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大學如何兼顧品質並邁向卓越
文/蕭如容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績效統計組組長

正當國內大專校院面臨大眾化、少子化衝擊而經營困難之際,高等教育評鑑中心今(2011)年3月10日舉辦「追求高等教育之卓越」學術交流講座,邀請新加坡國立大學副校長Dr. Seeram Ramakrishna參與,與聽眾分享「大學如何兼顧品質同時邁向卓越」的智慧。

回應各界期待 大學排名結果備受關注

Dr. Seeram Ramakrishna指出,全球高等教育本質在過去50年走向大眾化,21世紀各界對大學有新期待:在教學面希望大學提出更有效率、更專業的教學方式培育人才;在研究面希望大學拿出更有影響性的成果,累積知識資產;在產學合作面,則希望大學能爭取多元的新研究經費,發展新結構,爭取最好的人才,並努力增加研究成果商品化的機會,使創新成績能被看見;同時希望大學也能投入地區性與國際性的工作,產生社會經濟效益,並對環境的永續經營提出貢獻,累積社會資產等。

面對各界對於大學的新期待,Dr. Seeram Ramakrishna認為,大學需要兼顧品質同時邁向卓越,惟如何定義「兼顧品質邁向卓越」的成效實在是個難題。大學培育人才的成效通常以畢業生進入職場的可移動性進行判斷,而知識資產的影響性通常以發表論文的品質與被引次數來間接衡量,大學的創新活力則可經由專利、商業投資與新創企業等指標加以捕捉;因此,為衡量大學是否符應各界的新期待,大學全球排名成為21世紀的現象。

建制品質保證與績效責任架構 新加坡大學引領卓越文化生根

新加坡相當重視人才培育,教育支出占了2010年預算的20.83%,其中大學經費即占了教育預算的26.09%。新加坡沒有多少天然資源,就靠頭腦,而潛在投資者需要的就是高品質的相關人才。新加坡的大學品質保證架構由教育部建立,於2003年啟動實施,並因應國立大學個別情形加以客製化,加強其品質保證與績效責任架構。此部分不作排名或跨校比較,而是鼓勵大學持續自我精進,實施方式包含三個步驟,如圖一所示。

圖一 新加坡教育部之品質保證實施步驟示意圖

大學呼應品質保證要求,須提出領導策略,建立方針,引領學校朝目標邁進,並提出如何達到提升品質的方法,投入資源付諸行動,建立評估提升品質的成效指標,從中學習繼而回饋與精進。以新加坡國立大學為例,其願景為邁向全球知識產業,成為以亞洲為中心的全球頂尖大學,發揮對未來的影響性;另有年度目標,績效指標含董事會、行政管理、教學、研究、服務等五個部分,重點放在培育多元國際化學習的人才資產,建立卓越的學習環境,吸引國內外菁英並建立國際合作夥伴,加強產官學研合作投資與促進經濟成長,重視最高道德標準的研究完整性以建立國際聲譽等。

Dr. Ramakrishna亦強調讓卓越文化生根的重要性,具體作法包括表揚傑出教師獎、傑出研究員獎、傑出研究夥伴獎、特殊表現獎、傑出服務獎等,對教員的鼓勵成為年度大事;而每年有一天為學校卓越日,在這一天進行安全卓越、服務卓越、環境卓越等頒獎。

由投入到產出 邁向世界一流大學

Dr. Seeram Ramakrishna提到,21世紀邁向國際一流的大學應持續要求進步,維持品質並使卓越的文化生根,在投入面爭取國際菁英(包括教師與學生)投入,爭取最好的基礎建設(請見圖二),佐以學校的願景、行政管理,持續的經費挹注學習過程與創新計畫,培育出多元的畢業生與新知識,於產出面將卓越成果展現在四個領域:

一、在教學面提供知識產業所需的高品質人才庫;二、在研究卓越成果面,包含大學為創新經濟做出貢獻,累積知識資產,以論文發表、建立智慧財產提供新知識,以研究成果吸引投資,以技術移轉、知識商業化創造新企業;三、在社會與文化成果方面,大學教育在提升生活水準的同時能對環境負起責任;四、服務卓越成果包含作好諮詢、顧問等服務角色,帶領作慈善,為社會創造資產等。

圖二 邁向21世紀國際一流大學示意圖

迎向全球化競爭 大學全球排名勢不可免

「追求高等教育之卓越」學術交流講座另一名講者Martin Ince,係英國《泰晤士報高等教育增刊》世界大學排名創始者,現與Quacquarelli Symonds(QS)排名系統繼續合作,他就大學排名對高等教育的影響提出若干看法。

Martin Ince認為,培育人才是大學最重要的任務,大學生人數快速增加中,尤其亞洲的大學迅速增加,在國際性的競爭中,大學如何了解自己的位置?學生如何選擇?學費合理嗎?包括政府也想知道大學的成就,不同的目標導引著不同的排名方式,由於有競爭使得大學全球排名應運而生。QS排名有最大的意見調查系統,今年度即將新發表30個學門以上的世界大學排名;另,上海交通大學、高等教育評鑑中心、《泰晤士報高等教育》皆提出不同角度的大學全球排名系統;而有一些新的系統也在醞釀中,如OECD高等教育學習成果評量計畫(AHELO)等。

美國與英國皆是採資源重點集中的高等教育系統,澳洲也是資源重點集中於八大名校,其他如德國、法國、日本、中國大陸也在衡量資源重點集中的系統。Martin Ince請大家深思:是否將所有經費資源集中挹注於少數大學?經濟發展所需的不僅是大學畢業生,也需要有技術的人員,這些都是教育政策重要的思考議題,而經由測量的數據或許可協助了解管理的成效,當迎向全球化的競爭成為一個目標時,大學全球排名就較能被接受;唯排名系統在教學與學生歷練、培育人才成效等方面不易捕捉,也希望使用者能了解這些盲點的存在。

排名日趨多元 不宜主導大學定位

Martin Ince最後強調,大學排名將會愈來愈多元,品質也會日益精進,將有機會被更廣泛地使用;然而最重要的是,大學領導者不能讓排名來決定學校該如何管理,那是大學領導者本身的責任,大學管理者須充分思考:這是一間國際性抑或是地區性的大學?這是一間菁英型抑或是大眾化的大學?這間大學在國家的定位為何?經費來源為何?是國立還是私立大學?經費分配在研究與教學上如何拿捏等。

本次學術交流講座的參與者多為大學管理階層,針對Dr. Ramakrishna與Martin Ince的演說內容提出許多關切,包括大學全球排名對於非英語系國家與大學較為不利、有些排名可能被操作等疑慮,以及當排名機構對於大學數據的正確性掌握不夠即逕行發表,會對學校造成傷害或影響等,紛紛就教於兩位講者。講座在熱烈交流的氣氛中結束。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