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臺灣醫學系學生核心臨床能力
文/劉克明
  高雄醫學大學醫學院教授
  醫學院評鑑委員會委員

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從2012年開始推動臺灣第二週期系所評鑑,其目標將從教學導向轉為學習導向,以評估學生的學習成效為評鑑重點,強調學生學習成效的品質保證,是屬於學習成效的評鑑(outcomes-based accreditation)。因此,大學各系所必須擬定其學生學習的核心能力,並且依此核心能力的內容安排課程,同時採取最適當的評量工具評估學生的學習成效。

臺灣醫學教育界為了提升醫學生臨床照護病人的能力,改善醫病關係,以獲得最佳的醫療品質及治療效果,於2004年經過全國11所醫學院代表討論及共識後,訂定臺灣醫學生畢業時應具備的最基本核心臨床能力,隨之將這些核心臨床能力分別融入於課程中,並且以客觀結構式臨床測驗(Objective Structured Clinical Examination,簡稱OSCE)評量醫學生的學習成果,其評量結果未來將作為醫學生畢業資格之一,與報考國家醫師執照考試第二階段考試的報考資格。

筆者謹於此報告個人經驗,敬請諸位先進及師長指正。

臺灣醫學系畢業生核心臨床能力的制定過程

筆者首先蒐集英國、美國、加拿大、澳洲、日本等國家已訂定的醫學生核心臨床能力,經過歸類整理後,編製成問卷,分送醫學教育主管單位、全國醫學院院長、醫學系主任、醫學中心及教學醫院臨床科主任等,進行問卷調查。其次將回收之調查結果,再經全國醫學院代表會議逐項討論後,訂定臺灣醫學生畢業時必須具備最基本的核心臨床能力103項,分為基本臨床能力(basic clinical skills)92項、基本溝通能力(basic communication skills)4項(附件一)及基本臨床態度(basic clinical attitudes)7項(附件二)。

這些核心能力被財團法人醫院評鑑暨醫療品質策進會訂為醫學生畢業時(Under Graduate Year, UGY)必須具備的能力,以與畢業後(Post Graduate Year, PGY)的臨床能力區隔。

核心臨床能力融入醫學系課程的過程

為了落實這些核心臨床能力的教與學,不少醫學院之醫學系進行課程改革,將傳統以學科為主的教學制度改為器官系統模組教學制度。其課程特色為以器官系統為核心,整合基礎醫學與臨床醫學的教學,核心臨床能力則依其與各器官系統的臨床相關性融入於各模組教學,包括擬定標準操作程序(Standard Operation Procedure,簡稱SOP)、進行標準動作的講解(teaching)、示範(demonstration)、練習(practice)、測驗(examination)、回饋(feedback)、反省(reflection)及矯正(remediation)等。

為了達到最佳的臨床醫學教育成果及提供醫學生實作經驗(hands-on experience),這些核心臨床能力的教與學過程採用模型(models)、模擬病人(simulator)、標準化病人(standardized patient)及各種檢測儀器,期以訓練具同理心、醫學知識豐富、臨床照護及操作技能熟練,且善於溝通之優良醫師。

評量核心臨床能力學習成效

評估醫學生核心臨床能力的學習成果有甚多方法,最常採用的有迷你臨床演練評量(Mini-clinical Evaluation Exercise, Mini-CEX)、操作技能直接觀察評估(Direct Observation of Precedural Skills, DOPS)、360度評量法(360o Global rating)、檔案評量法(Portfolio)及OSCE 等。目前全國各醫學院已設立臨床技能教學/訓練中心,負責醫學生核心臨床能力之教學,並實施OSCE以評量醫學生核心臨床能力。OSCE之測驗站數為12至15站,每站測驗10分鐘。

整個OSCE測驗,其中至少要有8站是以標準化病人為考題的測驗站(patientencounter station)。現已有數所醫學院規定醫學生必須通過OSCE才能畢業。

新臺灣醫學生核心臨床能力的修訂過程與項目

臺灣醫學系學制將於2013年改制,學習年限將縮短一年,為了配合學習時間的減少,原有的醫學生核心臨床能力的項目也須調整。2010年12月,在全國公私立醫學校院院長會議「醫學系學制改革規劃小組」召集人、國立成功大學醫學院林其和院長領導下,進行檢討與修訂。

新訂定之臺灣醫學系學生核心臨床能力的項目為:

(1)身體診查的技巧(Physical Examination)

(2)影像學的判讀(Visual Image Interpretation)

(3)實驗診斷的技巧(Laboratory Exam)

(4)操作型技巧(Procedural Skills)

(5)治療的技術(Therapeutic Skills)

(6)其他的技術

上述為新學制醫學生畢業時,應具備的基本核心能力項目,將列為國家醫師考試及畢業前OSCE資格要求的評估項目。筆者謹建議未來須更進一步訂出這些臨床核心能力項目在醫學系各年級不同階段的能力內容及範圍(individualized abilities)。

◎誌謝

在修訂新學制醫學生畢業時應具備的基本核心能力過程中,承蒙教育部醫學教育委員會常委賴其萬教授、全國醫學院醫學系主任、各醫學院臨床技能評估小組召集人、全國公私立醫學校院院長會議簡淑娟秘書,及成大醫學院林其和院長等師長及專家們的熱心協助,謹此致謝。

◎參考資料

劉敏、黃裕勝、劉克明(2004)。醫學生畢業時必備之基本臨床能力。醫學教育,8(2),168-188。

全國公私立醫學校院院長會議「醫學系學制改革規劃小組」﹝第11次會議紀錄﹞(2010年12月2日)。

劉克明(2011年1月)。新訂臺灣醫學生畢業時的基本臨床技能項目(上)。高雄醫學大學e快報,169
取自http://enews2.kmu.edu.tw/index.php/Enews169

劉克明(2011年1月)。新訂臺灣醫學生畢業時的基本臨床技能項目(下)。高雄醫學大學e快報,170
取自http://enews2.kmu.edu.tw/index.php/Enews170

◎附件一:醫學生基本的臨床溝通能力

1.能夠清楚地、敏感地且有效地與病人、病人家屬、醫療團隊成員及社會照護專業人員溝通。

2.能夠有效地溝通,不論對方的社會、文化、語言、種族背景或有身心障礙。

3.能夠以不同的方式進行溝通,包括語言、書寫及電子郵件方式。

4.能夠處理困難的情況,包括:告知惡耗、應付難相處與粗暴的病人、與身心障礙的病人溝通、幫助容易受傷害的病人。

◎附件二:醫學生基本的臨床態度

1.認知個人的與專業的能力範圍,當需要時應樂於尋求協助。

2.假如同事的健康、舉動或行為,有導致病人受到傷害的危險,要有採取行動以保護病人及其他人的責任之認知。

3.在提供個別病人與社區醫療照護時,應承擔相關的道德與倫理責任。

4.尊重病人,不論他們的生活方式、文化、信仰、種族、膚色、性別、性傾向、行為能力、年齡、社會的或經濟的狀況。

5.尊重病人對於他們的醫療之決定權利,包括拒絕治療或拒絕參與教學或研究的權利。

6.認知到有藉由與病人、病人親屬或照護者諮商,來了解與處理病人的醫療照護需求之義務。

7.應用可利用之資源,執行病人最大利益之照護。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