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美國HLC機構(校務)評鑑及其評鑑倫理
文/顏善邦
  銘傳大學副校長

我在美國高教界服務長達40年,1978至2006年擔任美國密西根州賽基諾大學副校長兼教務長,1989至2007年的17年間,有幸以諮詢訪評委員(consultant-evaluator, C&E)的身分在美國「高等教育委員會」(The Higher Learning Commission, HLC)服務(註)。該會的訪評委員職級從基層的諮詢委員(C&E),往上依序為折衝審閱委員(conflict-resolution reader)、調停委員(arbitration panelist)、訪評團主席(team chair)等,各個職分都有專屬的工作內容。諮詢委員的標準工作角色與職務為:擔任認證過程中,同儕評估倫理的基石。因有如此獨特的基礎式服務機會,得以享有第一手經驗,習得機構(校務)認證的精髓。

美國教育認證體系 以質化標準進行同儕評估

通常一國的教育水平是由中央政府單位統籌,例如教育部。然而在美國,教育公權力係委由各州政府主導。一般而言,這些非營利體系與非政府組織認為,評鑑工作已經進化到一種層次,就是由區域性認證組織進行相關的評鑑措施,而其訪評結果昭告全美其他區域性認證機構,同步加以認可,如此才能確保整體的教育品質。

基本上,機構(校務)認證是一種個別的、自願性的歷程,認證結果將提供許多公/私部門執行相關措施之重要參考。例如:聯邦政府專業撥款單位,視認證資格為經費補助的重要指標;獎學金發放單位與慈善團體,亦將頒獎條件侷限在取得認證院校的申請人。更甚者,職場雇主徵才時,欲瞭解應徵者的學業成績表現是否名實相符,也端賴該校的認證資格來定奪;學校的指導教授或導師,則根據各校院的認證資格,指導學生深造、進修的方向;準大學生更需要各校院認證相關資訊,才能選擇適合的優質學府就讀。

「認證」,是一種持續演進的歷程,起始於機構本身的自我研議,這是一種全方位戮力評量機構的發展進程,藉以瞭解該機構是否遵循既定的目標。其所查考、研議的範疇極為寬廣,涵蓋學生、教師、行政人員、校友、董事,在某些特定情況中,甚至包含當地社區。「自我研議報告書」由妥適選任的認證委員加以審閱,該報告書也是實地訪評的依據。

機構(校務)認證的目的不在於校院排名或分級,而是授予認證與否的質性判斷。至於評鑑過程的客觀性與公平性,源自有效益的同儕評估。

認證程序中,受委派的高教專業人士貢獻時間與專才,其專業判斷與意見,建構出認證機構的政策,使其宗旨得以具體落實,此一宗旨就是:教育機構的自我改進與機構品質的公開鑑證。同儕評估意指,藉由評鑑程序引進專業判斷─從標準的設定、認證的執行與最後結果的拍板定案,所有的程序、工作事項、評估的判定與理由,以及證據的編列,對於一個真正具有效益的同儕評估作業而言,都是十分關鍵的要素。同儕的訪評委員在執行認證工作的過程中,扮演十分吃重的角色。因為認證機構決定授予認證與否,端賴質化的標準認定,並非僅憑藉缺乏彈性或絕對的量化標準。

訪評委員之職責

在美國,所有的認證程序由同儕訪評委員肩負二項職責:一是提供諮詢服務,輔助受評單位改進教育與服務品質;二是運用認證機構的書面認證標準為根本,評估受訪機構,並確立其教育品質。

訪評委員除須維持個人信譽,自視為一個協助機構自我規約、自我改進的有效助力之外,還需要具備特定專才,具有競爭力與客觀性。最重要的是,確切認知、瞭解相關認證的標準與程序,展現高度意願、奉獻時間,為更佳的高等教育而努力。委員們還須具備學習及應用認證相關技巧的能力與天賦。在執行認證工作時,要有備而來,充分掌握受訪機構的相關資訊與知識,始能根據相關資訊,做出公正而客觀的判斷,並且積極參與訪評過程,除與其他委員進行有效的互動之外,更要與受訪機構的教/職員、學生進行有效的互動,還要能針對發言者保密,尊重受訪機構以及相關人士。

訪評委員的遴選與訓練

每年「高等教育委員會」(HLC)的董事會皆會審視並遴選新的訪評委員,為同儕評估委員團(Peer Review Corps)加入新血。有意加入訪評行列者須自行提出申請,無提名制度。若某一大學的教授獲派為同儕評估委員團一員,總署董事會須先通知該校校長,並取得其首肯後始能定案。

自1980年代末期,該董事會藉由強化在職教育與徵募、選聘委員之程序,持續精進其成員績效;其中,徵募、選聘委員之程序涵蓋徵聘、篩選、遴選同儕訪評委員,並在團內持續評估委員的工作表現。一般而言,欲取得同儕訪評委員的完整資格須完成相關訓練;而且在資格齊備之後的服務期間,仍須持續接受相關專業發展訓練。新成員獲選進入訪評團後,須接受資深同仁在訪評過程中的引導與指教。基層同儕訪評委員是以「見習委員」身分開始,過程中不乏數次反覆見習的情形,每位委員任期結束前,則由董事會評核該委員的工作表現,以決定該成員是否續任。 

1990年,我遞交申請函至芝加哥的「中北部各州學校學院協會」(North Central Association of Colleges and Schools)認證組織,並於次年6月獲准取得見習委員資格。其後八個月時間,每二週自密西根州的賽基諾城,飛到芝加哥見習、受訓。經過了不同職分的學習與歷練,1992年9月獲頒正式委員資格並開始服務,歷經諮詢委員、折衝審閱委員、調停委員的身分,直到2005年7月成為訪評團主席。

同儕訪評委員在高等教育界通常已有直接或間接的工作經驗,他們自願慷慨奉獻時間、精力與專業,且信守認證工作的種種規約與原則。最重要的是,所有位階的訪評員都需要具備二項特質:客觀性與公正度,也必須持續瞭解美國高教傳統價值與發展趨勢,還要有能力判別高教機構運作宗旨的適切性,以及最佳校務運作方式在不同組織的適用性。

訪評委員應具備的能力

有效益的同儕訪評委員須具有以下能力(可多不可少):

●具備最佳校務運作實務知識與賞評能力

●提出具公正性的訪評判斷

●跨文化敏感度

●推理與判斷能力

●同業互敬的態度(collegiality)

開明的心智與意願,去理解不同高教校院運作與執行模式

同儕訪評委員的訓練,主要在儲備專業人士,得以秉持不偏不倚的客觀態度為認證把關。也因此認證協會的董事會,不容許任何訪評參與者的過去或現在,影響其公正度與客觀性,訪評委員若有相關疑慮,必須知會協會的董事會。

同儕訪評委員參與訪評工作前,須簽署一份「公正客觀切結書」,或口頭同意其內容。該切結書內容包括:利益迴避的情節、潛在性、關連性、相關傾向和範例,其中並要求簽署人,若有符合上述情節者須主動提報,以免危及訪評工作的公正度與客觀性。

在機構(校務)認證的工作中,同儕訪評委員是一通才而非專才的職分,若受訪高教機構通過HLC認證,則顯示其整體性、質化的「健全程度」,這涵蓋了資源財務、運作程序、服務品質、教學課程等面向,也涵蓋了組織成員盡忠職守、達成目標與成果的整體能力。這種認證並不在驗證特定、單一的課(學)程(商管、工程、教育等課程,各有其專業認證的機構,依序如:AACSB、ABET、NCATE等),或組織裡特定、單一的單位。

訪評過程的誠信度(integrity),來自對同儕訪評規範的認知與維持,亦即對客觀判斷的堅持。同儕評估、認證的基礎乃在於優質教育的共識,這有賴於認證歷程中,同儕訪評委員能充分瞭解相關評鑑標準,以進行比較、評斷,做為確保、推動教育品質之重要依據,再由受訪機構的高教專業工作者將這些標準加以落實。

全方位機構(校務)認證之訪評程序範例 

行前準備與初訪

在實地訪評前的九個月,認證協會選定訪評委員,通常訪評委員彼此並不相識,直到行前會當天才認識同行委員。

實地訪評前的四至六週,訪評委員(約6至9人,視實際需要而定)將接獲由認證協會或受訪學校(視實際情況需要)寄來的受訪學校相關資料報告。行前,訪評團主席即負責團內工作的分派,以利各委員有充分的時間瞭解並準備訪評內容。

訪評團主席更要提前與受訪學校指派的聯絡窗口(Affiliation Liaison Officer, ALO)溝通,以確認初訪時間,也確認三天的全方位機構(校務)訪評日期與相關工作細節。對於首次接受訪評的學校,在全方位實地訪評前,通常會安排初訪。由一位認證協會的副總裁級人員及訪評團主席同行,主要是會見校長、校內認證工作團隊成員、教師與學生代表及若干董事,以便先行瞭解校況。

三天實地訪評

在全方位機構(校務)訪評的第一天結束後,訪評團成員須對彼此的訪評紀錄,進行當天工作的回顧與檢視。團內決議的基礎判斷,務必基於各項標準所要求的內容加以斷定。團主席負責在委員意見不同時,加以調解、整合,並在現場觀察委員執行工作與互動方式。

訪評第二天,對於訪評團與受訪學校而言更加重要,除了預先約定的面訪單位或教職員、學生代表,還有一至二場「開放面訪」的時段(Walk-in sessions,任何人都可以走進會場與訪評委員面談、表達意見,訪評委員須做紀錄並保密)。當天實地訪評工作結束後,訪評團須草擬訪評結論的重點。在訪評結束前的次日,團主席將在「綜合會報」(Exit Interview)中,向受訪學校的代表宣讀這些重點。

訪評第三天,訪評團主席是唯一在「綜合會談」發表言論的人,會中並不安排問答(Q&A)時段。團主席的發言屬於機密性內容,正式的書面報告將在訪評結束後的30天內,由團主席寄送至受訪學校。

後續處理作業

受訪學校校長針對團主席的報告書,只能針對實質性的謬誤(factual errors)加以回應,受訪學校的書面回應則會轉發至「折衝審閱委員」,進行意見衝突的調解處理。協會的副總裁層級人員將審閱「折衝審閱委員」的報告,並據以擬定最後決議,隨後知會受訪學校的校長。

所有訪評程序中,同儕訪評委員都必須秉持專業、尊重與對等的態度執行工作。整個實地訪評工作須以客觀、公正的判斷為圭臬。委員們在訪評後,不宜與任何受訪學校的成員持續互動。

結語:尊重受評機構

40年來,我實地訪評美國許多大學校院,學會要尊重受訪評的教育機構,而這些訪評的機會,使我得以深切認知訪評作業規範,特此分享臺灣的高教同儕,盼發揮他山之石的效果。

「高等教育委員會」(The Higher Learning Commission, HLC)前身即中北部各州學校學院協會(North Central Association of Colleges and Schools),也是「高等教育認可審議會」(Council for Higher Education Accreditation, CHEA)與美國教育部在全美核可的六大州區域認證組織中,規模最大的一個。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