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泰晤士報高等教育》世界大學新排名新思維
文/蕭如容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績效統計組組長

高等教育界普遍好奇,去(2010)年起英國《泰晤士報高等教育》(Times Higher Education, THE)獨立於Quacquarelli Symonds(QS)之外自行發表新排名,究竟會提出那些新點子?就在去年9月《泰晤士報高等教育》發表新世界大學排名後不久,其副主編Phil Baty 11月初來到臺灣,並於高等教育評鑑中心主辦之「全球大學排名現況、發展及對臺灣各大學國際競爭力之影響」國際論壇中,闡述其新排名的新思維。

《泰晤士報高等教育》排名興革

值此高等教育全球化方興未艾之際,《泰晤士報高等教育》與QS於2004起合作發布之世界大學排行榜(THE-QS)已六個年頭,其評比特色在於屬「聲譽評比」的學術同儕意見與雇主意見調查高達50%,卻因而也引起頗多爭議,Phil Baty提及降低聲譽評比比例是提出新排名的動機之一。

Phil Baty亦提到高等教育機構的複雜性,一些大學最有價值的努力無法以數據呈現,更無法進行測量與全球性的比較,常用的一些指標亦很難令人滿意。而根據湯森路透調查發現,有超過九成受訪者反映,教師發表產出與被引之影響力需要納入測量;超過八成受訪者希望了解師生比與研究經費收入等;超過七成表示同儕聲譽測量亦須納入。Phil Baty說明,最後根據諮詢會議,THE-QS世界大學排行榜有三點必須改進之處:1.來自於主觀意見占50%,其樣本卻薄弱;2.論文被引次數受領域影響產生偏差;3.僅以師生比作為教學品質測量過於粗糙等。

因此,《泰晤士報高等教育》2010年起另與湯森路透合作發表新排名,於9月16日公布新世界大學排名;新世界大學排名指標降低同儕意見比重,同時增加教學評比內容,並採用經校正(考慮領域差異性)的論文被引用影響力,同時提出研究卓越性須考量經費、規模、領域、國際化等,並將指標增至13個之多。比較《泰晤士報高等教育》的新舊世界大學排名指標權重如表一,可以觀察到《泰晤士報高等教育》面對世界大學排名對國家政策與經費分配等可能有所影響,因而加以改善,使新排名指標更多元、健全且透明。

新排名的特色

《泰晤士報高等教育》新排名之學術聲譽調查包含教學與研究部分,由湯森路透就全球具資歷學者於今年春季進行調查,共回收13,388份各地區各領域的問卷,據以代表全球高等教育意見進行統計,除教學聲譽調查指標權重占15%,研究聲譽調查指標權重占19.5%,合計聲譽調查指標權重占總分之34.5%,較舊排名的50%為低之外,並設計部分指標由學校自行陳報,比重約占10.75%。對於諮詢意見反映較有意義的指標,且數據本身信度足夠,則給予較高之權重;反之,若數據本身信度較不足,或指摽有效性不夠,則給予較低之權重。

《泰晤士報高等教育》新排名的特點之一,在於考量經費、規模、領域等影響;在機構收入、研究經費運算上,先除以教師數,數據再經「購買力平價」(purchasing-power parity)校正,使所有國家能在公平基準下競爭;而進行論文被引用影響力運算時,數據亦經「領域差異性」校正,因此,新排名結果使得小而美、非綜合型大學有機會勝出,2010年排名前五名分別為美國哈佛大學、加州理工學院、麻省理工學院、史丹福大學、普林斯頓大學等;進入前200名最多的國家依序為美國72所、英國29所、德國14所、荷蘭10所、加拿大9所,另臺灣有4所進入前200名。學界分析前述表現與各國高等教育經費占實質國內生產毛額(GDP)之百分比有關,美國、英國與德國分別為3.1%、1.3%與1.1%。

多元指標排名 提升大學競爭力

除了《泰晤士報高等教育》新排名的演進,臺灣高等教育評鑑中心近年辦理之世界大學科研論文質量評比計畫,也從2007年推出的全校不分領域排名,至2008年新增領域排名,2010年再細分至學門排名,一路不斷精進發展,也讓小而美的大學在世界大學排名競賽中脫穎而出,甚至新興國家大學亦可有不錯的表現,相信世界大學多角度的指標排名數據,與一再改良的新排名、新思維與新作法,可提供大學更客觀多元健全的資訊,協助大學更具競爭力。

表一 《泰晤士報高等教育》新舊世界大學排名指標權重比較表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