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以教學為主的第一週期系所評鑑已經圓滿完成,明(101)年登場的第二週期系所評鑑,將以學生學習成效作為評鑑主軸。今(100)年3月走馬上任的國家教育研究院院長吳清山建議各系所,為教師與學生建立完整的教學及學習檔案,並且根據系所特色主動增加評鑑指標,強化自我優勢。未來大學評鑑也可在評鑑項目不變下,將評鑑指標區分為共同性、個別性與特色性三部分,凸顯系所的個別差異。

吳清山為94年12月高等教育評鑑中心成立時首任執行長,對國內外大學評鑑制度有非常深入的了解,並實際參與第一週期系所評鑑業務的規劃與推動。他於接受《評鑑》雙月刊專訪時建議,評鑑機構應積極參與國際評鑑組織,共同研擬「跨境學歷採認架構」,透過民間的力量將臺灣的大學推向國際,為更多國家所承認。

以下是訪談紀要:

記者問(以下簡稱問):就您觀察,系所評鑑實施五年以來對大學有何改變與影響?

教學綱要全數上網 教師更重視教學準備

吳院長答(以下簡稱答):儘管有人認為,系所評鑑被當成大學退場機制與系所整併之用,但這並非評鑑的本意。系所評鑑的目的不是為了處罰表現不好的學校,而是為了幫助改善與提升品質。事實證明經過五年的評鑑,臺灣的大學教育已經產生許多正面的影響,最明顯的是教師對於教學準備更為重視。過去許多大學教師不會提供教學綱要給學生,現在百分之百的教師都會將教學綱要事先上網,清楚列出教學目標、授課進度、教學內容、評量方式與參考資料,作為學生選課依據,這就是系所評鑑造成的良性改變。

另外像學習空間與環境的改善、教學設備的充實、教師素質的提升、聘請更多具有博士學位或專業證照的師資,這些在私立學校尤其明顯。每個系所並開始強化校友聯繫機制,促成更多畢業生回饋母校。更重要的是,各校已慢慢建立並落實自我改善機制。可見五年的系所評鑑對於大學行政、教師教學、學生學習、環境改善、自我改善機制等各方面,都已發揮應有的價值與效果。

當然,任何一種評鑑都會有缺失,美國也在檢討「認可制」的評鑑只要求學校達到最低門檻,是否無法檢驗學校的績效責任;但若是連最低的「品質確保」都達不到,又如何達到最高標準?因此,各系所在通過基本門檻的認可後,必須持續改進、提升品質。

參考效標僅供參考 未來可區分出個別性評鑑指標

最近美國討論的另一個認可制話題是:不同類型的學校該不該有不同的評鑑指標?我的看法是,評鑑項目應該各類型校系都相同,但項目下的評鑑指標則可區分為「共同性」、「個別性」與「特色性」三部分。現在學校與系所的差異性頗大,評鑑指標的設計應該更有彈性,例如某評鑑項目的12項參考效標中,可以有大部分如7項被列為共同指標,所有大學系所都應受評;另外5項則為個別指標,由受評單位按個別差異自主決定是否採納,可以自行刪減,並說明調整的理由;同時再開放系所自填具有特色的特色性指標。此舉不僅可凸顯學校系所的自我定位,強調辦學特色與他人不同之處,更可增加大學對評鑑的參與感。

問:目前系所評鑑的參考效標僅是各系所進行自我評鑑準備的參考,各系所仍可依學校發展定位及系所獨特的運作模式增加或刪減,並非唯一的共同架構。

答:沒錯,雖然評鑑機構如此三令五申,但根據我的經驗觀察,學校並不認為這只是「參考」而已,都把它當成「固定」的指標,幾乎沒有系所敢任意拿掉一個參考效標,因為就怕萬一被評鑑委員問到時提不出相應的資料,所以還是全部的效標都會準備,除非評鑑委員和受評單位都有相同的看法。因此,建議未來評鑑可考慮將評鑑指標區分出個別性,讓系所可以更放心地去調整。若來不及於第二週期系所評鑑施行,系所還是可以主動增添對自己有利的參考效標,凸顯特色與優勢。

學生學習成效評估 宜落實資料查證

問:第二週期系所評鑑改以學生學習成效評估為重點,您的看法為何?

答:從輸入面的評鑑轉變為產出面的評鑑是國際趨勢,值得臺灣嘗試,但不諱言對於評鑑者與受評者來說都是一大挑戰。因為以學生學習成效作為評鑑主軸在國外還沒有發展得很成熟,如果只評鑑學生學習成效的機制面,則只有完成PDCA裡面的P(plan),後面的D(Do)-執行、C(Check)-檢討改進、A(Act)-改進完繼續執行,也都應該全部檢視,才符合output評鑑的精神;若只看第一階段P-機制的建立,是不夠系統性與完整性的。

例如建立補救教學機制是P,但建立後有多少學生參與?參與後有多少學生進步?系所有沒有根據成效回頭改進機制?這些機制造成的效果才是重點,沒有效果的機制就流於形式。但效果與進步程度如何評鑑?評鑑委員能否看得出來?我認為學生學習成效評鑑要做得好,一定得透過有形的資料去評鑑,因此,建議評鑑機構應該更落實評鑑委員研習,受評學校則應鼓勵系所為教師建立教學檔案(portfolio),將每門課程的教學資料建檔,而每位學生也要建立學習檔案,評鑑時就檢視這兩個檔案,即有資料可以相互佐證,否則評鑑委員隨便出個題目考學生,是不具信度與效度的。

建立「跨境學歷認證架構」 評鑑機構未來努力目標

問:談到評鑑的國際趨勢,您認為評鑑的國際化重不重要?如何進行?

答:臺灣不能搞鎖國政策,國際化是臺灣教育的生路,不僅教育產業可以輸出,我們累積了豐富的評鑑專業經驗,也有能力輸出至東南亞與大陸,協助他們建立評鑑機制,或者推薦優秀的評鑑委員至其他國家擔任評鑑委員。我們的評鑑委員也可網羅香港、新加坡、大陸等華人地區,甚至英語系國家通曉華語的國際委員擔任。

除了評鑑委員國際化,評鑑國際化還包括評鑑手冊的雙語化,以使國際人士了解臺灣高教評鑑的作為,另外則是評鑑機制與國際接軌。還有一點很重要,臺灣的學歷認證機制也必須與世界其他國家接軌。

目前有些國家如馬來西亞不承認臺灣的學歷,此涉及外交問題,透過政府部門比較不容易突破,但若能透過亞太地區的品保組織如APQN(Asia-Pacific Quality Network)發展出「跨境學歷認證架構」,訂出跨國或跨境(如大陸)的課程學分採計與學位採認共同標準,則以APQN為平台,透過民間組織的力量讓政府接受,就比較容易在亞太各國之間通行。至於跨境學歷認證架構的操作方式,需要組成委員會不斷進行討論。

評鑑中心已是APQN理事,建立亞太學歷認證架構是未來可以多加著墨的方向,屆時臺灣的師資、課程、學分、學位與亞太國家都能相互認可,評鑑機構等於扮演將國內大學推向國際的角色。目前歐盟已成功建立起資歷(學歷)架構機制,值得亞洲借鏡。

舉辦「國際評鑑組織論壇」 將國內大學推向國際

問:國際化需要經費支持,臺灣評鑑機構的國際化還可有哪些具體作法?

答:大學全球化,評鑑機構也要國際化,評鑑中心應積極與國際評鑑組織交流,尋求各種合作機會,並向教育部、外交部甚至陸委會爭取經費,在臺灣舉辦「國際評鑑組織論壇」,順勢把國內大學推銷出去,必定能吸引各國品保組織注意,藉由來臺參與活動更加了解臺灣的大學,回去後即可宣揚臺灣高等教育的價值,這是最好的國民外交。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