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以學程培育人才 做好學生學習成效評估機制-專訪佛光大學校長楊朝祥
文/陳曼玲
圖/林郁忻

今(99)年8月請辭考選部長,重新擁抱教育最愛的佛光大學校長楊朝祥,曾擔任教育部長及研考會主委等要職,是國內縱橫行政考試兩院、擁有三部首長資歷的第一人。向來關心高等教育的他,如今轉換跑道掌舵私大,對於大學的危機生存與品質管理之道更有一番見地。

楊朝祥於接受《評鑑雙月刊》專訪時表示,面對少子化危機,大學應該當成「產業」經營,廣增招生來源或出走海外,甚至要求對岸開放臺校登陸獨資辦學;更重要的是調整系所類科設置與教學內容設計,將「學程」視為培育人才的單位,與系所雙軌並行,同時做好學生學習成效的評估,為畢業生品質把關。教育部對大學申設學程的審查也應完全鬆綁,績效不佳的公立大學則應裁併或減招。

以下是訪談紀要:

記者問(以下簡稱問):臺灣高等教育正面臨少子化的衝擊,政府與大學應如何因應?

陸生來臺 須先解決後勤與輔導問題

楊校長答(以下簡稱答):少子化是我們精緻教育的問題,我不贊成政府用簡單的退場機制就把這事情給了了;無論公立或私立大學,每所學校成立的過程都投入許多經費和心血,如果就讓它們這樣倒下去或變成安養院,不是真正做事的辦法,應該多管齊下來解決。首先是增加學生來源。教育部現在推動大學開辦銀髮族課程,提供機會讓老年人返校進修,是一個不錯的辦法。

另一件正確的事是陸生來臺終於立法通過。先從小規模開始辦理是對的,因為陸生來臺最大的問題在於學校的後勤能否支援。我們不能讓陸生住在校外,他們入學後的吃、住、生活照顧與輔導問題,學校都必須一手包辦。目前一年只收2,000名陸生還好,一所學校分不到多少人;但未來一旦大規模開放,學校後勤的條件夠了沒?目前看來仍是相當的不足,政府與大學應該預先規劃,早做準備。建議大學可善用民間的力量興辦宿舍以供應本地生住宿,再挪出校內宿舍給陸生使用;海基、海協兩會也應在大陸臺生較多的北京、上海、廈門等地,以及臺灣部分城市設置類似駐外文化組的對口單位,做為大陸臺生或來臺陸生的生活輔導、急難救助之用。

改變大學體質 登陸獨資辦學或海外設校

長遠來看,更直接有效的作法是透過協商,要求對岸開放臺灣的大學赴大陸獨資辦學。目前大陸方面只准臺商與大陸人民合作辦學,但臺商仍有很多顧慮,建議可先比照類似臺商子弟學校的模式,在臺商較多的「海西經濟特區」試辦專為臺商培養人才的科技大學或技術學院,招收大陸學生就讀。

這是未來一定要走的路,國內大學應該進行體質上的改變,不僅去大陸辦學,也要學習澳洲到其他國家設校招生,把自己當成「產業」經營,部分留在臺灣發展的學校則再從外面另補生源進來。至於辦學績效不佳的公立大學系所,政府應再縮小規模以提升品質,尤其不要讓國立大學愈併愈大。當然,有些私立學校也不一定要這麼大。總之,對於兢兢業業辦學的私校,政府不應坐視它們倒閉,我對解決這個問題是很樂觀的。

提升畢業生品質 學習成效評鑑很重要

問:的確,大學沒有品質如何招得到學生,您認為大學應如何提升品質?

答:這段時間我最欣賞的兩大高教政策,一是教學卓越計畫,二是大學評鑑,它們對臺灣高等教育的發展最有幫助。教卓改變了大學教師的教學方式、教學型態與教學品質,而老師教學必須卓越的原因則是為了提升學生的學習成效,因此,系所評鑑第一週期以教學評鑑為主軸,第二週期更強調學生學習成效的outcome評鑑,是教與學的質量保證,正好與教卓計畫緊密結合,是正確的方向。

過去評鑑習慣用CIPP模式,亦即較強調input與process,總以為教育百年樹人,不需要立即看到成果,但現在就業率很重要,學生一畢業能否找到工作,正考驗著學習成果,因此,最後一個P,product,應該才是評鑑最重要的部分。尤其現在的畢業生是與全世界的人才一起評比,不能只有區域性的培養。因此,在源頭做好教學品質的把關之後,接下來就是如何評量學生的學習成果。我們的畢業生如果可以符合世界水準,自然就很容易向外輸出與對世界招生。

學生學習成效評估 機制為先 務實為重

問:明年校務評鑑就要實施學生學習成效的評鑑,這是國內大學的第一次,您建議學校如何準備?

答:學生學習成效評估對國內大學而言,目前仍在初始推動階段,所以這次校務評鑑先看學校有無建立起學生學習成效評估的「機制」,引導學校先將完整的評估制度建立起來,至於學生學習的「成果」如何,還不是重點。這樣的作法是對的,因為總要先「有」再求「好」,有「好」才能「更好」。到了第二階段,再進一步瞭解學校所建立的評估系統能否將學生的成就提升。

也就是說,明年第一階段的校務評鑑在喚起各大學對學生學習成效評估的重視,提醒大家趕快把評估機制建立起來。而目前也有學校開風氣之先,發展出一些評估的系統與模式,希望這些學校能大方與他校分享經驗,相互學習觀摩,共同提升臺灣高教的品質,而不要用智財管理的心態對待此事。

另外,對於學生成就評估的面向,我個人建議應該以務實為導向;例如現在很注重學生的就業力,則學校就應強調專業技能的評估,而不要只在通識教育訂了一堆理想化的指標,卻流於空泛而不知如何評估。評估的方法、程序與結果都很重要。

開設英語課程無法治本 學習內容與系所設置才是重點

問:此次校務評鑑另一個重點是學校的定位與經營,這也與如何訂定與評估學生的核心能力有關。

答:沒錯,全世界的人才是流動的,畢業生面對的是全球化的競爭,但要培養可與他國評比的人才,這方面我們仍然很弱。我不認為廣開英語課程就能真正解決問題,重點在於學習的content有沒有調整到與產業接軌,趕上國際潮流。我們大學系所的教學內容調整過慢,這牽涉到原有老師的問題,為了讓老師不失業,反而培養出失業的學生。

鬆綁審查 使學程變成培養人才的單位

進一步說,目前國內大學的系所與類科設置仍然非常傳統,如果很難全面改變,就應該用學程的概念雙軌並行,也就是把系所當做學術研究的單位,學程則做為培育人才的單位。老師原本配置在系所,但當某個領域需要人才時,不同系所的老師就可共同開設一個學程,培養人才。等過段時間社會對該領域的人才又不再有高度需求時,學校即可將學程結束,老師回到各系又可視社會趨勢重新組成新學程,所以學程可以一直推陳出新,而老師只要願意重新培養專長,就不必離開學校。屆時,系所就是老師學術領域的分野,學程則是培養學生的地方。

這也是為什麼這次評鑑很重要,必須轉到以學生學習成效評估為主的評鑑。大學應該瞭解現在的處境,努力調整系所、重新設計課程,而不是照既有的樣子繼續往前走。系所評鑑對於學校push的力量是很足夠的。

問:大學法已經賦予大學設置學程的法源,現在做得還不夠嗎?

答:教育部應該更大力的推動學程概念,而且放寬審查制度,只要是在總量管制內,學校申設學程甚至系所,教育部應該完全不用管,放手讓學校自己調整就好。我在教育部長任內推動總量管制政策時,本來就主張系所學程的調整由各校自己決定,但後來卻愈管愈多,現在連學程的課程設計都要先送審,我覺得不需要,應該趕快放寬才對。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