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高等教育品質保證面面觀
文/黃淑玲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助理研究員
圖/吳逸驊

由高等教育評鑑中心主辦的「高等教育評鑑論壇」夏季場,今(99)年6月9日於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進修推廣學院演講堂舉行,主題為「評鑑與教育品質保證:利害關係人,您關心什麼?」,邀請國立新竹教育大學教育學系蘇錦麗教授、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教育學系甄曉蘭教授,以及雲林科技大學管理學院林尚平院長,分別從不同利害關係人的角度(如學生、教師、技職校院等),探討評鑑如何確保高等教育品質,並由評鑑中心董事長劉維琪教授擔任討論人。

以學生學習成果評量 推動為學生負責的文化

蘇錦麗教授提及過往以教師為中心的教學,隨著大學教育普及化、教育成果的要求以及各國政府重新思考教育的本質,漸漸聚焦至以學生為核心的教學,影響所及,也造成一股學生學習評估的運動。歐、美、澳、紐、日等國都建構學習成果指標,未來我國政府推動的大學評鑑,也將改變過往僅重視教育投入面(例如資金、設備等),轉向重視教育的產出面。以華盛頓大學為例,蒐集學生學習成效資料之作法包括組織工作小組、訂定符合學生需求之學生學習評估政策、建構各專門領域學生學習成果目標、成立專門蒐集學生學習資訊與分析之網站,以及提供諮詢輔導與研究。

與會來賓對於學生學習成果進行評量亦深感興趣,希望評鑑中心設計出一套評量學生學習成果的機制。然而針對學習成果是否有單一標準這樣的疑問,討論人劉維琪教授則表示,評鑑學生學習成效是否通過,並不在於單一標準,而是尊重各系所依本身資源與成立宗旨自訂而成的目標進行評鑑。所以若未能通過評鑑,會是因為系所沒有訂定明確的目標,抑或自我設定的目標沒有達成,且亦沒有一套改善的方法。當然,評鑑中心亦會介紹各校訂定學生核心能力的方法、評量案例與評量工具等。民國100年的校務評鑑僅要求學校訂定評量學習成效的相關辦法;第二輪系所評鑑時,才會請各系所提出學習成效的評量結果。

教師評鑑不僅由人事決定 更是提升專業發展 促進大學品質的契機

甄曉蘭教授指出,教師評鑑開始後,原本各校自訂的教師升等制度反而成了全國性的規定;往後的教師分級制度,更可能使評鑑強化教師人事規定。然而評鑑的對象是人,大專校院的教師是否能從組織管理的角度審視?或是更需要將教師專業發展納入評鑑指標中,使評鑑與個人相關?老師做為利害關係人,如其專業得以發展,學生、學校都能受益,學生學習成效也因為教師發展而得以彰顯;故教師專業需要有發展與精進的機制,更要協助新進教師,輔助其專業成長。

甄曉蘭教授重申,教師評鑑牽涉到教師工作的本質與其職責,研究不能忽略外,教育學生更是核心,社會責任也是重要一環;教師評鑑不能僅從人事制度的記點數切入,更不是僅為應付外來的評鑑而做,而是必須加強系所內部的自我評鑑,並藉此與教師明確溝通其職責範圍,同時檢視專業領域內的完整性。她進一步建議積極的作為,包含:商訂各校系所專業、教師參與專業工作坊、擬定教師專業指標與評鑑方法、教師參與教師評鑑工作坊,以及使用評鑑結果給予教師回饋。

重整技專校院結構與生態 評鑑方能有效

有關技職體系評鑑,長期參與技職評鑑的林尚平院長分析,技專校院的生態發展,無論是從早期的行政領導,到近年各校自主,皆與評鑑發展緊密結合。去年教育部對技職校院校長宣布技職教育再造方案,即是重申重視學生學習成效的重要性。技專校院最重要的利害關係人即是學生-未來的員工,學生的就業狀況充分反映學校教學成果。

另一方面,學校行政之決策者即是校長與主管,而評鑑與校務行政間的磨合點,依林院長的觀察,即是行政主管採任期制,所以系所的受評內容有可能是上一任系主任的行政結果;且學校在準備評鑑的過程中,若主管不願意執行評鑑相關事務,即可在不受行政責任的約束下,辭去主管職務,進而造成權、責不相符的情形,這問題在國立學校尤然;而校長對系主任的作為亦沒有太大約束力,因為校長也是任期制。

他建議,在評鑑學生學習成效時,應將所有利害關係人(包括評鑑組織、學校、行政者、教師與學生)的角度納入考量,才能有效推動測量,並與評鑑做有意義的結合。無論如何強調技職再造,責任不能僅在教授身上,更不能讓系主任成為單一面對評鑑的行政主管,如此無論系主任的去留是否有行政約束力,高等教育評鑑仍能有效督促教育品質改革。

有關更多夏季論壇訊息,請至http://www.heeact.edu.tw/ct.asp?xitem=11305&ctNode=328&mp=2查閱。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