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推動全面E化教學的依據何在?
文/石之瑜
  國立臺灣大學講座教授

學校教學的方式推陳出新,如何用新的教學科技抓住E世代的注意力,成為大學教師的必修項目,甚至也成為許多頂尖大學採行的教師評鑑標準。有的學校還特別提供輔導,協助教師E化課程內容,包括規定每週教案事先上網,建立師生相互交流的園地,編排授課投影檔案等等。不但教師需要採用投影方式授課,學生的課堂報告更是無不風行草偃,採取投影方式。不採用投影方式的課堂報告,許多學生恐怕已經畢生沒有經歷過。不採用投影方式的講授,許多年輕老師恐怕也不知為何物。然而對教育部而言,這是好事吧!因為教育部的政策,也是鼓勵創新教學、E化教學,減少板書、粉筆灰與肺水腫。

E化教學大行其道 課堂報告形同宣傳

馬上讓人聯想到的是,前蘇聯採取中央計畫體制七十年,等到1990年代恢復市場經濟,許多人畢生不知市場為何物;也讓人聯想到,越南從19世紀起就經歷戰爭,征戰百年不休,已兩代人不知和平為何物。當然,歷史不斷發展,社會不斷變遷,每一代人當然不知道超越自身時代的生活方式為何。可是,如果市場終究是要恢復的,和平終究是要爭取的,則不知市場或不知和平,都是重大的不幸。現在要問的是,人與人之間面對面,眼睛看著眼睛的溝通或講道理,是不是社會不可或缺的說話模式?如果是的話,那我們這一代成長的年輕人,顯然將會遭遇重大的不幸,因為他們正在喪失將來遲早要找回的能力。

中學如此,大學如此,研究所亦復如此。理科如此,社會科如此,文科亦復如此。他們得到的是什麼呢?最重要的,是針對感官的設計能力,所以許多與報告內容無關的花俏背景、擺設、跳動,占據了相當的準備時間。與報告內容相關的,則大量藉由簡化的文字,尤其是條列式的文字,輔以圖案、圖片、圖表來表達。報告的過程隨著投影片的切換而跳躍,能夠讓重點凸出的就是好的報告,不能讓重點凸出的就是不好的報告,至於跳躍不同畫面之間的聯繫則不能呈現,因此報告往往形同宣傳,是公關模式,而不是講理模式。講者與聽眾共同聚焦在屏幕上,面對著E化的內容,對於彼此心中感受的是不是同樣的情感,不需要關切。

聚焦屏幕切換 情感溝通與人文關懷能力流失

他們失去的是什麼呢?首先是面對面溝通的能力,看著對方的眼睛講述道理並表達情感的能力,在過程中流失。講者與聽眾不能藉由面部表情或肢體手勢的溝通,彌補文字或符號的不足,因此也不能隨著這樣的溝通進行調整或即時的反思。在高度技術性的內容與時間有限的壓力下,藉由屏幕進行有效率的報告,無可厚非,但對於社會與人文科系的師生而言,如何在短時間內有效說服,也是在考驗報告內容能否傳達深刻的人文關懷,抓住人心,產生說服力。聚焦於屏幕的報告方式,對於傳承人文關懷,維繫溝通的思想深度,到底有什麼樣的效果,是教育部必須研究的,沒有研究結果之前,貿然鼓吹全面E化教學,難稱妥適。

至少在過去三年的個人經驗中,不用投影進行論文口試答辯報告的,不到百分之五,也就是在超過百次的答辯中,總共不到五人次沒有使用投影。如果要問他們有沒有使用投影的必要性,應該說,除了以漫畫或影片為論文的主體之外都沒必要,甚至連以漫畫或影片為主體的,也並不是非要用屏幕。可是,如果沒必要使用屏幕就把投影設備關掉,答辯者不知所以然者泰半。至於教師授課倘若不採用投影,檔案不事先或事後提供給學生,就表示學生必須抄筆記,但真正低頭動筆願意抄筆記的,不到百分之十。對教師而言,E化授課內容綱舉目張的表象之後,教師個人即使對教學或主題充滿熱情,也產生不了更佳的教學效果。

是否全面納入教學評鑑 E化教學適用性待評估

教學評鑑帶動教學方式,頂尖大學為因應外界對於重研究而輕教學的批評,設法提升教學品質而對教師採行教學評鑑,但倘若追逐時髦,則學校群起效尤,教師自必須相應調整,於是演變成E化教學大躍進,與人際溝通及人文關懷的大災難。試想,當老師問學生問題時,學生可以看著屏幕思考回答,或學生問老師問題時,老師側身看著屏幕答覆,這樣的教學效果到底會是什麼?是否應該先加以評估,然後再考慮要不要透過教學評鑑推動全面E化教學?什麼樣的課程應該E化,什麼樣的場合或主題適合透過屏幕報告,是否各級、各校、各學科應該提出評估?什麼樣情況下E化是原則,其餘是例外,例外須說明?而什麼情況下E化是例外,須事先給予說明?這些都應該經過反覆辯證考慮後再決定。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