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美國WASC採行的「學生學習成果本位評估模式」
文/蘇錦麗
  國立新竹教育大學教育學系教授

西部各州校院協會(Western Association of Schools and Colleges, WASC)是美國六個區域性認可組織之一,成立於1964年,設立宗旨在於提升美國加州、夏威夷州、關島及太平洋地區的美國各級學校教育福利、利益及發展。WASC下設三個認可委員會,分別負責中小學、社區學院與二年制專科學院,以及大學校院(提供學士以上學位者)的校務評鑑與認可工作。

WASC 2009年
大學校院校務認可標準之架構

WASC的「大學校院認可委員會」(The Accrediting Commission for Senior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最近一次大幅度調整其大學校院的校務認可標準,為2001年元月採行的新制。於2008年7月1日生效且自今(2009)年秋季開始採行的新認可手冊,僅對2001年版的認可標準之架構與內涵做微幅更動。以2009年採行的認可標準架構為例,每一項標準皆由四個相關的成分所組成,包括:標準(含標準之主題、次範疇及說明)、審查準則(criteria for review)、指導方針(guidelines)及相關委員會之政策(related commission policies)。

綜言之,2009年採行的認可標準架構共包括4項標準主題、10項標準次範疇、42項審查準則、19項指導方針,以及21項相關委員會之政策。

WASC 2009年
大學校院校務認可標準之說明

由表一可知,WASC 2001與2009年的認可標準內涵係以學生學習為中心,強調機構資源的投入及功能的運作,應以達到學生的有效學習及機構的教育效能為目標,符合目前國際高等教育機構講求績效責任及學生學習評估之趨勢。

表一 WASC 2009年大學校院校務認可標準之說明

WASC 2009年元月
「學生學習與評估工作坊(初階)」

近年來,WASC為協助其所屬大學校院建立學生學習評估制度與實施相關工作,以提升其評估、績效責任及證據利用之工作成效,特定期舉辦「學生學習與評估工作坊」(Retreat on Student Learning and Assessment)。就2007-2009兩學年度而言,WASC共舉辦八梯次,各含四梯次的初階(level I)與進階(level II)班。相關資料(參見http://www.wascsenior.org/seminars顯示,已有400餘所機構共1,000餘位參與者參加這些工作坊,且參加工作坊對於建立機構之人力資本及維持其動能,以達成組織效能,是一有效途徑。至於2009-2010學年度,WASC亦已規劃了各兩梯次的初階與進階班。

筆者在今(2009)年元月29日至31日偕同筆者之國科會專任助理李昕翰,參加WASC主辦為期三天的「學生學習與評估工作坊(初階)」。共有190人參加,除了筆者與李君外,其餘皆來自WASC所屬地區約30餘所大學校院。參與小組期藉由聆聽專題演講、練習及經驗交流,並與輔導員一對一的多次研討後,能制訂最符合其機構/單位需求之評估實施計畫,俟其返回工作崗位,即能據之實行。

舉例而言, 夏威夷大學的大島校區(University of Hawaii at Hilo)當時正進行通識教育課程的革新,故在其副校長領軍下,組成一10人小組,包括通識教育課程的教師與行政人員,希望藉由這次工作坊,為該校的通識教育課程發展出一套「學生學習成果本位的評估模式」(outcomes-based assessment model for student learning),做為未來實施的依據。

何謂「學生學習成果本位評估模式」?

「學生學習成果本位評估模式」強調的是以學生為主的學習中心,並將焦點放在學生的學習成果面上,且期待教師有所行動以導致有價值的學生成就,故其最終目的在於提升教師的教學效能,以及增進學生的學習成就。

茲以圖一的評估規則(assessment protocols)說明此評估模式之主要內涵:

1.目標(goals)

係指廣泛且長期的學習期望之描述,能指引學生努力的方向,通常與機構或學程/系所的宗旨、價值或願景相符合。

2.學生學習成果(student learning outcomes, SLOs)

係指特定學習期望之描述;學生在特定的學習、發展及表現方面的結果,通常包括:知識與理解力(認知)、態度與價值觀(情意)、實際技能(技能)及行為。它是學生學習評估的基礎、對所有教與學的活動提供方向與焦點。

一般而言,大學校院學生學習成果可包括五個層級:全校層級、學院層級、學位學程、個別課程層級及學生服務。

3.證據(evidence)

係指學生所做的作業(student work),能顯現學生學習成果的表現水準。各種形式的學生作業包括:計畫/企劃、發表/演示、報告、問題的回答等。

4.準則(criteria)

係指期望學生在其作業中所具備的品質,除能引導學生努力學習外,亦象徵教師權威性的專業判斷,並支援教師進行客觀的評估。

5.標準(standards)

係指對每一準則不同水準的描述或準則的特定指標之描述,亦能反映教師權威性的專業判斷,並支援教師進行客觀的評估。此外,亦能促進教師與學生更加瞭解準則。

圖一 「學生學習成果本位評估模式」的評估規則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教師設計準則與標準時,可在專業考量下,不拘形式,自由發揮,質性與量化皆可。若以下一節的「舉隅」為例,準則的設計為質性,標準的設計為量化。此外,準則與標準常以一對應表(rubric)呈現,亦即表中之欄位呈現準則,縱列呈現標準。

「學生學習成果本位評估模式」舉隅

1.目標:培養學生「批判性思考」的能力。

2.成果:學生能從個人經驗的觀點分析一項重要的社會議題。

3.證據:書面報告。

4.準則:學生的書面報告須具有「詢問、探索、多元觀點、分析及歸納」之特質:

(1)提出問題(詢問):質問自己,即經常檢查自己的思維與經驗;詢問自己真正的問題;表達真實的疑慮;甚至質疑自己的回答。

(2)探究概念與可能的解答(探索):超脫出單一的正確答案;對任何可能性都抱持疑惑;對照可能的解答。

(3)考慮其他人的觀點更甚於自己的觀點(多元觀點):從他人的觀點提出問題;參考讀物、同伴及其他人的經驗;探查他人對於情境的回應。

(4)分析概念(分析):將思想或大概念拆解為較小的概念,或以其他方式來討論大概念。

(5)產生並發展新的概念(探索與歸納):呈現一個獨特的解答或概念,或者針對此一獨特的解答或概念,以多元的方向、深刻地加以解釋及發展。

5.標準:依據學生書面報告達成上述準則的程度,將學生的表現分成三等級,並清楚界定每一等級的表現水準─

(1)卓越表現的標準:在學生作業中,上述每一特質都出現3至5次的例子。

(2)令人滿意的表現標準:在學生作業中,上述每一特質都至少出現1至2次的例子。

(3)不合要求的表現標準:在學生作業中,上述五項特質至少有一個以上的特質從缺,且已呈現的特質也都只出現1至2次的例子。

「學生學習成果本位評估模式」怎麼做?
—課程、學程及機構層級之學生學習評估實施步驟

一、準備:決定評估目的及對評估下定義;檢視機構或系所的宗旨與價值。

二、評估的設計:清楚敘述目標,再發展明確的成果、證據、準則及標準。

三、將學習成果與課程及教學互相結合:分別設計個別課程及系所/學程層級課程與學習成果之結合表,請參見表二與表三。

表二 個別課程與學習成果之結合表舉隅

表三 系所/學程之課程及其學習成果之結合表舉隅

四、公開學習成果、證據、準則及標準,並使之顯而易見:藉由課程綱要、課程計畫、學習手冊等書面文件,或者網路傳達,以達到激發學生之學習動機並能支援學生學習之目的。

五、蒐集學生成就的證據:蒐集全部或具代表性的例子,例如:隨機抽樣各3個優良的、令人滿意的及不合要求的例子。

六、檢視並分析證據:檢視證據,使之具有一定之信度與效度,並理解有關教學法、班級結構與環境,以及學習支援之情形。

七、修正成果與準則:依據上一步驟分析證據之結果加以修正成果與準則,以改善課程與教學,並提升學生成就。

實施「學生學習成果本位評估模式」的好處

學生學習成果本位評估模式可同時適用於:全校(包括:通識課程與服務學習方案)、系所及個別課程層級,也適用於學士、碩士及博士學位課程。

就個別教師而言,能使教師的教學更合乎全校或系所之教育目標、增強師生互動、學生參與、改善教師的教學與對學生的指導,以及提升學生的學習成就及教師的教學品質。就系所而言,能協助系所教職員生更明瞭系所學生之學習目標、提供師生更有效的各種服務、活絡系所教師專業對話與交流,以及促進師生互動學習。就學校整體而言,教師、系所及相關單位可以提供使他人明確知道該校學生真正在學什麼及能夠做什麼的證據、啟動教師採用多元教學模式、型塑學校為學習型組織、反映學校追求教學卓越的核心價值,以及促使學生學習成果本位評估模式成為學校一項教學特色。

可能的困境與因應之道

若在臺灣實施大學校院「學生學習成果本位評估模式」,可能遭遇的困難包括:教師對於此套模式之規劃與實施不甚明瞭,無法有效進行。此外,較之一般傳統教學模式,此套評估模式明顯地會增加教師的教學準備時間、投入之心力及整體教學負擔,致使大部分的教師不敢嘗試。

建議大學校院可採行以下解決策略,包括:激勵教師追求教學卓越、向上提升的內在動力;舉辦專題演講、工作坊及經驗分享會,以及建立資源網等,以增加教師之瞭解;提供誘因,鼓勵教師實施;提供教學助理,以減輕教師教學負擔;鼓勵教師進行行動研究;以循序漸進之方式進行,亦即在初期階段,可先採自願性質,自個別教師開始,再擴大至系所、全校層級之課程。

主要參考文獻

Allen, M. J. (2004). Assessing academic programs in higher education. Bolton, MA: Anker.

Driscoll, A., & Wood, S. (2007). Developing outcomes-based assessment for learner-centered education: A faculty introduction. Sterling, VA: Stylus.

Western Association of Schools and Colleges Accrediting Commission for Senior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2001). Handbook of accreditation. Retrieved February 10, 2003, from http://air.sfsu.edu/docs/2001_Wasc_Handbook.pdf

Western Association of Schools and Colleges Accrediting Commission for Senior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2008). Handbook of accreditation. Retrieved September 24, 2009, from http://www.wascsenior.org/findit/files/forms/Handbook _of_Accreditation_2008_with_ hyperlinks.pdf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
單元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