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大學分類評鑑 是限制不是鬆綁
文/劉維琪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董事長

自從系所評鑑實施以來,經常聽到評鑑應依研究型、教學型、實務型等不同類型大學進行分類評鑑的建議,教育部也責成高等教育評鑑中心研究分類評鑑的可行性。經評鑑中心多次邀集專家學者開會討論,目前傾向不進行依大學類型分類的評鑑,但此研究尚未定案,仍在接受各方意見中。

個人認為,主張系所評鑑應按大學類型予以分類的理由無非兩項:一、分類之後,各類型大學的評鑑指標將會有所不同,容易凸顯不同類型學校的辦學特色;二、評鑑委員將以同類型大學的評鑑標準進行評鑑,評鑑結果自會比較公平。

自己與自己相比 系所評鑑已被分成N類

但其實這些都是迷思。何以故?系所評鑑設有五大評鑑項目,每一項目下都有「參考效標」供各系所「參考」,但要不要全部採用,系所可依辦學目標「自行增減」,無硬性規定。且雖然評鑑未按大學類型分類,卻已按學門類型進行分類,所有系所共被歸類為49學門,各學門的參考效標每年多會根據學門性質而調整。

換言之,目前實施的系所評鑑已非常近似由各系自訂指標、自己與自己比,因此,若從分類的觀點來看,其實每個系所都是自己獨特的一類,互不相同!再退一步思考,若評鑑指標需要分類,也應是由教育主管機關先做好大學分類,明確定義大學類型後,再交由評鑑機構據以評鑑,而不是任由評鑑機構自行定義大學類型。

建立教學與學生學習成效機制 無關大學類型

系所評鑑不必依大學類型分類的另一個關鍵在於,系所評鑑是教學評鑑,著重在教學品質與學生學習成效的確保,評鑑各系所是否根據自己的目標,訂定學生基本素養與核心能力,自訂評量與達成的方法,以及若無法達成目標時,有無自我改善機制。既然已交由各系所自訂指標,評鑑檢視的又是各系所教學的「機制面」,難道研究型與教學型大學的教學「機制」會有根本差異嗎?需要採用不同的指標分開評鑑嗎?同時目前系所評鑑已將博士班、碩士班、大學部分開認可,凡設有博、碩士班的研究所,即使是教學型大學,難道不應包含研究面的指標嗎?

系所評鑑採取各系所自訂指標的方式,不依單一、統一的標準進行評鑑,已經給予大學最大的自由度,形同將大學分成N類;若現在反其道而行,硬要把大學分成二類、三類來評,這反而是限制,不是鬆綁!

委員分類勝過學校分類 但宜避免競爭心態作祟

另一個迷思是,大學評鑑不分類,是否會「干擾」評鑑委員的評鑑標準,讓他們用自己慣用的「高度」去評鑑不同性質的大學?較佳的解決之道為,評鑑中心可盡量安排來自相同類型大學的委員評鑑相同類型的學校,以求評鑑客觀;例如教學型大學的委員去評教學型大學系所、研究型大學的系所多由研究型大學的委員評鑑,新設學校則多讓同樣來自新設學校的評委擔任。但也有學校擔心如此恐落入「同類競爭」的風險,深怕來自相同類型大學的委員基於競爭心態,會在評鑑時主觀壓低「對手」學校的成績,以拉抬自己的學校。評鑑中心將透過評鑑委員的研習傳達正確理念,避免委員出現這樣的心態偏差。

系所評鑑不依學校類型分類 符合歐美高教評鑑主流

大學分類評鑑的迷思,已經存在我們的社會許久,但一直缺乏邏輯性的辯證與論述。分類評鑑的背後其實還有一層隱含的意義,就是分類意味著同類大學間可以互相比較。但這是我們要的嗎?若用相同標準與他人一較高下,學校與系所就會失去發展的獨特性與自主性。這應該不是臺灣的大學未來要走的路。綜觀歐美國家實施的大學評鑑,也沒聽過將研究型與教學型大學分開評鑑的作法,倒是美國中北部各州校院認可協會(NCA CASI)規定研究型大學的委員可評教學型大學,教學型大學的委員不能評研究型大學;但這也是屬於評鑑委員的分類,而非大學類型的分類評鑑。足見臺灣系所評鑑的作法,完全符合歐美高教評鑑的主流,並未違反國際潮流。就連鄰國日本也未將大學強制分類評鑑,而是開放學校可從好幾個評鑑機構中,自選任一機構接受評鑑,在歷史因素下,即逐漸形成相同類型大學選擇同一機構受評的情形。

評鑑機構多元化 分類評鑑無必要

分類評鑑是把思考邏輯簡化,無助於解決問題。教育部最近已認可國內其他機構辦理大學評鑑,未來大學可望自選評鑑機構受評,則或許臺灣有機會走上日本的路,即相同類型的大學可自行選擇同一個評鑑機構辦理評鑑;如此一來,評鑑中心亦無必要再對大學進行分類評鑑了。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