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拋開SCI論文數與排名 全力提升論文品質-專訪前臺大校長陳維昭
文/陳曼玲
圖/影耕農

高等教育市場的競爭愈來愈激烈,私立大學應如何辦出特色,以迎接少子化的挑戰,在生源不足的威脅下繼續生存?而研究型大學的發展又面臨哪些瓶頸,該如何成為世界一流大學?

《評鑑》雙月刊特地專訪前國立臺灣大學校長陳維昭,他力主私立大學學費自由化,並呼籲政府解除禁令,開放國內大學赴對岸興學並招收當地陸生,此比招收陸生來臺更能有效解決私校經營問題。而系所評鑑的效益已經顯現,校務評鑑放開統一標準亦有助於大學自我定位、發展特色。研究型大學則應開始忘掉論文數量與排名,轉而加強被引次數的影響力,追求「質」的提升,才能成為真正的世界一流大學。

以下是訪談紀要:

記者問(以下簡稱問):第一輪系所評鑑今年邁入第五年,就您觀察,評鑑實施的效益出來了嗎?

透過評鑑 引導大學重視學生學習成效

陳前校長答(以下簡稱答):評鑑確實很重要,因為大學的自我檢討有限,需要外在力量的介入來幫忙,世界各國也都有大學評鑑制度。系所評鑑屬於基本需求的評鑑,實施至今至少讓大學的基礎都已建立起來,在師資陣容、課程、教材、空間等各方面,各大學都會為了評鑑加以充實,而過去辦學不夠認真的學校就會慢慢被淘汰。因此,系所評鑑已經顯現其基本成效,相信隨著時間,會再進一步把大學的水準提升上來。

我覺得第二輪系所評鑑與接下來的大學校務評鑑是一個新嘗試,將檢視大學與系所是否已經建立完備的學生學習成效評估機制。希望國內大學可以透過評鑑的引導,開始重視學生學習成效的評估。

放開統一標準 校務評鑑首要之務

問:大學校務評鑑如何協助大學做好自我定位與發展特色?

答:臺灣的高教需要各種不同的面向,最重要的是整合與發展特色。我很擔心評鑑如果每次都用同一個條件去要求每一所大學,讓每一所大學都符合這個條件,那將來國內的大學又都變成「教育部大學」了。

因此,校務評鑑最重要的是「放開統一標準」。例如臺大的辦學目標可能是進入世界百大或50大,但不能要求其他大學也以此當作目標。日本就有大學是以畢業生就業率達90%以上做為辦學目標,評鑑時文部省就看你訂的這個目標有沒有達成。日本大學法人化後的最大特色就是讓各校發展特色,而這也是國內大學校務評鑑該做的,目前校務評鑑設有「學校自我定位」此一項目,可以讓大學藉機檢討如何發展對學校最為有利,並根據自己的條件訂定適切的目標,評鑑時就看你有沒有真正往這個方向走。

所以校務評鑑如果做得好,對大學的定位與發展將很有幫助,能促使每個學校都能自我定位與發展特色。評鑑還應該特別注意學校─尤其是私立大學,有沒有把所有資源投入在學生身上。

私立大學學費應自由化

問:法人化促使日本的國立大學鬆綁,臺灣該跟進嗎?

答:重點不在是否法人化,而在能否用制度鬆綁以達法人化的功能,目前最該鬆綁的就是學雜費政策。國立大學使用國家經費、負有國家責任,學雜費有必要受到政府管制,但私立大學的學費應該自由化,放手讓他們自由競爭,否則私大的資源永遠比國立差,綁手綁腳怎麼可能辦得比國立大學好?

有人擔心私立大學學費自由化會帶動學費上揚,但若招不到足額學生,學校收費再高還是無法維持下去,我相信私大會自己在招生與漲學費之間找到平衡點。私大學費鬆綁後,或許臺灣會出現比臺大更好的私立大學,因為學校可以重金挖角全球最堅強的師資陣容過來。

赴對岸興學 招收當地陸生應解禁

問:少子化是當前臺灣高教的最大威脅,您對大學的生存經營之道有何建議?

答:2000年我還是臺大校長時,就預言十年內會有大學倒閉,並呼籲政府趕快因應。現在已經有大學合併或岌岌可危了,建議這些學校應該轉型為終身學習機構,將招生年齡放大到所有年紀,並且配合區域特性來規劃終身學習課程。至於轉型為社福機構或養老院,學校不太可能接受,因為這屬於社會照護而非教育體系,是不同的專長。

還有許多人寄望大陸市場,我則認為問題很大。政府一直沒有說清楚開放陸生來臺的目的為何?許多人出國留學不是光為了念書而已,背後的發展更重要,新加坡與美國大學招收外籍生就是為了吸引優秀人才留下來為他們所用,但目前臺灣的政策並不能讓大陸學生畢業後留下來就業,他們回去後還得重新找工作打基礎,那麼會有優秀的大陸人才願意過來嗎?

我並不反對開放大陸學歷採認,但政府應該把目的說清楚,先訂好目標再制訂有利的政策,才能真正吸引到優秀的陸生過來,否則感覺現在就只是為開放而開放,既想解決招生問題,又怕引起太大反彈,所以限制一大堆,這樣不會有好的發展。

與其招收陸生來臺,還不如開放國內大學登陸興學開班,直接招收當地陸生修讀臺灣的學位,這部分的限制應早日解禁才對。我們很多教育政策都被政治考量限制住了,用政治的觀點去限制高教的發展,沒有宏觀的思考,這樣臺灣的高教發展會有問題。

忘掉分數與排名 全力追求「質」的提升

問:您看現在的研究型大學發展,什麼地方最需加強?

答:隨著五年五百億經費的挹注,近幾年研究型大學的表現已有進步,不過臺大進入泰晤士報前百大的排名,參考一下就可以了,因為它的民意調查占五成,變動大且快;倒是國內大學論文數量增加很多,被引次數影響力卻不夠大,這是需要努力之處。

計算SCI、SSCI論文是我最早開始倡議的,這是一個必要的過程,不見得不對,否則以前學術界根本不做研究,寫個國科會報告就算有成果,所以那時我提出必須先求論文的「量」。但現在開始應該忘掉數目與排名,全力追求「質」的提升,將來各大學與評鑑單位應慢慢改看教師最好的幾篇論文影響力如何,逐漸把臺灣的研究成果拉起來。

臺大醫學院最近做了一項改革,過去教師升等是看論文數算總分,現在改成自己選出最好的15篇論文交付審查,其他的論文就不管,避免教授去拼數目;未來會再慢慢減少為只看10篇甚至5篇論文,有沒有達到世界級的水準。臺灣的高等教育發展到一個程度,就應該忘掉分數、忘掉排名,才能變成真正的世界一流大學。

缺乏整合與領導 研究團隊邊際效用低

另一個問題是,國內無法組成一個很好的研究團隊,也欠缺好的領導人。五年五百億投下去後,到現在還沒看到有哪幾個領域真的變成世界級的;有些好的領域就是那幾個人在做,卻到處參加團隊接計畫,導致邊際效用愈來愈低,成效並沒有跟著接案的經費做比例成長。講句不好聽的,這些人就像「靠行的」,一個計畫掛了一長串名字,內部卻欠缺良好的溝通機制,也沒有好的領導人來整合。

美國大學挖角通常不會只挖一個人,而是將團隊的核心人員一起帶走,臺灣卻都只挖一個人,一旦他從美國回來就死掉了,不見得能繼續生根。建議教育部審查五年五百億計畫時,宜特別注意計畫領導人是否真正把國內好的人才吸納進來,團隊成員間有無良好分工,而不是名單一長串,卻沒有真正參與其中。如此才能督促學術界組成優秀的研究團隊。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