可惜;直到學界開始重視SCI與SSCI,大家才比較認真地整理研究成果,並努力對外發表。我認為,當有一天大家把研究成果的發表當成常態之後,就必須進而追求品質。建議未來學界可將「研究成果」的定義,從論文篇數轉變為論文品質,例如檢視「影響係數」(impact factor)。影響係數雖然也是一種數據,但它能更進一步地檢視論文實際的影響力或影響效應,這些效應包括對文化、產業、國際地位、國際聲望的影響等,雖然不是具體量化的數字,卻也是值得參考的指標。

臺大醫學院的教師升等,多年前就已不再看教師發表的全部論文,而是要求每人提出最好的15篇文章進行審查,預估再過幾年可能就只需要看10篇或5篇;如此就不是拚數字,而是比素質。英國的研究評鑑也只是看老師最好的5篇文章而已,其他的無需提供審視。當教師能拿出影響係數較高的文章,讓評審委員檢視該論文有無真正發揮影響效應時,大家就會開始慢慢注重論文品質了。

大學排名為重要參考指標 但勿把「指標」當「目標」

同樣地,國際大學排名固然不能做為目標,卻也是足以參考的指標,例如:臺大在上海交通大學的學術排名,近年來皆為華人四地第一,但在英國QS排名則往往落在北京大學、香港大學之後;前者讓我們知道自己的實力,後者則讓我們了解別人眼中臺大的定位,二者都是值得參考的指標。但如果為了爭取排名,扭曲了大學的資源分配及發展的優先順序,就是錯把「指標」當「目標」了。

最後,評鑑結果是否應與資源分配或退場掛勾?如果評鑑機制發展成熟,大學都能自我要求、自求改進,評鑑就像人體的呼吸一樣自然,是大學生命的一部分,或許就不需要用什麼誘因或處置與評鑑結果相結合。但以當前國內的高教生態,評鑑若要真的發揮效用,我認為某些誘因或處置還是需要的。

 列印 |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