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評鑑機構在大學評量之角色探討
文/侯永琪
  輔仁大學教師發展與教學資源中心主任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兼任研究員

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自2006年進行大學校院系所評鑑之後,也在2007年陸續公布不同類型排名結果,並在國內引起相當多的討論。評鑑、認可、品質保證、績效評量及排名等工具的目的與功能差異為何?評鑑機構是否適合同時辦理兩種以上不同功能的大學評量?它會在角色上造成衝突嗎?排名是否可視為瞭解大學績效表現最重要的工具之一?而全球的發展趨勢又是如何?國內大學希望能更釐清不同大學評量工具之功能、目的、過程、結果運用的差異之處,以能協助其有效地運用這些機制,增進自我的品質。

不同評量機制的目的與功能

高等教育的全球化,使得瞭解大學表現之多元評量工具不斷被發展出來,並為各國高等教育體系使用,如美國、德國及奧地利主要在運用「認可」(accreditation)的概念,澳洲採用「審計」(audit)來監督大學自我改善,英國則是「品質保證」(quality assurance)。澳洲高等教育學者Simon Marginson對大學評量相關機制定義其內涵,他特別提及高等教育分類是所有評量的基礎,在此一基礎上,所有工具才能有效的發揮:

1.分類(classification):分類是定義大學圖像及其多元使命、功能及角色。

2.認可(accreditation):在系統納入每一分類中所訂定之最低標準。

3.品質保證(quality assurance):有一致的最低標準,但仍會依據分類系統中之大學使命而有所不同。其可能或不可能與外部介入有關連,但其經常顯現出與大學本身自我反省或自我改善的動力有很強的關連。其主要的原因在於品質的定義在每位執行品質保證者之心中,並且也決定整個品質保證進行的過程。

4.排名(ranking):則是在每一分項中,根據所選取指標之表現所進行的大學排序工作。

5.評鑑(evaluation):有關同儕或相關成員對於一所學校表現、卓越及發展潛能之決定判斷,可能或沒有事先預設想法,但會包含質化判斷與量化指標。

德國高等教育發展中心計畫主持人Gero Federkeil將現今大學自我改善(institutional self-enhancement)的工具,運用縱軸及橫軸座標的方式有系統地呈現(如圖一):在橫軸兩端為大學及系統;改善與績效則因目的不同,而分屬上下兩端。整體而言,大學自我改善的工具大致分為三種類型,愈是以績效為導向之高等教育系統,愈重視排名;若是強調自我改善,則以品質管理為主:

1.大學自我改善:全面品質管理、同儕評比及標竿等。

2.大學績效表現:知識產出平衡、比較性同儕評比等。

3.系統績效表現:認可、排名、大學外部審核機制等。

圖一 高等教育自我改善及責任績效之工具表

Simon Marginson認為,以上所有的工具都是用來協助大學與高等教育制度發展得更為完備,可以是由一個或不同的機構來進行。然而他也提醒,若整體的制度設計與規範過於複雜,反而會抑制大學之卓越與創新。

此外,一些學者也開始研究如何協助大學有效的運用品質保證與排名此兩種制度,並提出忠告。世界銀行高等教育部整合領導人Jamil Salmi就認為,「排名是另一種責任績效形式的呈現,雖不完全是品質保證的工具,但卻可讓大學清楚的瞭解到那裡做得不好,並如何改進自己。但其主要的問題是,排名只評量研究,更甚於教育或科技面向,藉此,排名結果很難對大學提供全面性表現之所有資訊」。然而,一些只有單一全國性品質保證機構的國家,則會由這些機構擔任品質保證與排名的雙重角色,例如馬來西亞、巴基斯坦、哈薩克等。

評鑑與排名議題整合討論 漸成國際趨勢

現今一些全球高等教育組織所辦的國際研討會,逐漸地將品質保證與排名兩個議題,放在一起共同探討,並嘗試找尋兩者互補性的關係與功能。如2007年上海交通大學所舉辦的IREG-3及第二屆世界一流大學會議,已開始探討彼此的關係。一些評鑑認可機構更開始直接將品質保證及排名議題放在一起共同討論,以瞭解其實際的影響力。

2010年1月,美國高等教育認可審議會(Council for Higher Education Accreditation, CHEA)即將舉辦的年會及國際研討會「認可制度未來-優勢保持與機會創立」(Accreditation’s Future: Building on Strength, Creating Opportunities),主題即包含了品質與績效、聯邦政府政策與認可制度,及排名系統廣泛被使用等三大議題,對評鑑機構如何保有原有機制,並瞭解及學習不同評量機制,尤其是排名,將會有相當熱烈的討論。而這也是CHEA首次將排名正式納入討論主題。此一現象也引發了評鑑機構是否可以適切扮演認可及排名雙重角色之討論。

能否兼具品保與排名 評鑑機構角色受關注

Gero Federkeil即認為此一問題很難回答,各有利弊:從正面觀點來看,若排名由評鑑機構進行,排名結果被大學所接受的程度必定相當高,因為大學對評鑑機構的公平性及公正性有一定的信任。相反地,因排名與品質保證的目的不同,前者只是非常簡單地評估一個學校的現況,後者是強調協助大學改善,可能會造成功能上的衝突。

《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U.S. News & World Report)「美國最佳大學」排名計畫主持人Robert Morse也認為,這不是容易解答的問題,但無論是哪一個機構進行排名或是品質保證,也不論是由政府部門或是評鑑機構來執行,最核心的問題仍在於程序與結果的公平性及獨立性。現今在美國,排名或品質保證二者都被視為瞭解大學績效表現的工具之一,雖然美國尚未有同一機構同時進行二者,但若是由評鑑機構所公布,應是最能受到大學信賴的。

Simon Marginson也支持這樣的看法。在現今全球大學排名中,上海交通大學及臺灣高等教育評鑑中心所公布的排名,是最具高品質及受到大學肯定的,主要是其採用客觀的科學計量方法,而兩機構所代表的學術公正之性質,無任何商業化力量介入的影響,是另一個受到全球大學所重視的主要因素之一。Simon Marginson擔心未來若是由媒體所主導,可能迫使排名機構使用較為市場化導向的研究工具,而非完全以社會科學的方法來進行,並有可能因為商業化的考量,造成研究經費的删減,導致排名品質下降。因為對於媒體來說,本身就不認為以非常嚴謹的研究方法來進行大學排名,是其最重要的義務之一。

因此,由大學以學術專業的基礎來進行排名大學的研究,相對來說就顯得令人信賴,無以上的疑慮,如上海交通大學之「世界大學學術排名」(Academic Ranking of World Universities)、荷蘭萊登大學「歐洲大學排名」,就遠比英國泰晤士報高等教育增刊嬴得更多世界各國高等教育機構的認同。但是Simon Marginson也提醒,由大學本身進行排名工作將會遭遇到另一個難題-如何避免同時是「排名者」也是「被排名者」所引發「球員兼裁判」的利益衝突。這是相當困難的一件工作。

四大排名機構類型及其限制與特色

雖然排名是現今評量大學績效表現的所有工具中最引起爭議,但卻最為社會所重視及最容易瞭解,也不可避免造成大學相當關心排名結果及是由何種機構進行的。因其排名研究有相當大的侷限性,因此,不同種類機構所進行大學的排名工作,相對地會影響政府、大學及社會大衆對排名結果之接受及信任的程度。

媒體雖是最早進行大學排名的機構,但卻也較受到大眾的質疑,這也是為何早期的大學排名,其實對大學造成的衝擊並不大;但當一些學術機構也紛紛投入排名研究工作,並用更嚴謹的科學方法進行排名時,其對大學的影響就相對增高了,因學術機構代表的研究品質是為社會大眾所認可的。不過仍會有一些問題存在。除了會令人質疑球員兼裁判的學術倫理外,也會擔心學校本身會因受到同儕大學的壓力,而無法持續研究。

而現今一些國家開始由政府部門進行大學排名,因代表是公正公平的角色,社會大衆的信任度自然遠高於媒體及學術機構,但卻難免會引起大學過度地焦慮其排名結果會影響學校學術聲譽。由獨立的評鑑機構進行排名是另一種模式,除了可兼具公正公平,且又可減低大學覺得政府過度介入的焦慮感,唯一需要解決的問題是,必須令大學及所有想要使用大學排名的相關人員確實瞭解排名的真正功能、目的及限制,以免跟其他評量工具混淆,而產生對評鑑機構角色的誤解。

多元發展大學品質評量工具 應以客觀、公正、專業為核心

現今有愈來愈多的多元化大學評量工具,被不同高等教育系統交互運用,以瞭解並協助大學品質的改善。這也使得評鑑、認可或排名機構;政府或非政府;學術或非學術性質,皆逐漸將不同的議題加以整合,並以全面的方式一起分析研討其利弊。但無論是何種大學評量的工具,由哪一類型機構來實施,客觀及公正都是最重要的根基。

現今國內有些人認為,在認可與排名工具的目的、過程、結果不盡相同之情況下,可能會讓外界因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具有雙重任務,而誤導了大學及整體高等教育的發展。然而,由全球發展趨勢來看,評鑑機構主要的功能是協助大學運用多元的評量工具,瞭解自我,增強本身的優勢,且若該國只有單一較完善發展的評鑑機構,應可擔負起更多提升高等教育品質的責任。

是故,最主要的核心問題在於評鑑機構之公正、公平、專業角色的塑造,因為這是唯一可以使其成功獲取社會大眾信任,且真正達到協助大學改善目標之動力,這也是高等教育評鑑機構未來欲對自我角色、任務、功能重新定位之不可動搖的原則。

註:本文要感謝Jamil Salmi, Simon Marginson, Gero Federkeil及Robert Morse等學者提供寶貴意見。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