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大學校院如何推展學生學習成果評量
文/彭森明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教育研究與評鑑中心諮詢顧問
圖/王錦河

過去二、三十年來,國內大學教育快速擴張,已從菁英制變成為大眾化教育。目前幾乎所有高中、高職學校畢業生,只要想上大學,都有學校可以就讀。這種現象雖然顯示國民教育程度之提升,但是也帶來大學生素質低落的隱憂。尤其在許多學生需要背負高額貸款,以及畢業生高失業率的情況下,社會大眾開始關注學生在校學習成果,以及大學文憑所代表之實質意義與價值。學生在四、五年大學生涯中到底學到什麼,能運用所學知識與技能做什麼,是否能學有所用,各學門及各校院之間是否有很大差異,已成為社會大眾常質疑的問題。

以學生學習成果評量 確保教學卓越化

上述現象,美國早在1970年代即已產生。由於大學擴張,錄取人數增加,造成學生平均素質下降,許多學者即建議實施學習成果評量,進行品質管控。這種呼籲逐漸成為社會壓力,許多大學校院主動或被迫實施學生能力評量,一方面檢視學生程度,進行素質把關的工作,一方面探究改進方案,以提升學生學習(Shavelson, 1997)。到了1990年代,學生學習成果評量已被公認為是最有效、最具體之教學績效評量方案(Wolf, 2009),聯邦政府也要求各地區負責大學及系、所認證評鑑之機構,加強運用各校提供之評鑑結果,做為重要認證指標。

國內情況已趨向與美國相似的發展。針對上述社會大眾對大學教育實質效益的關懷,近年來政府推行大學及系、所評鑑,在下一波評鑑時,也計畫加重學生實質學習成果的評量,以相同要求與標準來衡量學生能力與素質。因此,各大學校院追求教學卓越化,做好校內各項學生學習成果評量,是一項必要措施。

超越傳統 採用廣泛多元的學習成果評量

但如何做好學生學習成果評量?這是相當複雜的問題,主要是因為傳統的課堂學習評量,不論是以測驗或其他方式,無法有力地回答前述整體學生素質問題。傳統的課堂學習評量,主要是為學生打分數或等第,以檢定學生是否通過該科之學習。這些評量全由各科教師個別主導,自訂標準與要求,因此無法彙整成為系、所教學績效指標,也無法做跨校比較。另外,許多課堂外的學習成果,如課外活動及其他學習機會所造成的影響極為重要,但很少受到重視。

因此,未來完整的大學教育評量,將加強運用統一標準,採用多元方式,有系統地評量學生多元學習成果,以檢視學生整體素質與能力,並供跨越學門與跨越校院之比較。此種評量不僅在觀念上,而且在評量技術上,都將超越傳統的課堂學習評量方式。另外,由於各校教學目標、人力資源,以及學習環境等有很大差異,執行時也會遭遇不同的阻力。因此,如何應對這些問題做好評量,對部分學校來說可能是一大挑戰。

本文針對此項挑戰,特彙整一些經驗與策略,分前置作業、短程方案與長程計畫三部分說明,供學校相關人員做參考,以協助學校順利推展廣泛多元的學習成果評量。(註:下列摘要主要來自《大學生學習成果評量:理論、實務與應用》一書(彭森明,2010),有興趣之讀者,可進一步參閱其他細節與詳情。)

前置作業 奠定良好評量基礎

成功的評量需要一個好環境,不僅要有高效率的行政與教師領導、穩定之行政支援、充沛的人力與經費、教職員有專業學習成長機會,而且也要有足夠的時間去推展評量工作。下列是一些前置作業方案,可協助學校建置良好的評量環境。

釐清教學宗旨與評量目標

推展學生學習成果評量的首要工作為明確列出學生在校時應達成的學習成果目標與水準。不論是課堂教學評量,或是科、系、所、整體學校評量,以及全國性評量,都需要先確定其教學任務及使命:要教給學生什麼知識、技能、態度、價值觀;期待學生成為何種公民;什麼東西對學生最有用、最有價值。然後針對這些具體項目,設計評量指標與工具。此項工作不僅可以向學生與社會大眾宣示學校教育之宗旨與價值,而且也才能得到寶貴實徵資料,做為革新或改進教學之依據,促進學習,提升學生素質。

以美國西密西根大學(Western Michigan University at Kalamazoo)為例,其教育宗旨是:辦理以學生為中心的研究型大學,培育學生學術思考、探究與研發能力。其評量目標是:在辦學過程中以系統化、經常性評量,瞭解學生積極參與學習狀況、學習成果,及全校課程與教學品質,並依此結果持續進行改進。評量結果亦將做為各教學單位資源分配決策之依據(11/30/09取自http://www.wmich.edu/poapa/assessment)。

訂定評量方針與原則

推展全校性學習成果評量第二項工作是訂定評量方針與原則,做為規劃與統領學校評量政策、評量方案與其他相關措施之依據。再以美國西密西根大學為例,其評量方針包括:

1.學校將以學生學習成果及學校持續改進與創新做為治校績效標竿。

2.全校各部門在制訂改進行動方案時,必須審慎分析多元評量資料。

3.從學校層級來看,沒有任何單一教育目標要比其他優先。

4.科、系、所之間的複雜性與多元性無法用同一評量架構涵蓋所有學習成果項目。

5.任何特定知識或技能不是由特定課程、系、所或經驗養成,因此學校評量資料不宜與單一課程或教師連結。

6.評量結果只用來檢定個別學生及學程的強項與弱點,做為輔導與改進之依據。

進行宣導與溝通,爭取全校師生之合作與參與熱忱

推展評量最大的阻力,是參與評量的人員不清楚為什麼要做評量、評量有什麼好處,以及評量結果做什麼用。假如大部分教師及學生都不清楚評量之目的與用途,認為評量與他們無關,則不論是學校自主或政府推行之評量,其推展工作都會有困難。因此,評量單位應利用適當機會與教師及學生進行溝通,說明評量緣由與目的,讓其瞭解評量的重要性,對他們會有什麼好處或利害關係,並輔導各單位運用評量資訊做決策及改進,以降低教師之防衛心態,提高學生之參與熱忱。

落實教師課堂教學成果評量

評量實務工作要從學校基層做起。許多評量工作都須融入教師之教學過程,以發揮其帶動學習之效能。各系、所應要求並輔導所有授課教師詳細訂定教學目標與要求,以及運用適當方法進行學習評量。學校可定期為教師們舉辦評量研習活動,一方面宣導學校評量政策與計畫,一方面介紹並討論各種評量原理原則與方法,提供實例做參考,以提升教師評量知識與技能,引導學生從事更廣泛、更深度之學習。研習活動中應強調教師課堂教學成果評量之主要目的,在幫助教師瞭解學生學習進展情形,診斷學生學習以及教材及教法之缺失,做為改進教學之依據,而不是只為學生打分數。

設置評量任務單位,配備人力與資源,展示上級決心

推展全校性評量方案,需要專職任務單位或校級委員會來負責。在學校行政組織上設置一個很耀眼的權責單位負責評量工作,不僅是學校關心學生學習與發展強有力的宣示,而且也為順利推展評量工作提供良好的協調溝通與管理。成功推展評量的學校,一般都會設置評量辦公室,提供足夠的員工與經費,負起全校評量任務,也提供強有力的管道去傳播與運用評量資訊。因此,學校若要推展學生學習成果評量,應在學校行政組織上,正式成立負責學校評量的單位,並賦予足夠權責,以便指揮與協調跨院及系、所之工作,以利永續經營評量方案。

短程方案

學校推展學習成果評量,除了上述前置工作之外,可分短程與長程方案來執行。短程方案,顧名思義,所需工夫較少,主要是為長程方案奠定基礎,並快速提供部分資訊。下列是兩項短程方案的範例:

彙整現成資料,編製學習成果指標

資料收集不容易,不僅費時、費力,而且又會增加相關人員之工作負擔,因此應盡量減少重複收集資料的現象。負責評量的單位可先從檢視學校現有教務及學務資料開始,建立學校及系、所多元的學習成果指標,然後再逐漸推展到全面性的能力測驗,以降低對學校與學生的壓力。

現成的學校資料很多,包括學生修課情形、準時畢業,以及轉、休、退學百分比等,皆可用來評量學生在校學習行為及表現。另外,亦應先採用合適的政府或專業機構舉辦之證照檢定結果,來編製學習成果指標。證照檢定,如律師、會計師、精算師、工程師、程式設計師、系統設計師、廚師以及教師等由專業團體或政府以專業標準與要求所舉辦之檢定考試,以及一般國家公務人員高普考、技術人員考試等,都有全國統一標準,具公信力。

還有,政府機構或民間研究機構往往已有可用之資料庫,比如目前臺灣教育部資助之全國大專畢業生流向平台,提供豐富畢業生追蹤資料,可供各校使用與比較。資料包括畢業後之流向(就業、深造)、工作是否符合所學專長、上研究所時是否轉修其他學門、是否考取證照、是否通過相關檢定考試,以及職場表現(職位、職務、薪資)等,藉由這些行為表現可以推論大學教育成效(取自http://www.cher.ntnu.edu.tw)。

試辦小型測驗方案

評量是否有價值,與所用之評量工具有很大關係。假如評量工具不能正確地評量所要評量的東西(效度低),或是評量結果不穩定或不一致(信度差),則評量結果不足以採信,沒有價值。因此,要有成功的評量必須要有良好工具,其測量效度與信度都要達到適當標準。

另外,評量工作牽涉到學校全體師生,有許多因素影響評量的實施,若學校先前沒有經驗,往往會遭遇一些困難,因此學校推行校級評量,須先審慎檢視評量工具之品質與實施程序。可由小型方案開始,比如選擇某一科系,針對某一項能力,如寫作能力,以抽樣方式進行,確保評量內容與程序品質。有了成功經驗之後再擴大方案,可以避免許多困擾與阻礙。

長程計畫

當然,最終目標是建立完善的評量機制,提供豐富的評量資訊,引領學校達成高峰卓越之目標。此評量機制應包含永續性長程計畫。下列是主要計畫範例:

各學門每年定期舉行畢業生綜合性學識與能力評量(capstone assessment)

除了以標準測驗直接評量學生的學識與能力之外,學校各系、所宜開授並要求本科學生必修總結性課程(capstone course),以專題研究報告或其他成品方式,進行總結性評量,以檢視各學門主修學生之程度。研究報告或其他成品除了用來考核專業學門知識與技能之外,也可以藉此考核學生之核心能力,如批判思考能力、解決問題能力,以及語文能力等。此項評量適用於每一屆學生,學校可要求學生通過此種評量才能畢業,以確保學生素質。

為了達到評審研究報告或其他成品的客觀、公平與正確性,除了評審者事先得參與講習會、討論評量規範之外,一般都需要先制定評分手冊,詳列評量項目與計分標準,做為評量準則。總結性評量計分,除總分之外,亦可以針對評量細項分別計分。比如語文能力,可分詞彙、文法、表達方式、思路組織與邏輯等細項,分別給分數,然後加總成為總分。比較各細項的分數即可知道個人之強項與弱項,具診斷性功能,所以用此方式計分可增加評量之資訊,使評量更有價值。

定期實施全校學生核心能力評量

學校可針對某些核心能力,如寫作溝通能力、批判思考能力、論證分析能力,以及解決問題能力等,設計測驗卷,或以成品集,檢測學生之程度與成長。雖然這些能力不容易評量,但卻是大學教育極為重要的成果,受到國際重視。

目前許多美國大學推展此種評量,其中常見的測驗有「教育測驗服務中心」(Educational Testing Service)研製的「學術技能程度評量」(Measures of Academic Proficiency and Progress);美國大專校院考試中心(American College Testing)研製的「大學學習成果評量」(College Outcome Measures Program);以及「美國教育補助委員會」(Council for Aid to Education, CAE)所研製的「大學生學習評量」(Collegiate Learning Assessment)。可惜國內目前尚無此種測驗,有待政府或學術專業機構輔助研發。

此項評量,可依學校情況,對每屆學生在大一及大四時實施,檢視學生之成長,或每隔三、四年進行一次;也可以採用抽樣方式,只推估群體學生之能力。

定期實施間接性評量

依據過去許多研究發現,知道一些學生行為,例如積極投入學習活動,以及在校學習態度與行為表現(如準時交作業、上課不遲到、不缺席、積極參與討論、熱心學校活動等),與學習成果有高度相關(Pascarella & Terenzini, 2005)。因此可以用評量這些行為之結果來間接地推測學生學習成果(簡稱間接性評量)。比如美國印第安納大學(Indiana University, Bloomington)所推動之「全國性學生學習投入程度調查」(National Survey of Student Engagement),即常被用來間接地推估學生學習成果。這種方式亦可幫助學校及教師找出學習過程缺陷,做為改進教學或學習之依據,因此目前被美國大學校院廣泛使用,值得借鏡。

畢業生之成就與表現是學校素質之一項良好表徵,因此學校應定期實施畢業生追蹤問卷調查,由學生自行報告在校學習行為及畢業後之表現等,或表達個人思想與態度等心理意識,以及對自己各種知識與能力的認知。我國自2004年以來,在國科會及教育部贊助下,已建置大學畢業生流向平台,定期收集資料,可供各校院分析使用。資料內容豐富,除就業與進修狀況與表現之外,亦有對學校各方面的回饋意見。各校可自行分析自己學校之資料,進行校內各學院或科系間之比較,也可參照全國各類型學校之資料,進行同儕學校之比較。詳情請參閱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全國高等教育資料庫整合計畫」網站(http://www.cher.ntnu.edu.tw)。

建置評量資料庫及網站

為永續發展,學校應建置評量資料庫及網站,以倉儲並傳播評量資訊,供教師參考。許多美國大學校院都有評量網站,傳播評量資訊給教師,增進教師評量知識與能力。有些網站一方面報導學校評量動態,一方面提供校內不同學院、系、所以及教師使用的學生學習評量實例,供教師參考或取用。有些網站則列述各種資訊與工具,以超連結方式,提供教師做為課堂或系所評量之參考或使用,包括評量架構與標準,以及標準與能力指標。這些網站值得借鏡。

化繁為簡 發揮評量功能

以上是一些經驗的整合,若能依序遵循,相信學校能有效地推展全面性完善的評量,達成評量之目標。但也許有些學校受限於人力與資源,無力獨自規劃與執行廣泛完善的方案,得將評量方案簡單化,化繁為簡,但盡量保持評量的精神與價值,以發揮評量功能。下列是簡化之方針:

1.要求各授課教師將適當的評量融入課堂教學,以多元方式評量多元成果,並以改進教學為重心及方針,對未達標準的學生提供輔導。各科教師須制定明確的教學目標與評量標準及計分方式,做為教學及學生學習指引。

2.與同儕校院結盟,結合人力與資源,或分工合作方式,共同推展評量設計與執行工作。同時鼓勵教師及各級教學主管參與政府或友校提供之評量研習會,增加對各類評量方法之認知與實際運用經驗。

3.學校設置校級評量委員會,由各學院及系所推選之委員或代表組成,負責定期推展校級評量方案,並配合政府認證與績效評量需求,協助各學院及系、所推動各級相關教學績效評量工作。

4.改進學生對教師課堂教學之評量方式,將以教師素質與教學方法為重心之傳統評量方式,改成以學生學習成果為導向的評量(請見表一範例)。

表一 教師教學評量項目

5.學校應鼓勵各級教學主管帶領教師應用評量結果,改進教學,並設置獎勵辦法,獎勵有卓越成效之人員。

6.另外,學校應將學習成果評量納入學校改進方案,依據評量結果提出具體方案,進行改革。只有在決策者積極徵詢實徵評量資訊做為決策依據的情況下,評量才最有可能引導改進。

總而言之,推展大學生學習成果評量,不僅顯示政府與學校對學生學習成果的關心與重視,而且也將提升以實徵資料做為決策依據的文化與精神,應是一項良好措施。上述建議之措施與方案,若能一一落實,將為全面推展學習成果評量奠定堅實之基礎,進一步促進國內大學教學卓越化與提升學生素質。

◎主要參考文獻

彭森明(2010)。大學生學習成果評量:理論、實務與應用。臺北市: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Pascarella, E. T., & Terenzeni, P. T. (2005). How college affects students. A third decade of research (Vol. 2). San Francisco: Jossey-Bass.

Shavelson, R. J. (2007). Assessing student learning responsibly: From history to an audacious proposal. Change, 26-33.

Wolf, R. A. (2009). Future directions for American higher education accreditation. In T. W. Bigalke & D/ E. Neubauer (Eds.), Public good and quality in higher education in Asia Pacific. New York:Palgrave, MacMillan Press.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