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  

 

評鑑委員精益求精 止於至善
文/劉維琪
  高等教育評鑑中心董事長

最近美國《商業週刊》(BusinessWeek)針對全球最佳設計碩士學程進行評選,實踐大學工業產品設計學系碩士班在全世界眾多大學中脫穎而出,被列入全球前30大。這是由42位國際設計界與學術界人士共同參與的評選,當中並沒有任何一位委員為臺灣人士。看了外電的報導,個人內心著實感到高興。

尊重辦學目標 系所表現更好

回想多年前,臺灣的大學系所評鑑才剛起步,實踐的某位學術主管便在媒體揣測,該校設計學院接受教育部評鑑,一定會是最後一名。個人看了這則報導後,曾在「園丁手札」寫了一篇文章回應:系所評鑑是採認可制,最重要的是檢視以下四件事:

1.受評單位的辦學目標是否明確;2.如何配置資源聚焦自訂目標;3.辦學績效與自訂目標是否相符;4.若無法達成目標時,系所如何改善。只要上述四點具有一致性,受評系所應該就可以被認可通過。

儘管當時自忖以實踐設計學院畢業生在各領域的良好表現,應該沒有評鑑不過的道理,但畢竟個人不是評鑑委員,心中仍不免有一絲不確定感;直到最後評鑑結果公布,實踐設計學院果真「全壘打」,內心才終於感到踏實。此次實踐工業產品設計系碩士班在國際評比上表現優異,更證明了只要評鑑委員都能尊重學校自訂的辦學目標來執行評鑑,系所就有可能朝更多元的方向發展,並帶來卓越的績效。系所評鑑認可制正是在尊重系所辦學目標的原則下,以「多把尺」來衡量學校的辦學績效,而非只用評鑑委員或評鑑機構既定的一把尺。

四大問題 有待解決

這樣的理念實施至今,認可制評鑑已經得到大多數大學的肯定,因此,2011年即將展開的校務評鑑,以及預計於2012年至2016年進行的第二輪系所評鑑,也將繼續朝認可制的方向推動。經過這幾年的運作經驗,由受評大學自訂多元評鑑指標的作法,對各校來說已不再是個問題,倒是在評鑑委員方面,則是我們宜再加強注意的部分。此又可分成幾個層面來看:

推動委員分類,擬加入學生代表

一是提名問題。過去系所評鑑委員都是由評鑑中心自行提名,未來則希望也可以開放學校推薦。而且評鑑委員將進行分類,原則上同一類型的大學將盡量由來自相同類型的委員前往評鑑,但部分領域人數不足時除外。

另外,業界人士擔任評鑑委員的比重在下一階段也將增加,甚至因應學生學習成效可望列為評鑑重要項目,建議第二輪系所評鑑將學生代表也納入評鑑委員之列。這在國際間早有先例,歐盟的重要品質保證機構「歐洲高等教育品質保證協會」(the European Association for Quality Assurance in Higher Education, ENQA)便規定評鑑小組成員必須有學生代表,法、德等國的評鑑機構都已遵循此一準則。

貫徹迴避機制

二是落實迴避申請。目前系所評鑑已訂有評鑑委員利益迴避機制,於實地訪評前提供委員參考名單給受評系所,請系所提出不宜擔任、應予迴避的委員。未來這項作法會更落實,只有受評單位肯定評鑑委員的表現,則委員最後撰寫的評鑑報告與提出來的評鑑結果與建議,學校才會樂於接納。

以「同理心」面對受評單位

三是態度問題。系所評鑑進行至今,絕大多數委員的表現都令人滿意,但仍有極少數委員的言行舉止,讓受評單位有氣勢凌人、高高在上之感,即使所提出的意見中肯,也讓受評單位倍感威脅,幾乎毫無幫助可言。

這著實是個令人遺憾的現象,評鑑中心曾一再提醒評鑑委員,應抱持「同理心」參與評鑑工作,在實地訪評時設身處地為受評單位設想:假如今天我是受評單位,會希望來訪的評鑑委員用何種態度對待我,我才能接受?個人再次呼籲所有評鑑委員們都應具有「同理心」,讓整個評鑑作業順利圓滿的完成,不要留下遺憾。

加強研習,增進評鑑專業

最後則是評鑑專業的問題。毫無疑問的,獲聘為系所評鑑委員者,都是在該專業領域學驗俱佳的資深學者或專家,但他們卻不見得具有評鑑專業。包括如何進行訪談、如何在訪評過程中蒐集事證、如何撰寫評鑑報告等,都屬於評鑑的專業。為了增進評鑑委員的評鑑專業,評鑑中心計畫自明年起辦理一系列的評鑑專業研習會,評鑑委員必須完成一定時數的研習後,才能繼續擔任評鑑委員,參加接下來的校務評鑑與第二輪系所評鑑。

精益求精 止於至善

上述各點是個人參與系所評鑑規劃工作四年多來,所觀察到與評鑑委員有關的待加強之處。雖然美中仍有不足,但持平而論,每年約七、八百位評鑑委員投入評鑑工作,絕大多數委員都是以兢兢業業、公正無私的心態參與,才能使國內首次實施的系所評鑑順利進行至今。對於所有委員的犧牲與奉獻,個人由衷致上謝意與敬意,也期待上述建議能與全體評鑑委員共勉,彼此一起精益求精、止於至善。

 列印 |  轉寄好友 |  Top |  回首頁

本期目錄
-本期目錄