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落實大學自主 加速推動大學自我評鑑
文/何卓飛
  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

高等教育評鑑的目的很多,或為品質確保,或為認可機構,或為獎勵績效分配經費,或為自我改進提升競爭力。主要可歸納為兩個目的導向,一種是為協助高等教育機構自我改進其教育品質;另一則為促使高等教育機構符合其績效責任之需求(Marcus et al.,1984;蘇錦麗,1997)。在自我改進與績效責任的雙重要求之下,各國莫不積極推動大學評鑑,並且鼓勵學校建立自我評鑑機制,一方面強化學校內部的自我管制與自我調整,另一方面亦減少政府對大學的干預。於是,自我評鑑機制的建立,便成為當前重要的教育評鑑趨勢(教育部,2003)。

改進現行大學評鑑制度 大學自我評鑑呼聲起

我國大學評鑑推動執行已有35年的經驗,正式體制化的運作則始自民國95年,所有的一般大學以及系所都曾接受由高等教育評鑑中心所辦理的系所評鑑與校務綜合評鑑。不可諱言,各界對於過去的評鑑所給予之評價有褒有貶,儘管評鑑確實帶給學校壓力與督促改進之效益,但另一方面卻也帶來一些負面影響。對於大學評鑑,各種指責之意見應予聆聽並檢討改進,例如:評鑑指標一致化,妨礙學校的特色發展,無法符應不同特性學校之需求;部分評鑑委員的素質欠佳或具主觀性意見,與大學系所自主發展相扞格,甚至發生互相庇護或以私害公之情事;不同目的的訪視、評鑑項目與種類太多,使學校疲於奔命,影響學校正常教學研究之推展。更有論及101年度第二週期系所評鑑,雖關注到學生之學習成果與績效,但是百年樹人的影響,豈能僅以現在之成績表現即可論斷;而對於評鑑要求施教有效之作為,應提供各項書面證明,也造成形式化與大量文書化的非環保行為之異化現象,並影響教師教學與研究之進行。

有識者乃建議大學評鑑應立即提出有效之改進方案與策略不可,所建議之策略中,非常重要的一項,就是落實大學自主——加速推動大學自我評鑑;此亦與教育部擬推動之改進方案不謀而合。謹提出以下幾點建議與改進方向,請各方指正。

大學自我評鑑應由被動化為主動

過去辦理的各項評鑑,自我評鑑是整體評鑑流程的一部分,因此所有學校系所也都有自評的經驗,只是這種自評僅為整體評鑑的中間程序,由各校依據評鑑單位所訂定的自評表件格式內容填列,偏重於書面內容之撰擬;更關鍵的是這樣的評鑑活動進行是被動的、受外力所影響的,故並不符合「自發性自我評鑑」的實質內涵,僅為「配合性自我評鑑」(李政翰,2008)。

再者,教育部為鼓勵公私立大學校院辦理自我評鑑、建立自我管制機制,早於民國90年編列相關經費預算,訂定「大學校院實施自我評鑑計畫補助申請要點」,通函各大學主動提出自我評鑑計畫申請。計畫性質包含校務綜合評鑑或學門自我評鑑,依學校所提報計畫的完整性及可行性、學校行政支援情形、學校提列配合款情形及預期效益等四大項進行審查,當年度有40所學校提出,共有34所學校獲得補助。91年繼續辦理,共有43校申請,21所學校獲得補助(教育部,2003)。惟該計畫只執行了2年,立法院就以自我評鑑是大學本身的責任為由刪除該筆預算。其實各校也只是為了教育部鼓勵措施而提出自評計畫申請補助,並非學校主動基於自身之需求而辦理。

即便目前大多數大學校院,為提升教學和研究之品質及行政單位之效能,促進整體校務運作之效率及發展,都已訂定「自我評鑑實施要點」,成立「校評鑑委員會」,以執行自我評鑑工作。但是大多數的學校辦理自我評鑑,仍是依附教育部所委託辦理的外部評鑑,根據該評鑑項目與效標進行,而較少從大學自我設定的發展目標來規劃自我評鑑。因此,教育部所企盼的自我評鑑是:「大學本於自我持續改進與達成設定目標之理念,透過系統性的評鑑方式與程序,結合校內相關人員的共同參與,所自發而建構而成的評鑑活動,必要時仍可借重外界的資源與專業同儕來共同進行」(李政翰,2008)。大學應主動基於自我需求的目的,訂定一個具有外部性完整評鑑架構與體系之規範,並定期依據此規範執行,以達成自我需求的目標。

應有儘速建立校內共識之策略

雖然絕大多數的學校主管與教師都有參與過或接受過評鑑,對評鑑已有基本的認知與理解,但目前學校所進行的自我評鑑,實際上僅為資料填報的行政作業層次,教職員對於學校組織的歷史脈絡與文化形成、決策的歷程及學校運作的各項方案,可能都缺乏深入的了解與探討,加上本身也可能不具備相關的評鑑知能、對於自身表現信心的缺乏,以及為維護自身的利益,因而在心態上有所反抗,致使自我評鑑無法順利進行(李惠美,2004)。因此,要建立一個完整自我評鑑機制和規範,並且能順利推動,必須校內每個學生、教師、行政主管人員、領導者有一致的目標和認知,理解自我評鑑運作機制和規範內容,並願意共同遵循。

Kells(2002)主張,評鑑計畫的實施,不應該成為一個緊張萬分的競爭活動(rat race),應該要有宏觀的願景與具體的實施方法,讓各個被評鑑者都可以在適當的時間與空間之下,走上改進之途。首先必須讓各受評單位感受到自己也是各評鑑計畫的重要成員,各受評單位必須在各評鑑計畫中有實際的參與感,這就是Kells教授所謂各受評機構必須有的「心理自我歸屬感」(psychological ownership)。

李政翰(2008)根據Fetterman(2000)所述, 認為「賦權增能評鑑(empowerment evaluation)是利用評鑑來幫助自我,這種評鑑取徑被設計來促成自我決定,它聚焦於持續地改善、合作。相較於傳統的外部評鑑,它以局內人對方案運作的觀點強調參與者的融入。賦權增能的評鑑有許多增強的面向,包括訓練、促進、倡議、啟發及解放,訓練方案參與者評鑑自己的方案,以及教導他們自己來設計評鑑」。因此,大學若能採用「賦權增能評鑑」的策略,促使教職員在自我評鑑的過程中主動參與,擴大其參與評鑑的面向與程度,即能降低教職員對於自我評鑑存有之疑慮、不安與抗拒,進而能認同並願意努力齊心推動。

各校應發展自我評鑑特色模式 並編列常態預算

我國大學數量極多,型態多元且規模不一,設立歷史遠者超過百年,近者不到5年,各有發展重點與特色。近年教育部又推動邁向頂尖大學計畫、教學卓越計畫、產學合作激勵方案等,更導引大學分類發展。因此,以一致性的評鑑指標評鑑屬性不一之大學,詬病者眾;又由於受到經費及相關因素所限,無法敦聘國際性之評鑑委員,或所聘委員多不符受評之頂尖大學或特殊性領域所需;再者,各類政策性業務之訪視項目亦多,造成學校感覺不勝其擾。因此,唯有各校建立自我內部管控機制,並依據自我需求與發展特色制定自我評鑑模式,方能避免前述弊病缺失。

國立臺灣大學於1997年開始展開教學研究單位的自我評鑑,訂有完整的評鑑計畫與項目,評鑑結果除供受評鑑單位作為改進依據外,並可作為調整資源分配、修正中長程計畫,以及決定單位之增設、變更、合併與停辦等參考,是國內首開自我評鑑風氣之大學(楊國賜,2004)。另外如清華大學、交通大學、臺灣師範大學等國立大學,也都有相關的自我評鑑計畫,其他像淡江大學、世新大學等,亦分別於1998及1999年開始實施自我評鑑(李惠美,2004)。其時以建立自我需求並發展自我特色為主之自我評鑑制度剛開始萌芽,可惜如前述所言,大多數學校自2006年起,因為配合教育部委託高等教育評鑑中心辦理系所與校務綜合評鑑,而放棄了原有自訂的自我評鑑計畫,反讓自主性大學自我評鑑發展停滯不前,這是教育部始料未及。

目前一般大學校院皆已訂定自我評鑑辦法或相關之規範,但觀諸各校所訂內容,發現一些現象值得省思:1.評鑑目的:大多數為自我改進,只有少數學校作為系所調整、預算分配參考,少有績效評估者。2.評鑑組織:多數學校皆有校內外成員組成評鑑委員會,但幾無規定須有評鑑專業資格之委員。3.評鑑類別:大多數規定為教學單位評鑑與行政單位評鑑。4.評鑑方式雷同,規範內容相似。總之,無法看出各校依其發展特性訂定不同性質之評鑑規範。

教育部企盼,自我評鑑制度除了一般性通則規範外,獲頂尖大學計畫補助之大學,應特別強化在國際競爭與學術發展為重點之評鑑;獲教學卓越計畫之學校,應特別關注學生學習品質與成效;其他專業型或社區型等各類型學校,應自訂自我發展特色之指標,與各具特色之評鑑模式,並編列常態性預算落實推動,俾適應大學個別差異與特色發展需求。

大學辦理自我評鑑相關作業規範 應訂定後設評估機制

為辦理大學自我評鑑結果認定程序,教育部將重新檢視「大學自我評鑑結果及國內外專業評鑑機構認可要點」有關大學自我評鑑之相關內容,並訂定「教育部認定大學自我評鑑結果審查作業原則」,茲就現行規定之重點簡要說明如下:

1.有關申請條件方面:將參酌各大學第一週期系所評鑑及100年度校務評鑑結果,及其他專案計畫推動情形,研訂多元之申請門檻,俾提高大學建立自我評鑑機制之主動性。

2.有關自我評鑑之基本規範方面,可提供各校申請自我評鑑時是否核准之參考:

(1)已訂定自我評鑑相關辦法,且落實執行,並依據評鑑結果建立持續改善機制,且有具體成效。
(2)定期針對自我評鑑工作之規劃、實施及考核進行檢討改善。
(3)自我評鑑所定之評鑑項目確實反映評鑑之需求與目的,例如:校務經營之成效及院系所及學位學程、學門之教育品質,或頂尖大學計畫、教學卓越計畫、產學合作激勵方案之目標等。
(4)已設置自我評鑑指導委員會,統籌規劃全校自我評鑑相關事宜。指導委員會之組成應明定於自我評鑑相關辦法中,且校外委員應占委員總數5分之3以上。
(5)自我評鑑之實施包括內部評鑑及外部評鑑2個階段,外部評鑑之委員應全數由校外人士擔任,其遴聘應遵守利益迴避原則,其各評鑑類別之委員人數應明定於自我評鑑相關辦法。
(6)外部評鑑委員應由對高等教育行政或專業領域具研究或實務經驗之資深教授,以及對大學事務熟稔之業界代表組成;院系所及學位學程、學門外部評鑑應由具高等教育教學經驗之教師,以及專業領域之業界代表組成。
(7)自我評鑑之外部評鑑程序,包括受評單位簡報、資料檢閱、場地及設備檢視,以及相關人員晤談等。
(8)院系所及學位學程、學門自我評鑑之評鑑項目,包含教育目標、課程、教學、師資、學習資源、學習成效及畢業生生涯追蹤機制。
(9)參與內部評鑑之校內人員每學期至少參加1次評鑑相關課程與研習。
(10)其他專案性、績效型評鑑之完整規劃,以及各類評鑑之後設評鑑計畫。

3.有關自我評鑑之效力:凡獲認可通過自我評鑑計畫之大學,其依計畫執行所辦理之評鑑結果,都將獲得教育部之認可,得免參加教育部所委辦之評鑑,並將作為各類獎勵計畫之重要參考依據。

大學自我評鑑是自治能力的展現

劉維琪(2011)認為:「自我評鑑應是大學自治中很重要的一項能力,教育部只是透過外力,協助大學做好自我評鑑工作,評鑑重點應該放在檢視學校有無建立自我改善的能力,而不要在無意間侵犯了大學的自治權。」Kells(2002)提倡,高教評鑑的真諦,是讓各大專校院可以擁有屬於自己、適合自己的自我改進機制,定時的追蹤、檢視學校是否有履行提升教學品質的宗旨。更期望的是,教育部應退居二線,只要監督大學自主權的展現,讓大學在財務、人事、學術上享有充分的自治、自律,並透過自我評鑑機制之建立與執行,對於自我改進、自我提升且自我課責有所努力。

教育部業於民國98年3月25日公布「大學自我評鑑結果及國內外專業評鑑機構認可要點」,各大學凡自我評鑑制度完善、自我評鑑結果良好,經教育部認可者,即可免受教育部辦理之評鑑。既然自我評鑑是大學自治能力的展現,則大學必須先做好自我評鑑的「根」——建構完善的自我評鑑制度與規範,才能穩固自治的「本」——確保品質提升競爭力。因此,大學應該拿出魄力,「勇於做自己,建立自己的量尺,展現自我特色。」(劉維琪,2011)教育部預定從101年7月起受理各校之申請,請各校主動積極規劃推動,以真正落實大學自主。


◎參考資料

丁文玲(2003)。學校自我評鑑之探討。研習資訊,20(3),67-75。

王保進(譯) (2002)。大學自我評鑑(原作者:H. R. Kells)。臺北市:正中。(原著出版年:2001)

李惠美(2004)。大臺北地區私立大學自我評鑑政策執行影響因素研究(未出版之碩士論文)。輔仁大學,新北市。

李政翰(2008)。我國大學自我評鑑的實施與發展。學校行政,54,175-192。

許媛翔(2006)。國際高教評鑑大師Dr. Kells:由內而外的大學自我評鑑與外部評鑑評鑑雙月刊,2,19-21。

教育部(2003)。中華民國教育年報——91年版。臺北市:教育部。

楊國賜(2004)。我國大學自我評鑑機制與運作之探討。臺灣教育,632,2-12。

潘慧玲(2002年11月)。大學自我評鑑之實施:以臺灣師大為例。國防大學中正理工學院「軍事院校教育評鑑研討會專題演講」,龍潭。

劉維琪(2011)。自我評鑑是大學自治能力的展現評鑑雙月刊,33,4-5。

蘇錦麗(1997)。高等教育評鑑——理論與實際。臺北市:五南。

Fetterman, D. M. (2000). Steps of empowerment evaluation: From California to Cape Town. In D. L. Stufflebeam, G. F. Madaus, & T. Kellaghan (Eds.), Evaluation Models: Viewpoints on educational and human services evaluation (2nd ed., pp.395-408). Boston: Kluwer Academic Publishers.

Marcus, L. R. & Others. (1984). Self-study in higher education: The path to excellence . Retrieved from ERIC database. (ED284510)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