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認可制評鑑的兩難:績效責任與自我改善的拉鋸
文/何佳郡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研究專員

論文名稱:An Accreditation Dilemma: The Tension between Program Accountability and Program Improvement in Programmatic Accreditation
作者:Frank B. Murray
現職:師資培育認可委員會(Teacher Education Accreditation Council)執行長
期刊:New Directions for Higher Education
卷期:No.145 / 2009年4月
出版:Jossey-Bass, USA

認可制發展至今,已成為現今高等教育機構提升品質,以確保教育目標達成之主要策略。認可制較偏向檢視輸入與歷程因素,透過自我檢視是否達成自身訂定的目標,不斷追求自我改善,但對於施行過程與結果似較不關心,認可結果僅能代表高等教育機構辦學品質通過所設定之門檻標準。尤其是師資培育機構的畢業生,畢業後是否有足夠的能力,並不在認可範圍中,學生仍須通過教師證照考試,以確保其具有教學能力,而非該機構通過認可制即表示學生皆可達成機構教育目標,或該機構具有良好的績效責任成效。

坎貝爾法則(Campbell's Law)指出,某社會現象若與某量化指標關聯性越高,該指標被扭曲使用的可能越高,也越有可能破壞該指標原本所要關注的社會現象或歷程。另外,合併兩種確保高等教育品質的不同工具,如認可制及證照考試,有可能削弱工具本身的品質保證效能,降低工具本身的信度與效度。因此,當學程面對社會大眾及利害關係人對達成自我改善與績效責任的期待之時,考量使用何種確保高等教育品質的工具,值得深思。

師資培育認可委員會(Teacher Education Accreditation Council, TEAC)主要工作在以學程(programs)認可提供社會大眾學程品質確保,藉由系統認可證明高等教育機構具有品質,足以勝任為一專業師資培育機構。TEAC為解決單獨使用某一指標及合併兩類工具以上所產生的品質保證疑慮及信效度問題,特建立三項品質要素,申請認可之師資培育學程須符合並提出相關證據:1.評量畢業生是否為合格且稱職之教師的有效證據;2.學程可持續改進且具品質控制系統的證據;3.學程有能力可達成品質,並得到區域性認可機構認可的證據。

TEAC現除重視輸入與過程因素,以求自我改善外,亦開始強調績效責任等輸出與結果因素,期使高等教育機構符合社會大眾對於學生學習能力之期望,並不斷自我改善,提升品質。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